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云床文化浅释_散文随笔_好文学网,上海世博会浙江馆装置艺术背后的艺术思考

 美术     |      2019-12-15

图片 1

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

  1.从《收租院》到《丽都》、《人间万象》再到《伟人的凝视》、《羊群》、《噩梦》,你

杨福东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人,则是城市的主体和参与者。如何在一个有限的空间内,诉说先进的城市理念,展现人们真实的生活状态,这也是上海世博会上,百花齐放的多种答案。

——缙云床文化浅释

  觉得自己在创作上有什么大的变化?

  杨福东是中国当代最受国际瞩目的影像艺术家之一,其艺术生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开始。他的作品优美而伤感,以古典文人气质与现代场景对接,模糊了历史感与现实性,拓宽了影像叙事的方式,反映着新一代年轻知识分子在富裕的物质生活与日益匮乏的精神世界之间的妥协、困惑和无力感,同时也暗含了被现代化狂潮践踏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无奈。2002年参加卡塞尔文献展的《陌生天堂》令其在国际艺术界声名鹊起。

在浙江馆,青瓷碗独特的装置艺术,演绎着浙江的诗情画意和文明变迁,令观看者经历了一场时空的奇妙之旅。而在后厅入住的六户浙江人家,艺术家并不单纯用影像表现,而且还采用了微缩的装置艺术,围绕每个家庭制作一个产品,高度浓缩了六户家庭的生活场景,还原了家族历史和传统文化。大到一张雕花大床,小到一只酱油瓶,一抹石灰,习惯了绚烂轰炸式视觉体验的我们,站在这些微缩的真实生活前,体验到了一种别样的心灵感动。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我国地大物博,不同的地方造就了不同的特色民俗文化。每个地方都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习俗和风格。

  没啥变化,都是拿泥巴捏人儿,然后翻制或铸造成材料,涂上不同颜色。

电影《陌生天堂》中的一个场景 杨福东

用最简洁的方式,表达最实在的生活

浙江民俗史学专家何老师对淳朴的缙云民俗颇有好感。前些天偶然之间要我介绍一下缙云地方“床”的民俗文化。可我作为一个缙云人,却对缙云的“床文化”熟视无睹。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观察世上事物也常如此.要认识事物的真相与全貌,必须超越狭小的范围,加以追溯归纳,也会悟出哲理,找到规律,吸取精华。原来,回顾缙云床的演变史,也反映了一定程度上的缙云民俗演变史和缙云的社会发展史。

  2.在以前一篇访谈中,你曾经说过自己不在艺术的主流之中,现在觉得呢?靠近主流对你来讲是好事吗?

  2015年8月27日,杨福东全新个展南辕北辙将在余德耀美术馆开幕,届时将展出艺术家自2007年以来的五个重要作品,分别是《雀村往东》(2007)、《青麒麟/山东纪事》(2008)、《第五夜》(2010)、《关于与一切未知的女孩:马斯瑟》(2013-2015)以及首次在国内展出的《天色新女性II》(2014)。

一张古朴的红木雕花大床,是我们常常在江南古镇可以看到的东西,可是,记者面前这张已经200多岁的古老婚床,却承载了一个书香世家5代人的生活。

俗话说,“人生半世在床”。床是缙云老百姓生活起居中的重要依托,由此产生的历代床民俗文化可谓源远流长,至今尚在缙云民间流传盛行。

  我一直比较边缘,肯定不是主流的。我也不太搞得懂什么才是主流,因为主流的定义很不同,更替也很快。连主流是什么都不清楚谈何靠近啊?既然没靠近过自然不知道:靠近主流是好,还是坏?

  《雀村往东》(2007)

装置所表现的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俞源村,是中国唯一的太极星象村,它以其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精心谋划的村落布局闻名国内外,而这张床的主人,俞凤法一家就住在村里世代相传的祖屋六基楼里。

别说如今,缙云城乡的年轻人,结婚成家,基本上都是崇尚了时髦的“席梦思”床。却原来“席梦思”在亚洲,它作为香格里拉等五星级酒店的供应商广受关注。该床垫具有款式设计经典、外形高贵华丽、制造工艺精细及健康环保的特点,无论在设计还是在功能上,都引领着世界床垫的发展潮流。

  3.从2012年的装置作品噩梦来看,是否有计划要开始尝试雕塑以外的艺术表现形式?

