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部分销售记录,将现伦敦苏富比

 绘画     |      2020-01-07

图片 1

摘要:提起毕加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他的画作拍卖出过亿美元的价格,但是似乎除了对他的作品的热爱之外,画作的价格才是一个冷冰冰的,能够与公众达到一致同意的标准。

图片 2资料图片    来自《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报道  Tanya Bonakdar画廊以2.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萨拉施(Sarah Sze)由悬挂在木棒上的照片组成的雕塑作品。  利森画廊以38.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艾未未重达3吨的雕塑。  Sean Kelly画廊以14.2万美元的价格将罗斯卡特朋罗(Los Carpinteros)的作品Kosmaj Toy售给了一间美国的艺术基金会。  Anton Kreps画廊以相当于每件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安德烈鲍尔斯(Andrea Bowers)的数件雕塑作品。  来自《Artdaily》的报道  Osborne Samuel画廊以超过1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林恩查德威克(Lynn Chadwick)的作品Two Seated Figuressculpture。  Michael Schultz画廊分别以5.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SEO的作品Mobilier Raum im Garten I及Raum im Garten II;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tchter)的作品Abstrakted Bild(503)(1982)则以1150万美元的价格被预订。  Hollis Taggart画廊以4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汤姆威塞尔曼(Tom Wesselman)的作品Five Spot(2004);以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作品Untitled(1939-1940);以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的作品This Special Place in Which the Sea Hag Keeps her Craft(1974);以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汤姆弗里德曼(Tom Freidman)的作品Untitled(2007)。  Forsblom画廊分别以35万美元和4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马诺洛瓦尔德斯(Manolo Valdes)的作品Reina Mariana和雅各布(Jacob Hashimoto)的作品Untitled。  Terminus画廊以5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的雕塑Wild Relatives;以10.6万美元每件的价格售出了海纳迈耶(Heiner Meyer)两件雕塑作品,另外还以2.3万美元每件的价格售出了这位艺术家的另三件雕塑。  Haunch of Venison画廊以37.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达明安赫斯特的作品Beautiful Flamingo Dancing What a Vision;以5.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盖德奎恩(Ged Quinn)的作品Yet to be Titled(2012)。  James Barron艺术画廊以42万美元的总价售出了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作品Flower of Joy – Lemon Lime、Flower of Joy – Madagascar、Flower of Joy – Marshmallow Strawberry。  Sundaram Tagore画廊分别以16万美元和2.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李绫瑄的作品Beyond the Blue和苏珊韦伊(Susan Weil)的作品Wading。  Mark Borghi Fine Art分别以12万美元和7.5万美元的作品售出了罗伯特雷曼(Robert Ryman)的作品Painting Without Paint和Color Test 2。  Shuebbe Projects画廊以9.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赫尔穆特斯特姆(Helmut Sturm)的作品Untitled(1961)。  Bridgette Mayer画廊以3.2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弗德里克雷多(Federico Herrero)的作品Paisaje Dividido(2010);以1.7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戈麦斯(German Gomez)的作品Condenado VIII(2008)。  Waterhouse & Dodd 画廊以4.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作品Golden Sun No. 2(2012);以12.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Untitled(1971)。  Tresart画廊分别以1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维克穆尼斯(Vik Muniz)的作品Sophia Loren,Pictures of Diamonds和Birgitte Bardot Pictures of Diamonds。

图片 3

2018年10 月,佳士得曾以 43.25 万美元的价格——约为估价的 43 倍——首次成功拍卖 AI 作品。这件名为《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的作品的售出价格,甚至超过了同场的毕加索作品,由此引发了大量关于人工智能和艺术市场变革的争论。

毕加索的名作《格尔尼卡》

毕加索的名作《格尔尼卡》

我们关注每一年的最高价作品,也会看看最低价不幸落在哪一幅作品上。从图7和图8可以看出,在各年能拍出最高价的时候,往往低价格也会同时出现,而在1965和1966年最高价并不高,最低价也不是最低;1964年的最高价和最低价都很低。但是从1964年开始,最高价一直呈上升趋势,而最低价却呈锯齿状,不过,人们总是不在乎最低价,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在这个时期,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相差165倍之多,在拍卖会上依然会出现这样的两极价格,这种现象若是发生在中国的某些著名艺术家身上,那么就会让公众立即怀疑价格低的一定是赝品,甚至怀疑毕加索居然创造出了这么不待见的作品来,可是毕加索这位艺术家,情之所至地在各个地方随意画出很多东西来,都被切切地保留着,比如朵拉收集的各种毕加索的笔迹,包括火柴盒上的涂鸦。而且,拍卖是一种价格形成的方式,所以,通过拍卖方式的商品价格决定,都符合市场逻辑。

