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香港艺术空间即将呈现,香港艺术空间举办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

 绘画     |      2020-01-06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与每一位吴冠中艺术的热爱者一起怀念先生

原标题: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 | 2月15日保利香港艺术空间即将开幕

在2019年新春佳节之际,保利拍卖于2月3日至10日在三亚太阳湾柏悦酒店举办太阳湾保利艺术嘉年华,以一系列精品展览,带来饕餮艺术盛宴。本次展览将中国古代、近现代、当代绘画、珠宝尚品及国酒茅台这些丰富的艺术元素在一种互联互融状态中成为一个艺术生命整体,与三亚的热带海滨风景,共同欢迎着藏家朋友及艺术爱好者的到来。

共同分享先生对于生活与艺术的热忱与挚爱

2019年正值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保利拍卖将于2月15日至3月1日在保利香港艺术空间隆重举办「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并同时出版《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画集》,现面向全球藏家征集参展佳作。保利拍卖希望藉此展览,与每一位吴冠中艺术的热爱者一起怀念先生,共同分享先生对于生活与艺术的热忱与挚爱。

保利华谊太阳湾艺术品拍卖会亦于2月9日举办,众多品类艺术臻品将汇聚于拍卖,一齐精彩呈现。

保利香港艺术空间隆重呈现“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

吴冠中先生无疑是一位交叠着多重意义的艺术巨擘。在他身上承载着二十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激昂记忆,也在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画坛的重要转型中起到主导性的作用;他以「笔墨等于零」的精练言论震惊了整个绘画界,却在绘画的深层观念上投注着传统文人的精神取向;他将自己兼习油画和水墨画比肩于「水陆兼程」,继而在「油画民族化」和「国画现代化」两个方面进行着交互式的艺术探究。

风筝不断线

2019年正值吴冠中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保利拍卖将于2月15日至3月1日在保利香港艺术空间隆重举办「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艺术展」,并同时出版《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画集》。保利拍卖希望藉此展览,与每一位吴冠中艺术的热爱者一起怀念先生,共同分享先生对于生活与艺术的热忱与挚爱。

部份参展作品一览

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大展

吴冠中

吴冠中《滨海城市》

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大展作为其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将携三十余件吴冠中先生水墨及油画佳作亮相三亚太阳湾,在新春佳节之际开启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大展全国巡展的第一站。

吴冠中先生无疑是一位交叠着多重意义的艺术巨擘。在他身上承载着二十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激昂记忆,也在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画坛的重要转型中起到主导性的作用;他以「笔墨等于零」的精练言论震惊了整个绘画界,却在绘画的深层观念上投注着传统文人的精神取向;他将自己兼习油画和水墨画比肩于「水陆兼程」,继而在「油画民族化」和「国画现代化」两个方面进行着交互式的艺术探究。

1975 年作

吴冠中先生无疑是一位交叠着多重意义的艺术巨擘。在他身上承载着二十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激烈碰撞的激昂记忆,也在二十世纪后期中国画坛的重要转型中起到主导性的作用;他以笔墨等于零的精炼言论震惊了整个绘画界,却在绘画的深层观念上投注着传统文人的精神取向;他将自己兼习油画和水墨画比肩于水陆兼程,继而在油画民族化和国画现代化两个方面进行着交互式的艺术探究。

展览详情:

油彩木板

吴冠中 狮子林144297 cm 纸本设色 1988年钤印:八十年代、吴冠中印

日期:2019年2月15日 至 3月1日

46 x 61cm.

狮子林独特的形貌给了吴冠中创作抽象画的最初灵感。他在《不断线的风筝》中称,我作过一幅《狮子林》,画面五分之四以上的面积表现的是石头,亦即点、线、面之抽象构成,是抽象画。我在石群之下边引入水与游鱼,石群高处嵌入廊与亭,一目了然,便是园林了。但将观众引入园林后,他们迷失于抽象世界,愿他们步入抽象美的欣赏领域。这近乎我的惯用手法。苏州拙政园里的文徵明手植紫藤,苏州郊外光复镇的汉柏,均缠绵曲折,吸引我多次写生,可说是我走向《情结》、《春如线》等抽象作品的上马石。画中假山均以线条勾出,直线、折线、曲线及弧线等等的组合,雅致大方,变幻莫测。假山形状各异,有的玲珑剔透,有的气势磅礴,有平易近人之情,有光怪陆离之状,千奇百怪,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大量线条的运用使画面极富东方神韵,不过运笔并不追求传统意义上的笔锋和顿挫,而是流畅、明快、飘逸的。在疾徐挥洒间凸现的节奏感、韵律美,在大片色块烘染下产生的富有平面感的张力,使画面产生一种全新的美感。