雀村往东 20分50秒 黑白 6屏 杨福东

记者看到,床的内侧有一条长长的杠几,据说原本的功能是用来放衣服、帽子等生活物品的,而设计者却通过微缩雕塑的方式,把这家30口人共住的六基楼,包括客厅、卧房、书屋全都复制到了杠几上,而里面的摆设,包括这张床也放在里面。记者凑近一看,比一节手指还要小的酱油瓶正搁在厨房的灶台上,连石灰墙上凹凸不平的纹路也清晰可见。

很多人一直以为,席梦思就是床垫,里面是弹簧,外面是很结实的布。其实,席梦思是一个人的姓,也是一个品牌,只是因为它太出名,以至于我们把床垫都叫作“席梦思”了。

  利用实物现成品掺入雕塑作品中,我是2004年就用过,金瓶梅那件作品就是,在雕塑人物外,加了一个我收购的雕花古床。

雀村往东 20分50秒 黑白 6屏 杨福东

中国美术学院公共空间艺术学院景观装置专业的阮悦来老师,正是这个装置设计的负责人。他说,这个实物模型最耐人寻味的,就是杠几上的原景重现,它是将实物场景等比缩放,写实复制而成的微缩雕塑。

据考查,美国一位卖家具的商人扎尔蒙·席梦思是世界上第一张软弹簧床垫的发明者,100多年前,全世界的人们都还睡在硬木板床上,很多顾客向席梦思抱怨床板太硬,于是他开始苦苦思索如何让大家睡得更好。1900年,世界上第一个用布包着的弹簧床垫推上市场,从此改变了人们的睡眠习惯,大家用发明人的姓为它命名,席梦思也用自己的名字成立了弹簧床品牌。改革开放后也走进了缙云城乡的千家万户。在此同时,基本上都配套有相对豪华的卧室房间、现代家具、家电和灯饰……,宽度从一米二发展到一米五甚至一米八。况且床铺也改成两面凌空不再靠壁铺设。

  2012年做的噩梦那件作品其实没做好,因为没卖掉,所以很对不起我的老板。

  河北农村的冬天,天气寒冷干燥,人们生活在这一片平原地带,安静而简单,同时也为自己的生活忙碌奔波。家家户户几乎都养狗,用来看家护院,它们依赖人生存着。雀村是一个只有一百多户的不大的村子,很多狗也生活在这里,它们也会生病,死亡,被抛弃或者被贩卖,在它们的主人眼里,狗就是狗,它们终究看不到,雀村往东,那里有通往外界的唯一的一条路。

另外,床还有一个播放视频用途。原本放席子的地方装了4部讲述俞家人生活的短片,观众可以按下任意一个按钮,从中进一步了解浙江乡村传统的耕读文化。床其实就是一个家的缩影,把他们家的故事放在床上,耐人寻味,也让人感动。

殊不知“席梦思”没流行前,“棕绷床”才是奢侈的寝具。当时棕绷床都是有钱人才买的。据说,以前乾隆皇帝也见不得席梦思,睡的就是棕绷床。棕绷床的优点就是透气好、利于骨骼生长,以木框为架,串编棕绳为床面。软硬适度,睡卧舒服,修理方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棕绷床”是我们缙云赶新潮老百姓的首选寝具。

  至于尝试雕塑以外的表现形式我非常有兴趣,而且正在试着尝试,当然不是这次展览的作品。

  《雀村往东》(2007) 是围绕一群在干旱、荒凉、严酷的中国北部恶劣环境中为维持基本生存而努力挣扎的野狗的生活场景展开的。同时,在影片中也穿插了一小部分同样充满困惑、为了生存而战斗的人类生活场景。艺术家在这部作品中质疑了在当代中国生命价值的所在,并且强烈的传达出个体对于生存权利的渴求。《雀村往东》也许是至今为止杨福东最私人的影片,他用一种近乎痛苦和冷酷的感情描绘了幼时生活的农村,以及他日益增加的孤立与迷惘。

编辑:admin

但是21世纪开始,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随着“席梦思”的出现和流行,缙云许多人家,特别是年轻人,都赶时髦享用起了“席梦思”,而已经很少用棕绷床了。甚至有很多年轻人就根本没用过也没见过棕绷床...。而对缙云传统的“大床”、“假铁床”、“两头兜”……之类的故事更是天方夜谭了。

  4.发现你近几年的创作中少了女性的身影,而在以往的创作中女性是你的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主题。为什么?

