艺术中的,中国制造

 绘画     |      2019-12-04

图片 1

图片 2

与波依斯、伊门多夫齐名的佩尔·柯克比为何在中国并不出名丹麦艺术家佩尔·柯克比和他们相比,在中国受到的关注程度却并不高。但是作为同时代的艺术家,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如波依斯、伊门多夫、吕佩尔兹等,不论在世界上还是在中国都享有很高的声誉。佩尔·柯克比参加过欧洲许多重量级的展览,如威尼斯双年展、巴西圣堡罗双年展、德国卡塞尔文献展等等。中国人知道波依斯,却不知道柯克比。1960、1970年代,佩尔·柯克比与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一起工作,并且这种合作不仅出现在丹麦,也发展到了德国和美国。德国新表现主义在西方艺术史上占有了一席之地,但是我们无法从艺术史的课本中读到柯克比。而他在欧洲的确又是一个非常具有影响力的大师。与波依斯、伊门多夫齐名的佩尔·柯克比为何在中国并不出名原因值得我们探讨。从展览场地向艺术馆品牌形象建立的转型思考在尚不了解佩尔·柯克比的时候,我们只是通过他的背景资料了解到他曾在伦敦的泰特美术馆、纽约的现代艺术馆、大都会艺术馆等艺术馆举办过展览,于是我们感觉到,这个艺术家并不简单。为什么?因为他在那些世界顶级艺术馆做过展览。在当代艺术领域里,我们耳濡目染的不再局限于艺术家及其作品。艺术馆,尤其是世界级的艺术馆,已经成为了解世界当代艺术、艺术家、艺术风格以及艺术发展趋势的风向标。这些管理规范,操作专业的艺术馆已经在国际艺术领域建立了自己的文化艺术中心,打造出了自己艺术馆的品牌。有的时候是否在这些艺术馆举办过展览甚至成为了评判一个艺术家是否著名的标准之一。21世纪,步入了艺术馆时代的中国,似乎在将品牌的概念付诸于艺术馆上依旧心有余而力不足。随着国际艺术潮流的发展,中国艺术馆的功能也正渐渐从简单得展览场地向艺术馆品牌形象建立转换,艺术馆更多地是扮演着公共文化场所的角色,一个文化交流的中心。在当下这样的一个国际化趋势下,转型势在必行。但是中国的艺术馆是否已经做好了这样的转型的准备?如何将中国的艺术馆打造成一个真正的能立足国际的文化中心,一个中国艺术馆的品牌?已经无法回避的问题需要我们的思考。摆脱对欧洲当代艺术的重复,中国当代艺术要有自己的特色?“中国艺术家面临的危机是重复在做欧洲艺术家做过的实验艺术。”MaryDinaburg,《佩尔·柯克比作品展》的策划人之一,在接受采访中这样说道。实验和探索是每个艺术家不可避免的一个过程,实验为的是探索未来的道路,从实验中找出自己的风格和特点。就像佩尔·柯克比,在他年轻的时候,曾参与激浪派的运动,和很多艺术家有过合作,实验了很多的行为。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艺术家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思想和特点,他热爱架上绘画,所以他最终在绘画领域找到自己艺术的道路。佩尔·柯克比的不同时期的作品反映了他所经历的各个时代,却又保持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反观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创作,艺术实验风正铺天盖地席卷整个中国,对艺术的实验热潮从未达到如此的高度。艺术的表现领域无限扩展:观念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在如此高涨的艺术实验氛围内,我们必须提醒这些年轻的当代艺术实验者们,如果不能在艺术实验的探索中摸索出属于自己的风格,那中国的实验艺术仅仅只是重复做了欧洲艺术家做过的实验。中国的当代艺术不需要模仿和重复,我们要的是自己的特色。

一、先锋艺术等同于当代艺术吗?

2008年8月16日至9月8日798艺术区料阁子16号举办“中国制造”三人联展。参展艺术家是刘勃麟、李枭、周长勇。中国制造是中国一直以来具有象征性和标志性的文字。它频繁的出现在中国各类行业和商品之中,已经和中国以及世界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十年当事人之尹吉男

编辑:admin

当代艺术已经发展、存在数十年。今天,你无论是在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或在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在学生的毕业展中你都能看到大量的当代艺术的创作。目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展览威尼斯双年展和卡塞尔文献展也是当代艺术的展览。这说明当代艺术已经进入国际艺术学院的体系和成为国际艺术展览的主流,已经非常国际化、制度体系化、学院化了。但是当代艺术代表了先锋艺术么?并不是。

然而,在中国艺术界,随着国外画廊和国际艺术思想的进驻。中国独有的艺术思想也渐渐的趋向于国际化,当代艺术成为了主流,而代表中国的国画渐渐被隐没。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在用中国艺术家的思想走国际路线。在中国当代艺术迅速发展的趋势下,很多中国艺术家被烙上了国际化烙印。

这是制度逐渐完善的过程

当代艺术很重要,因为只有当代艺术才是会和当下社会真正发生关系的艺术。但当代艺术并不必然等同于先锋艺术,而艺术史的经验证明,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并不发生在制度体系化、规范化的学院当中。艺术的未来(包括中国的艺术)一定存在于当代艺术中的先锋艺术当中。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主题又将中国人的思潮扭转到了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背景中,那么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也将告诉大家,我们的艺术也将是中国特有,有着中国背景的中国制造。

尹吉男: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主任,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硕士研究生导师,被誉为敏感而又冷静的艺评家。1996年任《读书》杂志专栏作家、《美术星空》栏目总策划、《东方》杂志专栏主持人,曾策划了《20世纪中国女性史》《发现曾侯乙墓》《点击黄河》等多部系列文化电视片,著有《独自叩门近观中国当代主流艺术》《后娘主义近观中国当代文化和美术》等专著。

二、先锋艺术是新奇、古怪、无法理解的艺术吗?

