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为师,希腊前卫艺术家衷情古典传统

 绘画     |      2019-12-08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时间:2007年10月25日 地点:首都博物馆 采访人:99艺术网北京站记者刘艳萍

原标题:陶艺,面向未来的创造

原标题:用壁画记录历史

原标题:淬砺求实 以真为师

(首都博物馆外景)

裂·变张辉

图为壁画《墨西哥的历史》。

呼伦贝尔的那达慕潘世勋

今年是希腊文化年,2007年10月18日至11月16日由希腊文化部、希腊驻华大使馆、希腊国家美术馆和中国首都博物馆共同举办的“现代希腊艺术的经典回忆”艺术展在首都博物馆展出了,此展览是文化年系列活动的开篇之作。展览的作品包括绘画、雕塑、综合材料等63件,参展的主要画家均为希腊20世纪30年代的代表性艺术家,就像展览前言引用的希腊诺贝尔奖得主、诗人乔治·塞弗里斯的诗句所写的,“我醒来,手捧着大理石首级,我的手臂酸麻,却不知,将它放置何处,”此次参展的作品都是现代艺术家对古典艺术解读的经典之作,体现了希腊现代艺术家对古典文明的一种深厚的情感。

鼎兴中华熊开波

资料图片

甘孜女子潘世勋

在世界艺术史上,希腊民族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创造了古代文化艺术中最为辉煌的成就,希腊的神话故事、哲学、诗歌、戏剧、艺术等给予了后人深远的影响。德国美术史家温克尔曼曾经这样高度评价古希腊的艺术“高贵的单纯与静穆的伟大”。然而自从希腊化时代终结以后,人们就很难在艺术创作史上寻觅到作为整体形象出现的希腊人的踪迹,在所有西方近现代和当代美术史的叙述文本中,希腊无疑是一个易于被人遗忘的角落。由于种种条件的限制,中国人对希腊当代艺术状况与成就的了解更是十分有限,于是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负载着古典历史辉煌的希腊艺术在当代有何发展,希腊的现代艺术面貌怎样?“现代希腊艺术的经典回忆”这个艺术展无疑是中国大众了解希腊当代艺术的一个好机会,也是中国大众面对希腊当代艺术,反思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契机。但这个展览也使观者提出了一些列的问题,这批艺术家在希腊占有什么样的地位?这批艺术家的创作背景怎样?在希腊文化年期间为什么选择这个展览来中国办展?这个展览的主题与作品是希腊方提供的,还是我们自主选择的?就此系列问题,采访了首都博物馆馆长助理、业务研究部主任黄雪寅女士。 主办方:与希腊文明的传承有个切入点 “现代希腊艺术的经典回忆”艺术展是希腊文化年的开篇展览。希腊文化年是2007年9月到2008年9月中国与希腊国际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的项目。这个展览能够成功举办是中国文化部与希腊文化部双方协商的结果。为什么选择这个展览来中国展出呢?黄雪寅主任介绍:“这个展览的背景是希腊在中国的文化年,是为配合奥运会在中国的开幕,在中国举行的一个大型的交流活动,展览主题的选择是要与希腊文明的传承有个切入点”。 此次展览的主题与展览的作品全部由希腊方确定,虽然主办单位是希腊国家美术馆,但是这些作品的来源不仅有美术馆的收藏,还有其它美术馆、博物馆和几家大的画廊的收藏作品,集合了希腊目前国内经典回忆类的收藏重量级作品。这个展览展现的是希腊现代艺术家对古典艺术的继承和发扬。“其实大家都知道,在艺术界有这样一种现象,现代有一些流行的艺术家,排斥古典的艺术,追求思潮,观念性的东西,其实希腊的艺术家在基于自己对现代艺术的理解与创作的同时汲取了希腊古典文明和艺术的精髓。在这个展览中所选取的所有的作品,都是基于对希腊古典艺术的回忆、对古典文明吸收,并结合到现代艺术的创作中来的作品。每件作品都能从希腊古典作品中找到影子。其实,我们在筹办的时候,就与希腊方面提出要求,比如说作品里有古典回忆的因素,那这个因素是什么,创作者是吸收哪个作品或哪个时期的作品的元素放在自己现代的作品里边的,要把创作元素来源的作品也摆在旁边,这样可以让观众理解他的创作脉络是很清晰的”,黄雪寅主任说。