  《青麒麟》(2008)

缙云位于浙江南部腹地、中南部括苍山丘陵山区,并非十分发达富裕,所以缙云的床,也向来都是简单朴素。主要类型为:古老的雕花床、大床、铁床、假铁床、两头兜、仓柜床和临时床……,后演变成如今流行的各式各样席梦思床。

  女性话题其实一直是我的兴趣点,着迷的事儿。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而且我个人觉得女人比男人靠谱,男人太不靠谱了。因为随着他的事业有成,地位提高,就会变得越来越龌龊,越来越装逼,不真实,女人比男人要真实,所以过去谈恋爱出问题大多都是女人自杀,男人很少。

青麒麟 雕塑 多屏录像装置 2008 杨福东

“花床”是少数富裕的大户人家拥有,她包含了奇特的中国民间习俗。在花床上有着不同主题含义的雕刻和绘画。除了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和一些戏剧故事、民间传说之外,有一部分,带有某些云雨之事的暗示色彩,不仅寄予着父母对于孩子传宗接代的渴望,也寄予着将中国礼教传统相继承传下去的渴望。

  我近几年尽是帮别人做了作品,自己仅有的几件作品,都是受了我母亲去世悲哀心情的影响,感觉少了女性的形象。其实,我一直离不开女人的。

青麒麟 雕塑 多屏录像装置 2008 杨福东

“铁床”也是比较有钱或“洋气”的绅士阶层从外地引申过来,有的设有床架子,有的三面或两面栏杆,有的整张床用铁管或铁皮做成不同的几何图案。花色各式各样,两头栏杆可以靠背,床后壁栏杆可以挂衣服或防止人滚落地。

  5.多年来一直遭受非议不断,怎么面对非议?

青麒麟 雕塑 多屏录像装置 2008 杨福东

“大床”是缙云城乡当年的普通的主流床。上面没有床架子,前后面大“床杠”,用大的硬木方料做成,两头各有“床头板”和“床头柜”。“床头柜”里面可以放家庭的契约、账本和比较精美值钱的首饰品之类,然后上面按上“稻草床头”,盖上草席,既保密又当枕头。

  走自己的路,让他们说去吧!

  2006年,杨福东拍摄《竹林七贤Ⅳ》时路过山东嘉祥,此地盛产青石。整个城市的活动围绕制作青石雕刻产品展开,这种状态打动了艺术家,2008年他创作了《青麒麟》。整个作品包括10段影像和一个重达10吨的华表石雕。10段影像记录了石雕工人劳作的场景。细看时,观者不难发现石雕上面还有一些纹理没有处理完,粗糙的程度有别于传统工艺的精美,石雕的体积感与重量感能带给观者一定的视觉震撼力。整个作品直面现实,观者宛如置身于一个视觉生产的底层世界,有粗放、荒凉之感。

“假铁床”是1950年代后期起比较流行。为了模仿铁床功能和追赶时尚,符合新的审美观,那时候起,一般男女青年结婚,都作兴这种床。一般的“假铁床”,两头和后壁都以车木而成的大小几类“葫芦”组成的三面栏杆,上面做了架子可以挂蚊帐。通常大小尺寸为1.9米长×1.2米宽,用油漆漆成红色。

  6.这次展览33件作品,应该算你比较有规模的一次个展?有什么期望?

  《第五夜》(2010)

“两头兜”床,比“假铁床”简单,只是两头用木条简制栏杆,有的稍加油漆,一般为家庭小孩或临时客人所用居多。

  以前在北京展示的机会较少,尤其是大规模的展示,所以期望大家都来看看。

第五夜 10分37秒 多屏电影 2010 杨福东

“仓柜床”一般是建在楼上的谷仓旁边,三面封闭式,床下是柜子,可以藏稻谷或棉被冬衣,这种床既可睡人,也可空时堆放杂物。这种床更适合恪守在楼阁闺房里的闺女。

  7.今年有什么新的创作计划?

第五夜 10分37秒 多屏电影 2010 杨福东

“其他临时床”,有的农户家中贫穷,就用两支“四尺凳”,搁上几片木板,铺上稻草,也就算一张床铺。还有的是正月拜年客多,随便在楼板铺开“地簟”或“稻桶簟”也算临时床铺了。

  和再三画廊合作的计划,得2015年才出来。

第五夜 10分37秒 多屏电影 2010 杨福东

1950年代,缙云农村常有顺口溜:“印花被,青布凉,绣花枕头新凉外(挂在假铁床顶上,布凉外部的,绣着花的短帘子),新凝学灶白粉墙,三节电筒钢笔挂……”,表示对床的配套和新生活的梦想境界。

