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娃身世的虾嘎,在春晚敲响老虎鼓的哈尼族舞者

 绘画     |      2020-01-06

放牛娃到“领舞”的哈尼族小伙虾嘎

图片 1

图片 2

□本报记者 解非 文

出生年月:1982年11月

今年春晚,虾嘎是最闪亮的舞蹈明星。这位哈尼族舞蹈演员敲响了极具民族特色的老虎鼓,上演了一出精彩的《跳春》。他那动人心魄的打鼓表演具有浓厚的民族风,非常具有冲击力。

水母网2月1日讯 1月29日和30日晚,由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带来的大型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在烟台大剧院上演,奇思妙想的舞台灯光布景、极富表现欲的演员表演以及大量原生态乐器发出的响声,交织成一场似真似幻的奇妙世界。其中,杨丽萍三次登台,表演的催生舞、甩发舞等震撼演出为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演出结束之后,记者在化妆间见到了这位极具传奇色彩的白族孔雀王。

伴随着昆明会堂《云南映象》的大幕再启,一大批与这个团队共同成长起来的优秀演员又再次出现在了观众的面前,一直备受公众关注的杨丽萍接班人无疑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而在刚刚结束的第七届中国舞蹈荷花杯民族、民间舞大赛上荣获“单、双、三组别表演银奖”的青年舞蹈演员杨伍正是4年来一直担任《云南映象》领舞的那个“神秘接班人”。

出生地:云南建水普雄龙岔口年夜萝家寨

《跳春》是多达300名男女舞蹈演员参与的群舞,虾嘎作为领舞者中唯一的男性,可谓万红丛中一点绿,怎能不抢眼?

《云南的响声》很阿凡达

在第七届中国舞蹈荷花杯民族、民间舞大赛上,杨伍表演的独舞《梦莲》备受好评,以极致优美的形态和深厚的表演功底征服了观众和评委,最终斩获表演银奖。为了这个舞蹈杨伍前后准备了近1年的时间,亲自参与编排,并得到了杨丽萍的指导,她谦虚地说:“当时并没有想着去拿奖,只是想给自己从事了8年的舞蹈事业一个交待。”

到《云南映象》的时刻:2001年8月

虾嘎的两分多钟春晚表演里,没有一个正脸镜头,但其特有的冲天辫造型、力量与优美融合一体的舞姿,将让观众耳目一新。

与杨丽萍面对面,第一反应是50多岁了还如此年轻美丽,似乎岁月忘记在她的脸上刻上痕迹;二是不敢相信那个肢体张力能够撑满整个舞台的魅影,在舞台下却是如此的瘦小,身高1.60米,体重只有40来公斤烟台观众的热情让杨丽萍很兴奋,一边卸妆一边笑着说:一点不累,我还没跳够呢!

2005年还在云艺上学的杨伍有幸被选中,从几十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云南映象》团队中的一员,从此便开始了自己的舞台生涯。她说:“当时我还在上大三,能够被《云南映象》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选中确实受宠若惊。从那会儿开始我每天都是白天上学,晚上演出,而中午午休的时间也都拿来加班、做作业了。毕竟现在学跳舞的人很多,能够在100多人中被选中我已经觉得很荣幸了。”没想到这一跳就是4年,期间杨伍除了春节或停演时有过一两天休息以外,几乎没有请过一次假。用杨伍自己的话来说:“能够以自己喜欢的跳舞为工作,那么你就不会累,而且会越跳越有精神。”

担任脚色:领舞,加入快有需要男演员的节目表演

原生态,男舞者,男人味十足的男舞者这些新鲜的元素,都是在春晚舞台上第一次出现,虾嘎的一炮冲天似乎没有悬念。

《云南的响声》是继《云南映象》、《藏迷》之后,杨丽萍推出的第三部大型舞台作品,被定位为衍生态,杨丽萍首先对这个概念进行了解释:原生态的《云南映象》,表演的都是云南民间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歌舞。而《云南的响声》的定位是衍生态,是新一代的歌者舞者在传统歌舞的基础上,通过大胆想像创造出来的。