器之欲吴建毅

在广阔太平洋的彼岸,墨西哥中南部高原的山谷中坐落着一座既古老又现代的大都市——墨西哥城。那里气候温润,人们热情乐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小商贩们来往穿梭,起劲地推销着各式各样的小工艺品和糖果。城市广场上,头戴宽边大草帽的乐手们卖力地演奏着热烈欢快的玛里亚契乐曲。乐手衣服上闪耀的亮片、宽檐帽上的精美金线,散发着浓烈的民族情调。观者应着动感强烈的拍子,欢快地呼喊。举目四望,城中既可看到前哥伦布时期的阿兹特克遗迹和殖民时期的巴洛克式教堂,也可看到时尚的现代楼宇。神秘的印第安土著文化、古老华丽的欧洲文化与摩登简约的现代文明在这座大都市交汇、融合。

我们走在大路上潘世勋

他们是希腊最具前卫、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 20世纪以来,希腊现代艺术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与文化渊源上有着极大亲和力的欧美国家的文化影响和交流中得以实现的。大约是在1917年以后,法国艺术的影响通过一些有影响的希腊画家的作品而传入希腊,不少艺术家前往巴黎学习和创作。从20世纪60年代以后,希腊艺术与国际艺术潮流的关系更为密切,希腊艺术家在欧洲和美国学习、生活和工作的情况十分普遍。现代希腊艺术汲取古典传统艺术元素既与国际潮流紧密相连,又与本国的历史环境,思潮密切配合,形成了贯穿20世纪以来的影响希腊现代艺术家的一股强烈的思潮。一战之后,出现了一股席卷欧陆的艺术转向传统之潮,希腊的历史环境又赋予了此次回归的特殊性质,1922年,小亚细亚经受灾难洗礼,整个小亚细亚沿海地区,希腊文化被彻底从其远古发源地产出殆尽,在艺术中追根溯源成了希腊人重塑民族荣耀的重要方式;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抽象艺术在希腊艺术中大行其道,破坏了与传统的联系,1967年,希腊受到军事专政的压迫,希腊艺术家的批判现实主义因此回归古代文化,以求能够讽刺性地批判受控于政府宣传的古代文化遗产;1974年以后,在军事专政结束、政治接管完成之后,希腊艺术家对古代文化的借鉴既受到存在主义意见的左右,又受到历史与艺术环境固有的、更为广泛的欲念所支配。 “现代希腊艺术的经典回忆”这个艺术展,作品的跨年度从上个世纪30年代一直到2006年。除了康斯坦丁诺斯·帕瑟尼斯,主要参展的艺术家均为著名的30年代以及该年代精神的代表性人物:基塔、萨洛其斯、莫拉里斯、尼古拉奥、恩格诺波洛斯、瓦西里欧、法西亚诺斯等,这批前卫的反传统信仰的人士,在法国生活的巴勃罗·毕加索的引领下,开始转向了古典文化,创作了独特的现代艺术样式并延续至今。黄雪寅主任说“其实这个展览展出的是希腊最具前卫、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作品,展览时间跨度正好与希腊的古典文明有非常密切的结合,古典的和现代的,历史的和现实的这样一个很完美的结合”。这批作品除了传承古典特点,古典精神之外,和平,爱情这些主题也是希腊现代艺术家常常选用的。由于希腊现代的艺术有表现希腊深远文明的这样一个背景,走在展厅,在古典与现代艺术的对比中,很容易感受到希腊文化的那种传承性和厚重感。 亮点的作品

暧昧王杰

墨西哥城素有“壁画之都”的美誉,无论在普通的街头巷尾、高雅的博物馆,还是文化气息浓厚的高等学府、严肃的政府机构,均可见到大小不一、色彩鲜艳的壁画作品。这些作品多创作于20世纪上半叶“墨西哥壁画运动”时期,它们以一种格外生动的形式描绘了墨西哥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旅游者们的目光。其中,被誉为墨西哥壁画之父的迭戈·里维拉更是在这座城市留下大量画作。

