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虚无性与实在性之间的关系,大道无极

 美术     |      2020-01-06

时至今天, 从最早的手世界地图到今天的GPS; 从工作服的款式到整个机械化流水线的设计; 从7eleven的销售模式到全球一体化的世界金融体系; 无论是从殖民或者被殖民的角度来看, 今天应用于整个人类的世界体系是以西方人的方式描绘和的建构的。这种源于古欧洲的精密思维,独立的体系成为构建人类共同体的基础。东方知识分子曾经长期沉溺于自己思维体系的失败中。 刚刚开始的21世纪的会是这个现状的一个转机吗?江衡的绘画场景不再把个体的想象压制于一个狭小的空间或者一个尽人皆知的绘画史里。一个对未知地的航行,不仅意味着漂流者的大胆,更多包含了自信和冲动。似乎宣告着一种东方思维渲染世界图景的冲动 。 而尤其有趣的是,场景中描述了在这个迁移过程中种族所夹带的古老想象力。以及对未知世界的初步勾画。这种对未来的主观想象, 暗示了一种在全球市场构架中的中国式根性的扩散。今天的游牧和迁移不再是铁马金戈, 蒸汽机车,和轮船贸易的殖民时代,这种全球金融体系中的迁移,更加直接深刻地显现了种族个性以及更加有机会将自我民族的思维特色融入全球体系的构架中。今天的全球化更直接地把带人们进入一个更真实的经济架构的世界。

图片 1

图片 2

一个始终天真好奇的大眼睛,一个窗帘后的骷髅,以及无数突然出现的蝴蝶。。。。暗示了作者对外部世界的想像,似乎某种拒绝成长的心态加深了艺术家对未来的恐惧。这种在经济体系中的种族迁移,将面临一个更加真实,更加深刻的改变。 这种在陌生环境的生存,更加要求个体自我界定, 以及和原有的生存环境的交换共存。 。江衡在这个系列作品中尝试从个体与环境的角度讨论这个核心的问题,什么是我们这个古老根性的核心呢?,什么是这个古老民族今天在全球共同体中的真实角色? 这种东方古老的个性在个体与社会环境间起到什么作用呢?

高炀作品局部

展览海报

在这些物化的儿童的身体上, 在毫无准备的情景下漂流入开放世界,一个崭新个体在进入陌生的世界体系的过程中,东方个体重新以自己熟悉的古老的想象力来尝试描绘未知环境。即便今天众多的政治理论都在谈论后现代的漂移, 但是江横绘画中更加具体地谈论了东方式的想象及其根性的扩散,他门曾经成为个体移动过程中作为生存之基础。东方式的根性和东方式的关系,基于一种族组织成分中的身份因素和组织模式的关系,事实上这暗含个体对固有命运的认可。这种根性化的思维成为,曾经成为东方人对广阔世界的自慰式幻想的核心。

记者:这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的混合材料作品都是我们所熟悉的,你所要通过这些作品传达的主体思想是什么?

展览城市: 北京

可怕的是在那些儿童的身体上看不出丝毫的个性,偏执和先天主体性的痕迹,这暗含现了移民文化中的文化可替代性。全球化的大混合进程,对固有命运的质疑,以及对任何新可能性的接受,成为动摇传统生存模式的核心。在这些融合过程中,作为象征价值的原有影像已经变得逐渐模糊, 源于德里达时期的符号,已经不能再作为文化的参数所参考。

高炀:我是想通过物来表达客观现实内在性和绘画的结合来揭示艺术的真实性,而非技术性的再现,是实物和空间的再现。以此来表现东方式的感知方法和存在方式以赋予虚无的空间以某种意味转之实体的物象和具体之间产生的空白和寂静强调一种深远性,给观众以想象的空间,以物而产生的视觉与实在的矛盾关系、视觉与实在的不一致性、探索虚无性与实在性之间的关系、是对充满未知性和诗意化表达的一种抽象再现、决定事物与时间在某种意义上的转换方式达到自然情趣和深远意境的体悟,体现老子的学说,是返璞归真的生存状态。

展览时间:2013年9月22日——2013年10月22日

而为了满足社会商业和景观的需要,传统文化开始肩负起社会慰籍和重新组合的功能。 他实际上适应于在中国历史运动中,模糊的对于个体自由精神的渴望和要求。同时以一种模糊的, 似是而非的逻辑渗透到以精确紧密见长的西方思维体系中。

记者:也就是说你是借用西方的语言来传达东方的哲学意境。在当今社会背景下,这些作品会产生哪些现实意义呢?

