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水墨类大奖得主,迷漫的指印

 绘画     |      2019-12-04

图片 1

艺术评论界一般在评介、阐释艺术家作品时,按以往惯常的方式是从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本身入手,分析其观念、形式语言、媒介材料,并由此延伸到个人的经历、性格,以及与传统的现实的文化关系等等。但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随着资讯的丰富快捷,科技手段的更新,媒介材料的多样,艺术作品可谓争奇斗艳。我们尽可以从国际大规模的三年展、双年展等大型展览,各类主题性联展等中发现,艺术家对作品本身的完整性、深入性和可阐释性愈加重视,似乎每件作品都上接传统,下对现实,又具有个性化的认知和转化,也有文化上的可度量空间或过度阐释的可能。我们好像已经很难单纯地从一件作品的作品性和艺术家生存经验和处境的线性思维来判断其作品的当代性体现。而更注重艺术家整体的存在和行为方式上,包括他们的自省、反思和对艺术对生活对未来的基本立场和态度等综合因素的考察。也就是说,对作品乃至艺术家的分析已经扩展并演绎到他们的思想、言论和行为方式的整体的状态之中。而作品本身只是其中需要考察的一个环节或层面,其多维的综合能力和对当下文明程度的敏锐,以及为社会所带来的影响或许更为关键与重要。马塞尔杜尚的作品并不多,研究棋艺伴随了他的一生。但他的思想改变了西方现代艺术的进程。西方现代艺术,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西方艺术,主要是沿着杜尚的思想轨迹行进的。他对艺术的认识、超越与重新界定影响至今;安迪沃霍尔的艺术在美国和世界当代文化中与工业文明的衔接关系,已跨过多种行业的局限,进入一种自由之境,他的艺术方法论导致了他创作的丰产和跨界的影响,通俗地讲已是怎么做怎么有了;而约瑟夫博伊斯的社会雕塑的社会影响已不是艺术界所能涵盖。

光州市立美术馆邀请并主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张羽先生的展览。张羽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艺术家之一,他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从1980年后期就开始进行的实验水墨运动的主要创始人和发起人。可以观摩他所追求的艺术理论和艺术实践的这次展览,也是他在韩国首次举办的展览,其意义非常之巨大。

张羽迷漫的指印座谈会

张羽

由此,在考察艺术家张羽的艺术方式时,我们发现,他从上世纪80年代伊始就以多重身份与角色积极介入到中国水墨实验的进程之中。他不仅进行实验水墨的创作实践,同时编辑出版有关水墨艺术的杂志和书籍,策划一系列的展览和研讨活动等等。可以说张羽的艺术经历与实验水墨的关系,见证或浓缩了中国当代艺术中实验水墨的发展脉络。关于实验艺术这个概念有很多争论,也有较多的歧义。我理解的实验一词,它比较中性,不带有太多的政治、意识形态的成份,而且融合性很大,它既包含有艺术家对艺术的个人立场和态度,也包括从内容到形态,从语言到媒介,从展览空间到陈列等方式的各种实验。当然任何艺术创造都可以说是某种实验,但我们可以区别两种基本的实验方式。一种是某一艺术传统内部的实验,一种是传统之外的实验。传统内部的实验是对这个传统,如油画、国画、版画、雕塑等自身语言和风格的不断提升和丰富化;传统外部的实验则注重的是对现存艺术系统的重新定义,所希望达到的是表达方式、审美趣味之间的相互打破,包括对所谓艺术语言的重新定义。所以它不仅仅是对某一画种审美或语言的完美化,而是带有某种革命性颠覆性的作用。这种实验性是我判断、阐释张羽指印艺术的修行方式的参照之一。

1980年代的中国社会因改革开放,涌入了很多西方的现代政治、文化、艺术和新概念,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艺术等面临着巨变的时期。在艺术领域中也是茫然面对西方现代艺术的冲击,因此,中国过去的艺术规范面临着不同层次的挑战。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掀起的85新潮美术运动,成为导出中国当代艺术新理论的契机。而在这种情况下的中国水墨画领域也开始了探寻新的转折点的现代水墨运动。即,中国的传统水墨画处于西方现代艺术的强力冲击下,直至谋取水墨的现代性探索。