媒体预览时间:2019年2月15日下午3时30分

青岛因其独特的历史背景,而发展出特殊的城市人文风貌。吴冠中在1975年前往青岛,面对旖旎的山海风光,创作了《滨海城市》。作品以自然景致与人文风光的结合,透露艺术家寄托于画面形式美感下的深层意涵,屋舍背后隐含的历史轨迹拓展了风景创作的深度与广度。在色彩与墨色的交融、自然景色所蕴含的人文意识间,《滨海城市》成为他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吴冠中 树与牛6983 cm 纸本设色 1978年款识:吴冠中 一九七八钤印:吴冠中印

时间:星期一至星期日

吴冠中强调意境创造的重要,在尺幅之间探求绘画形式美感的极限,他对于色彩、点、流动的线与块面的掌握运用,无疑在1970年代中期的作品臻至高峰,《滨海城市》中层层相叠的红瓦与绿树,为其对于景物描写的大胆撷取,突显强调了形体结构与色彩关系,多变的笔触与色调组合,代表吴冠中在油画创作最为特出的成就。在基本几何元素的归纳下,以近大远小的透视原理营造出山丘的景深与空间感,朱红的屋瓦间以浓重的墨绿相平衡,或许来自于艺术家1974年开始创作水墨画的影响,其中点染的数点鲜黄与翠绿,更见吴冠中对于民间色彩运用之巧,既是客观的自然景致再现,又是艺术家主观情感的陈述。

此幅作于1978年。吴冠中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进行油画民族化的探索,力图把油画描绘自然的直观生动性、色彩的丰富细腻性与中国传统笔墨结合起来。从70年代起又渐渐兼事中国画的创作,力图以中国的笔墨表现现代精神。此画便是画家这一创作经历的具体体现。吴冠中诞生于江苏宜兴的乡村,童年的记忆深深烙印在其脑海中,成为其创作的素材之一。 桑园一方面寄托着画家的乡愁,一方面也是他的灵感之源。画家称我到今天还喜欢桑园,喜欢春天那密密交错着的枝条的结构画面,其间新芽点点,组成了丰富而含蓄的色调。不意初冒芽,尚未吐叶的桑园,枝条疏密、点线交织,却成了我长期追寻的画境。

地点:保利香港艺术空间

《滨海城市》曾在海内外展出多次,收录于重要全集与回顾展画册出版十余次,作品之珍贵性与在吴冠中创作生涯之重要性可见一斑。

吴冠中 玉龙雪山116233.5 cm 纸本设色 1990年题识:云与雪,遮不住心头色。一九七八年跋涉至云南玉龙山,宿山麓伐木工人棚户,阴雨连绵,玉龙不露面。不见真容誓不还,苦待十日,终遇某夜天朗月明,惊见SUZANNE出浴,仓促挥毫,意未尽而玉人去兮。一九九零,吴冠中印文:吴冠中印、九十年代

青岛因其独特的历史背景,而发展出特殊的城市人文风貌。吴冠中在1975年前往青岛,面对旖旎的山海风光,创作了《滨海城市》。作品以自然景致与人文风光的结合,透露艺术家寄託于画面形式美感下的深层意涵,屋舍背后隐含的历史轨迹拓展了风景创作的深度与广度。在色彩与墨色的交融、自然景色所蕴含的人文意识间,《滨海城市》成为他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吴冠中《彩谷》

吴冠中曾赴丽江写生,以玉龙雪山为题材创作了多幅作品。在此作右上角灰色调的雾气中,以藤黄点染出月亮,鲜艳却遥远,山间零落的藤黄色点与月亮相为呼应,亦使人感受到月光的弥散。山川的整体形态则如女人体一般柔美,吴冠中曾在一幅玉龙山图中写道:雾笼雪峰,偶见月下玉龙,出浴苏珊入梦。可见画家极其注重形质和氛围的表达,这些经过提炼和意象化的风景并不刻意追求完整和写实,而是通过新颖的手段,在光影、明暗、块面的重新设置中,赋予画面一种构成性、平面性、装饰性和抒情性,使其超脱了物象的束缚,既有形式上的美感,又不失传统中国画的静谧格调。

