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366天,手中的太阳

 绘画     |      2019-12-04

作品名:手中的太阳作品类型:行为艺术家:文皆实施地:证大大拇指广场 二层平台实施时间:8月5日呈现时间:8月5日 中午12点

图片 1

“大细路”不妨与孩子一起过六一,重拾童趣。

图片 2

童年的记忆 “手中的太阳”

日前,在上海证大·大拇指广场上,出现了一辆缓慢行驶的“长”满黑色猪毛的轿车。这并非某汽车品牌在大展其新车秀,这是今年证大现代艺术馆主办的《介入:艺术生活366天》的活动项目,艺术家吴高钟的移动装置和行为作品《瞬间一号》。

古董童书馆里的童话手绘本。

霍夫曼

总有人说,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孩子是幸福的一代,社会的开放及经济的快速发展让他们成为了在糖水中泡大的孩子。但或许这样一群孩子也会有他们的遗憾,最明显的莫过于他们的童年缺少太多太多与大自然接触的机会,缺少从一大堆玩具中抽离而发现快乐的能力。今天的“介入”艺术方案便可能唤起那些曾经的童年记忆——用我们手中的放大镜,寻找太阳的能量。艺术家文皆在今天中午12点于证大大拇指广场的二层平台上和孩子们一起把玩“手中的太阳”。 放大镜可能是很多人在儿时都曾有过的一件玩具。折射放大的“奇妙”效果让每个孩子都对它爱不释手,而聚集太阳的光热来点火的“强大功能”更是成为每个尝试过的人难以忘怀的体验。夏日的中午是太阳最为炙热的时刻,艺术家文皆今天带领着20名参与此活动的孩子们,每人手中拿着一个放大镜,并在一长条棉麻质地的白布上进行“创作”。任何孩子们希望呈现的图像都可以通过放大镜所吸取的太阳的热量来创作。 这种点燃物体的短暂过程在让我们为自然力量所震撼的同时体验到强烈的快感。而艺术家在这个行为作品中紧紧抓住了烫印、涂画及最后留下痕迹这整个过程所带给参与者的微观体验。这种短暂的体验如同慢慢游走在粗糙麻布上的光点一样细微,但又力量无穷。这种光、能、热的涂鸦会让我们追忆起远古祖先的祭祀,与上天的交流,在都市喧嚣中的心灵慰藉。 一群孩子手中拿着望远镜,紧紧对着一个物体,直至所汲取的热量使其燃烧。曾经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出现过的镜头今天在大拇指广场上“再现”,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但是同样有一群好奇的孩子,一群想要从中体验快乐的孩子。“介入”今天从我们“手中的太阳”开始介入生活,介入曾经的童年记忆。

《瞬间一号》是吴高钟“长毛”系列的作品之一,原身是艺术家自用的富康牌轿车。浓密的黑色猪毛用粘胶一根根粘上去,看似坚硬,实则柔软,犹如从车身生长出来的毛发。轿车作为一种现代交通工具,除了实用功能之外,还有一层象征功能,对于中国人而言,人们往往会通过一辆车的品牌和价格对车主的身份、财富、社会地位进行评估,车在人们心目中已远远超出作为交通工具的范畴,变成了一种身份的炫耀和欲望满足的象征。它给人的反思是,车除了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标志之外,是否也成为现代人的一个紧箍咒?

玩具反斗城。

大黄鸭

[编辑:亢章虎]

在此行为表演之后,《悚然的记忆——吴高钟作品展》于次日在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开幕。同样布满浓密长毛的巨型拳头——《大拳头》给观赏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除此之外,约100件的日常用品雕塑也是此次展品之一,艺术家使用木头或者其他材质,放大、缩小或原大小复制日常使用物,并且让它们全部“长”满了长毛。这些日常用品被安置在一件具有悬浮效果的白云装置作品上。

大人小孩都爱拼装积木。

怪才导演蒂姆伯顿曾拍过一部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除了展现现实中难以见到的视觉奇观,还关乎爱心和救赎。被誉为大黄鸭之父的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似乎就是现实中的那个查理。