地点:台湾国父纪念馆

2012年4月26日晚19时,第六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评选(2011)颁奖盛典在故宫举行。其中年度艺术家水墨类大奖得主是艺术家张羽,从之前的被提名到昨日获得奖项,是评委们根据张羽的指印作品系列的创作历程。

作为实验水墨的践行者,张羽是先从其内部,然后逐渐延展到外部,并始终坚持着艺术的探索。在我看来,中国传统水墨艺术难以在其内部产生革命性的作用,因为中国传统水墨,尤其是文人画的程式化、模式化已经发展的非常完善和固定,如同中国戏曲讲究手势一般。手势是一个程式化的方式,讲究玩手势谁玩得有味道,谁玩得有境界,专家一眼就可以看出境界的高低,这是中国传统艺术很本质的东西。艺术家必须经过不断努力,从而把一个手势玩得比前人更有味道,把自己的艺术境界浓缩在一个手势里面。它是一种趣味的享受,也是一种品位的升华。但是这种玩味和当代性没有直接联系,痴迷于玩手势是对当代文化境遇的一种逃避,逃避也只是它唯一的当代性表现。这也是中国水墨艺术难以进入现代转化的困境之一。真正在水墨艺术中起到本质性推动作用的,往往都不属于某一个固定领域。张羽显然意识到这一点,并逐渐进行着蜕变过程。因此,他从1991年开始的指印系列创作,在媒介上,张羽对传统水墨画所使用的笔墨纸砚有了重新的选择和认识,他将手指与宣纸与丝绸与胶片与玻璃等载体直接触碰;在宣纸材料上,既使用了墨、绘画颜料、自然水,也使用了山东崂山泉水、杭州龙井泉水,甚至使用指甲油的透明性颜料;在视觉语言上,他利用版画的转印与复数性的语言,构成了现代工业文明所产生的复制概念,以及工具理性的意味;在行为方式上,他每天根据时间和情绪用手指进行点印,多日下来,这种带有修行的体验方式,创作出由密密匝匝、浓淡相宜的一幅幅指印长卷。在这个具有愚公移山寓言式的过程中,他没有完全舍弃中国画的基本材料。同时,中国传统的印鉴文化、契约画押,甚至指纹的身份认定等等,都涉列其中。从这点上看具有承传的意义,但他抛弃了中国画在具体题材和程式化的语言模式,而将日常的心绪、行为的痕迹亦复如是地点印在纸、丝绸、玻璃、胶片等媒介之上,即将我们耳熟能详的宗教日常修行的仪式与概念认知转换到一种艺术的行为之上。看似简单、无为,但当成为一种日常的不间断的行为时,其内在的张力类似于太极拳的内在功力。他象征地隐喻出我们当下文化的信誉危机,精神无所归宿,娱乐至死般喧嚣的现实针对性与批判性;在作品呈现的视域里,弥漫的指印所营造的静穆氛围,仿佛是一个修炼的现场,逼仄的视觉空间将观者带入到了一种心理体验的境地。因此,张羽指印系列创作所构成的修行方式,与中国古代传统的连接,在于一种东方式的哲学思维方法,在顿悟、冥想、静思、观照、无为之中的认真与执着,也就愈发显示和发现出矛盾的集合:静与动、冷与热、简与繁、疏与密的融合。在这种异质同构的关系中,我们能够感受到沉默中的骚动,冷峻中的热烈,无常中的永恒这是他的创作与传统的真正联系;同时,又与当代人的生存境遇发生了一种或直接或间接关联,正是他将自己的创作与他的身体与行为体验,证实了艺术家与思想家所不同的地方因为艺术家需要用一种规定为艺术的方法来体现这种思想。当你具有新的观念,就要把这个思想表达好,就要找过去没有使用过的表现方法,从而使你的新思想得到充分体现。这就是当代艺术的成因之一。对现实文化的敏感将导致对旧有艺术形式在方法论上的改造。显然,张羽指印的修行方式远非局囿于作品本身,它已扩展到水墨问题在当下文化语境之下寻求建构当代价值的新的可能性,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的现代转型乃至创新和边界等一系列问题。