近日,潘世勋个人展览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展览展出潘世勋的速写300余件,以及其代表作《红日初升》《我们走在大路上》《芒康牧民》《甘孜女子》等重要油画作品,旨在对潘世勋的艺术创作进行研究与展示,带领观众认识他在中国现实主义油画道路上的卓越实践,以及他的艺术中所反映出的新中国美术教育的时代特点。

黄雪寅主任为大家讲解作品《幻想》

静以致远——中国新化石孙月

里维拉开创了墨西哥新的壁画创作风格。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墨西哥土著居民就已经创造出具有相当水平的文化艺术,里维拉对这些墨西哥传统艺术推崇备至。里维拉曾游历欧洲多国,对西方绘画技法有深入理解。他继承了印第安土著艺术颜色鲜明、装饰性强的特点,并将其与西式绘画技法相结合,创作出了极富墨西哥民族特色的壁画作品。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墨西哥的历史》和《十字路口的人类》,以及受教育部委托绘制的系列壁画。里维拉将民族与世界、精细与粗犷、传统与现代巧妙融合,开创了一种独特的新绘画风格,对墨西哥、拉美乃至整个世界的艺术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潘世勋生于1934年,在吉林经过5年的部队工作后,于195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1958年进入油画系吴作人工作室学习,师从吴作人与艾中信,于196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中央美院油画系主任。作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重要的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潘世勋对自己的艺术生涯有着一个幽默的评价:“我不是创造美,我只是美的搬运工”,而他近60年的创作历程大致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

《幻想》古典墓碑艺术元素的来源

悠然天地间王崇东、张芷娴

在壁画创作过程中,里维拉始终关注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流露出对民族文化的高度自信。和其他墨西哥艺术家一样,里维拉的绘画也受到了欧洲各式艺术风潮的影响。但多年的异国生活并未磨灭他对本民族艺术的热爱,他始终坚守着对于本民族文化的自信。

第一个关键词是“速写”。

每个展览都有最能反映展览主题的或者是做得最出色的亮点作品。但在这个展览中,黄雪寅主任表示“很难点出来哪一个就是最亮点的”,这些精挑细选的作品真的让她很为难。但她还是为我们举了一个例子,并亲自带我们去展厅欣赏了这幅作品的原作与创作源泉的古代墓碑照片。这幅作品就是首都博物馆对外宣传打广告的雅尼斯·莫拉里斯创作的《幻想》,此作品1959年创作,107*78厘米,硬纸板蛋彩·油彩,汲取了古代一个墓碑的浮雕作品的元素,那个浮雕是两个人物,相对而坐,艺术家结合现代的理解,把这两个人物变成一对恋人在接吻时的情景,创作了自己的作品,成为了古典与现代两个艺术层面结合,两种创作思想融合的典范之作。 观众反思:中国当代艺术是错的 “他们的出发点和指导原则是同一个目标:赋予欧洲先锋派以希腊风格和希腊的民族性”,希腊国家美术馆馆长玛丽娜·兰巴琪·帕拉卡教授在评论这个展览的画家们时这样说。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展览强烈的民族性与现代性的特点,让中国的观众在欣赏希腊的当代艺术的同时也更多地反思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早就听说著名策展人费大为、黄笃等对中国当代艺术西方化,迎合西方口味的不满,但还不知大众对当代艺术的感触,巧的是在展览现场遇见了一个研究敦煌艺术的老先生,他的观点,对我来说,有一种振聋发聩的作用。他说:“希腊当代艺术的发展路线是对的,因为他有发展的土壤,中国的当代艺术是错的,中国的当代艺术一直在学西方,丢失了自己的优秀传统。”西方的当代艺术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精神内涵上,都有一个演变发展的内在逻辑,而中国的当代艺术自西学东渐,呈现了断裂式的发展趋势,尤其是近年来,在国际上产生重大影响的当代艺术家与艺术作品都是受西方艺术思潮影响的,虽然也在试图艺术样式的本土化,艺术思想来源的中国时代性特点,但中国传统艺术精神与艺术元素的根基基本上没有。老先生的呼声,更多的体现了一个艺术民族主义者对当代艺术现状的担忧,当代艺术目前在世界的艺术市场中火爆的发展,如火如荼,但它在没有民族根基的状态下,究竟能走多远?

