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欧洲,艺术品展今开展

 绘画     |      2019-12-06

天津西洋美术馆将于今日推出百年欧洲油画 艺术品展,本次展览集中了来自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19至20世纪最具有代表性的钟表、家具、灯具等经典艺术品200余件,大部分作品都是首次来津。此次展览由天津西洋美术馆联手本市英籍著名收藏家,征集了大量不同流派艺术大师的精品力作。本批展品中,近半数来自世界著名拍卖行佳士德和宝龙拍卖公司。展览将持续至10月27日。

天津西洋美术馆将于2011年10月12日---10月27日在西洋美术馆举办《百年欧洲油画艺术品展》。展览集中了来自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19至20世纪最具有代表性的古典油画、钟表、烛台、家具、灯具等经典艺术品200余件,无论是规模还是艺术性、观赏性,都是本市近年来少见的。

图片 1

地处东京上野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因其系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而在201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今年是其创立六十周年,该馆推出一系列纪念展,6月11日开幕的 “松方藏品展” 便是其中之一。

编辑:张长收

此次展览由天津西洋美术馆联手本市英籍著名收藏家,历时半年访遍欧洲诸国,征集了大量欧洲不同流派艺术大师的精品力作,旨在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为广大群众和专业人士更深入的了解欧洲文化提供一个观赏平台。本批展品中,近半数来自世界著名拍卖行佳士德和宝龙拍卖公司。其中,19世纪英国著名油画家、英国皇家艺术家协会会员西奥多海恩斯(Theodore Hines)的《风景》,19世纪英国著名写实主义油画家、苏格兰皇家艺术学会会员约翰斯玛特(John Smart)的《日落在英国蒙第斯》,德国著名山水画家艾伯特比斯塔特(Albert Bierstadt)的德国风光,19世纪意大利著名写实主义画家、教授马里奥恰巴(Mario Ciappa)的《抽烟斗的男人》等一批深受欧美民众拥戴的优秀作品将悉数与观众见面。

产于1777年,富有历史性的麦森网边碟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获悉,展览以约160件作品及历史资料梳理构成馆藏主体的“松方藏品”的百年历程,梵高《阿尔勒的卧室》以及现藏法国奥塞博物馆凡高的《阿尔勒的卧室》、高更的《有扇子的静物》等西方美术史上重要画家的名作集结展出,2016年在法国卢浮宫一角被发现的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修复后首次公开展出。

欧洲现实主义油画从法国发展而来,在19世纪中期开始走向成熟。凭借着以真为美,以实为美的风格与求真求实的哲学观,现实主义艺术家们用画笔勾勒出欧洲大陆的风景、人物,并着重表现光线与空间感,显现出独特的民族风格和精湛画风,给人以唯美精致的艺术享受,同时作为英国二战时期的艺术主流,受到欧洲各国艺术家的追捧。

著名古董商罗杰曾言,购买、收藏一件西洋古董艺术品,实际是在投资一种生活方式,建构一种收藏观念。近年来,国内刮起西洋古董艺术品收藏风,从名家画作,到欧美古典家具,再到西洋工艺品,呈现出明显的西洋艺术品消费趋势。

图片 2

19世纪是欧洲古典家具的顶峰时期,伴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许多艺术家开始去程式而重创意,强调艺术的个性化解读与表达。在百家争鸣的19世纪欧洲艺术界,各类作家的题材都由上流社会走向市井阶层,由严重走向轻松,但古典家具的设计却仍保持着古朴庄重而又不失雕塑感的特点,独具高贵之风。除此之外,欧式烛台和钟表也一直因其独特的历史感、华丽的造型感和细致入微的刻画吸引着许多收藏爱好者。

收藏刮起了西洋风

弗兰克·布朗维,《松方幸次郎肖像》,1916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此次展出的作品大都是第一次跨越英吉利海峡来到中国并走进津门,收藏家花费了很大心血将西方国家的艺术品摆上自家的美术馆,充分体现了收藏家爱国爱家的情怀。

近日,国内首个专业西洋古董艺术品博览会2012西洋古董艺术品博览会在西安举行,集中展示了目前国内西洋艺术品的消费行情。来自法国、西班牙和我国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香港等地的数家知名古董艺术品经销商齐聚此次展会。展品范围囊括欧洲油画、雕塑、银器、首饰、瓷器、水晶、灯饰、家具等,更有被誉为欧洲皇室贵族财富和地位象征的麦森瓷器。其中,比重最大的当属西洋古董家具。