[编辑:亢章虎]

Q:如何看待近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当代艺术很长时间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艺术在制造新奇。当你走在北京的798艺术区,或是参观世界各地的艺博会都会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好像越是稀奇古怪,越是无法理解的艺术就越当代。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奇的游戏。但艺术的价值并不在于新奇,而在于对时代认知与表现的深度,深度才更有价值!

编辑:admin

A:2000年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出现了两个特征:一是高度主流化。此时的实验艺术已不像90年代,实验艺术的实验色彩变淡了,作品变得精致耐看,并且比较国际化。相比之下,90年代的艺术让人感觉很新鲜,不那么成熟,2000年之后的艺术就变得高度成熟。出现这种状态与第二个特征有关系,也就是2000年以后中国当代艺术的:高度市场化,高度市场化与高度主流化之间是互为因果的关系。由于主流化,艺术被人承认就会迅速进入美术馆、博物馆等主流文化地区,也会进入课堂,主流化的艺术就会变成很容易被熟知的东西,也为艺术商业化准备了条件,2000年之后,一轮一轮的商业大潮下,你也很难说出哪些艺术属于实验艺术,哪些属于传统艺术,各种艺术在拍卖市场里一同出现。

三、先锋艺术等同于高科技艺术吗?

这段时间艺术家身份也发生了变化。艺术家的更像名士、明星,而不再是我们过去说的艺术家。过去我们用主流、非主流来谈论艺术家,现在,不管你是主流还是非主流,最后都是以明星的能量大小来谈论,有的明星能量大,有的小些,与娱乐界的界限基本没有了,这种艺术家在大众文化中是极度活跃的。

陈丹青先生曾经在视频节目局部中说,绘画作为传统技法已经过时了,现在的青年学生应该直接使用各种高科技技术来从事当代艺术创作。我个人不太同意这个观点。如果你去看每年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作品展,你会看到大量使用高科技技术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品并没有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正像15年前我在美院上研究生时西川老师说:美院的学生敏感于技术,但不敏感于沉思,这句话一针见血。我并不反对青年艺术学生对高科技的使用,但这并不是艺术的关键因素。

Q:以往经常说艺术家是一个时代精神的代言人,现在艺术家的状态,源于这个大众化、娱乐化的时代?

技术并不是艺术的根本,技术只是艺术表达的工具,工具和手段没有高低之分。

A:这是一个方面,但不是根本。整个80年代的中国,基本是政治时代,90年代进入商业时代,或者叫做经济时代。90年代中后期,经济渐渐与国际发生了互动,国际化背景变得非常重要,有大量的热钱进来,出现了投资概念,出现了与投资有关的各类艺术刊物,艺术也变成了一种投资。经济背景制约了整体环境,应该有一个角度是从经济来定义艺术品。例如,什么是艺术品,什么艺术品有价值,同时也重新确认了艺术家的身份,这是近十年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大变化。

一台摄像机,或一台机器,并不比一只铅笔更前卫。关键这看是谁来使用。一个缺乏现代意识的人,一个长久处于精神麻木状态的人,你就算给他最先进的科技,他创作的作品也不会是很好的艺术作品,这取决于他的认知水平。

编辑:admin

人的认知水平存在高低之别。艺术的高下取决于人的认知水平和表现力的高低。

四、什么先锋?

先锋与否并不取决于材料、技法、形式和高科技;

先锋首要取决于对时代的认知和判断;

先锋是有更敏锐的意识,是思维的锐利和思想的深度;

先锋不是追随当代艺术流行的样式,而是观念的先锋;

先锋是对当代艺术的陈词滥调、麻木不仁、陈旧腐烂和冠冕堂皇的批判;

先锋是唤起生命的活力;

先锋是生命的爆发力和思维的穿透力!

五、时代对艺术家的决定性影响

一个艺术家的选择看起来是个人自由选择的,充满了偶然性,但其实决定其艺术行为的最大因素是时代。也就是说,艺术家的选择和表达,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自由,而是由其所生活的时代背景所决定的。他的思想认知来源、作品所包含的能量都来自于其生活的背景。

简单的说,他生活的环境、背景、时代的变化决定了他的认知和艺术表达。

六、中国,历史发生的现场

中国是历史发生的现场。中国自身的巨大变化,以及对全球的参与,成为今天全球最重要的变量。过去数十年中全球其它国家没有像中国这样发生着如此巨大的变化,其体量对世界的影响不容小觑。中国的变化为当代艺术提供了一个非比寻常的背景。生活在中国的艺术家,可以感受到这种巨变所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也带有各种因素和不确定性,这是生活在其它地方的艺术家所不能感受到的。在中国,飞速的变化带来的新旧观念的冲突与碰撞,让生活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焦虑,但焦虑也意味着一种活力,这恰恰也是其它地方所缺乏的。中国的影响也让全球其它地方的人深感焦虑,并共同思考这种变化。这对艺术家而言,是一件好事。能否把感受到的这种历史巨变所释放出的巨大能量转化成作品,这取决于艺术家个人的认知深度和在艺术表现上的创造力。

七、先锋,意味着未来的可能

先锋意味着未来的可能,各个领域都是如此。中国最具先锋意识的是商业领域,商人最有冒险和探索意识,当代艺术领域也同样存在。

21世纪是人类历史巨变的时代:经济中心的转移、全球格局的变化、颠覆性科技的发展、人类命运的挑战,几乎以往所有的观念陈旧都会被改变。过去的艺术观念早已对时代的变化不再敏感,只有带着先锋意识的艺术作品,才是对时代变化最敏感和最有穿透力的艺术,在未来才有可能性。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