天净沙徐志伟

作为墨西哥壁画运动的领军人物,里维拉致力于创作反映墨西哥和拉美民族历史和文化的作品。墨西哥革命之后,里维拉从欧洲回到墨西哥,受当时的教育部长巴斯孔塞洛斯委托,创作了一大批壁画作品。其中在教育部办公楼创作的系列壁画,多达235幅。这组作品是他和助手们平均每天工作8至10小时,历时4年多才完成的。画面描绘了沉浸在节日喜庆气氛中的人们、人们的日常生活与风俗习惯、民族英雄人物的事迹和先烈们的斗争与梦想,勾画出墨西哥民族的独有特性。

潘世勋成长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的美术创作鼓励艺术家深入生活挖掘素材。从入学之初起,他始终坚持以速写为收集创作素材的方式,更以速写为记录现场、抒发胸臆的语言。他认为现实主义的出发点应是“以真为师”,归宿在“同自然之妙有”。“速写是我一切绘画的启蒙和基础,在考美院之前,我从没画过一张石膏像,完全是凭借一定的速写能力才高分过关,所以我这一生都爱画速写,甚至很多油画都是以速写的方式来创作,看似是油画,其实也是速写。”潘世勋说。他的速写作品《翻身曲》中,青年女子的轮廓清晰,姿态灵动,寥寥几笔重色便将立体感塑造出来;《纳金电站电机安装》是一幅群像速写作品,画家运用巧妙的虚实处理将画面的主与次、近与远区分开来,构图繁而不乱,粗中有细。潘世勋的速写记录了不同地区的风貌,纪实性中充满艺术性,有着隽永魅力。

编辑:admin

青绿文本戴清材、李梓欣

浓郁的色彩、强烈的明暗对比、淳朴敦厚的人物形象,都深具阿兹特克文化的特点,处处体现着艺术家丰富的想象力。画面中棕色人物形象不仅仅代表着原住民文化,更是民族精神的化身;生长着参天大树的密林和一望无际的高山谷地则是人们的心灵家园。在这组系列壁画中,虽然可以看到西方立体主义、原始主义等艺术风格的影响,但更多体现出艺术家对于本民族艺术的热爱。

第二个关键词是“西藏”。

陶瓷是艺术中的“百科全书”,融实用、设计、装饰、绘画、塑造、生活于一体,是人类借助泥土与火创造出来的古老而又充满青春活力的艺术形式。陶瓷于人的生命而言近乎永恒,今天我们许多的生活习惯和审美都源于它的滋养,相信这手中的泥土经水的调养和火的淬炼,与人的精神和宇宙的真谛会产生真切的关联。

里维拉的许多作品表现了他对祖国的真挚热爱。他对自己的祖国爱得深沉浓烈,他以手中的画笔忠实记录着墨西哥的历史发展进程。他通过壁画创作,赞美古老璀璨的印第安文明,哀叹殖民统治时期人们的苦难,歌颂墨西哥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所做的顽强斗争,以及独立后人们的不懈奋斗与伟大成就。

自1960年接受首都人民慰问团的进藏任务起,西藏这片雪域高原就成为潘世勋创作的根据地。他曾单枪匹马踏上石渠县的色须草原,也走进过曾经贫困的芒康勒布区,他被那里的人们不惧艰难又乐天知命的积极生活态度所感动,也被雄伟绚丽的自然景观所震撼。作品《小村节日》是根据潘世勋第一次进藏时所画藏族人民过“望果节”的场景速写而创作的油画。“望果节”是藏族农民欢庆丰收的节日,此画描绘了节日里的农耕者们穿上盛装,露出灿烂微笑的一幕,体现了丰收的喜悦。油画作品《甘孜女子》描绘了一名普通的藏族妇女形象,含蓄、朴素的美感跃然画布之上。“真正的油画创作不像在画室写生,有模特摆好姿势。在西藏,我更多的是在生活中寻找素材和灵感,可能是看别人聊天、开会、娱乐,有时自己也参与其中。这些创作可能不像画室里产生的作品那么严谨、准确,却是老老实实画生活,不华丽,但精彩。”潘世勋说。

