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原作照片之门道,我院摄影协会代表应邀出席2002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美术     |      2019-12-17

慧眼识珠

图片 1

2002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于9月20――27日在山西平遥古城隆重举行,数千名中外摄影家、专业摄影工作者和摄影爱好者相聚平遥,参加有关活动,互相观摩、交流,以求共同提高。

关于平遥国际摄影节,这么多年来,舆论里经常出现两个词:超市庙会,主要的意思就是杂乱和喧闹。而从事摄影批评的鲍昆则把平遥国际摄影节称为草根的节日,散发着狂欢的味道。作为国内最大的一个摄影节,平遥国际摄影节已经9年了,有人预言:明年10周年庆上肯定是一个大庙会。甚至在参展的年轻摄影师中间流行一句话:今年观展的人,明年就能参展。意思是门槛很低。

编前语:摄影人对于“PIP”倾向于称之为“她”,这是源自一份亲情一般的爱,而我更倾向于称之为“他”,因为眼前面临着一个抉择——18岁的他是要娶媳妇还是18岁的她要嫁人,显然平遥人所希望的PIP成人礼是“他”要留下来。本文重点解读了这届成人礼怎么“办”,策展理念有何“新”意,市场化有多“大”步伐,还有今后的路怎么“走”?平遥态度——“永远的坚守”,就是最好的答卷。

本年度国际摄影大展的特点是体现国际性、高品位和山西特色。2002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在布展规模、活动内容、艺术风格、图片交易、参展单位、运作机制、投入力度等方面都比第一届有了更大的拓展和提高,进一步向国际化大型展览的水准迈进。主要活动包括大型歌会、开幕式、摄影展览、图片交易、露天幻灯放映晚会、培训班、年度摄影评选等。

以上是一位化洋文名字jack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文章《是摄影节,还是庙会?》之评论导语。

  一岁一梦回,一秋一吟诵。

应2002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组委会的正式邀请,我院摄影协会派出代表参加了本届大展的主要活动,亲身感受了国际性摄影大展的高水��、高品位。

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定位于超市庙会以及草根的节日究竟是褒是贬?我宁愿将此视为一个见仁见智的看法。例如,对无名的年轻摄影师来说,门槛很低岂非好事乎!反而,高门槛的获益者又为何人呢?这不禁令人联想到庙会与庙堂之别。

  明天,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即将开幕

我院观展代表有幸一睹众多海内外著名摄影家尤其是国际著名摄影家马克.吕布先生的风采。马克.吕布先生1923年出生于法国里昂,14岁开始接触摄影,并用其父亲的科达像机拍摄了他的第一组照片。1951年,他放弃了工程师的职业,开始专注于摄影创作。数年后,他加入并负责Magnum公司。马克.吕布先生随后开始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进行采访旅行。他撰写过几本书籍,其摄影作品在众多博物馆和艺术画廊展出。

这门槛很低如是以知名度为标尺,倒恰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非同其它的优点所在了。就我目及,凡首次在平遥做展的年轻摄影师的照片品质,泰半都处理得很认真。这就好。

大展艺术总监张国田,这段时间频繁穿梭在平遥的各大展区,手机经常处于“正在通话”中。

在“我院师生摄影艺术作品展”成功参展2002河南省摄影艺术周之后,我院摄影协会下一步的工作目标将是进军全国展和国际展。我们决心以摄影这一艺术形式,运用手中的像机,为郑州轻工业学院“外树形象”工程,为进一步加强大学生素质教育,尽一份绵薄之力,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今次本文所谈论的原作照片事物,特指非影像或图片内容的照片作品形质。简言之,就是专指在中国各个摄影节上展示的那些能够被直接纳入画廊、美术馆、博物馆和拍卖会的、以银盐感光相纸和数码艺术微喷材质体现的原作照片,唯此够上原作意义的作品,才能够被定义为真实的艺术照片。