吴冠中《滨海城市》1975 年作 油彩 木板 46 x 61cm

1993 年作

吴冠中 香港中银大厦67.551 cm 纸本设色 1990年款识:吴冠中 一九九○年钤印:荼、冠中写生、九十年代

吴冠中强调意境创造的重要,在尺幅之间探求绘画形式美感的极限,他对于色彩、点、流动的线与块面的掌握运用,无疑在1970年代中期的作品臻至高峰,《滨海城市》中层层相叠的红瓦与绿树,为其对于景物描写的大胆撷取,突显强调了形体结构与色彩关係,多变的笔触与色调组合,代表吴冠中在油画创作最为特出的成就。在基本几何元素的归纳下,以近大远小的透视原理营造出山丘的景深与空间感,朱红的屋瓦间以浓重的墨绿相平衡,或许来自于艺术家1974年开始创作水墨画的影响,其中点染的数点鲜黄与翠绿,更见吴冠中对于民间色彩运用之巧,既是客观的自然景致再现,又是艺术家主观情感的陈述。

油彩 画布

《香港中银大厦》描绘香港经济心脏地带中环区及中国银行大厦的景观。摩天大楼林立,被吴冠中转化为纵直、横向的线条,交相重迭,构织成严密紧凑的城市肌理、结构美感,彷如蒙特瑞安《百老汇爵士乐》作品把纽约街道转化为色彩方格和交错线条。画面前景的浩瀚人潮、川流不息的交通,以斑斓彩点来表现,色彩的节奏明快紧凑,充满动感,活现,明快生动的大都会脉搏。

《滨海城市》曾在海内外展出多次,收录于重要全集与回顾展画册出版十馀次,作品之珍贵性与在吴冠中创作生涯之重要性可见一斑。

50 x 61.2 cm.

吴冠中 井冈山中红军小道9090 cm 纸本水墨题识:井冈山中红军小道钤印:冠中写生

吴冠中《彩谷》1993 年作油彩 画布50 x 61.2 cm

创作于1993年的《彩谷》已成为吴冠中的主观色彩与线条节奏的律动展现,藉此探求绘画形式中的意境和情致,画中翠绿、粉红与深浅紫色的低谷为群山所环绕,乍看下虽是寻常的中国山川风景,却已经过了艺术家的整理与转化,去除琐碎的细节描绘,以点、线与色块交错铺陈,在饱和浓丽的油彩色调中,直观的抒发吴冠中的心象风景与情绪感受。

吴冠中:从茨坪来朱砂冲的口,丛山数十里,竹木成林,青绿连有石壁,瀑布,山村,水田,湍急的河流,崎岖的险道,满山的杜鹃花如何来表现这革命摇篮的雄伟与秀丽的风光,真不知从何处开始着手点染。我决定试作一套风景组画:从一个哨口入山起,进入心脏茨坪,最后到达大井毛主席故居。像我一样渴望瞻仰井冈山风光的人们一定很多很多,我的意思是想以这套组画来聊解他们的渴念,但恐效果正相反,组画哪能表达井冈山风采于万一?山中气候一时三变,天天得碰上点雨。阴天倒并不害怕,我觉得处理阴天的画面也别有意味,只怕下雨。深山又无躲雨处,每遇到雨,人披着雨衣,画覆上油布,相对无言。每天出门匆匆抢时间,跑得满身大汗,停下来作画,山高风冷,寒气袭人,我天天闹感冒好不了,加之中午不吃饭,人,确是累,心,却是热,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持着,那就是:井冈山。

创作于1993年的《彩谷》已成为吴冠中的主观色彩与线条节奏的律动展现,藉此探求绘画形式中的意境和情致,画中翠绿、粉红与深浅紫色的低谷为群山所环绕,乍看下虽是寻常的中国山川风景,却已经过了艺术家的整理与转化,去除琐碎的细节描绘,以点、线与色块交错铺陈,在饱和浓丽的油彩色调中,直观的抒发吴冠中的心象风景与情绪感受。