我们关注每一年的最高价作品,也会看看最低价不幸落在哪一幅作品上。从图7和图8可以看出,在各年能拍出最高价的时候,往往低价格也会同时出现,而在1965和1966年最高价并不高,最低价也不是最低;1964年的最高价和最低价都很低。但是从1964年开始,最高价一直呈上升趋势,而最低价却呈锯齿状,不过,人们总是不在乎最低价,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在这个时期,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相差165倍之多,在拍卖会上依然会出现这样的两极价格,这种现象若是发生在中国的某些著名艺术家身上,那么就会让公众立即怀疑价格低的一定是赝品,甚至怀疑毕加索居然创造出了这么不待见的作品来,可是毕加索这位艺术家,情之所至地在各个地方随意画出很多东西来,都被切切地保留着,比如朵拉收集的各种毕加索的笔迹,包括火柴盒上的涂鸦。而且,拍卖是一种价格形成的方式,所以,通过拍卖方式的商品价格决定,都符合市场逻辑。

从图7可以看出,除了1964年出现了高价中的最低价,即毕加索1905年创作的作品《The Toilette》(7,545美元),其他年份的素描都拍出了1万美金以上的价格,在60年代末价格攀升到了25,000美金,是毕加索1906年创作的铅笔画《Two Standing Women》,较之于1964年的价格,价格上升了2.3倍。从图8可以看出,最低价是毕加索1953年创作的圆珠笔画《The Bust of Faun》,在这十年内的所有作品中价格最低,为150美元。在这个短期内,没有什么价格走势特点,时高时低。

从图7可以看出,除了1964年出现了高价中的最低价,即毕加索1905年创作的作品The Toilette,其他年份的素描都拍出了1万美金以上的价格,在60年代末价格攀升到了25,000美金,是毕加索1906年创作的铅笔画Two Standing Women,较之于1964年的价格,价格上升了2.3倍。从图8可以看出,最低价是毕加索1953年创作的圆珠笔画The Bust of Faun,在这十年内的所有作品中价格最低,为150美元。在这个短期内,没有什么价格走势特点,时高时低。

提起毕加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他的画作拍卖出过亿美元的价格,以及他的爱情,但是似乎除了对他的作品的热爱之外,画作的价格才是一个冷冰冰的、同时又是令人激情澎湃的、能够与公众达到一致同意的标准。在上亿美元的拍卖价格形成之前,毕加索作品的价格走过了缓慢增长的过程。我们梳理了毕加索作品在20世纪60年代的拍卖价格,主要包括三个艺术种类:素描、水彩和油画,共计488幅作品,以及70年代初期,也就是1973年毕加索去世之前的部分作品拍卖价格。无论是单幅作品还是成交总价,今天的我们会觉得这个价格太低了,并伴随着一种遗憾,如果在那个年代购买这些作品,现在不是就发财了嘛,同时感慨半个世纪过去后,他作品的过亿美元的价格神话。

提起毕加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他的画作拍卖出过亿美元的价格,以及他的爱情,但是似乎除了对他的作品的热爱之外,画作的价格才是一个冷冰冰的、同时又是令人激情澎湃的、能够与公众达到一致同意的标准。在上亿美元的拍卖价格形成之前,毕加索作品的价格走过了缓慢增长的过程。我们梳理了毕加索作品在20世纪60年代的拍卖价格,主要包括三个艺术种类:素描、水彩和油画,共计488幅作品,以及70年代初期,也就是1973年毕加索去世之前的部分作品拍卖价格。无论是单幅作品还是成交总价,今天的我们会觉得这个价格太低了,并伴随着一种遗憾,如果在那个年代购买这些作品,现在不是就发财了嘛,同时感慨半个世纪过去后,他作品的过亿美元的价格神话。

一、毕加索素描作品拍卖价格分析

一、毕加索素描作品拍卖价格分析

毕加索在这一时期拍卖的488幅作品中,素描256幅,水彩75幅,油画175幅。素描作品数量最多,水彩最少。很多人喜欢毕加索的这些素描作品,他使用各种绘画工具来完成他的不同素描作品,或许由于素描作品创作的方式不同于水彩和油画,在60年代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拍卖数量的绝对优势一直持续到70年代,从70年代苏富比的拍卖图录即可以窥见一斑。

