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捐款事件愈发朦胧,余秋雨声明再引质疑bob电竞官网

 美术     |      2019-12-19

伴着假捐的传说与争议,由余秋雨捐助的都江堰市三所学校图书馆日前在四川都江堰宣布开馆。就此,余秋雨团队对外宣称假捐的传言不攻自破。至于缘何以自己名字命名图书馆,余秋雨的回答是:朋友们决定把我的名字放在图书馆前面,其实,里边包含着更多更重要的名字。

余秋雨捐的史书 “假捐”事件越来越迷离 azuo 2009-06-18 10:28:24来源:

:2009-06-18 08:53:00

真捐款?假捐款?余秋雨声明再引质疑 azuo 2009-06-11 09:08:44来源:

据都江堰市教育局相关人士介绍,三所秋雨图书馆分别位于都江堰市蒲阳小学、李冰中学、都江堰外国语实验学校,共藏新书3万册,每所学校一万册。3万册图书全由余秋雨出资购买,以经典文学作品为主,涵盖了中国文学以及外国文学领域数千种传统经典名作。

对口援建的都江堰多个部门都不清楚 余秋雨写博客讽刺盗版者关心捐款问题

余秋雨去年地震之后宣布向地震灾区捐款20万元,在时隔一年之后因未见

继《北京文学》编辑萧夏林在博客中以长文揭发余秋雨向四川灾区捐款20万为假捐款之后,引发各界热议。昨日余秋雨托99读书人公司向记者发来一份声明,表示余秋雨的20万捐款将用于都江堰三所新建学校的图书馆建设,预计今年9月建成,届时欢迎大家去参观。而质疑者萧夏林昨日表示,余秋雨的声明仍是虚晃一枪,没有正面回答他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更证明他确实是假捐了。

编辑:admin

《北京文学》编审萧夏林日前在博客中揭发余秋雨向四川灾区捐款20万元为假捐款,余秋雨因而受到多方质疑。

捐款证据而受到多方质疑,要求余秋雨拿出捐款证据的易中天昨日穷追不舍,再度撰文质疑余秋雨捐款,易中天已连续三天发文针对余秋雨捐款。

余秋雨:某些人有意造谣

要求余秋雨拿出捐款证据的易中天连发三篇博文,质疑余秋雨为何不拿出捐款证据。记者16日赴都江堰就此事进行调查。

记者昨日赴都江堰就此事进行调查,但目前仍未找到余秋雨捐建图书馆的具体学校。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部副部长周百年表示,如果余秋雨的确捐出这笔钱,由于灾后重建的漫长性,到现在还没有建好图书馆,那么捐款仍属进行中,不能称其为“假捐”“诈捐”。

余秋雨的声明中称,作为99读书人名誉董事长的余秋雨在2008年5月14日决定捐款20万元,在四川灾区修建一所希望小学。经99读书人公司和上海对口援建的灾区城市都江堰多次商讨,决定将其捐款用于三所新建学校的图书馆建设。从今年5月初始,随着都江堰新建学校的即将落成,此项工作已经启动。图书馆将于9月新校舍启用的同时开放。

记者调查

都江堰多个部门不清楚

声明中还表示,针对某些人的诬陷,事实会说明一切,同时保留采用法律手段的权利。

都江堰多个部门不清楚

在余秋雨此前通过九久读书人公司针对捐款发布的声明中表示,他在地震之后决定捐款20万元并由公司联系安排准备建一所希望小学,后公司和上海对口援建的都江堰经过多次商讨,决定将余秋雨先生的捐助用于三所新建学校的图书馆。记者昨日驱车前往都江堰,欲就此事做详细调查。

余秋雨在去年5月向媒体声称要个人捐款20万建汶川秋雨99希望小学,萧夏林在今年5月底博客发文表示质疑,余秋雨的希望小学一年过去完全没有音讯。余秋雨和99读书人公司宣称捐56万元,实际上只捐了6万,50万为虚拟捐款,都是炒作。

在余秋雨此前通过九久读书人公司针对捐款发布的声明中表示,他在地震之后决定捐款20万元并由公司联系安排准备建一所希望小学,后公司和上海对口援建的都江堰经过多次商讨,决定将余秋雨先生的捐助用于三所新建学校的图书馆。

记者昨日首先来到都江堰市委宣传部,该部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余秋雨捐建三所学校图书馆一事并没有通过宣传部,因此他们并不知情。随后,记者又联系上海市教委办公室主任、也是上海市对口支援都江堰灾后重建指挥部社会工作组组长张伟令,据他了解,余秋雨5月到都江堰带来的书已经送到都江堰的学校去了,但捐建图书馆一事余秋雨方面应该是直接联系都江堰教育局。

此前,余秋雨曾在博客里将质疑者称为四个咬余专业户:古余肖沙,即曾咬嚼批评余秋雨的余杰、古远清、萧夏林和沙叶新。余秋雨说: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篇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记者16日先来到都江堰市委宣传部,该部宣传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余秋雨捐建三所学校图书馆一事并没有通过宣传部;随后,记者又联系上海市对口支援都江堰灾后重建指挥部社会工作组组长张伟令,他表示,余秋雨5月带来的书已经送到都江堰的学校去了,但捐建图书馆一事余秋雨方面应该是直接联系的都江堰教育局。都江堰市教育局负责学校方面的副局长刘加强在电话中表示,他对此事并不清楚。

随后,记者又来到都江堰市教育局,该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具体负责学校方面的领导是都江堰市教育局副局长刘加强,但记者又被告之刘加强在外开会并未在办公室。直到昨晚刘加强在电话中表示,他对此事并不清楚。