19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发生了巨变,实验水墨以中国水墨艺术的当代转换的这一点上,备受瞩目。包括张羽在内的实验水墨艺术家们用当代性的主题,以多种多样的方式探索各种表现方式,主张水墨艺术呈现的不是水墨本身,而是其背后存在的文化。最终实验水墨所追求的不是单纯的水墨材料或技术性,以及形式或所谓的笔墨,而是水墨的精神。

时间:2010.7.24

1991年张羽开始运用指印的方式进行实验性创作,到2001年重新开始,并延续至今的指印系列作品,可以看出张羽实验艺术不断蜕变的过程。他通过指印的行为方式,一方面将传统水墨的材料扩展到丝绸、胶片、玻璃、泉水、指甲油等媒介,构成了作品文本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他与传统的修行概念、仪式相结合,即以一种现实日常生活的行为逻辑,解构传统水墨画中经典的形式、语言与模式,从而使实验水墨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的文化价值获得了一种体悟和重构。

作为实验艺术家的个人创作与时代关系问题,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笔墨当随时代。在我看来,每一个历史阶段的文化形态都会相应地产生不同于以往的观念和话语表达,作为艺术的表现更是如此,随着时间、历史的推移,人们对人文领域认知的深化和新媒介的发明与应用,在观念、样式、语言方式上也随之发生一系列新的变化。判断一位艺术家作品的意义或价值不仅在于其作品的表现是否与他自身的生存环境、成长经验和他个人的或集体的记忆有一个较为直接的联系;同时,这种联系是否与其当下的文化情境或文化生态有一个转换的对应点,并依此思考、测度现实的变化,以及由此反映出艺术家对艺术对现实的态度或立场。再深入下去,就涉及到艺术家创作中题材的选择,文化资源的利用,媒介的运用和话语方式等具体的细节内容。当然,这种细节是以其创作观念为基础的,即在观念上的文化现实针对性。这又引出对当代艺术家身份概念的理解。真正涵义的艺术家是以视觉造型的方式和手法,以探索性、批判性的立场和态度,通过思考、反省来表达对所处的社会生存环境、内心体验、人文关怀的终极诉求为归旨;并强调与现实社会的某种疏离的边缘的姿态,发出一种与现有社会秩序、主流文化相悖反的声音。

张羽的实验水墨

主持人:廖仁义

历经二十余年的修行创作,也是对艺术创作媒材的实验。他对自己艺术创作历程的一个中转,把对水墨艺术的媒材实验推到一个新的层次,更是尝试一种新水墨的可能性和创新性。为中国当代水墨的发展起到一个奠基与启示的作用,对此奖项的获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果从文化的角度考察和引申,我们是否可以说张羽的身体力行的修行方式挑战了艺术家身份所规定的所谓艺术概念的界限,而使艺术更为日常化了,周而复始的或者一种无聊感、荒诞性贯穿在张羽一直以来日常的修为之中,并留下了他在不同媒介上的指印痕迹之上。我以为这样的创作态度和形式意味着一种实验和探索,也意味着一种对传统的传承和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转化。当然,思考的方式和角度很多,但张羽的修行方式是否能够反衬出传统艺术在当代性转化上的一种可能性?由此而言,张羽的展览所昭示的绝非是作品形态带来的视觉张力本身,而是更深层次、更普泛意义上人的精神与存在的挖掘与把握,是当代艺术实验在当代文化语境中文化价值的一种体悟和重构。

张羽所探索的实验水墨的视觉表现方式,是通过使用图式表现《灵光》系列和无限重复过程中,制造出图像痕迹的《指印》系列中可以充分了解到。张羽的实验水墨与直接表现自然的物像的传统水墨画完全不同,是超越自然本身的,注重内在的主观体验,把内在体验和视觉体验相融合而转换成新的视觉图像。