  18载流年似水,在大展“成年礼”到来前夕,张国田与人民摄影报记者应约对话,为平遥大展的18年和本届大展,给出了一份答卷。

本文开头的关键语强调之中国摄影人特别缺乏观看原作照片的亲历经验,所指即通常人们混淆了原作照片跟其它形形色色的大众印刷传媒的或网上的各种视觉图片。此问题的常识意义,犹如从印刷品画册学习绘油画跟从油画原作学习油画间的差别之巨。假印刷媒介取代艺术原作的审美感应本属赝品经验,相当于常言道的能否得其真传。成语纸上谈兵和闭门造车,比喻的就是这类似是而非的事情。

图片 2

使得中国摄影艺术质地发展受阻碍的一大原因,就是中国社会长期欠缺提供观赏艺术照片原作的画廊和摄影博物馆,造成国人在摄影艺术感受的重要环节难得真传。更何况国人连唯美的沙龙摄影都是像对新闻报道摄影那样,几乎完全经由印刷的报刊书籍媒介来观看,可想而知,他们对照片原作的欣赏经验近于空白。因此,摄影画廊和摄影博物馆的存在之于摄影文化的精致品质,绝非可有可无,而是非有不可。就此而言,中国摄影艺术主干生态流于庙会,也由于作为摄影艺术庙堂的摄影博物馆功能在中国至今不成其型。

 2018年大展是一个宏大的成年礼

编辑:admin

  记者:今年对于大展来说,更是别具意义,从最初发轫于古城到即将步入18岁,您是目睹并参与到她的成长中来,在这个国际大展特别的成年礼到来之际,今年的国际展单元有哪些值得一看的展览?

  张国田:18年来,伴随着摄影的发展变化,平遥大展也在不断成长提升,每年的大展都在梳理变化、寻求创新,从展场结构到展区单元、从作品遴选到展示呈现,平遥大展正是在用一座城来规划展览连结中外、并不断创造独有的影像视觉呈现。

  平遥大展一直关注国际摄影发展潮流和方向,不断扩展自己的国际摄影版图。

  今年将展出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3223名摄影师的546个展览,其中,国外展览49个、参展摄影师262名、作品1762幅。

  我们邀请堪称摄影大师的尼尔·斯莱文来华,他曾经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拍摄,在集体照或者说大合影方面具有极高的造诣;此外,世界上最著名的摄影师之一、马格南的重要成员马丁·帕尔和12位英国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新老摄影师也会参展;法国著名策展人多米尼克·夏莱集欧洲五国摄影师之力,共同为平遥打造一组“回声”;德国著名策展人托马斯·凯尔纳再度以静物摄影呈现了德国摄影的一贯严谨;在本届大展,古巴的摄影非常值得关注,尤其是参展的作品中,有已故的古巴著名摄影师、世界现代主义摄影先驱何塞·曼努埃尔·阿科斯塔的作品。

多年来,国际摄影机构的参与是平遥国际展的重要来源与构成。平遥大展与诸多重要的国际摄影机构如英国利物浦摄影节、美国亚历克夏基金会、澳大利亚巴拉拉特摄影节、澳大利亚Head On摄影节、古巴摄影博物馆等建立了长期密切的合作关系。18年来,在平遥所形成的平等的对话氛围和广阔的文化交流中,与国际摄影机构的合作正在进一步拓展与深化。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教师、著名策展人希恩·伯奈尔,专门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在英国举办了四届英国院校展。在本届大展的筹备过程中,艺委会还接到一封来自美国的信,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威尔逊市“主街故事”艺术总监杰罗姆·德·佩林吉专门致信平遥,并希望与平遥大展保持长期合作。平遥大展正在发挥越来越强大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记者:平遥是国内第一个设立致敬展,向老一辈摄影家致敬的国际摄影展会。今年向著名摄影家安哥致敬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张国田:第18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将向安哥致敬。作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摄影绕不开的人物,安哥在几十年中拍下十几万张珍贵的底片,用胶卷书写中国民间生活史,用民间立场记录急剧变化的改革开放时代,拍摄了大量具有时代特色的集体照,是反映邓小平时代中国社会发展进程的重要影像记录者。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届大展中,安哥与尼尔·斯莱文两位摄影师都有着大量的大合影作品,这种交汇将成为平遥大展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记者:大展在院校展、国际策展人的邀请等方面有何新的举措?

