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佩斯画廊关闭798艺术区展厅

 拍卖     |      2019-12-04

图片 1

摘要:2019年7月8日,知名画廊佩斯画廊的创始人Arne Glimcher对外宣布,将关闭佩斯画廊位于北京798艺术区2500平方米的原有展厅,其创始人称,目前仍将保留其办公室及贵宾展厅。

2019年7月8日,知名画廊佩斯画廊的创始人Arne Glimcher对外宣布,将关闭佩斯画廊位于北京798艺术区2500平方米的原有展厅,其创始人称,目前仍将保留其办公室及贵宾展厅。

在北京展出的意大利新写实主义艺术家MichelangeloPistoletto的作品

2019年7月8日,知名画廊佩斯画廊的创始人Arne Glimcher对外宣布,将关闭佩斯画廊位于北京798艺术区2500平方米的原有展厅,其创始人称,目前仍将保留其办公室及贵宾展厅。

佩斯北京的负责人程雪在接受相关”采访时表示,如今这么大的空间的必要性已经凸显不出来了,“我们的大型展厅做了很多几乎是美术馆性质的展览,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也兴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术馆,空间发展数量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许多当代艺术作品吸收了很多中国传统文化元素

佩斯北京的负责人程雪在接受相关”采访时表示,如今这么大的空间的必要性已经凸显不出来了,“我们的大型展厅做了很多几乎是美术馆性质的展览,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也兴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术馆,空间发展数量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也折射出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去泡沫化的生态。据澎湃新闻记者所见,近几个月,每次去佩斯北京都空空荡荡的,像是在施工,本还以为是在布新的展览。如今想来应该从二月份就已经搬空了。

8月8日,2008奥运会就开幕了,五湖四海的国际友人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主人为客人们准备的,当然不仅仅是体育比赛,还有文化和艺术。北京 798艺术区,是此次奥运期间六大重点旅游景点之一。艺术区里新设了两处服务点,穿着蓝色祥云T恤的奥运志愿者要在这里驻扎到“十一”前后,为国内外访客指路,给外国人做简单的翻译。而就在三年多以前,这里的艺术家租户还在为“保卫798”交头接耳、奔走相告——那时候这片老工厂的业主为了得到更体面的收入,打算终止看不到钱途的艺术区经营,拆掉老厂房转投房地产大潮。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也折射出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去泡沫化的生态。

图片 2

依法申诉、打文化牌奥运牌乃至运用上层人际关系,艺术家运用了想得到的一切手段,最终保住了798艺术区。他们真是帮了国企业主一个大忙。现在的798不仅是北京的一张艺术名片,而且东家完全不愁没钱赚。虽然越来越密集的客流和不断攀高的租金挤走了一些艺术家,但国际大主顾也在接二连三进驻。继比利时的尤伦斯艺术中心、西班牙的伊比利亚艺术中心之后,号称“帝国画廊”的纽约佩斯画廊一次签下10年租约,在798艺术区3000平方米的厂房里设立了自己的头一个跨国分支机构“佩斯北京”,8月2日刚开张。

据澎湃新闻记者所见,近几个月,每次去佩斯北京都空空荡荡的,像是在施工,本还以为是在布新的展览。如今想来应该从二月份就已经搬空了。

798佩斯画廊外观

佩斯画廊去年签下了中国艺术家张晓刚和张洹的代理约。近3年里,张晓刚在国际艺术品拍场上基本保持了中国当代绘画的头牌地位;15年前在北京“东村”———朝阳区一处垃圾填埋场边的画家村——搞地下艺术的张洹,现在在上海郊区拥有7000平方米的艺术“车间”。

图片 3798佩斯画廊外观

2008年,佩斯北京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建立于798艺术区,是国际顶级的佩斯画廊在亚洲的唯一分支机构。首展《遭遇》昭示着画廊的使命与发展方向,那就是以亚洲当代艺术发展为基础,为世界当代艺术构划出新的方向。

过去三年,中国当代艺术界最激动人心的消息都和钱有关。从千万元人民币到千万美元,人们通过不断刷新的拍卖价格纪录熟悉了“佳士得”、“苏富比 ”、“保利”、“匡时”,认识了当代艺术“F4”,认识了刘小东、曾梵志、尹朝阳、刘野……在最早介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国际藏家希克、尤伦斯身后,中国也大量涌现了本土藏家。这些先富起来的人里,不乏漫不经心就成了收藏家的,比如王中军曾经坦言:最早开始买画一是自己学过、喜欢,一是房子太大,2000 平方米。