在《云南映象》中,杨伍担当了“月光”和“雀之灵”两场经典的独舞,这也是著名舞蹈家杨丽萍的经典之作。在外行看来杨伍对于这两段舞蹈的表现已经是惟妙惟肖了,可她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其实跳的像并不代表跳的好,虽然已经跳了4年了,可我觉得杨老师的舞蹈却是越跳越难。这两段舞蹈跳的是一种精神,随着自己认识的不同,所展现的精神内涵自然也不一样,舞蹈是没有止境的艺术。”

获奖履历:独舞《鼓祭》获得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角逐三等奖

其实凡是看过杨丽萍舞剧《云南的响声》的观众无不对虾嘎这个演员念念不忘。虾嘎昨晚带来的老虎鼓舞蹈从姿态到韵味更加不可思议。作为杨丽萍的得意门生,他的未来一片光明。

通过化缘的藏钵,表现婴儿在母亲肚子里那种神秘的胎心音,通过将谷子撒在簸箕上模拟由小到大的雨声,以及仅仅用一只佤族的独弦琴来表现铺天盖地的蝗虫,这些都是过去没有的。

作为《云南映象》的领舞,人们自然不禁拿她与杨丽萍进行比较,而杨伍不仅身材、外形酷似杨丽萍,就连举手投足间的那份淡定与从容都和杨丽萍颇为相似。她说:“杨老师不仅是一个优秀的舞蹈家,更是一位良师益友。特别是她在教我们跳舞的时候和其他老师都不同,她并不会在动作上做过多的要求,而是和我们讲解每一段舞蹈、每一个动作的意境,让我们自己去体会,用心去表现。”关于《云南映象》杨伍也有话要说:“这是杨老师心血的结晶,同样也是云南的一张名片,需要大家共同去维护它,我作为其中的一员有责任也有义务把这个经典传承下去。”

虾嘎是哈尼族人,在哈尼语里“虾嘎”是听话、乖、好的意思。2001年8月,舞蹈家杨丽萍来到虾嘎糊口了19年的哈尼寨子采风,碰着正在放牛的虾嘎,之后,虾嘎成了《云南映象》的一员,来到畴前年夜没到过的昆明市,并年夜昆明走向了世界。

虾嘎

杨丽萍说:你们不觉得,《云南的响声》中的很多场景与电影《阿凡达》非常相似吗?那种对传统的东西最纯粹最质朴的艺术表现。对于这场纯民间乐器的交响乐,杨丽萍觉得观众在欣赏时完全不会有障碍,那些声音就像是鸟的叫声,虽然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但都知道它很动听。

■ 记者手记

“除了昆明礼堂和住处,我很少去此外处所”

本名:黄文杰

顺着找牛的喊声发现虾嘎

低调的舞者

2001年8月以前,在云南建水普雄龙岔口年夜萝家寨,虾嘎的糊口很简单。小学结业后,起头放牛、干农活,是家里的全劳力。此刻,虾嘎的糊口也很简单,每全国午两点起头排演,晚上八点表演,十点竣事。如不美观团琅缦慊什么事了,就回家自己做顿消夜吃,看电视——年夜年夜都时刻是看自己年夜音像店糊弄的舞蹈一类的碟,夜里一两点,上床睡觉。

1982年11月生于云南建水普雄龙岔口大萝家寨

杨丽萍的得意门生虾嘎因为要准备央视和北京台的两场春晚,而未能来到烟台参与本次演出,让不少观众遗憾不已。这名放牛娃出身的哈尼族小伙,被杨丽萍发现后,短短几年的培养便成长为青年舞蹈家,这个传奇故事也令很多舞蹈学习者羡慕不已。杨丽萍说,发现虾嘎,是因为他的一声喊。