  《第五夜》(2010)由七个银幕并置,放映七段同步影像,组成这件影像装置作品。影片以旧上海的某个角落为场景,仿佛一个巨大的舞台布景,马车、黄包车、老爷车穿行其中。场景中心有意搭建了一座舞台,几个盛装着金鱼的玻璃器皿放在桌子上,一辆电车正在被热火朝天的修理,火光四溅。跟莫名景致一致的是没有情感交集的人们,焦虑彷徨的男人女人在各个处所各司其事,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旧时,缙云人铺床基本上都是用“籼谷稻杆”铺垫取暖,因为一是大多数老百姓都是比较穷,二是籼谷稻杆是“神仙所封”,既松软又有一定的保温和驱邪功能,况且又是土出省本钱,所以是城乡铺床的首选材料。所以包括床头都是用“稻杆”捆绑而成。就算部分富有人家用旧棉絮或床毯,下面也还是少不了稻杆的铺垫。

  《关于与一切未知的女孩:马斯瑟》(2013-2015)

铺床的草席,多是以“龙须席”和“蒲草席”为主,通用草席除了各户农民自产自销自用外,相当一部分是通过市场买卖。缙云市场上“上坪龙须席”俱代表性,“雅化路蒲草席”也有名气。除此以外,夏天家家户户都通用比较凉快的“篾草席”。

《关于与一切未知的女孩:马斯瑟》海报 杨福东

长年固定睡觉用的各类床,基本上都配有“苎布蚊帐”,八十年代后“纱布蚊帐”也慢慢流行。有床架的“花床”、“假铁床”可用没有顶的“团圈旋蚊帐”,没有床架的“大床、两头兜床”必须用有顶的蚊帐,并穿着“布凉竹”吊在高处。六七十年代,年轻人结婚用的床,都配用“花开并蹄”之类的“绣花枕头”和“鸳鸯戏水”之类的“凉外”。很多家庭的床边放着“坢桶”,也同时挂上绣花的遮羞用“坢桶帘”。

  这是一个从2013-2015的电影拍摄计划,也许更长时间,它是关于一个女孩的生活的一切。这个女孩叫马斯瑟,她曾经出演过我的两部影像作品,《将军的微笑》与《第五夜》,我们并不是很熟悉,我好奇她学过的所谓专业的表演,与日常生活中作为演员的一些变化。一个真实的演员的所思所想。什麽样的故事会发生她的生活里。同时她也会作为演员出现在我的新的影像作品中。在真实的生活与真实的表演两者之间,未来关于她的生活也许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种不确定的生活总是让人充满期待。《关于与一切未知的女孩:马斯瑟》在第12届里昂双年展上是这个艺术项目的开始。就像一本书的序言。未来也许它会是一部电影,对我而言,我希望它是一部不确定的自由电影。

由于以前房子窄小,为了提高房屋的利用率,为了能够多睡几个人,防止小孩滚落地,往往床后壁都靠在墙壁的“傍实”地方,前面备有深满的“大床杠”护住,床面前还必备“踏床”。“踏床”既可以给小孩上床当台阶,也可以放鞋子。年长老人又可以放“火笼”、“尿壶”……。

  杨福东

棉被是床上关键的配备,的床文化和床铺配备的核心,一年四季不可或缺。过去虽然多数都是印花土布包着棉絮,可是由于以前家庭贫寒,基本上一床被子一盖就十几年,“旧棉絮”翻新翻了又翻,“被夹里”补了再补,大多是破烂不堪面目全非。况且以前的被子又破有薄又小又硬,盖得了左边就盖不了右面,盖得着小孩就盖不了大人。所以只得将衣服当被盖,用火笼取暖,而且不少农民将“蓑衣”当被毯盖。解放以后,蓑衣当被盖的历史基本不复出现。

  《天色新女性II》(2014)

天色新女性二 现场拍摄 2014

天色新女性二 现场拍摄 2014

天色新女性二 现场拍摄 2014

天色新女性二 电影中的风景ACMI 展览现场 Mark Gambino摄 2014

  《天色新女性II》(2014) 描绘了在自己闺房或者私人空间的女孩们......它试图表现一个女孩拥有一件特别秘密礼物的那份感觉。

  在拍完《新女性》的时候我就有想到过要拍摄《新女性II》。当时觉得它将不再是黑白影调,而是彩色的影片,它可能不再是针对于理想,相对的宏大叙事的作品。对我来说《新女性2》的感觉更接近童年,记得你吃完糖以后,把彩色的糖纸,对着太阳照耀,随即散发出各种斑斓的色彩,像雨后奇异的彩虹么?

  杨福东

上一篇:成艺术市场潜力股,水彩画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