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中的水乡,中国油画将成收藏热点

 绘画     |      2019-12-11

最近两年,油画市场价格迅速攀升,以刚刚结束的嘉德、保利的春季拍卖为例,吴冠中的交河故城拍到了4千7百万元,创出了新高,而两家拍卖行多幅作品的拍价都超过1千万元。业内人士分析,这将引起新一轮油画收藏和投资热,但同时提醒投资油画风险也不小。 7年前开始创作油画的黄钢,现在798工厂的创作室里悬挂者十几幅他创作和收藏的当代油画,对于这两年油画市场的变化,他的感触很直接。画家黄钢:“中国出现了很多的收藏家,国外的收藏家也开始收购中国的作品。比这幅小一半的画拍卖已经上百万了,两三年前大概也就是二三十万吧。”业内人士分析,这一轮油画价格暴涨是由于前一段时间油画价值被市场低估,再加上地产、网络、金融界一些新经济的代表人物开始投资艺术品市场,因为这部分人大都有西方文化的教育背景,油画自然成为收藏的首选。 统计显示,今年春拍,北京保利的65件油画作品总共拍出2.49亿元,平均每件作品的价格在400万元人民币。北京世纪翰墨画廊林松:“我自己曾经统计过嘉德的拍卖图录,在10年以前的,当时里面有1/3的人作品价格没有什么涨,甚至有很多就不拍了,我认为这是一个风险,等于1/3的份额就被淘汰了。林松同时提醒,新人收藏油画可以选择中青年画家的作品,投资门槛低,一般在5万到10万之间,这些作品具有较大的升值空间,而对于名家的作品则要注意防范赝品,最好有专业人士验证后再购买。

一直以来,本土的油画因为其舶来的出身、“短暂”的历史(在中国发展仅百年)以及水墨画长时间占据艺术品市场主流的环境,在国内的收藏界和艺术界中始终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这个局面自去年开始有了很大的改变。 早在去年5月,嘉德春拍的油画拍卖专场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里,总成交额突破2000万元人民币,创造当时内地同类型拍卖会最好成绩;之后的秋拍会上,油画专场的成交率达到90%,成交额又扩大了1700多万元。其中,有7件作品成交价超过百万元,中国当代画家吴冠中的一幅油画《北京雪》,更以363万元人民币创全场最高。 事实上,从2002年开始,嘉德油画专场的拍卖成交额每年都增长近一倍。2004年,各拍卖行油画拍卖总成交额达2.4亿元。 这样的火热程度在几年前是难以想象的。它似乎预示:油画收藏的黄金季节到了。 外国收藏家是购买主力 “这是整个国际油画市场的火爆带动的,各时代作品的价格普遍上涨,并不特别偏向于某一个流派。”针对2004年中国当代油画全线飘红的行情,国内最早开设、并一直坚持油画专场的嘉德拍卖行油画部经理高园表示,尚属正常发展,并无“过热”、“炒作”之嫌。“国内油画市场不温不火了这么多年,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说。 “国内当代油画市场刚刚起步,但画家在成熟的海外资本与发展中的国内资本共同操作下,成长速度非常快。”北京翰墨画廊的负责人林松如此分析。北京季节画廊经理史诗说,“现在是靠国外市场养国内市场,大部分作品流向了东南亚、港台和欧美。”在去年举行的第一届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上,近80%的展商来自境外,搜罗优秀的中国当代画作是他们的重要目的。 被西方推动中国当代油画换代 事实上,中国当代油画的发展始终与西方艺术界、艺术市场的推动密切相关。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文革的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当代艺术家,以政治波谱或玩世现实主义等前卫风格首先被海外的美术机构或者画廊关注;在欧美艺坛富于政治色彩的解读下,这些新生代油画家被贴上了“反体制”的标签而声名鹊起。在海外市场建立知名度后才逐渐“出口转内销”。他们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家群,代表人物主要包括:刘晓东、方力钧、岳敏君、张晓刚、王广义等。 而国内美术界对其艺术内涵仍持保留态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副主编殷双喜认为:“他们的成功很大部分是历史的机遇造就,格局大多空洞。如今他们的艺术创作旺盛期已经过去,活力不足,大多在自我复制定型的产品。” 其实,海外市场的趣味也在这十几年中悄然改变。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年轻画家开始受到关注,他们的风格更国际化、较少带有显眼的政治性符号,这些人中以尹朝阳、谢南星、夏俊娜等为代表。北京季节画廊经理史诗分析其间的原因,“中国油画历史很短,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具有活力的新生事物,有实验的空间。所以年轻画家的作品对西方艺坛有很大冲击。” 但他们在短短几年内直线上升的名气与身价还十分脆弱。殷双喜评价这批画家“正处于迷茫状态,在西方强大的影响力和民族复兴要求的中国传统之间徘徊,在商业逻辑下越发快餐化、消遣化”。 艺术市场的原始股 中国没有稳定的油画收藏家队伍。如今投入这个市场的国内藏家大部分都已人过中年,他们对与自己同龄的陈丹青、罗中立、何多苓等画家在文革前后创作的那些巨幅油画和招贴记忆犹新,对那种艺术风格能够产生共鸣,而上山下乡、拥军等题材也都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这批中生代画家在国内比当代青年画家群更受欢迎。 对当代油画的升值空间,嘉德拍卖行油画部经理高园谨慎地分析,“国内新一批上世纪70年代画家,在艺术市场上的位置稳定性以及作品艺术价值还有待观察。他们还没有定性,能否在十几年后仍然得到认可,现在说过早。”她预测在未来一段时期内,解放后50年代~60年代受苏联写实画派影响的那批艺术家会重新得到认识。“目前这些老艺术家的作品虽然价值很高,但因为受市场关注的不多,还没有达到相匹配的价格。” 国内的新富阶层被期望有可能成为中国当代油画的主要购买人群。他们的知识水准和艺术修养较高,且不少受过西方教育。而当代艺术相对低端的价格也更容易被并非富可敌国的新贵们承受,即使只是纯粹作为装饰品购买。 目前国内的新富阶层还没有形成艺术收藏的风尚,但林松乐观预期在股市、房地产均不景气的情况下,低价位、高增长、少赝品的当代画作会吸引部分艺术品投资者。 高园却告诫收藏家,“在眼下油画市场的重新整合期,藏家们最好是抱着欣赏的目的、用他们的闲钱去购买画作。作为投资,就要同时考虑它的艺术性和被关注范围,做一个长线观察,充分了解背景。特别是在拍卖市场一定要选择已成名画家的代表作。”