  张国田:院校展是一个重要的单元,本届大展参展院校首度破百,国外18所、国内84所院校,102所院校的作品将全方位呈现新一代摄影人的风貌。

  平遥大展还邀请了4位著名的国际策展人和摄影艺术节主席加入到艺术策划团队,他们是俄罗斯摄影节艺术总监伊琳娜·契梅瑞娃、澳大利亚悉尼摄影中心主任阿拉斯代尔·福斯特、德国著名策展人托马斯·凯尔那、美国全美院校摄影机构主席苏珊·都利。他们带来不同国度、不同领域的影像作品。

  可以说,当代摄影正是在不断的交流、互动以及对抗的过程中,建立起新的实践方式与展览模式,这种国际化的交流必然引发对中国摄影的新思考,也将会影响世界摄影的版图。

  从最初发轫于古城到即将步入18岁,大展正以其蓬勃朝气展示着她的芳华岁月。

  总之,我们要给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一个宏大的“成年礼”。

记者:18岁的大展又恰逢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大展如何在感怀历史进程的同时,展现她在新的历史节点的再启程?

  张国田:平遥大展创始于数码摄影兴起之时,18年来,她不仅见证了科技的进步和摄影艺术的多元变化,也以丰厚的影像作品展示了中国社会发展前行的足迹。

  影像是历史最好的记录和见证。作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创办者之一,创刊于改革开放之初的《人民摄影》报,35年来积累了丰富的影像史料,其中有许多堪称记录改革开放发展的经典之作。今年平遥大展艺委会与人民摄影报社共同策划了“砥砺前行 共创未来——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摄影作品展”,并利用人民摄影报社多年的图片资源优势和业内影响力,梳理、见证、记录时代发展的经典瞬间,以摄影人独特的视角形象地展示和集中彰显我国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40年来各方面发生的巨变。也体现影像记录、呈现、传达的作用和力量。

“创新、提升”中提升专业化

  记者:历年大展一直在探索更加规范化、更加专业化的策展方向,请您具体介绍一下今年大展如何达到专业化的运作标杆?

  张国田:本届大展以“创新、提升”为策划宗旨,以“分类规划,分区策展”为策划理念,在执行上,将大展拆分为几个板块,并层层分解,分别由专业团队组织实施。依据本届大展参展作品与平遥展场之间的契合度进行规划,提升展览的品质。今年的平遥大展将朝着更加规范化、更加专业化的发展方向,分工更明确、流程更明晰、运转更有序。

  值得一提的是平遥大展的策展人制度,在“分类规划,分区策展”的理念下,平遥大展的策展人制度逐步成型。一方面,邀请国内外知名策展人参与,如本届大展致敬展邀请崔波、生活馆邀请叶明文、女性展邀请孙颖,多位一线策展人的参与和许多知名策展人申报的展览,大大提升了展览的学术水平。

  另一方面,平遥大展最早推出青年策展人培养计划,积极推动青年策展人培养,为中国摄影培养后备力量。2016年,PIP青年策展人培养计划启动,自此已经连续举办3届,遴选出来的青年策展人,在平遥跟随来自国内外的策展大师们一道策展,从那些前辈们身上,也从平遥的艺术氛围里学习、实践、成长,最终成为中国摄影策展队伍的中坚力量。负责女性摄影展的策展人孙颖,就是从青年策展人培养计划中脱颖而出的年轻策展人。

  18年的运作经验和收获,大展将不断对当代的摄影业态进行全方位的、前沿性的探索并大胆尝试新领域。

在砥砺前行中坚持探索

  记者:去年的PIP画廊销售很不错,被认为是市场化的重要举措。今年画廊有什么新的看点?此外,今年在市场化方面还有哪些新的举措?