毕加索在这一时期拍卖的488幅作品中,素描256幅,水彩75幅,油画175幅。素描作品数量最多,水彩最少。很多人喜欢毕加索的这些素描作品,他使用各种绘画工具来完成他的不同素描作品,或许由于素描作品创作的方式不同于水彩和油画,在60年代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拍卖数量的绝对优势一直持续到70年代,从70年代苏富比(微博)的拍卖图录即可以窥见一斑。

从总成交额来看,油画占据绝对的优势,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现在。油画的总成交额是素描的6.4倍,是水彩的5.5倍,在数量并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意味着单幅作品价格较高。素描和水彩作品总成交额基本齐平。从平均成交额来看,素描最低,油画最高。油画的平均成交价是素描的10.4倍,是水彩的2.6倍。

从总成交额来看,油画占据绝对的优势,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现在。油画的总成交额是素描的6.4倍,是水彩的5.5倍,在数量并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意味着单幅作品价格较高。素描和水彩作品总成交额基本齐平。从平均成交额来看,素描最低,油画最高。油画的平均成交价是素描的10.4倍,是水彩的2.6倍。

毕加索在这十年里,基本上每年拍卖20-30幅素描作品,从图4和图5可以看出,每一年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总成交额和平均成交额价格走势一致,但是1963年价格下降,之后几年呈平稳发展态势,1968年到1969年六月急剧上升。由于将1961年和1962年统计在一起,1968到1969年六月之前的统计在一起,按照年平均值来算的话,整个这一时期的价格呈上升趋势。

毕加索在这十年里,基本上每年拍卖20-30幅素描作品,从图4和图5可以看出,每一年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总成交额和平均成交额价格走势一致,但是1963年价格下降,之后几年呈平稳发展态势,1968年到1969年六月急剧上升。由于将1961年和1962年统计在一起,1968到1969年六月之前的统计在一起,按照年平均值来算的话,整个这一时期的价格呈上升趋势。

从图6可以看出,各年拍卖最高价格居前十位的素描中,也就是这十年共计70件的拍卖是与各年总成交额、平均成交额(图4和图5)的走势是一致的,这也就进一步证明,最低价的成交作品是不大会影响到成交总额的,高价作品基本上带动了毕加索素描作品的整体价格趋势。

从图6可以看出,各年拍卖最高价格居前十位的素描中,也就是这十年共计70件的拍卖是与各年总成交额、平均成交额的走势是一致的,这也就进一步证明,最低价的成交作品是不大会影响到成交总额的,高价作品基本上带动了毕加索素描作品的整体价格趋势。

我们关注每一年的最高价作品,也会看看最低价不幸落在哪一幅作品上。从图7和图8可以看出,在各年能拍出最高价的时候,往往低价格也会同时出现,而在1965和1966年最高价并不高,最低价也不是最低;1964年的最高价和最低价都很低。但是从1964年开始,最高价一直呈上升趋势,而最低价却呈锯齿状,不过,人们总是不在乎最低价,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在这个时期,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相差165倍之多,在拍卖会上依然会出现这样的两极价格,这种现象若是发生在中国的某些著名艺术家身上,那么就会让公众立即怀疑价格低的一定是赝品,甚至怀疑毕加索居然创造出了这么不待见的作品来,可是毕加索这位艺术家,情之所至地在各个地方随意画出很多东西来,都被切切地保留着,比如朵拉收集的各种毕加索的笔迹,包括火柴盒上的涂鸦。而且,拍卖是一种价格形成的方式,所以,通过拍卖方式的商品价格决定,都符合市场逻辑。

我们关注每一年的最高价作品,也会看看最低价不幸落在哪一幅作品上。从图7和图8可以看出,在各年能拍出最高价的时候,往往低价格也会同时出现,而在1965和1966年最高价并不高,最低价也不是最低;1964年的最高价和最低价都很低。但是从1964年开始,最高价一直呈上升趋势,而最低价却呈锯齿状,不过,人们总是不在乎最低价,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在这个时期,毕加索的素描作品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相差165倍之多,在拍卖会上依然会出现这样的两极价格,这种现象若是发生在中国的某些著名艺术家身上,那么就会让公众立即怀疑价格低的一定是赝品,甚至怀疑毕加索居然创造出了这么不待见的作品来,可是毕加索这位艺术家,情之所至地在各个地方随意画出很多东西来,都被切切地保留着,比如朵拉收集的各种毕加索的笔迹,包括火柴盒上的涂鸦。而且,拍卖是一种价格形成的方式,所以,通过拍卖方式的商品价格决定,都符合市场逻辑。