李锡奇艺术家(本次展览策展人):

2011年2月,张羽首次个展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他的指印艺术的修行方式,远非局囿于作品本身,它已扩展到水墨艺术在当下文化语境之下寻求建构当代价值的新的可能性,并深入涉及到中国当代艺术的现代转型乃至创新和边界等一系列问题。

2011年1月6日

以重新认识传统水墨为基础,树立不同的表现方式和理论体系的张羽,在脱离了传统水墨画的表现方式,拓宽当代水墨精神呈现这一点上,受到艺术界很高的评价。实验水墨创造出来的图式和图像痕迹带给我们更为开阔的视野,实验水墨的特殊性使我们认识到与哲学、心理学、宗教、历史、文化等的连贯性。

我跟张羽认识很久了,没有见过面就先认识他的作品很久了。对他的作品印象很深,特别是《灵光系列》。以后的作品更有新的突破,一个艺术家敢于这样做是很了不起的,走出一条人家没有做过的路,这是非常难得的。我不是艺评家,完全就我一个创作者的立场来讲话,张羽真的很厉害。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1990年代初期,实验水墨艺术家们大部分拒绝了笔墨中心主义。既断绝了传统水墨画的形式规范,同时,又放弃了传统水墨画表现人与自然的具象世界。又试图去超越传统东西方文化的话语,对传统和现代进行争论的现代水墨。还有,从心理和精神的层面探索新的图式的创造,并探索到个人内心深处,从而达到谋求与现代人的精神沟通和自我解救。最终实验水墨从水墨本身的内在伦理和材料的可能性出发,表现出了当代人的各种内心世界和思考。

朱为白艺术家:

《灵光》系列

张羽的作品使我眼睛一亮,有很多所谓的当代作品我看不懂,但我看得懂张羽的作品。在这件指印行为作品的时空裡,特别强调了时间的意义,同时把人生的经验融入在歷史的轨迹之中。展现出一位艺术家的独特创造性,也就是塬创性,这个塬创性与东西方的传统都不一样。张羽的指印作品是他生命的印痕,他从水墨演变出一个符合21世纪的新的启动。今天的时代,东方的艺术家开始走向世界,展现出东方艺术家的生命力与创造力。

张羽的作品《灵光》,从1994年开始到1998年达到了顶峰,以水墨为媒介的这些作品有效地呈现出水墨表达和内在精神的体现方式。他通过残破的方、圆等不同的图式表现漂浮的宇宙形态,试图述说人类灵魂的复杂、疼痛、忧虑和不安等。这些图式的终极表现应该是带给我们内心的某种心理影响。即是超越传统水墨规范的一个当代水墨的范式,是对当代精神的探寻。

张羽的创造,与传统的东方美学不同,特别强调水墨韵味的空间流感,张羽所呈现的宇宙和自然在东方美学裡找不着,从西方美学的知识上也找不到,他超越了传统的东方美学和西方美学的知识。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不是作品能卖不能卖,而是他所创造的作品有没有建构性及影响力。要想做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就像张羽这样的作品,他的精神来自于东方的哲学精神转化为当代艺术的呈现。他探讨的领域西方人不会说你的东西看不出东方性,过去有很多的艺术家到西方去展览,结果西方人说看不出你的作品来自台湾。因为之中有西方美学的影子,不是创造性的,是学习西方人的。所以做一个优秀艺术家要有自己精神本质,你自己的审美建构。

《每日新报》系列

廖仁义艺评家:

张羽从2001年开始到2003年创作了作品《每日新报》系列。从题目上可以看出这些作品是艺术家用日记的方式来表现震惊世界的911事件时期每天读报时的特别感受。直接剪裁报纸上的图片拼贴在画面上的方式来表达和烘托事实性,同时还使用了水墨、铅笔、喷漆、丙烯等各种材料。作品《每日新报》是艺术家张羽感知对政治、社会、世界的变化做出的敏感回应,直接反映了艺术家自身的内心世界和理性的思考。