编辑:admin

“长毛”是吴高钟近年来艺术表现的主要形式,灵感源于艺术家童年时代无法泯灭的恐惧记忆。据艺术家描述,他曾经在一夜之中三次在床边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人,长着稀薄头发的头。时至今日,童年的恐惧经历随着艺术家经验的积累有了更为丰富的阐释,“在我的作品中,‘毛’里有我和噩梦的相遇、有我和惊恐的相遇、有我和‘陌名者’的相遇、有我和‘魔鬼’的相遇、也有和毁灭我意志和理想的‘黑手’的相遇,同时也有我和我自己的相遇……”

当年的小人书。

在萌态大黄鸭横扫中国南北之后,近日霍夫曼又为上海推出了另一款庞大的玩具:在上海世纪公园中出现了一只身高10米、用竹条编织成的粉色大猫,面带盈盈笑容,让这只大猫分外俏皮可爱。艺术家以明亮清爽的粉红色提升视觉愉悦度,同时以钢筋和竹条交织的中空构造让大粉猫体量巨大、却轻盈而不失灵动。

编辑:admin

清远故乡里的小人书。

我所创作的并不是动物,它们都是大量生产过的玩具,没有生命,我把他们放大,激发人们对曾经拥有过的美好记忆。霍夫曼说道。

小时候,我们都渴望长大。长大后,我们却又不想长大。每到六一,看着孩子们笑靥如花地过着他们的节日,作为大人的我们只能怀抱着当年六一的甜美回忆,偷偷在心底美一下,或是邀约好友借此饭聚乐上一乐。但是,谁规定了成人就不能过儿童节呢?我们就是要在这个节日里重归童真,用成人的身份、孩子的心态再过一次儿童节!

视觉奇观,还是艺术雕塑

文 记者 陈薇薇

霍夫曼是一个很特别的艺术家,他所有成名的作品几乎都和动物玩具有关。他在2010年巴西圣保罗双年展展出的作品是胖猴子、2011年在瑞典厄勒布鲁他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大黄兔,加上大黄鸭和粉红猫,他的玩具工厂所生产的作品几乎在全球都亮过相。在过去的12到13年间,他做了不下30个项目。

过节方案:

不过,从艺术本体出发,霍夫曼的艺术又显得简单而直白,他把日常中常见的某一物体进行放大到巨大的雕塑尺寸,并以此来标示出自己的眼光和才华。这种视觉奇观,在西方艺术历史上显得非常常见。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就曾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展览她高达10米的巨型蜘蛛。杰夫昆斯也喜欢把他的气球狗放大到很大的尺寸。

去香港 逛童趣蒲点

然而,布尔乔亚讴歌蜘蛛是因为她的母亲是一位纺织女工,以波普着称的杰夫昆斯是将最庸俗的大众图像以十分精致的手法表现出来,来展现消费主义的无聊透顶。而霍夫曼则不一样,他的玩具工厂仅仅只是对机械化生产的再复制,并没有做成艺术品进行销售。他更喜欢把这些巨大的玩具放在人声鼎沸的公共空间中,远远欣赏人们对这些玩具的看法。

成人过儿童节的方式之一,就是怀旧。推荐到很现代亦很怀旧的香港去,在那里,成人怀念童年的去处有不少。怀旧玩具博物馆、珍藏手绘本的童书店均藏在闹市区里,值得童心未泯的成人们去探访一下。

但这并不影响霍夫曼的超高人气,几乎霍夫曼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认出他的人,拿小尺寸的橡皮鸭这样的玩具找他签名,人们早就忘记了这个小黄鸭最早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美国流行的儿童木偶剧《芝麻街》中,只记住了霍夫曼的名字。

到香港唯一玩具博物馆 进入“玩具博物馆”专题**

大黄鸭并不是给小孩子的玩具,小孩子根本不会在乎。是那些父母给了孩子们小黄鸭,他们认为这很浪漫,在浴缸里的黄鸭,很漂亮,的确是这样。我的女儿和小黄鸭一起玩的,但只是稍微玩一下,她也不会在浴缸里和它玩,但我们作为父母,总是有这样一种情感,想要和他们建立情感联系。所以,这个项目不是说为了要记住童年,而是关于你的感受,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小孩子们会被感染,当他们长大后,他们也会想要和他们的小孩分享,所以,大黄鸭是一个很好的象征,我认为对于孩子和父母,还有更多的含义。他说。