吴冠中在《彩谷》中着力刻划风景层次,以山丘的层层掩映创造出丰富的景深和空间感。山石块面分明,油彩质地堆栈厚重,色调饱满浑厚,简略直率的笔触呈现出风景质朴的外观与多样肌理。如他所言:「关键是要分析对象的形式特点,突出其形式中的抽象的特点。『美』的因素和特色总潜藏在具象之中,要拨开具象中掩盖了『美』的芜杂部分」艺术家以几何式的分割组合成矩形、三角形等元素,铺叠组构为整体画面的多重层次,谷间刮出的线条犹如阡陌纵横,暗示了耕作与人烟的迹象,跳脱单纯的自然景致,《彩谷》因而结合了人文景象成为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具体所在。吴冠中曾说:「小小的山村色块斑斑,线条活跃跳动,予人生气勃勃的美感这一整体美感的构成因素属抽象美,或者颠倒过来叫『象抽』,也可以说是形式的概括。总之是必须抽出构成其美感形式的元素来,这种元素之的的确确存在正是画家们探索的重大课题。」这段话恰是对于《彩谷》的最好注解,自1980年代吴冠中转为以水墨为主要创作,在抽象风格的发展中,逐渐将绘画元素简约为点、线和面,但笔法却不是从传统中来,而是来自于对大自然的观察,经过对于物象的抽象概括后,把握色点、线条与块面的整体造型功能,回归物体最为原始的几何形状,在油彩创作中运用线条,将东方线条与西方块面结合为独特崭新的形式语言。

吴冠中 渡河95146 cm 纸本彩墨 1980年代钤印:八十年代、吴冠中印

吴冠中在《彩谷》中著力刻画风景层次,以山丘的层层掩映创造出丰富的景深和空间感。山石块面分明,油彩质地堆叠厚重,色调饱满浑厚,简略直率的笔触呈现出风景质朴的外观与多样肌理。如他所言:「关键是要分析对象的形式特点,突出其形式中的抽象的特点。『美』的因素和特色总潜藏在具象之中,要拨开具象中掩盖了『美』的芜杂部分」艺术家以几何式的分割组合成矩形、三角形等元素,铺叠组构为整体画面的多重层次,谷间刮出的线条犹如阡陌纵横,暗示了耕作与人烟的迹象,跳脱单纯的自然景致,《彩谷》因而结合了人文景象成为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具体所在。吴冠中曾说:「小小的山村色块斑斑,线条活跃跳动,予人生气勃勃的美感……这一整体美感的构成因素属抽象美,或者颠倒过来叫『象抽』,也可以说是形式的概括。总之是必须抽出构成其美感形式的元素来,这种元素之的的确确存在正是画家们探索的重大课题。」这段话恰是对于《彩谷》的最好注解,自1980年代吴冠中转为以水墨为主要创作,在抽象风格的发展中,逐渐将绘画元素简约为点、线和面,但笔法却不是从传统中来,而是来自于对大自然的观察,经过对于物象的抽象概括后,把握色点、线条与块面的整体造型功能,回归物体最为原始的几何形状,在油彩创作中运用线条,将东方线条与西方块面结合为独特崭新的形式语言。

吴冠中《忆玉龙山》

如吴冠中所言,《渡河》以人文景观更生动,意境更深远!,画面左下方描绘了羊群与牧羊人,因而在自然景致的呈现外,增添了丰富的叙事性与情节张力。同时,此处的构图令人联想起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画面巧妙藉助远山再拉近中景,突显近景淼小的行旅人物与巍峨、崇高的主山。此般对比的手法展现如临实境的壮伟景象,山的比例远远超过人物,反映了中国传统的宇宙观,大自然生生不息、亘古不灭,人类则如同山中行旅,只是一介短暂停留的过客。

吴冠中《忆玉龙山》1986年作设色纸本 镜心96 x 179 cm

1986年作

吴冠中 张家界马鬃岭104200 cm 纸本设色 1980年代印文:吴冠中印、八十年代鉴藏印:虚怀斋珍藏印

吴冠中曾赴丽江写生,以玉龙雪山为题材创作了多幅作品。玉龙雪山位于云南省丽江纳西族,是北半球处于纬度最南的现代海洋性冰川,山上终年积雪,山下四季如春,从山脚河谷地带到峰顶具备了亚热带、温带、寒带的完整的垂直带自然景观。多变而飘渺的景色,使画家深为沉醉,在《夜缚玉龙》一文中,画家描述了一次在月夜对玉龙山写生的经过:一个夜晚,忽然月明天蓝,玉龙山露面了,通身洁白,仿佛苏珊出浴。我立即叫醒小杨,便冲出去就地展开笔墨写生。

设色纸本 镜心

1979年秋,吴冠中应湖南省委之邀赴长沙绘制巨幅油画《韶山》,完成后,画家到湘西凤凰写生,当时离凤凰不远的张家界尚未开发,无人知晓,吴冠中听得介绍,临时起意赴张家界写生。他该画表现湖南张家界的奇丽风光,近景绿树迭翠,依聚涧畔,山谷中溪流穿行,乱石坎坷;远景则是峰峦连绵重迭,直冲云霄;可谓集神奇、瑰丽、雄浑、清新、灵秀于一体,蔚为壮观,一股朝气蓬勃的大自然气息奔突而出。