从图7可以看出,除了1964年出现了高价中的最低价,即毕加索1905年创作的作品《The Toilette》(7,545美元),其他年份的素描都拍出了1万美金以上的价格,在60年代末价格攀升到了25,000美金,是毕加索1906年创作的铅笔画《Two Standing Women》,较之于1964年的价格,价格上升了2.3倍。从图8可以看出,最低价是毕加索1953年创作的圆珠笔画《The Bust of Faun》,在这十年内的所有作品中价格最低,为150美元。在这个短期内,没有什么价格走势特点,时高时低。

从图7可以看出,除了1964年出现了高价中的最低价,即毕加索1905年创作的作品The Toilette,其他年份的素描都拍出了1万美金以上的价格,在60年代末价格攀升到了25,000美金,是毕加索1906年创作的铅笔画Two Standing Women,较之于1964年的价格,价格上升了2.3倍。从图8可以看出,最低价是毕加索1953年创作的圆珠笔画The Bust of Faun,在这十年内的所有作品中价格最低,为150美元。在这个短期内,没有什么价格走势特点,时高时低。

二、毕加索水彩画价格分析

二、毕加索水彩画价格分析

毕加索的水彩作品一共有75幅,年平均水彩作品的拍卖数量不到10幅,是数量最少的一个种类。

毕加索的水彩作品一共有75幅,年平均水彩作品的拍卖数量不到10幅,是数量最少的一个种类。

按照年成交总额来看,整个60年代基本呈上升趋势,其中1963年和1964年相对较低一些。从图9和图10可以看出,60年代最后一年的价格下降,如果把1961年和1962年分开计算平均数的话,其平均成交额也在第2位,因此,除了这两个年头和年尾,毕加索的水彩价格也是呈上升趋势的。

按照年成交总额来看,整个60年代基本呈上升趋势,其中1963年和1964年相对较低一些。从图9和图10可以看出,60年代最后一年的价格下降,如果把1961年和1962年分开计算平均数的话,其平均成交额也在第2位,因此,除了这两个年头和年尾,毕加索的水彩价格也是呈上升趋势的。

从图11和图12来看,毕加索水彩作品的最高价和最低价在这十年里基本呈上升趋势,何时能拍出最高价和最低价并没有规律可循,可能要看当时所拍的作品、买方的偏好等。毕加索于1905和1901年创作的水彩作品The Death of Harlequin,Woman Seated in a Garden 在这十年拍出了最高价219,680美元,其他作品均高于18,500美元。最低价作品是他的Composition,在1965年拍出了429美元。

从图11 和图12来看,毕加索水彩作品的最高价和最低价在这十年里基本呈上升趋势,何时能拍出最高价和最低价并没有规律可循,可能要看当时所拍的作品、买方的偏好等。毕加索于1905和1901年创作的水彩作品The Death of Harlequin,Woman Seated in a Garden 在这十年拍出了最高价219,680美元,其他作品均高于18,500美元。最低价作品是他的Composition,在1965年拍出了429美元。

三、毕加索油画作品价格分析

三、毕加索油画作品价格分析

在这十年中,毕加索的油画作品平均每年拍卖16幅,总体呈上升趋势。大多在30万美元以上,有几年的拍卖总额已经达到了百万美元以上,油画作品是毕加索这三种绘画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一种。

在这十年中,毕加索的油画作品平均每年拍卖16幅,总体呈上升趋势。大多在30万美元以上,有几年的拍卖总额已经达到了百万美元以上,油画作品是毕加索这三种绘画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一种。

从图14和图15可以看出,毕加索的油画作品从60年代开始最高价已经上升到了50万美元以上,最高价作品是毕加索创作于1902年的《Mother and Child in Profile(Maternity at the Seaside)》,525,160美元,而最低价的油画作品价格也有超过一万美元的,价格最低的油画作品是创作于1898年的《The Workers》,仅为2750美元。

从图14和图15可以看出,毕加索的油画作品从60年代开始最高价已经上升到了50万美元以上,最高价作品是毕加索创作于1902年的Mother and Child in Profile,525,160美元,而最低价的油画作品价格也有超过一万美元的,价格最低的油画作品是创作于1898年的The Workers,仅为2750美元。