所谓“松方藏品”指的是日本近代实业家松方幸次郎(1865年1月17日-1950年6月24日)自1910年代到1920年代购入的近万件艺术品(其中西洋艺术品约3000件),这些艺术品分别藏于伦敦、巴黎、日本三处。其中,藏于巴黎的约400件作品在1944年收归国有,“二战”结束后经日法两国政府间谈判,法方同意以成立一所美术馆为前提将松方藏品中的375件归还日本。这375件作品,构成了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馆藏主体,这座由 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的美术馆也于1959年向公众开放。

编辑:张长收

在此次博览会举办之前,上海荣宝斋也举办了一场名为域外遗珍:19世纪欧洲古董家具与装饰艺术的展览,共展出来自法国、英国和德国古董家具与装饰艺术品共99件(组),其中不乏在欧洲流传有绪、来历不凡的名品。其实,早在2000年,上海泓盛就举办了西洋古董家具专场的拍卖,随后,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北京荣宝等拍卖公司都举办过西洋艺术品拍卖。在2012年春拍,西洋艺术品专场更是扎堆出现在内地市场上。(详情参见本报5月26日《春拍激发国外艺术品收藏热》一文。)

展开剩余82%

根据调查显示,在上海、北京和广州几大城市,西洋古董艺术品的一级市场也初具规模。仅以上海市为例,经记者粗略估算,在上海曹家渡古玩城、中福古玩城,以及多伦路、泰安路等处纯粹经营西洋古董家具及艺术品的经营店铺至少有30家以上,不得不说这类供需关系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图片 3

除了传统的销售途径之外,西洋古董艺术品还悄然出现在电商中,在阿里巴巴、淘宝网上都有西洋古董艺术品的专营店。与实体店相比,这些网店不仅数量庞大、经营品种丰富,而且在价格要比实体店便宜许多。

柯布西耶设计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就像40多年前进入美国市场一样,西洋古董艺术品也开始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艺博会、拍卖、古董艺术经纪人都在关注西洋古董艺术品,为近年来日渐升温的西洋古董艺术品收藏热推波助澜。相对中国传统艺术而言,西洋古董家具、绘画、雕塑、陶瓷等艺术品对于国内藏家来说还是一个新的领域,但市场和收藏前景值得关注。

“松方藏品展”便是回顾构成馆藏主体的松方藏品的百年历程,展览以约160件作品及历史资料梳理伦敦、巴黎、日本三处的藏品:

编辑:江兵

藏于巴黎的约400件除了375件归还日本,现藏于国立西洋美术馆外,另有20件留存法国。“松方藏品”中8000件浮世绘作品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另有1000件西方绘画散佚民间。极为可惜的是藏于伦敦的约900件艺术作品不幸在1939年毁于仓库火灾。

展览将散落于世界各地的松方旧藏集结一堂,其中包括现藏法国奥塞博物馆凡高的《阿尔勒的卧室》、高更的《有扇子的静物》等西方美术史上重要画家的名作。

图片 4

凡高,《阿尔勒的卧室》,1889年,油彩,法国奥塞博物馆藏

另有一件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经过修复后首次公开。据悉,松方同莫奈是好友,曾到访莫奈吉维尼工作室,并当场购入18幅画作,这件《睡莲:柳树的倒影》是松方在1921年直接从莫奈处购得,这件作品,原长2米、宽4.25米,曾一度下落不明。2016年在卢浮宫一角被发现时画作上半部分遗失。

图片 5

莫奈《睡莲:柳树的倒影》修复前

川崎造船所首任社长在一战期间的欧游

1916年至1918年,欧洲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川崎造船所首任社长松方幸次郎在伦敦出售他的库存船只并采购钢铁,与此同时,他开始收集艺术品。画家弗兰克·布朗维成为了松方在艺术品收藏方面的顾问,建议他专注于西方艺术和手工艺,并提供给松方将藏品发展成为艺术博物馆的概念,还为这座计划设在东京的共乐美术馆绘制了图纸。

图片 6

弗兰克·布朗维,《共乐美术馆构想》,水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藏

随着战争的蔓延,艺术成为了松方理想和现实间的媒介,一方面他以商人的冷静视角发现战争中的船舶商机,另一方面他也收藏传达战争痛苦的艺术作品。

图片 7

Lycian Simon,《公墓中的女子》,1918年,水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船舶和海洋主题的作品也是早期松方收藏的特色之一,这些作品除了表达了松方对造船的专业兴趣外,也通过海战、沉船,以及1921年的日本裕仁皇太子乘船访欧等作品记录了其关注着正在发生的历史。