描绘月夜中的雪山,需要一种巧妙的氛围渲染,以烘托出清冷之气,这在吴冠中的玉龙山作品系列中,是比较少见的。画面在横幅中展开,绵延的玉龙山不以具象的形式呈现,而是以几何构成的方式重新组合,画家通过变形、扭曲、挤压等手段拆解了山川本身的结构,山坡的暗面被转换成很重的墨块,天空以及一部分坡面用不同层次的灰墨染出,而画面大的架构则是用细线简单勾勒出来的山脊。深浅不一的墨块,起伏的线条,缤纷散落的墨点和色点使静止的画面产生一种律动,仿佛可以在山川之间听到天籁之音。

96 x 179 cm.

编辑:江兵

在右上角灰色调的雾气中,以藤黄点染出月亮,鲜豔却遥远,山间零落的墨点与月亮相为呼应,亦使人感受到月光的弥散。山川的整体形态则如女人体一般柔美,吴冠中曾在一幅玉龙山图中写道:雾笼雪峰,偶见月下玉龙,出浴苏珊入梦。可见画家极其注重形质和氛围的表达,这些经过提炼和意象化的风景并不刻意追求完整和写实,而是通过新颖的手段,在光影、明暗、块面的重新设置中,赋予画面一种构成性、平面性、装饰性和抒情性,使其超脱了物象的束缚,既有形式上的美感,又不失传统中国画的静谧格调。

吴冠中曾赴丽江写生,以玉龙雪山为题材创作了多幅作品。玉龙雪山位于云南省丽江纳西族,是北半球处于纬度最南的现代海洋性冰川,山上终年积雪,山下四季如春,从山脚河谷地带到峰顶具备了亚热带、温带、寒带的完整的垂直带自然景观。多变而飘渺的景色,使画家深为沉醉,在《夜缚玉龙》一文中,画家描述了一次在月夜对玉龙山写生的经过:一个夜晚,忽然月明天蓝,玉龙山露面了,通身洁白,仿佛苏珊出浴。我立即叫醒小杨,便冲出去就地展开笔墨写生。

12

描绘月夜中的雪山,需要一种巧妙的氛围渲染,以烘托出清冷之气,这在吴冠中的玉龙山作品系列中,是比较少见的。画面在横幅中展开,绵延的玉龙山不以具象的形式呈现,而是以几何构成的方式重新组合,画家通过变形、扭曲、挤压等手段拆解了山川本身的结构,山坡的暗面被转换成很重的墨块,天空以及一部分坡面用不同层次的灰墨染出,而画面大的架构则是用细线简单勾勒出来的山脊。深浅不一的墨块,起伏的线条,缤纷散落的墨点和色点使静止的画面产生一种律动,仿佛可以在山川之间听到天籁之音。

在右上角灰色调的雾气中,以藤黄点染出月亮,鲜艳却遥远,山间零落的墨点与月亮相为呼应,亦使人感受到月光的弥散。山川的整体形态则如女人体一般柔美,吴冠中曾在一幅玉龙山图中写道:雾笼雪峰,偶见月下玉龙,出浴苏珊入梦。可见画家极其注重形质和氛围的表达,这些经过提炼和意象化的风景并不刻意追求完整和写实,而是通过新颖的手段,在光影、明暗、块面的重新设置中,赋予画面一种构成性、平面性、装饰性和抒情性,使其超脱了物象的束缚,既有形式上的美感,又不失传统中国画的静谧格调。

吴冠中 《墙》

1993年作

设色纸本 镜心

68.5 x 137.5cm.

创作于1993年的水墨画《墙》是极富吴冠中艺术特色的作品,大面积的白墙上点缀着错落的黑瓦,天空中漂浮着点点浅灰色的云,极简的笔触轻巧地勾勒出了江南建筑独有的淡雅秀丽。白墙上爬满了茂密的爬山虎,枝干层层缠绕,或遒劲有力,或轻盈如丝,透出旺盛的生命力,似要冲破墙体的束缚和画纸的局限伸向更广阔的远方。在叶子的表现上,画家采用了泼墨的形式,并大胆地选用了多种丰富的色彩;墙后还探出几支盛放的红花,充满调皮的意趣,既突破了白墙黑瓦的单调,又给画面注入了动感和活力,一个生机勃勃的江南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