毕加索在60年代的这三类作品拍卖价格的上涨趋势,并不意味着以后的五十年一直上涨,就在毕加索去世前几年,也就是从1970-1972年之间,毕加索的部分作品在英国苏富比的拍卖价格并不是很高。如表1、表2和表3显示的,除了极少的作品拍到了一万美元以上,其他的都在几千美元或者几百美元,还比不上毕加索60年代的一些素描作品的价格。

毕加索在60年代的这三类作品拍卖价格的上涨趋势,并不意味着以后的五十年一直上涨,就在毕加索去世前几年,也就是从1970-1972年之间,毕加索的部分作品在英国苏富比的拍卖价格并不是很高。如表1、表2和表3显示的,除了极少的作品拍到了一万美元以上,其他的都在几千美元或者几百美元,还比不上毕加索60年代的一些素描作品的价格。

不管是60年代还是70年代,毕加索的作品也会出现今年卖出,第二年就在同一个拍卖行再次出售的情况,或者隔一年后出售。这在当前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人认为这种急功近利的艺术品投资行为不可取,应该在购买后把玩几年,沉淀一下再次出售。毕加索的一幅作品,创作于1953年的油画《The Chinese Chest of Drawers》在1964年拍卖的价格为46,988美元,但是在1967年再次出售,价格仅为37,500美元。毕加索的另一幅作品《Deux Femmes Nues Dans Un Arbre》在1971年4月苏富比拍卖价格为816美元,在1972年3月苏富比拍卖中,以28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rosvenor Gallery。

不管是60年代还是70年代,毕加索的作品也会出现今年卖出,第二年就在同一个拍卖行再次出售的情况,或者隔一年后出售。这在当前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人认为这种急功近利的艺术品投资行为不可取,应该在购买后把玩几年,沉淀一下再次出售。毕加索的一幅作品,创作于1953年的油画The Chinese Chest of Drawers在1964年拍卖的价格为46,988美元,但是在1967年再次出售,价格仅为37,500美元。毕加索的另一幅作品Deux Femmes Nues Dans Un Arbre在1971年4月苏富比拍卖价格为816美元,在1972年3月苏富比拍卖中,以28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rosvenor Gallery。

但是在毕加索去世后的1974年,他的部分作品拍卖价格还是蛮高的,比如1903年创作的《Femme et jeune Garcon près d’un Voilier》拍到了34,000英镑,约85,000美元。1974年的这些作品拍卖价格是比较高的,但是没有出现疯长的现象。所以,毕加索的离世可能是作品价格上涨的一个因素,但是毕加索作品后来拍到了几亿美元,还需要时间、经济发展和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合力。

但是在毕加索去世后的1974年,他的部分作品拍卖价格还是蛮高的,比如1903年创作的Femme et jeune Garcon prs dun Voilier拍到了34,000英镑,约85,000美元。1974年的这些作品拍卖价格是比较高的,但是没有出现疯长的现象。所以,毕加索的离世可能是作品价格上涨的一个因素,但是毕加索作品后来拍到了几亿美元,还需要时间、经济发展和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合力。

在这一时期,毕加索的三幅关于朵拉 玛惹的作品拍卖的价格还是比价高的,一幅是1939年的水彩画《Portrait of Dora Maar》,拍卖价格是17,000美元,还是比较高的。一幅是创作于1944年油画的《Woman with a Bodice, Portrait of Dora Maar》,价格为33,180美元,与同期的其他作品价格相比,是中下水平。还有一幅是》Dark-Haired Young Lady(Dora Maar)》,创作于1939年,那是毕加索刚认识朵拉的那一年,这幅作品在1966年的拍卖价格是52,500美元。后来,关于朵拉的作品,价格上升到了几百万美元,但是爱情已经被鞭打得伤痕累累。

在这一时期,毕加索的三幅关于朵拉 玛惹的作品拍卖的价格还是比价高的,一幅是1939年的水彩画Portrait of Dora Maar,拍卖价格是17,000美元,还是比较高的。一幅是创作于1944年油画的Woman with a Bodice, Portrait of Dora Maar,价格为33,180美元,与同期的其他作品价格相比,是中下水平。还有一幅是Dark-Haired Young Lady,创作于1939年,那是毕加索刚认识朵拉的那一年,这幅作品在1966年的拍卖价格是52,500美元。后来,关于朵拉的作品,价格上升到了几百万美元,但是爱情已经被鞭打得伤痕累累。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