“现当代陶艺”观念是与中国融入世界,与社会现代生活、现代文明发展而同步发展的。陶艺家利用陶瓷材料表达他们对社会、对自身、对传统、对时代的独特看法,不再以生产性、群体性、一致性、商业性和单一实用性的固化方式进行创作,极大地释放了陶瓷艺术从材料、工艺、烧成到人的情感等诸多方面的诠释空间。当代陶艺已不只是作为一种我们熟悉的传统工艺美术或只是彰显精湛技术的容器载体而存在,其早已突破了“器与技”的藩篱,并通过日益丰富的艺术形式、文化内涵走进大众生活,成为当代极具世界通识语言的新艺术形式的重要载体。

修建于16世纪的国家宫,曾是不同历史时期统治者的宫殿和执政中心,见证了墨西哥权力的更替。穿过生长着仙人掌与龙舌兰的花园、广阔的中庭,顺着楼梯拾级而上,映入眼帘的便是里维拉绘制的巨幅壁画《墨西哥的历史》。这里时常可以看到众多师生的身影。学生们整整齐齐地坐在层层楼梯上,一边静静聆听老师的讲解,一边仰着头满怀敬仰地注视着墙壁上的作品。面对如此震撼人心的画面,历史不再是书本上单薄的文字,而是画面中神圣的太阳和月亮金字塔,是印第安奴隶眼中的泪水,是民族斗士们手中的武器,是人们取得胜利后的喜悦。

第三个关键词是“材料技法”。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陶瓷作品展”从2499件报名作品中初评出443件作品进行复评,最终评选出作品274件,其中进京作品30件。本届入选作品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国当代陶艺5年来发展所取得的成就,也呈现出中国当代陶艺创作的艺术水平及未来发展的趋势。

里维拉的一些作品还透露出他对社会主义理想的向往。作为一个具有社会主义思想的画家,里维拉于20世纪20年代曾参加墨西哥共产党,通过壁画运动宣传墨西哥革命。

“抓住特征,先求平正,观察研究,脱离程式,抓住动态,以形写神,组织群像,人景层次,不拘一格,勿急勿躁”,这是他总结的“速写十要”;“油画创作的底色层的含油量应比上面色层的少,否则画面会黯淡无光,以后还易开裂、脱落”,这是他强调的油画“肥盖瘦”技法。潘世勋作为中央美术学院培养的杰出艺术家代表,也接棒学院教学,在油画教学上注入了极大心力,数十年教书育人,培养了大批油画人才。并且,潘世勋始终关切中国油画的发展,将西方油画技法材料等相关课程引入新中国现代油画教学。他在20世纪80年代赴法国交流,回国后致力于对油画技法材料和油画表现力的研究,出版《欧洲传统绘画技法演进三百图》,发表《油画技法杂谈》等系列文章,并举办相关讲学,推进了国内对油画语言的研究,也使得注重油画本体的创作蔚然成风。

与往届相比,本届陶艺展入选作品在整体艺术水准与多样性上有了明显提升,在创新性、系统性和完成度上尤为明显。

里维拉的许多作品自创作至今已近百年,但时间并未磨灭其作品的现实价值。他的许多画作至今仍具有重要影响,仍然为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民众津津乐道,每年慕名来墨西哥城参观其壁画作品的人络绎不绝。里维拉的绘画创作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和生命力,根本原因在于其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对祖国、对人民真挚的热爱;在于其作品深深扎根于本民族历史和文化之中,真实地表现了墨西哥民族的特性;在于其表现出了对本民族文化的高度自信,代表了人们的真实生活与理想。

“潘世勋几十年来不求闻达,只求钻研,将时间奉献给艺术创作和三尺讲台。”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表示,在时代发展的今天,现实主义艺术精神中的现实关切、朴素情怀、语言品质、美学意境等都值得发扬光大,而且还要使之充实丰沛。在这个意义上,当如潘世勋所画:我们走在大路上。