展览地点: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北京台湾街C_01 艺铭东方

高尔基曾经感叹,只有中国文化将是未来世界问题的解决方案。江衡绘画中物化没有个性的身体,以及若有若无的山水正描绘了模糊的东方思维所内涵的开放性成为世界体系的弥补。当东方体系开始并入西方主导市场,必然影响整体文化生态系统的平衡,也许今天在各个领域显现出的拥挤和混乱,就是建立维护新平衡体系的过程。

高炀:我的作品产生在当下的时代,是社会时代的产物和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比较发生碰撞后的结果,反思物与物的结果。通过认知世界的真实面貌而达到合理使用媒介的目的,主张从理性思维的合理主义思维方式脱离出来。崇尚主客体不能分的重视自然存在的东方思想,从点开始,从零开始的心象学意义。渗透浑浊状态所产生更大的空间性想象力。

策展人:彭锋 赵常

--------2012年江衡《美术文献》推介词

并且,在当今西方一直否定绘画方式的背景下,我是企图继绘画之后重新开始绘画的复兴主义者,使物分解到时间空间的大背景中去,抵抗大工业生产造成的物质泛滥,将这些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与自然景观形成绘画方式放置文化工业产品揉和进行说明和批判,隐藏着对当下物质社会的观念的反思,同时还把空间作为作品的因素,使作品面貌更加含蓄,更加模糊,增加许多不确定因素。作品中没有明确的界定,完全是随心所欲的物非物,而物也,乃心哉也,对概念的批判,也是对制造文化的批判。提倡反思和自我批判的精神,重视研究事物的关系性。场的问题的摄入以及发现绘画新语言的探索。虚和实的东方理念视觉效果,反映作品的原创性。

学术主持:彭锋

记者:除了反映物与物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借物喻人的意思在其中。非常有趣的一点,就是作品采用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材料,这其中又传达出什么理念呢?

联系电话:8610—6864749768647487 15601241856

高炀:采用生活材料是对当下人类社会遗弃的废物的重新再利用,可隐喻为被社会遗弃的边缘人物的关怀,体现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心、环保理念和生态理念。我创作过程中延续了贫穷艺术的风格,反应一种贫民化意识,将平日随便捡拾的材料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材料,也有意识排除典型的中国符号,凸显其艺术作品的国际性风格,为材料艺术彰显个性的语言特征,对普遍人性、普遍艺术本质的追问。

联系邮箱:ymdf_ad@163.com

编辑:成小卫

展览介绍:

由北京艺铭东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办,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环球奇观频道协办的“大道无极——陈铸个人作品展”于2013年9月22日在北京艺铭东方艺术空间正式开幕,此次展览集中展示了陈铸个人作品近40幅。陈铸,1976年出生于福建福州,现居北京。先后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材料表现工作室,师从中国材料表现专业权威张元教授。现为福建省青年美术家协会秘书长、福建闽江学院美术学院教师、福建省青年联合会委员、专业画家。北京艺铭东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全力投入文化事业发展,先后举办了多次国内外艺术名家的作品展和大型国际艺术交流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朋友的支持与认可。

[NextPage]

大道无极—浅析陈铸的材料艺术

文/纪旺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西方表现主义绘画对中国艺术界的实质影响在院校的油画实验领域中开始蔓延,这种蔓延切身地符合了特定文化思维时期艺术家的理想主义表现情绪,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架上视觉艺术的向前发展,应该说,也让院校艺术的架上实验从油画材质向多元性材质的转移起到了启蒙的效果,其中最有影响的像德国的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