当年玩过的那些玩具几乎都没留下来吧?或许这就是你的遗憾。香港唯一的玩具博物馆Hobby and Toy Museum是寻找童年回忆、弥补遗憾的好地方。虽然当年的香港孩子自然比起内地同龄人的童年玩具要多得多,但其中也不乏一些记载着共同回忆的怀旧玩具,即使有些是自己当年没有玩过的,现在在博物馆中重新看到这些有年份的玩具,也难免会勾起对童年的回想。

以大尺寸为创作,似乎是霍夫曼玩具工厂获得成功的不二法门。因为他创作的处女作是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座冷却塔上画了一幅1.5万平方米的巨大壁画。也由此开始了他大而萌的创作生涯。

这间位于热闹的油麻地上海街的香港玩具博物馆是间私人博物馆,是由一对父子打理的,两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搜集各种年份的玩具,然后分门别类组合成这样一个玩具博物馆,地方不大却将这千件玩具整理得井井有条,展品有玩具车、娃娃玩偶、科幻藏品、模型火箭、日本动画等等。其中特别展廊的物品最值得关注,这里有至今仍风靡儿童圈和成人界的反斗车王闪电麦昆全球跑车大集合,更有高达等机器人的模型陈列,许多都是独一无二的藏品,估计男士们会更喜欢一些。

那些巨大的雕塑会让人类显得很渺小,我们身高的高度在巨大的作品前都是很渺小,这意味着我们都是平等的。然后,我们可以以很放松的心态去探索世界的艺术装置和雕塑。通常,当你去博物馆的时候,你可能会想,我必须要先去学习一下那些艺术家。而这些在公共区域的巨大艺术品,你可以很轻松地和它们建立联系。霍夫曼解释他在创作这些巨型玩具的初衷时说道。

看记忆中的手绘画本

艺术并非要追求永恒

现在很多成人都会通过读漫画来减压,有时候会看得入迷傻笑。在香港,就有一处深受大人们喜爱的童书馆,虽然藏在大厦13楼,却是不少成年人的童真绿洲。这个叫做àlazizi Artventureland的古董童书馆像是一个粉红色的童话乐园,里面展出了百部来自不同年代、不同产地的Vintage童话手绘本,除了大家熟悉的《丁丁历险记》外,还有殿堂级的美国作家Maurice Sendak的《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等等。在这里,还可看到限量发售的Vintage插画和海报等,同场还有新晋艺术家的作品设计和趣味漫画,其中有不少展露艺术家幽默视觉的作品,看到这些会让你开心一笑,暂忘现实。

这个高达10米的大粉猫,集结了中央美院3名教授、7名雕塑及美学导师和数十位学生的国内团队与霍夫曼及其团队的心血。经过严密包裹的神秘大家伙,一共使用了8吨粗竹,1.5吨精竹,6吨金属为原材料,历时30天方告竣工。为保持神秘感,每天搭建时都要用一个面积达400平米的围挡遮盖。而此前,有关霍夫曼神秘新作的一切消息,都与外界绝缘。

资讯:香港玩具博物馆Hobby and Toy Museum位于油麻地上海街33号,从油麻地地铁站C出口出可到。àlazizi Artventureland位于中环荷里活道57-59号利来商业大厦13楼。

灵感来源于霍夫曼在新年之季在中国的游历。今年一月的时候我到过中国,就在新年之前,我看到了一些竹子形状的装饰物,然后我就想,就是它了,我要用竹子制作一件作品。我回到家做了一些研究,我想这将是个有趣的想法:在大黄鸭之后再做一个庞大的宠物装置,这就是这次这个中国项目最开始的想法。我希望人们一看到我的作品就可以和它们建立联系,爱上它,感到愉悦,然后,再去探索更多的东西。去和它玩耍,带上相机,带上一家子,拍好看的照片,在公共区域进行交流和联接。霍夫曼解释说。

过节方案:

之所以要制作一只猫,霍夫曼有这样的想法:猫在车辆面前是脆弱的,经常可以看到猫咪在车祸中丧生,很多人的猫是在车祸中丧命的。猫一方面表现出它被宠爱的一面,它很可爱。但另一方,猫却是由老虎进化过来,它会捕猎,是一种很独立的生物。它被爱着但又拒绝爱,这一点很像人类。