话不多的杨伍言谈之间总是十分的淡定和从容,记者每问一个问题,她都要细心地思索一番才做出回答。当记者把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你给自己跳的‘月光’和‘雀之灵’打几分”抛给她时,她的回答显得十分睿智:“这真的不好说,应该让观众来打分,因为观众就是我们最大的评委。”

屈指一算,在昆明已经5年了,但虾嘎至今没有标的目的感,良多处所他都找不到。虾嘎笑着说:“除了昆明礼堂和自己的住处外,我很少去此外处所。日常平常,最多就是和伴侣去吃吃烧烤。”

2001年8月被杨丽萍发现,在《云南映像》中担任领舞,参加所有需要男演员的节目演出

2001年,杨丽萍在云南建水普雄龙岔口大萝家寨采风,恰好在半山腰放牛的虾嘎发现丢了一只牛,于是呼唤牛的喊声在山间响起,这声音让同样从小放过牛的杨丽萍发现了这个19岁的小伙子。当知道虾嘎是村里有名的舞者时,便将他带到了昆明,从此,虾嘎成了一名职业舞蹈演员。直到今天,杨丽萍在指导虾嘎排练时,仍然会说,我要你牛丢了时的那个感觉。

杨伍坦言自己是第一次这样面对媒体的采访,作为她个人来说真的不愿意多说自己,而是希望记者把话题多放在《云南映象》和这个团队上,这给采访增加了许多难度。采访中不难看出杨伍对这个团队的热爱和感情,每聊到《云南映象》和杨老师时她的话就多起来,可说到自己时却又显得惜字如金。

“第一次上台,跳着跳着就忘了”

独舞《鼓祭》曾获得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三等奖、CCTV第四届电视舞蹈大赛群众创作舞蹈表演类铜奖

这是一个来自生活,发自心底的感觉,充满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舞蹈也应该这样。有记者提出让杨丽萍从一个舞蹈艺术家的高度,对现在的舞蹈学习者提出些意见建议,杨丽萍表示,这很难说,不过现在一些舞蹈演员学个两三年就开始演出,我觉得这是远远不够的,舞蹈这门肢体语言需要一直学习。

出人意料的是记者想要杨伍几张演出剧照时,才发现她跳了4年的《云南映象》却拿不出一张像样的剧照。而她也一再强调自己不过是《云南映象》这个团队中的一员,希望通过自己的介绍能更好地展示这个团队,至于自己的照片登不登在报纸上真的不重要。但越是不想抛头露面的恰恰是记者越想挖掘的,最终在我们摄影记者的努力下,广大读者终于可以看到舞台上这个不仅貌似、而且神似杨丽萍的青年舞者。

在家的时辰,虾嘎最喜欢的工作就是跳舞。哈尼族是一个爱跳舞的平易近族,祭龙时、过年时,或有什么年夜事,全寨的人都要聚在一路跳舞,此时,是虾嘎最欢快的时辰。

2008年任北京奥运会火炬手

没有经过科班学习的杨丽萍回忆着自己痴迷舞蹈的童年说,从我个人来说,舞蹈就是跟大自然学习。小时候,我看着小蚂蚁学习它的队形,看月亮学它的柔美,放牛时跟着每家每户不同声响的牛铃铛跳舞,痴迷时,甚至会听到蝴蝶呼哒呼哒扇动翅膀的声音,这种美妙的感觉会让自己兴奋得全身起满鸡皮疙瘩。

本报记者 解非

到了昆明,虾嘎糊口的全数内容似乎只有两个字——跳舞。不外,他对今朝的状况很知足:“我跟舞蹈是有缘的,连杨教员都说‘你们这种人太有天分了,只不外有点懒,要否则天分一点都不比我差’。”说到这里,虾嘎欠好意思地笑了。

虎年春晚作品:舞蹈《跳春》

最后,杨丽萍说出了舞蹈在自己心中的定位:从没有职业感,有感而发,养活自己,生活的必须,生活的部分,抒发灵魂。

在近两个钟头的《云南映象》里,只要有男演员跳的舞,虾嘎都加入,而且都是领舞。《云南映象》年夜2001年8月起头排演,2002年8月8日正式首演,到此刻为止,虾嘎加入过500多场表演,走遍了全国各年夜城市,去过美国、巴西和阿根廷。归正都是去跳舞,所以去哪儿他都很欢快。