图片 8

路易次郎,《裕仁抵达法国勒阿弗尔港》,1921-22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松方的美术馆之梦

为了建立一家艺术博物馆,松方的收藏视角从架上绘画延伸到雕塑作品,被誉为“现代雕塑之父”的罗丹作品成为了他的选择。

图片 9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景观区域的罗丹《思想者》

1918年,松方与巴黎罗丹艺术博物馆签订合约,并最终购入了50多件罗丹雕塑作品,其中包括 “地狱之门”,作为巴黎罗丹艺术博物馆的伙伴,松方也曾将他在巴黎及其周边收集的约40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存放于罗丹艺术博物馆的旧教堂中,直到二战结束。如今包括《思想者》在内的大型公共雕像现在存放于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入口前的景观区域,这些罗丹雕塑都仿造原始模具铸造。

图片 10

德加,《夫妇像》,1868-69年 油彩、北九州市立美术馆藏

图片 11

高更,《有扇子的静物》,1889年,油彩,法国奥塞博物馆藏

1921年至1922年是松方收藏的飞跃期,松方的名字也在巴黎画廊和收藏界传开,他一件接一件地购买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在此期间还参观了莫奈吉维尼工作室,并收藏了马奈、雷诺阿、高更、凡高等印象派画家的作品。1921年8月左右,松方访问了德国和瑞士,收藏了蒙克等人的作品,并在柏林购买了17件大型挂毯。1922年至1923年,松方又成功地从哥本哈根商人收藏中获得了34件重要的现代绘画作品。

图片 12

蒙克,《雪中的劳动者》,1910年 油彩,个人藏,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寄托

日本美术史家矢代幸雄在1958年出版的《艺术的赞助人》一书中描述说:“我认为,松方先生在巴黎市场的威望是很高的,这也是依仗其大规模的买手,另纵观松方先生的风貌、态度、人品都一览无余展现于巴黎市场,是一位不逊色于任何人的世界级大实业家,正因为如此,才博得了这般尊重。”

图片 13

莫奈,《舟游》,1887年 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然而,由于1927年的经济恐慌,使得川崎造船所陷入经营危机,为了重建公司,松方不得不出售私人财产,其美术馆计划也化为泡影,运抵日本的艺术品,历经数次拍卖而散逸。

图片 14

莫奈,《干草堆》,1885年,油彩、大原美术馆藏

1928年,昭和金融危机后川崎造船所陷入破产,松方辞去社长职务,他的收藏也因为二战而命运漂泊,在日本的破产拍卖持续至1941年;在伦敦,1939年的一场大火让约900件艺术品化为灰烬;在巴黎,存放在罗丹艺术博物馆的400件作品也因战争变得岌岌可危。

图片 15

马奈,《自画像》,1878-79年 油彩、石桥财团美术馆藏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留在巴黎的作品作为敌国侨民的财产被法国政府接收。其中大部分的藏品在1951年旧金山和平条约缔结后,作为日法友好的象征,返还日本。

1953年末,日本文部省成立“法国美术馆设置准备协议会”。但当时因为日本政府财政困难,无法建设新的国立美术馆。日本文部省计划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内设收藏品展示馆,但是法国坚持收藏品须放置于法国建筑师设计的美术馆。

而后柯布西耶被选为美术馆设计师,1955年3月,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动工。1955年11月,柯布西耶前往日本,他的三个日本学生前川国男、坂仓准三、吉阪隆正负责制定详细的设计图纸与监督施工。

图片 16

雷诺阿,《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妇女 》,1872年,油彩,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1959年1月23日,法国外交部将收藏品运送至日本,4月份装载收藏品的船舰抵达日本。同时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成立,富永惣一为初代馆长。同年6月10日,高松宫宣仁亲王夫妻与岸信介首相出席开馆仪式,6月13日开放民众参观,当年度入场人数达到58万人次。

尽管在开馆之初,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的收藏是以法国近代美术的作品为中心,但藏品随着购买以及支持者的捐赠而持续扩充,其对象也扩展至西方艺术的整体领域。承袭松方幸次郎的“共乐美术馆”理念,广泛展出足以追溯西方艺术史的藏品。现在收藏有约6000件作品,涵盖绘画、雕刻、素描、版画、工艺品等领域。

展览将持续至9月23日,本文作品图片来自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网站

上一篇:艺术中的,中国制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