其一,陶艺语言表现突出。入选作品充分运用了陶艺独有的表现手法和陶艺语言表达情感,既远离了简单的实用性和可复制的技术性,又与雕塑艺术语言相区别,达到了工艺与材质、技术与艺术的高度结合。王杰的作品《暧昧》便是将陶艺特有的泥条盘筑工艺与容器空间结合,用细细的白瓷泥条盘绕,活化了古老的技术并融入了新的审美。王国栋的作品《不能忘记的》采用极简的三角泥片组合粘接工艺,构成与煤的结晶体相吻合的建筑性形态,表达对家乡矿区历史的追忆,在技术创新的基础上更具艺术高度。薛永的《赴汤》则采用德化白瓷再现了武警训练时的真实场景,这种类似超写实的主题性创作在以往的陶艺作品中并不多见,这类作品体现了材料与技术、人性自律与自由的双重表达。

制图:蔡华伟

其二,作品跳出传统、现代与后现代的窠臼,不再简单追随西方的艺术流派,也不再拘泥传统,初步形成了新时代中国风格的陶艺表现形式,激发了独特的艺术生命力。熊开波的《鼎兴中华》从最古老的艺术元素中汲取营养,其美学渊源来自彩陶时期的三足器和殷商时期的青铜器,结合个人审美和陶艺语言进行改造融合,整件作品饱满、新颖而富有历史意韵。吴建毅的《器之欲》将传统容器用抽象的雕塑结构和理念来表现,作品中间的盘子在材质处理上极为精细用心,容器的精致与雕塑粗糙的质地形成互补。梁冰的《远古的痕迹》从民间剪纸和古代玉璧中获得艺术灵感,这件作品的审美表达质朴、率真,泥土呈现的烧成方式像金属一样有力量感,作品纯朴的刀法也反映了作者长期感知泥土的能力。张辉的《裂·变》采用新的拉坯方式,重塑源自中国新石器时代的黑陶,使其表面出现裂纹,再用刀切镂空装饰,并细细打磨发亮,整件作品既传统又现代。

其三,跨界与新技术的运用为陶艺创作注入生机。展览中,许多作品不仅继承了传统陶瓷技艺的血脉,而且融入了现代艺术的精华,将现代设计、工艺和技术融入当代陶艺的创作中来,丰富了中国陶艺的创作手法和创新空间。在这一方面,很多年轻艺术家正在成长且颇具潜力。孙月作为此类年轻艺术家的代表,她的作品《静以致远——中国新化石》用地质学、考古学技术还原真实的地质地貌,游走在自然与人为的虚实之间,极富哲思性。她以更开阔的视角理解陶瓷艺术,观念和工艺均突破普通陶艺的单一思维,整件作品兼容了拉坯、修坯、注浆、翻模、绞泥、上色等复杂工艺,以超写实的手法呈现其研究的方法论,面貌独特而成熟。

本届入选作品基本涵盖了我们所能了解到的现当代陶瓷艺术形式与风格的各个领域。创作手法和材料极其丰富,综合材料和3D打印及电子雕刻技术、复合翻模注浆技术的创新类作品有了较成熟的表现;泥条盘筑这一古老技艺被运用到了瓷质材料超大型容器的创作之中;黑陶作品在创新性上取得了形态和工艺上的双向进步;传统白瓷材料进入到陶艺创作的主流队伍之中,出现了让评委一致高度评价的有系统性拓展的好作品;主题性创作也在此次展览中有了让人惊喜的表现;艺术家们使用综合材料和更具工艺难度的创作手法,充分表达陶瓷不同于其他艺术门类的独特风格的作品比例有所提高;装置形式的表现手法比之其他艺术形式更突显了陶艺自身材料、工艺约束所形成的独有方式和魅力;手作容器性创作更加向着个性化、生活化与观念化相融合的方向发展;新面孔的年轻陶艺家集体涌现。所有这些均体现了中国当代陶艺创作的“今天方式”,令人鼓舞。

中国陶瓷艺术几千年的历史表明,传统的生命力就在于每个时代都在原有基础之上不断地推陈出新,不断地显示所处时代的创造力,不断地挖掘陶瓷艺术既永恒又变幻无穷的魅力。

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不仅重视作品的创作技艺、完美程度和传承方式,更注重创新并关注时代。因而倡导既符合陶瓷工艺和材料审美规律,又体现艺术家独特、自由的风格表达的陶艺创作,才能使中国今天的陶艺成为复兴传统艺术,与时代同步,在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上最具中国角度和语汇的艺术形式,为丰富中国与世界的当代艺术贡献新的范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