中国的书画拍卖市场,向来是中国传统画唱主角的,和国画相比,中国油画的市场价格要低很多,油画投资与收藏曾经是一个冷门。但是近些年来,中国油画的市场行情却扶摇直上。今年5月29日,香港佳士得油画专场拍卖会上,当代著名艺术家赵无极的《1985年6月至10月作》以1800万港元的高价,一举打破中国油画的世界拍卖纪录。 走进市场 全线飘红 早在20世纪初,徐悲鸿、林风眠等油画艺术大师就开始把油画艺术介绍到中国。20世纪80年代港台、东南亚地区掀起了中国油画收藏的热潮,而此时中国内地的油画市场还几乎是空白,直至20世纪90年代,中国油画才越来越被内地收藏家所关注。 如果说中国油画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尚是预热阶段,那么进入2000年,国内油画市场开始春潮涌动,近两三年,油画艺术品更是整体上涨明显,出自国人之手的精品油画不断创造一个又一个高价。在欧洲的一些著名画廊中,我国画家赵无极等的作品与毕加索、达利等西方大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示,说明华人油画大家的作品已经具备相当高的艺术水平与地位。 去年中国嘉德“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秋拍成交额4000多万元,今年5月中旬嘉德的春拍,成交率高达93%,总成交额近7698万元。北京世纪翰墨画廊负责人林松预计,今年秋拍的单场成交额可能过亿元。同样是在5月,北京荣宝拍卖公司也首次推出油画专场,成交率为88.34%,总成交额达到了2698万元人民币。 中国油画价格屡创国内新纪录,一些经典作品的价格已直追国际市场行情,这使在中国仅有百年历史的中国油画,受到国内收藏家的另眼相待,国际收藏名家也开始关注和参与中国油画的投资。 油画收藏 备受热捧 巨大的投资空间是吸引投资者进入油画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国油画学会秘书长张祖英告诉笔者:“中国油画市场近几年几乎是成倍增长,虽然总体上比不过国画,但是油画市场的发展相当快。”他说,目前国内市场的拍卖价格甚至比国际市场还要高,过去一些流到海外市场的中国油画又回到祖国。但是与欧美油画拍卖市场的拍卖均价一般在十几万乃至几百万美元相比,中国油画的拍卖均价却低得多,但这也恰好显示出中国当代油画存在巨大的投资空间。他说,从投资的角度而言,油画艺术作品绝对是“潜力股”。 张祖英说,艺术品市场整体的投资环境的变化也影响了油画市场的变化。从收藏者来说,国内艺术品收藏者的年龄和知识结构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社会审美风尚的改换,使人们对油画艺术有了更为独到的理解。林松认为,油画市场显现的新气象,与近年来拍卖业、画廊业等中介机构逐步走向规范化,大力推陈出新,培育新兴市场有关。如北京、上海两地的优秀画廊迅速崛起,推行国际惯例式的代理制,并尝试建立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成为开拓中国艺术市场的有生力量。 把握市场 量力而行 油画投资毕竟是一种需要较高艺术鉴赏力和一定经济实力的投资行为,张祖英建议,在进行油画投资的时候可以先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和行情,对整个行业和油画的价值有正确的评估。 目前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是徐悲鸿、林风眠、赵无极等老一代艺术家的作品,其市场价格呈阶梯性的有规律的抬升。在今年北京的一次春拍中,吴冠中的《送子观音》一举拍到586万元,创下了他的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在中诚信的槌下,吴冠中于1975年创作的油画《翠堤春晓》以220万元易主,在上海朵云轩春拍上,他的《北京雪,一九七八》以363万元成交。同场拍卖会上,赵无极的《作品18-1-99》,以132万元成交,靳尚谊的《小提琴手》,成交价363万元。陈丹青、陈逸飞、艾轩、杨飞云等上世纪80—90年代成长起来的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其中的佼佼者当属已故的陈逸飞,1991年陈逸飞创作的《浔阳遗韵》,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37.5万港元成交。 如果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选择这些名家的作品收藏升值空间很有保障。从近年油画拍卖的成交纪录来看,当代青年画家的油画作品价格上涨迅速,所以就普通投资者而言,低价位购买一些有较大升值潜力的第三代青年画家的作品是更明智的选择。(光明日报)