2010年春晚的舞台上,有一个事先并不引人注意的节目在成百名女舞蹈演员的簇拥中,一个身体健硕的男性,聚精会神地敲打着一面老虎鼓

杨丽萍简介>>

在虾嘎看来,在家乡跳舞和在舞台上最年夜的区别是,在家只有过节能跳舞,而在《云南映象》里,天天都可以跳。

他就是杨丽萍的得意弟子虾嘎,演的这个舞蹈叫《跳春》。这个哈尼族小伙子看上去20多岁,身材十分健壮,发型也十分有个性,整个人看上去酷酷的。

杨丽萍,著名舞蹈家。1958年生于云南,大理白族人。1971年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九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并以孔雀舞闻名。

“你第一次上台时严重吗?”我问。

在春晚的舞台上,虾嘎好比传统年夜饭上的一道新菜,浓郁的民族风情,原生态的味道,爱尝鲜的观众将品之不忘。

1992年,她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1994年,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2003年,杨丽萍任原生态歌舞《云南映象》总编导及主演,该作品在全国及全世界巡演,长演不衰。2009年,编导并主演《云南映象》姊妹篇《云南的响声》,再获巨大成功。

“刚起头很严重,跳着跳着就忘了。”

春晚接触:哈尼族小伙外形另类内心单纯

杨丽萍语录>>

“三等奖多欠好听呀”

但走下舞台,他却是一个看起来相当害羞的人,想法也很单纯,因为普通话不太流畅,说话语速也比较慢,和他另类的装扮形成很大的反差。

6岁时母亲总把四妹背到我后背上,而我最怕背的就是她,因为她比别的弟妹要胖得多,害我在喂猪和做饭时常常东倒西歪站不稳,村里人见到后说:哎呀,这是蚕豆背豌豆嘛。

杨丽萍曾经对虾嘎说过,如不美观有全国性的舞蹈角逐,她必然帮虾嘎编舞,让他去加入。

完全不同于常见的演艺界人士,虾嘎像另外一个世界的来客,让记者处处意外。

上次上朱军的节目,他一个劲煽情,想让我哭。我怎么会哭?他说,你小时候很苦啊。我说一点都不苦,不晓得有多好。大自然,劳动,随兴起舞,苦什么苦?

2005年,这样的机缘来了。在杨丽萍的鼓舞激励下,虾嘎报名加入了“第四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角逐,参选的独舞《鼓祭》就是杨丽萍编排的。

对于这个单纯的哈尼族大男孩来说,虾嘎并没想过上了春晚就能成名,也并不知道上了春晚就离成名不远了。

小时候,奶奶在我手心上画了一只眼睛。她告诉我,跳舞是与神对话。

面临来自全国各专沂ё俸校的专业舞者,虾嘎想,自己能进决赛就已经很不错了。结不美观,他不仅如愿以偿进终局赛,并摘取了荷花奖的三等奖。说到这里,虾嘎笑着提醒记者:“你就捕捉得荷花奖就完了,三等奖多欠好听呀。”

从审查到彩排,虾嘎就觉得时间周期太长了,他既不紧张也没觉得兴奋,只是按部就班地跟着程序走,结束后不是回住处休息就是回剧院演出。

为舞蹈放弃要孩子

这个奖对于虾嘎来说是一种印证,印证了他对舞蹈的热爱和天分。记得在半决赛时,短短几分钟的舞蹈,台下的不美观众豪不惜惜地给了他5次掌声。而在他上台之前,这些不美观众年夜来没风闻过“虾嘎”这个名字。

无论什么事情,他都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想法去看待,没想过要成名,是春晚剧组找上的我。

问:为了舞蹈事业,放弃要孩子,后悔吗?