2008年,佩斯北京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建立于798艺术区,是国际顶级的佩斯画廊在亚洲的唯一分支机构。首展《遭遇》昭示着画廊的使命与发展方向,那就是以亚洲当代艺术发展为基础,为世界当代艺术构划出新的方向。

佩斯北京坐拥2500多平方米。画廊致力于建立亚洲艺术的世界当代艺术景观,试图通过其经验推动不同艺术的交流与共同发展。目前与佩斯北京有密切代理关系的艺术家有海波、李松松、宋冬、尹秀珍、岳敏君、张洹、张晓刚等,此名单正在不断扩展。但也就是在这些年,随着当代艺术的去泡沫化,这些名单里的一些当代艺术家被认为有着西方资本的较大炒作,其价格也在这些年迅速下滑。

钱给当红艺术家带来更体面的生活,却似乎令他们更加脆弱:要为订单赶制作品,未必有时间从容享受空前繁荣的物质;说话做事必须更谨慎,因为风吹草动影响的恐怕不光是自己的身价,还包括身后画廊、机构若干人的收入;一方面不愿意让作品变成金融工具,一方面还真不能让价格胡乱起伏;然后,财既然来理你了,你当然还要花时间理财……十数年前的艺术作品在市场上你争我赶地繁荣,而新的作品伴随无数新生画廊、展览、评论包装飞速诞生,却越来越乏味。大家在一条食物链上各有各忙,未必说出来,但都心里有数。在跳跃的金色数字的光芒底下,艺术显得有些苍白;我们只好指望金光之外的暗处,还有些隐修当中的 “nobody”,等这异样的光芒有一天散去,还有人在,有真东西在。

佩斯北京坐拥2500多平方米。画廊致力于建立亚洲艺术的世界当代艺术景观,试图通过其经验推动不同艺术的交流与共同发展。目前与佩斯北京有密切代理关系的艺术家有海波、李松松、宋冬、尹秀珍、岳敏君、张洹、张晓刚等,此名单正在不断扩展。但也就是在这些年,随着当代艺术的去泡沫化,这些名单里的一些当代艺术家被认为有着西方资本的较大炒作,其价格也在这些年迅速下滑。

佩斯画廊是1960年在波士顿成立,后迁至纽约东区57街。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画廊已经举办过超过700场展览,参与和推动了美国六十年代以来当代艺术的发生与发展。

更关键的是,像张晓刚《大家庭系列》这样的作品,因为优异的拍卖成绩在大众媒体上频繁亮相,但有多少人关心他画的是什么,为什么这样画?除了当作理财产品和少数有钱人的赏玩,当代艺术对社会和公众的精神生活,还能不能贡献点儿什么?

佩斯画廊是1960年在波士顿成立,后迁至纽约东区57街。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画廊已经举办过超过700场展览,参与和推动了美国六十年代以来当代艺术的发生与发展。

图片 4

[编辑:亢章虎]

图片 5创办初期的佩斯画廊

创办初期的佩斯画廊

编辑:admin

目前佩斯画廊在纽约、伦敦、日内瓦、帕罗奥多、首尔及中国香港设有空间。毕加索、劳森伯格、罗斯科、考尔德、大卫·霍克尼、伊利亚 & 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奈良美智、名和晃平、詹姆斯·特瑞尔、李禹焕、teamLab等均在佩斯画廊的代理名单中。而在中国林璎、李松松、刘建华、宋冬、仇晓飞、隋建国、尹秀珍、岳敏君、张洹、张晓刚、毛焰、王光乐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也均在佩斯麾下。

目前佩斯画廊在纽约、伦敦、日内瓦、帕罗奥多、首尔及中国香港设有空间。毕加索、劳森伯格、罗斯科、考尔德、大卫·霍克尼、伊利亚 & 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奈良美智、名和晃平、詹姆斯·特瑞尔、李禹焕、teamLab等均在佩斯画廊的代理名单中。而在中国林璎、李松松、刘建华、宋冬、仇晓飞、隋建国、尹秀珍、岳敏君、张洹、张晓刚、毛焰、王光乐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也均在佩斯麾下。

2008年,佩斯北京面积2500多平方米的宽敞空间的开业成为当时里程碑式的事件。这比其他国际一线画廊在香港、上海和北京开设分画廊早了很多年。且除了亚洲艺术家外,佩斯北京也展出美国、欧洲艺术家的作品。