今天下午,已故著名画家陈逸飞的油画《晨曦中的水乡》将现身保利上海秋拍油画专场拍卖,该作品估计高达600万—800万元人民币,已远远高出陈逸飞最高油画拍卖纪录《大提琴少女》的550万元。 11月4日,油画家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在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上,以1012万元的价格创下中国油画国内拍卖最高纪录。 11月6日,今年7月新成立的北京保利拍卖公司举办首次艺术品拍卖会,徐悲鸿油画《珍妮小姐画像》在油画专场上出人意料地以2000万元落槌,加上百分之十的佣金,成交价高达2200万元人民币,这也是徐悲鸿个人作品最高成交价。 …… 这样的例子其实从2005年艺术品秋季拍卖以来,比比皆是。目前已经有数位著名油画家的作品创下新高,国内油画单件作品的拍卖纪录也一再被打破,油画市场呈现持续火爆的势头。 油画拍卖持续飙红 不仅单件作品如此,油画拍卖的总成交额也屡创新高。北京保利的油画专场创下1.08亿元总成交额的好成绩,而中国嘉德的“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更以1.3亿元收关,再次成为国内油画单场拍卖的最高记录,这个数字比该公司去年秋拍的3750万高出将近4倍,也比今年春拍的7700万差不多翻了一番。而今天开始的保利上海秋拍,除了陈逸飞的作品之外,还推出了颜文梁的《冬日》、林风眠的《仕女》等一批油画精品,整个油画专场成交额预计也将破亿。“可以说,中国的油画市场近两年正处于一季翻一番的阶段。”保利上海总经理洪平涛表示。 商界新贵支撑油画市场 “油画市场的火爆和国内投资环境的变化有关,”北京世纪翰墨画廊主持人,美术评论家林松对此分析说,“国内的股票市场早已呈现疲软势态,非典以后,国家对于房地产投资的控制,使得房产市场开始冷下来,因此艺术品市场作为第三大投资领域逐步升温,这种情况先从字画古玩开始,继而发展到油画。”林松曾发掘了夏俊娜等一批目前颇为走红的油画家,他认为中国油画在经过长期发展后,无论从艺术成就还是文化价值来看都已经很成熟。而字画古玩经过几年飞涨,已经涨到了一个高度,大量赝品充斥市场,投资者必然会开始关注成本低、假货少,相对比较容易入门的艺术品门类,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油画正好符合这个需要。 另外,随着经济结构转型,一批年纪在三四十岁左右的新贵完成了他们的财富积累,这些人多数有西方教育背景,对现代艺术也比较接受,他们的出现使得油画收藏市场慢慢被培育起来。而几个大拍卖公司因为比较早地意识到油画的国际认同性,经过10年左右的努力,也逐步把这个市场做了起来。 浙江油画市场正在升温 “目前进入油画市场的藏家基本以收藏为主,纯投资并不是主力。”林松的观点得到了本省收藏家雨田的认同:“收藏油画主要还是因为喜欢。中国油画相对国画,其发展史只有100年左右,大师数量不多特色明显,假画也少,从现代家庭装饰的角度来讲,也很符合现代审美趣味。” 在油画火爆的大环境下,一向国画称霸的浙江艺术品市场,慢慢开始有了油画的一席之地。浙江保利拍卖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艺术品部负责人葛寅估计,今年他们的油画拍卖专场总成交额估计能达到五六百万元人民币,会比去年同期翻一番。浙江皓翰、西泠印社等以国画拍卖为主的省内主要艺术品拍卖公司,尽管在秋拍时仍没有安排油画专场,但两家公司的负责人纷纷表示,他们正在为明年春拍推出油画专场作积极准备。(都市快报)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