这一点,相信作为材料艺术家的陈铸是深有体会的,在中央美院材料体系出来的访问学者,陈铸有着这一脉络的显著特征。具体体现为新表现主义的创作手法是抽象表现主义的,或则就如当下某些艺术评论家所使用的那个词汇“意象”,它采用了色面绘画的色面层次组织,也采用了极少派艺术的直接表现法。其作品没有限定的题材内容,追求自由表现﹑自由联想,强调感情的率直﹑天真。更多的是反映了那些作为材料触觉所引发的敏感性所带来的文化精神。这种独特的使命感就是发掘原始的、精神性的图像的意义。

因缘于此,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渊源流长的特性,似乎和德国人关于深刻,沉重的东西不谋而合,很自然地进入到新表现主义在当下中国的演绎,尽管如此,中国的新表现主义绘画在内容上却更加深刻地趋向当下中国的“社会学”乃至“人类学”的范畴研究中,在中国人关于“仕”的精神中找到一种东方式的传达与宣泄。作为知识份子的一种特殊而精彩的感伤。

陈铸显然是深谙其道,所以他有个这样一个关于作品集合的名称:大道无极!

在材料运用中,从“漆都”福州出来的陈铸在其平面性创作中使用了中国大漆,这是一种古老东方式髹饰材料,它的深邃足以穿透历史的空间,延续当下而成为经典。陈铸显然又不流俗于传统的髹漆技艺中,这与他在央美作为材料研究的视觉艺术家的当下思考有很大关系,现代艺术的教育体系很好地保持了当下与传承的对接点,使得这种东方精神的体现是整体而抽象的。具体到创作技法中却是真实而富创造性的。

南方情结在陈铸的材料视觉中是双重隐现的,他在传统大漆的“红”与“黑”中游刃有余地经营着他自己的“南派山水”,典型的南方精致,犹如“米氏云山”的材质触觉,而那犹如生命的透明大漆所独具特色的自然泼洒、流动、扩散,所形成浓淡层次,及其时间晕染和色调所引起的视觉空间,层层叠加,形成一种触摸不透的虚幻迷离正隐和了山水处士的悠游心境。细看之下,还有那些放荡不羁的随性笔意,时而急速,时而轻缓,试图在阴阳交错中唤醒那些古老的景致所带来的精神力量。与此同时,在画面构成形式上,保持山水绘画中稳定均衡的结构,使画面中诸多元素自然融为一体,形成独特的、强烈的视觉语言。

他以诗人般的敏锐直觉和丰富人文情感,将画面的视觉情志激情燃烧,就像一团气一样幻化进梦境,坚韧地走着自己的艺术之路,他对材料视觉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和领悟,在心灵的深处细微而持久的探索着,潜心于材料语言的多元尝试和精神层面的深度发掘,以顽强的探索精神,敏感的文化触觉,让人文山水融合到他的绘画情境中,试图去融合那种往复交错,起伏回旋的思绪与情感,勾画出一幅幅以材质的力量烘托山水无极,大道至简的人文情感,这该是这个汉子所显著的粗矿却不失敏感细腻的独特风格与艺术魅力。

大道无极!

2013.9.3

[NextPage]

传统美学的现代转换——读陈铸的绘画

彭锋

陈铸从小喜欢国画,对于中国传统美学有深厚的造诣。后来进入中央美院油画系材料工作室,接受西方现代艺术的洗礼。在材料工作室的学习,让陈铸掌握了一系列新材料的特性和用法,而且对于现代绘画的观念有了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但是,陈铸并没有走向现代抽象绘画,而是重新回到中国传统绘画。在陈铸看来,中国绘画对于意象的创造,对于意境的追求,在今天依然具有意义。基于意象和意境的中国传统美学,在今天依旧没有过时。于是,陈铸开始了他的探索,尝试用新的材料和画法,来追求传统的美学精神。

从大的分类上来讲,中国绘画,特别是文人水墨画,采取的是一种最极端的直接画法。就像石涛的“一画”理论所主张的那样,中国绘画的理想境界,是通过笔墨的运动可以想象画家的身体姿势,通过画家的身体姿势可以想象画家的心灵状态,通过画家的心灵状态可以想象所画对象的情态。总之,绘画是画家身体和心理活动的痕迹。但是,陈铸在材料工作室学习的是间接画法,它与中国绘画的直接画法完全不同。正因为如此,尽管有不少画家尝试用新材料去追求中国画的意境,但成功的案例并不多见。陈铸知难而进,力图用间接画法去表达直接画法所追求的趣味。这是如何可能的呢?