11月6日颁完奖,还没来得及欢快,第二天天不亮虾嘎就启程年夜贵阳赶回了昆明,因为11月8日《云南映象》该启程到美国巡演了。

获邀上春晚成名和他没关系

杨:这就要看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一只蚂蚁也是我的孩子、一棵小树也是我的孩子不是只有生下来的才是孩子

“第一二三要感谢感动的人,都是杨教员”

虾嘎说,春晚剧组最早是想让他和杨丽萍一起上春晚,表演一段名为《火凤凰》的舞蹈,他跳火,杨丽萍跳凤凰。

问:你心目中的爱情是怎样的?

不管我们聊的是什么话题,最后,虾嘎总会提到“杨教员”。他说:“我能有今天,第一第二第三要感谢感动的人,都是杨教员。我们真正可以算得上是杨教员的学生,在黉舍学舞蹈最多两三年也就结业了,而我们已经在《云南映象》呆了五年。”

但因为杨丽萍忙于《云南的响声》的巡演,无法抽身和虾嘎排练,这个节目就被搁置下来了。当时杨丽萍就提议,可以让虾嘎一个人上春晚。

杨:爱情当然是要一种觉醒的爱,婚姻其实就是一种规定的关系,每个人都在索取,只是方法不同。我也在向大自然索取啊,有人索取物质,有人追求爱情,有人有爱才会觉得有滋有味。我觉得不要去奢望,不要去索取,给予比较好。去爱一片绿荫、去爱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去赞美一个帅哥,这都是爱。我个人对待爱情不是太追求,追求一个人很麻烦。

杨丽萍总有这样的本事,把虾嘎们身上的潜力全数挖掘出来。被杨丽萍挑到《云南映象》剧团来的演员都有一个配合点:热爱跳舞。这群年青人工作时排演舞蹈,歇息时也要聚在一路跳跳玩玩。有时兴之所至,随手舞出来的动作恰巧被杨丽萍看见了,她会很当真地要求演员“能不能再跳一遍”,如不美观感受好,马上就把这个动作编排到《云南映象》中去。

后来,剧组又找到虾嘎,请他在春晚上表演一段打鼓,名字叫《跳春》,他就来排练了。在他看来,上春晚同样是演出,只不过换了个地方而已,舞台其实是一样的,我也不紧张。

YMG记者 邵壮 摄影报道

此刻,虾嘎会花年夜量的业余时刻来研究良多舞蹈录像,然后,把自己认为适合《云南映象》的动作告诉杨教员。就这样,《云南映象》和虾嘎们一路,慢慢长年夜,成熟了。

对于上春晚就会出名一说,虾嘎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在他看来,只要想着演出时怎么发挥好就足够了,其他的似乎都和他没关系。

加入荷花奖的那段时刻,《云南映象》的表演要照常进行,晚上10点钟表演竣事后,杨丽萍起头零丁教育虾嘎操练他的参赛节目。这样的支出已经令虾嘎很打动了,而杨丽萍还经常关心地问他“累晦气”、“饿不饿”。虾嘎直接告诉杨教员:“您都不感受累,我怎么会累呢?”

我不会想下面有好多人、好多领导在看。没想过能出名,做什么广告代言,不可能。看命,人什么时候出名,是老天爷注定的,哪个人不想出名嘛?虾嘎边说边笑。

如不美观要说有什么愿望的话,虾嘎最年夜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像杨教员一样,有良多单元和组织请自己去跳舞。

中标揭秘:杨丽萍是恩师放手让他去历练

(文章作者:admin)

如果不是杨丽萍,虾嘎现在也许还在家乡干着农活。

19岁之前,虾嘎的全部世界就是家乡云南红河州下面的一个村寨。他是家里的全劳力,脑子里想的,就是怎样放好他的牛、种好家里的庄稼。

直到2001年,去云南采风的杨丽萍遇到了虾嘎,被他身上的某种气质所吸引,随即把他带到昆明排练《云南映像》。

从此,他的生活改变了很多。不仅在一些舞蹈比赛中获奖,还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境外火炬手。