2008年,佩斯北京面积2500多平方米的宽敞空间的开业成为当时里程碑式的事件。这比其他国际一线画廊在香港、上海和北京开设分画廊早了很多年。且除了亚洲艺术家外,佩斯北京也展出美国、欧洲艺术家的作品。

图片 6佩斯北京画廊空间

图片 7

佩斯北京关闭展览空间,虽让人惋惜,但其中也折射出当下中国当代艺术生态。

佩斯北京画廊空间

佩斯北京的负责人程雪女士在接受“ArtAlpha艺术阿尔法”采访时表示,如今这么大的空间的必要性已经凸显不出来了。“我们在北京原有的大型展厅,做了很多几乎是美术馆性质的展览,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也兴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术馆,空间发展数量都有着巨大的提升。我们面对这个新形势,也要重新调整一下战略,更多适应这种私立、公立的美术馆发展,形成更多合作,也许会比我们单独工作会更有效。” 程雪说。

佩斯北京关闭展览空间,虽让人惋惜,但其中也折射出当下中国当代艺术生态。

程雪也表示,中国艺术家代理的工作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佩斯代理的中国艺术家在佩斯香港、伦敦以及纽约的展览很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其中也包括一些美术馆的展览。”

佩斯北京的负责人程雪女士也在接受“ArtAlpha艺术阿尔法”采访时表示,如今这么大的空间的必要性已经凸显不出来了。“我们在北京原有的大型展厅,做了很多几乎是美术馆性质的展览,起到文化交流的作用,但是过去几年,随着中国的发展,也兴起了好多公立的、私立的美术馆,空间发展数量都有着巨大的提升。我们面对这个新形势,也要重新调整一下战略,更多适应这种私立、公立的美术馆发展,形成更多合作,也许会比我们单独工作会更有效。” 程雪说。

图片 8佩斯北京画廊外观

未来佩斯会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与在不同的空间和机构合作,以更灵活一些的方式与行业更深入地发生关系。

而据业内人士分析,一方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去泡沫化,另一方面,画廊空间的参观打卡人群和藏家群体并不重叠,也导致了画廊对超大实体空间的成本控制。

图片 9

图片 10

佩斯北京画廊外观

尹秀珍、刘建华、宋冬、隋建国、张洹作品在“物之魅力:当代中国材质艺术”中展出,图片来源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

而据业内人士分析,一方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去泡沫化,另一方面,画廊空间的参观打卡人群和藏家群体并不重叠,也导致了画廊对超大实体空间的成本控制。

有关人士分析称,除了佩斯自己所说的原因,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这几年的去泡沫化,或对佩斯北京的发展有较大影响。2004年前后,是北京艺术市场“疯狂”繁荣的时候,当时大量热钱抱着投资的心态投入艺术市场。据说,那时在798办一个有相对影响力的展览,展览开幕之初在,整场作品被个人一次性全部收藏时有发生。但近几年来,艺术市场的投资趋于理性。红极一时的当代艺术“F4”在拍卖市场的价格流拍不断,加之,年初叶永青事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让中国当代艺术藏家开始观望。

虽然,程雪也表示,中国艺术家代理的工作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佩斯代理的中国艺术家在佩斯香港、伦敦以及纽约的展览很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其中也包括一些美术馆的展览。”

当然,而在关闭北京空间后,佩斯将继续经营在香港的两家画廊,而且可能会考虑扩大在香港的业务。

图片 11

图片 12佩斯北京画廊内部的庞大空间

尹秀珍、刘建华、宋冬、隋建国、张洹作品在“物之魅力:当代中国材质艺术”中展出,图片来源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

有关人士分析称,除了佩斯自己所说的原因,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这几年的去泡沫化,或对佩斯北京的发展有较大影响。2004年前后,是北京艺术市场“疯狂”繁荣的时候,当时大量热钱抱着投资的心态投入艺术市场。据说,那时在798办一个有相对影响力的展览,展览开幕之初在,整场作品被个人一次性全部收藏时有发生。但近几年来,艺术市场的投资趋于理性。红极一时的当代艺术“F4”在拍卖市场的价格流拍不断,加之,年初叶永青事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让中国当代艺术藏家开始观望。

当然,而在关闭北京空间后,佩斯将继续经营在香港的两家画廊,而且可能会考虑扩大在香港的业务。

图片 13

佩斯北京画廊内部的庞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