留广州 当玩具“奇兵”

这个憨态十足的大粉猫位于致风范2014凯迪拉克设计艺术大展的风范之翼展馆旁,45度朝向上海世纪公园2号门,张开的双手仿佛在向来宾致意问好。展览持续至6月30日。

看到如今孩子们拥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玩具,许多成年人都会感叹一声:“想当年,我们哪有那么多玩具可玩哪!”或许这个六一你又会给孩子买礼物,或许你只是想找回童年时玩心爱玩具的感觉,那就暂时忘却年龄,让自己回归到玩具堆之中去吧。

在我看来,短暂的艺术,人们可以去看,感到惊讶,接着去探索,然后作品消失了,这很伟大。因为你在公共区域展示了这个东西,然后你又带走它,公共区域变成你的公共区域了。艺术家可以在公共区域制作艺术品,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短暂的艺术,而且,我并不喜欢当代艺术圈,因为这个圈子里都是关于金钱,而不是关于作品本身。霍夫曼说道。 霍夫曼并不希望通过自己的巨型玩具被私人所收藏,因为我的作品都是展示在公共区域的,所以公共区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博物馆。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博物馆。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童心未泯地说道。

大卖场里体验稀奇玩意

编辑:陈荷梅

在广州,正佳广场的玩具反斗城是孩子们的玩具乐园,平日里总见到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前往挑选玩具,但其实成年人也可以大大方方走进去玩玩逛逛。在这个近千平方米的区域里,反斗一族、车天车地、男孩至爱、女孩至爱、合家欢游戏等区域分门别类地搜罗了各种好玩的玩具,除了孩子们喜爱的公仔芭比和车之外,也有一些如玩具总动员、反斗奇兵乐高积木等大人也喜爱的主题玩具,而一些区域还设置了试玩项目,想一圆童年玩具梦,不如在这里试玩一下。

乐高中心堆积木

许多小孩现在都很喜欢玩乐高积木玩具,这些小小的拼插积木可以被拼装成各种主题造型,既好玩又益智。其实这个风靡全世界几十年的玩具也曾是不少成年人童年的梦想,也很适合大人玩,据说在乐高积木的说明书上,很多产品都会写明适玩年龄可以到99岁。就连“万人迷”贝克汉姆都公开宣称自己是乐高积木的忠实粉丝,他曾经表示自己和儿子们目前最大的梦想是希望成为专业的乐高玩家。

要玩各种独特的乐高拼装玩具,可以到黄埔青少年宫内的广州乐高中心去看看。这里是乐高授权的玩具中心,虽然平日中心里的乐高训练班是针对14岁以下的孩子开设的,不过据乐高中心老师介绍,平日里也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提前预约前来试玩。因为无论对于大人还是孩子来说,玩乐高积木既能锻炼动手能力,将积木拼成许多创意十足的作品,又能体会到满足感。

资讯:玩具反斗城位于正佳广场5楼。广州乐高中心在黄埔青少年宫内,地铁5号线大沙东站出口西行200米,可提前预约前往体验。

过节方案:

到清远 重翻小人书

现在用手机、iPad、电子书等电子方式看书越来越方便,不过很多成年人一说起童年时读的书来,总会怀念起当年人手多本的小人书的好处来。现在若要再回味一下各种古董版的小人书,可以到清远故乡里的小人书展馆里去,这里展出了上千本小人书,出版时间从上个世纪50年代至上世纪80年代。虽然这些书已经发黄变旧,印上了时间的印痕,但却可以从这些小人书里找寻当年的回忆。在这么多小人书藏品中,有很多是当年不知道传阅了多少次的抢手书,比如《刘三姐》、《早春二月》、《野火春风斗古城》、《青春之歌》、《小兵张嘎》、《三国演义》、《暴风骤雨》、《血疑》、《人证》、《水浒传》等等,每一本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定让大人们童心大发,回味无穷。

资讯:自驾广州出发可走华南快速干线-北二环-广清高速-山前大道到达故乡里民俗文化主题公园,车程约1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