我要跟在场的各位前辈检视一下,本来这次展览早在好几个月前,张羽先生就跟我说好了邀请我写一篇文章,但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写出来。听起来好像是一个学生,老师交代了功课,没有写出来还要找一个藉口。

《指印》系列

我说明的是我上一次看张羽的作品,心理上已经被说服了(所以一口答应写这个文章)但经过这几个月对张羽作品和书籍阅读,我发现在思想上有了困难。除了他的作品不能用我们塬来的规範去理解水墨所能做到的表现,有很多的理念涉及了空间艺术,我发现若没有通过场景去理解,会有距离。更严肃的是在写张羽、研究张羽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对一个非常陌生的脉络。

《指印》是实验水墨后期最为典型的图像痕迹表现方式。作品《指印》是1991年最初创作的,之后十年暂且停止了创作,直到十年后的2001年才又重新开始创作。真正意义上讲,实验水墨的实行可以说是在《指印》作品中实现的。指印是把日常冥想中的部分记录下来,在给我们留下冥想痕迹的同时强调着其中的内在含义。即,指印行为本身就是一种个人修行方式的表现,其中隐藏着文化含义。这是艺术家张羽通过禅宗的修行方式转换了创作方法而创作的作品《指印》,通过普通人无法忍受的极具意志力的行为彻底甩掉了西方的当代方式或传统的水墨画方式,达到了自己独有且具有差别性的实验水墨的当代表达。

相信这个脉络也是在场许多朋友有同感,因为固然台湾在这几年来两岸交流频繁,但如果回溯到90年代,这个脉络是陌生的,因为2000年到现在虽然频繁交流,但90年代中国的艺术,以及中国的水墨艺术的发展过程,为什么发生重大变化,这个脉络我感到有理解上的困难。

艺术家张羽通过对实验水墨理论体系的构建和艺术实践的不断探索,达到了现在的《指印》作品。可以说他已构筑了自己独有的艺术世界,他通过艺术表达呈现出的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的内心旅程和冥想的精神境界,创造了新的艺术语言。

今天张羽的实验水墨观念是一个发生在1994年前的中国所展现出来的脉络,这个脉络到臺北展览的时处在一个去脉络的状态。面对一个去脉络的状况,一个艺评工作者去写,面对他在臺北展出的去脉络状况产生的一个思想上的问题,同时我想说有没有一个再脉络化的可能性,也就是对台湾的水墨艺术发生了衝击或者跟台湾的水墨艺术产生了对话与启发?可能这是一个野心吧!所以自己在面对这个去脉络与在脉络化与再脉络化有了一个难度。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我个人面对张羽先生作品的内心变化,其实是台湾艺术家面对大陆艺术家来台湾势必要去面对的问题,其次是水墨艺术在大陆有某些相似性也有大的差异性。

金玟炅

台湾叁十多年前也发生了水墨艺术面对传统的挑战,或许我们对这样的课题不陌生,但今天水墨艺术在所面对的衝击还包含当代艺术的课题,与70年代的立基点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很可能会想说张羽的艺术创作,是不是一个中国以水墨为媒材的艺术家面对当代艺术的回应?或者是一个语言的建构。如果这样的理解我仍然是把自己放进一个以西方为架构的艺术史去思考张羽的艺术创作,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或许现在艺术的衝击让张羽去面对一个严肃的艺术课题,但是并不是只是要去提出水墨艺术的现代性、当代性,而是要张羽回归到一个更深远的哲学传统。

2013年3月12日于光州

这是我个人面对张羽创作时,首先说明为什么自己面对这个部分要再努力与加强的地方。如果现在就座谈会的话,可不可以容许我再多谈一点?进入第二个重点。

编辑:admin

在我看张羽先生的资料,我非常注意到一个1959年跟我时代应该是相近的一个艺术家在中国要成为艺术家的歷程,其实是比我们在台湾成为艺术家的歷程要来的艰辛,这是一个经过文化大革命时段的艺术家,他个人在做艺术的学习过程是很颠簸的,他必须要接受改造,他必须要在年轻的时候就要进入到一个政治与艺术相当密切的环境中去从事他的艺术创作。张羽19岁左右考上过中央美院,照理说他应该也是要在艺术体制中成长,但他考上了却并没有得到单位的许可,所以他又跟艺术体制失之交臂,所以他是在艺术体制之外成长的一个艺术家。或许因此因祸得福,他的艺术思考并没有被教育体制绑死。