  张国田:去年画廊参展摄影师和机构都有非常满意的收获。PIP画廊作为摄影大展的一个单元,一方面它需要提升专业化和市场化的程度,另一方面我们又需要对摄影师负责,因此我们一直采取一个谨慎的态度推进。而且PIP画廊在销售和市场方面需要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这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

  许多年来,我们一直想搭建一个平台,一方面是给广大摄影师创造一个图片销售的平台,另一方面也是大展在市场化探索中的一个尝试。

  今年的画廊博览会我们有一个全新的定位。努力推动与一些专业机构合作,一道创建图片交易平台为广大摄影师服务。

  中国的图片交易市场依旧任重道远。

  今年的画廊博览会将完全按市场化运作,对作品输出规格、数量、程序进行严格把控。在加强与摄影收藏机构合作的同时,大展将提前对参与画廊博览会板块的摄影师进行相关培训,因为平遥非常愿意为摄影迈向市场提供一个平台。我们也期待着这一版块有着令人惊叹的收获。

  平遥大展希望能够通过自己不懈的探索,开拓出一条市场化的大路。

记者:今年平遥大展没有报名费,根据不同展场收取费用,您是如何看待这种变化的?

  张国田: 大展对于展场的收费问题一直非常谨慎,这也是摄影人非常关心的问题。大多数参展摄影师是赞同的,今年报名参展的摄影师与摄影机构都超过往年,从这一点上也可看出。

  由于平遥大展一直不收取费用,这么多年来,在参展中存在着一些问题,有些摄影师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参加展览的,这给大展的策划和展览的品质都造成了负面影响。一部分参展摄影师,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认真对待,无视大展规则,对自己的作品没有编辑,随意摆放,只知道要展线、要展场,如果不是我们前期大量整合和策划,PIP的严肃性与艺术性都会受到影响。如此下去,平遥就真成为娱乐化的大Party了。曾经有一些摄影师报名参展,等展场分配完毕,大展第二天开幕又电话通知不参加了,严重影响大展的整体形象。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平遥,可以说,今年是我在平遥展场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在展场心里最为踏实,可以对发现的问题及时给予解决。由于各种原因,今年大展筹备时间比较紧迫,展览和空间设计任务艰巨,同时还要对每个作品进行规划。我们几乎给80%的参展摄影师打过电话进行沟通,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平遥大展的工作量。

  平遥大展需要变革,所有的变革都只有一个目的,通过提升细节来为摄影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次收费问题可能带来了一次震动,但是相应的,大展也免除了参展摄影师的报名费,总体费用其实并没有增加多少,而且各种费用也更加透明。对于年轻的院校团队,我们则是分文未收,全力支持。之前也许因为我们在参展通知中将商业展和艺术展没有说清楚,使大家产生误解,平遥大展的工作量太大了,以后我们会完善展览细节。

  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一直坚持探索。在平遥其他的节庆活动已经实现市场化时,PIP的市场化显得更加迫切。今年的收费既是市场运作的需要,也是一种呼吁,呼吁摄影师们,拿出更加负责的态度来看待自己的展览,来看待平遥大展。

有一种态度叫“平遥态度”

  记者:您最近一直在说“平遥态度”,这种态度是指什么?

  张国田:激情责任和艺术方向,我认为这是 “平遥态度”的最好诠释。18年来,我与这座城相遇相识相知,为之倾洒所有的热情与汗水并甘之如饴,平遥已深深地融入我的血液里,大展已成为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每每走到古城就不由地想规划空间,设想什么样的照片最适合这里;每每看到一面墙就在脑海里构想作品呈现的效果,并为观者考虑观展的最佳线路。

  每年不同风格、变化各异的作品,激发出我和我的团队再创作的灵感,如何让这些作品达到空间展示和视觉呈现之间的完美契合已成为我们的追求。我很享受这一再创作的过程,也许其中蕴含着艺术家的天性和敏感,但更多的是责任,不容我懈怠。平遥大展让我的所有精力和热情释放在不断创作的过程中。

  作为大展艺术总监,要对摄影艺术的发展方向和脉络有着清晰的把握和认识。我和国内外的策展人常年就摄影艺术的诸多方面保持联系和交流,为来年的策展做好专业参考和把握。同时艺术也是没有标准的,艺术的积淀、独立的判断、敏锐的感觉、包容的态度交织在一起,为这座既开放又有浓厚传统文化氛围的古城汇聚多元、交融的视觉艺术。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