萧夏林:20万仍是虚拟捐款

余秋雨写博客

余秋雨没空关注这件事

这个声明只能说明余秋雨确实是假捐了。我提的问题他一个都没回答。萧夏林对记者表示,他5月25日在博客发表长文《余秋雨20万假捐款真相调查》,提出99公司承诺的10万元图书捐了没有?余秋雨个人捐20万的秋雨希望小学建了没有?余秋雨宣称妻子马兰到灾区做义工到底做了没有?等问题,在这个声明中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答。他猜测,这个声明是余秋雨和99读书人公司受到质疑之后临时策划出来的。

人的目光,因职业而异

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作为地震灾区,都江堰市在各方面灾后重建都需要投入极大的人力、物力,各部门人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相比较而言,余秋雨捐建三所学校图书馆并不是太大的事情,参与的人估计不会太多,还难以判断余秋雨是否捐款或已用于图书馆建设,但一番调查下来仍得不到明确的答复也不正常。而记者向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部副部长周百年了解时被告知,就算图书馆现在还没有开始启动,只要余秋雨的确捐出这笔钱,则都不能称其为“假捐”“诈捐”。

萧夏林认为,这三个图书馆与去年余秋雨声称的捐款建小学是两回事。去年媒体纷纷宣传余秋雨捐款20万,实际上直到现在,三个图书馆还是个虚拟捐款,钱还没拿出来。给哪个学校了,学校的名字都没有。四川方面至今也没有出来声明收到捐款。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余秋雨捐建图书馆并不是太大的事,参与的人估计不会太多,但一番调查下来仍得不到明确的答复也不正常。

周百年认为,余秋雨是否捐款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他的确捐了,那么现在没必要去质疑,“这笔钱用于图书馆这样具体的项目,因为灾后重建时一个漫长的过程,图书馆必须在学校基础设施重建完成之后才能进行,因此就算一年两年之后才建好,也不能认为这是"假捐"。当然前提条件是余秋雨有过这笔捐款,否则无从谈起。”

至于咬余专业户,萧夏林表示他跟余杰等从来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余杰、古远清包括他都很多年没有写过余秋雨,还什么咬余专业户?

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部副部长周百年认为,余秋雨是否捐款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他的确捐了,那么现在没必要去质疑,灾后重建时一个漫长的过程,图书馆必须在学校基础设施重建完成之后才能进行,因此就算一年两年之后才建好,也不能认为这是假捐。当然前提条件是余秋雨有过这笔捐款,否则无从谈起。

记者昨日在网上也看到,湖南郴州慈善总会秘书长陈岳也认为,“图书馆建设系灾后重建项目,在空间和时间上与赈灾救助紧密相关连。所以,现在的余秋雨先生的"报捐"行为,仍为进行时,属捐款实施阶段。”

黄育海:9月份图书馆就建成

虽然一直不出面澄清,但余秋雨昨日发表博文《警察的智力游戏》,文中写道:一个盗版起家的人突然对别人的捐款账目产生了兴趣,你猜为什么?当今小偷最喜欢看的是时装杂志。不是他们品位提高了,而是查看新出时装的口袋缝在哪里。他们甚至认为,时装设计师的动机也十分可疑。人的目光,因职业而异。 据《成都商报》

对于易中天的质疑,有记者昨天联系上了余秋雨的助手金克林。他强调“捐赠的事都交给了九久读书人,所以一切以其董事长黄育海的答复为准”。至于余秋雨为什么始终不出面交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金克林表示:“余老师实在太忙了,他没时间去关心这档事。”而易中天昨日再度发文质疑,依然要求余秋雨方面告知捐款的途径和时间,并对九久读书人董事长黄育海的回应表示失望。

上海99读书人公司的董事长黄育海昨天表示,到9月学校图书馆建成,自然水落石出。他解释说,当时余秋雨打算捐20万建一所小学,但联系都江堰后对方表示,现在建小学要抗十级以上地震,20万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决定改成捐建三所学校的图书馆,分别是一所高中,一所初中和一所小学。

又有作家捐款受质疑,杨红樱、阿来出面澄清

杨红樱“诈捐”20万元?

这些都发生在萧夏林的文章之前。黄育海称,现在学校都是工地,或未装修,图书馆还没开始建设。余秋雨的钱将用于购买图书和设备,20万肯定不够,多余部分将由99读书人公司出。

杨红樱:幸好我有票据作证!

有票据证明捐了款!

黄育海还表示,看事态的发展,四川方面可能会出示证明。

晨报讯余秋雨涉嫌诈捐之事闹得正凶,近日又有网友将向四川灾区捐款的作家名单及捐款金额放到了网上,并质疑杨红樱等作家是否为真捐。

捐款与质疑,似乎已经成为不少人的习惯性思维,就在余秋雨捐款事件越闹越大之时,昨日又有人质疑杨红樱在地震之后的20万元捐款未捐。杨红樱昨日对此哭笑不得,“幸好我还保存有捐款的票据,不然现在就说不清楚了。”杨红樱随后将捐款的证据拍照发给记者,票据显示杨红樱于2008年6月23日捐出20万元。据发起“5·12灾后乡村学校重建行动”的阿来介绍,包括他和麦家、杨红樱等人的捐款均在阿坝教育基金会,“这个可以到四川省民政厅去查询,每一笔捐款都有记录,他们到民政部是找错了对象。”

据《成都商报》报道,杨红樱16日对此哭笑不得,幸好我还保存有捐款的票据,不然就说不清楚了。杨红樱将捐款的证据拍照发给记者,票据显示杨红樱于2008年6月23日捐出20万元。

昨日凌晨,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借用麦家的博客,对此事做出了回应。阿来称,每一个捐款者都拿到了基金会出具的正式发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