虾嘎告诉记者,直到成为火炬手,他才知道世上还有奥运会这回事:在我们老家,连央视5套都收不到。

就连央视一年一度的春晚,虾嘎的家人也只是略知一二,家人什么都不懂,还问我会不会上不了,我说我也不知道,又不是我说了算。虾嘎说。

而他也直言,如果不是杨丽萍把他带了出来,已经27岁的他恐怕早已讨了老婆,生了孩子,继续种地、放牛。他和他后辈的生活轨迹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这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这就是命运。虾嘎说。

包括此次上春晚,杨丽萍也放手让虾嘎自己一个人去历练,并没有进行任何指导,杨老师没有来看过我的排练,我在团里面打了快10年鼓,不会出什么意外。

虽说对春晚虾嘎一点都不担心,但杨丽萍也警告过他:上春晚,最后一天、最后一刻都有可能被刷下来。

虾嘎

苦练成绝技烟盒舞出万千姿态

刚开始学舞时,杨丽萍几乎对他的每个动作都要进行评价。哪个动作不到位,哪个地方有欠缺,杨丽萍都是一点一点地教。

而现在,演出结束后,杨丽萍只需打个电话,告诉他哪里不太完美,虾嘎立刻就知道如何调整。

如今虾嘎已跟随杨丽萍近10年,对他的表演,杨老师现在已经非常放心了。

虾嘎有一项绝技烟盒舞,两个装烟丝的烟盒到了他的手里,竟可以像鼓一样打出各种节奏,看过的人无不说神奇。

因为不想本族传说中的烟盒舞失传,虾嘎曾经每天拿着两个烟盒练习,好多演员晚上9点下班就回去睡了,而他却一个人跑到排练厅去苦练。就这样,虾嘎夜以继日地练习了一年多。

现在他还能用打烟盒来模仿动物姿态,他说,他这个烟盒能打出在架子鼓上才能完成的节奏,是世界上最小的鼓。

舞蹈如生命要跳得和老师一样好

虽然现在在城市生活,但虾嘎一直深居简出,很少外出。在他看来,闲暇的时候,他更愿意在住处睡个懒觉。

对虾嘎来说,舞蹈如生命一样重要,而他也相信,埋头练舞是最重要的:我承认,我爱这个行业,喜欢跳舞,我没想过要像杨老师这么出名,但我想过跳得像她一样好。

跟随杨丽萍学习舞蹈以后,2005年到2009年,虾嘎参加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舞蹈比赛,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参加这么多比赛就是因为他喜欢,而且杨丽萍也经常鼓励他参赛。

而他也常告诉自己要再努点力,也许完成的动作都是一模一样,但你再投入多一小点,就这么一小点,观众都能看得到。能不能感染观众,也在于这一小点。上不去就是少了这一点,能上去就到了一个程度。

这些简单朴实的话,蕴含着哲理,从虾嘎口里说出来,却那么恰如其分。

离乡近10年还是纯朴的放牛娃

因为很少外出,虾嘎从来没坐过地铁,又因为害羞,他出门却不好意思问路。

最近既要参加春晚的彩排,又要参加《云南的响声》巡演,虾嘎有些忙不过来。

彩排结束往往是交通高峰期,为了按时赶回保利剧院,虾嘎就找了一起排练的女演员,送他坐地铁。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坐地铁也不复杂,但是我不敢问路

就连上春晚要和那么多女舞蹈演员同台,虾嘎都感觉十分尴尬,后来排练时间长了就好些了。她们叫我虾嘎老师,我说千万别这么叫,我会害羞。

而在采访过程中,虾嘎并不十分善于言谈,谈吐中还有些羞涩,总是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但一提起喜爱的舞蹈,他立马来了精神,说起来滔滔不绝,还站起来给记者做示范,一下像变了一个人。

这个从山里走出来的放牛娃,即使经受了近10年城市生活的洗礼,却依然有着一颗单纯的心。文/记者方芳周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