1995年前后,应该是他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之前他的作品是趋向于传统水墨文人画的风格。但1995以后他已经走向非具象的水墨。这十年间张羽一直是中国实验水墨的一个掌旗者。有一些朋友可能会跟我一样好奇,这十多年来,是什么样的一个体验使得他能这么执着的一直朝着实验水墨的方向走去。我也希望有机会再问张羽先生,在传统语言中使用实验两个字经常意味着之后,我想问这个实验要实验多久?

刘永仁策展人:

看了这个展览很愉悦,为什么愉悦呢?因为我知道这裡的展览空间数十年如一日,变化不大。这个展览有了不同的氛围产生。我认为艺术家对空间上的认知,以及他的作品与空间上一个互相互补的关係,让他的创作能幻化出一个与众不同的气质,这是张羽身为一个艺术家身分的一个自觉。我对这样一个展览由衷的感到高兴。

张羽兄的作品我看过几次,去年在关渡美术馆,特别是呈现的方式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在墙面上的作品,同时将指印从空间中垂悬下来,有一个穿透的空间感,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之后我在北美馆做策划展览质变,我们也邀请了大陆12位艺术家,并邀请张羽提供了叁大件作品,获得了很好的迴响。我们从他的创作歷程来看,事实上是相当丰富的。各位眼见的迷漫的指印,与十年之前的作品并不一样,这是艺术家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努力所产生的变化。

要瞭解艺术家的作品,首先要知道艺术家的艺术背景?或是跟哪一个时代有哪些艺术家给予影响让他做出这样的作品?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在这样的线索上是很难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艺术作品出现。更重要的是艺术家本身的气质,也与艺术家从小生长的环境与生活歷程有关係,或许是在某个时空中有所体悟。大陆实验水墨是在90年代初崛起,张羽对于实验水墨有相当的理论着述,做了前瞻式的架构。自己也不断的从事实验创作,让理论与实际互相应证,这是很难能可贵的。一个艺术家其实不断在技艺上自我体验,在思想上也不断带动技艺往前衝。我觉得如果没有实验水墨这一波艺术思潮,可能那阶段水墨艺术就会留白。如果每个时代以十年做一个断代切割来看,我们都会发现有不少艺术家默默在努力耕耘,让艺术世界不断的发光发亮。

张羽80年代初的时候,他画的一些扇面系列,肖像系列,特别到灵光系列,我认为是迈向指印的一个很重要的转折。

事实上张羽的指印在1991年就开始做了,但是不知何故他停了十年,相信有相当多的反省与思考,一直到2001年,也许是能量积聚成熟,开始专注做指印,各位可以想像的到,指印是一种用手指将墨色按在宣纸上一来一往之间的过程,称为行为艺术也不为过。

指印对我来说,已经不认为他仅仅是水墨艺术,张羽只是藉助水墨的媒材去传达他的思想观念。特别是他的表现手法产生出来的艺术性,我宁愿说他是张羽的艺术本心,也就是直觉来创作。我们谈艺术家的作品难免会有一种迷思,就是会关注他到底使用什么媒介来创作,但是比较弔诡的就是愈是传统的媒材就愈让人觉得是一个大包袱。比方说有些人讲到水墨媒材,就很难与当代连结在一起,这也是因为长久以来水墨的作品换汤不换药的形式而蒙蔽。当我们看到一个不同作品,用水墨媒介产生这么不一样的视觉效果,你可能对水墨就会有重新的认识。张羽由水墨这个载体,来表达他当代的艺术思想、观念。更要强调他对空间上的感知是非常敏锐的,就像他个人特质,作品散发出非常敏锐与澄澈的感觉。

编辑:admin

上一篇:展览开幕,时代精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