众所周知,中国画除了明显的书写性之外,还有一种特别的气氛。间接画法不能体现书写的直接性,但在对气氛的渲染上有很强的表现力。陈铸正是通过气氛渲染和意境营造,将现代绘画与传统美学结合起来。由于采用了新的材料,陈铸对于气氛的渲染有了更多的手段,而且他的绘画作品所渲染的气氛更加浓郁,具有更多的层次和更好的质感,是纯粹的水墨无法比拟的。真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陈铸在书写性方面做出的牺牲,在气氛渲染和意境营造获得了加倍的回报。陈铸的实验,不仅是他个人的冒险,也是对中国传统美学的一次考验。在面对的新的材料和技术手段的时候,在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的时候,中国传统美学是否还能有效?今天不少艺术家的答案是否定的,陈铸的答案是肯定的。

2013年9月12日于北京大学蔚秀园

[NextPage]

心源意象——关于陈铸的画 文/赵常

乡愁是人类最为普遍的情感之一,由于生存环境与历史文化的差异,个体诉诸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出身书画世家的陈铸很自然的选择了绘画的方式表现他对故乡依恋。这种依恋的程度我们可以从他早期的三个系列《岁月·传承》、《印象·三坊七巷》、《流年·光阴》窥见一斑,无论是中国传统装饰性的摆件还是福建民居老宅深巷都在讲述着属于他那一代人特有的文化记忆,画面散发着怡人的浪漫气息和浓厚的书香气韵,这种抒情式的油画语言饱含着艺术家的诚挚的人文情怀,使观者很容易产生文化认同和心理共鸣。 陈铸新近创作一系列作品,名为《大道无极》,依旧沿袭了东方精神的表现意境,但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内在精神的传达方面都与他的早期系列有所不同,综合材料和间接画法的使用使他的画面更富于层次感,用笔挥洒自如,画面布局构思精巧、浑然天成;从语言风格上看《大道无极》系列走向了更为意象式的表达,表现语言更为纯粹,不再拘泥于对具体的形象的描绘和细节的刻画,力求突破绘画材料的自身限制,使画面形式和观念达到和谐统一。 以“意”造“象”是我国独有的绘画表现方式,讲求“意在笔先、神于言外”,陈铸正是借助了我国传统文化中观照社会与自然的意象思维方式和叙述经验结合西方绘画表现体系和审美结构构建了他心中的山河岁月,从这个层面上看,陈铸的乡愁情结已经从闽越文化延展到对中国传统文人精神怀念,对“仕”气的崇尚,对“逸”气的推崇。这种感觉在他的《气韵.墨镜》系列中有着更为直接的体现,他利用新的表现语言对我国传统绘画图像进行现代的转换,雕章缛彩、意境悠远;他并没有简单的复制这些经典的图式,而是通过他对母体文化的理解和体悟赋予作品以新的生命。在陈铸看来当代社会主要症结便是传统文化的脐带断裂,而这种觉醒意识正是源自他对西方艺术的长期探索,陈铸是学油画出身,从小又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东西方艺术上观念的冲突、形式的对立都对他产生巨大的影响,他并没有刻意的去摹古,也没有迷恋古代绘画技法程式,而是把握了中国山水画“含道映物,澄怀味象”的精神的内核去抒发他真实的心灵感受。 陈铸是一个非常怀旧的人,他把“当年”谐音成《当.莲》作为他一组荷花作品的题目,他并没有描绘人们所熟知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形象,他画的是残荷,色彩绚丽而古雅、光影疏离、虚实交错;以花喻人,残而不败。 陈铸选择意象式的表现方法作为艺术精神的媒介,构筑着他的图式语言,他游走在现代与传统、东方与西方、观念与表现、具象与抽象之间,享受着创作过程中的生命体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