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用沙子创作奥运主题画面,把沙子玩成艺术

 拍卖     |      2019-12-0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在这幅奥运主题的沙画中,一人手持火炬奔跑。

高赞民

普普通通一捧黄沙,到了沙画大师手里就变成了神奇的画具,配合灯箱、沙盘,这捧黄沙可以在投影屏幕上变幻出丰富多彩的画面,无论是风景还是人物,无不惟妙惟肖。也许你在网上看到过这样的沙画表演视频,但你可能不知道,在福建也有这样一位专门从事沙画创作的艺术家——涂艳芳。

定格的奥运沙画画面。

北京人,出生于1970年,沙画表演艺术家、中国沙画的发起者与引领者、时事漫画家、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特聘教师。从事绘画30余年,曾多次在国内外媒体表演并接受独家专访。代表作《成长》《奥运圣火让全世界团结起来》《玉树,加油》等。2010上海世博会万科馆生命之树厅播放的短片《退耕还林》以及电视剧《青盲》的片头沙画也是他的作品。

初次认识涂艳芳老师,是在一个采访活动上,当时随着灯光熄灭,悠扬的音乐响起,屏幕上栩栩如生地出现了各种人物,传神的表情姿态,难以让人想象这是用沙子勾勒出的形象,画面从诞生到消失,各个场景的过渡,更是犹如魔法般神奇,引起观众的阵阵惊叹。

高赞民构思奥运沙画的草稿。

8年前,国内还很少有人知道沙画为何物,是他第一个站到中央电视台的舞台上现场表演。2008年,他创作的《奥运圣火让全世界团结起来》,一经上传,点击率便迅速蹿升百万。从那之后,他的身影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迄今为止,高赞民的沙画创作已经不计其数,从风景、人体,到新闻、公益、歌剧、电影在他的手中,沙画的表现力是无界限的。近日,记者采访到了沙画家高赞民,跟随他一起揭开沙画背后的魔术世界。

会后,记者终于见到了这双魔力之手的主人。涂老师一露面就让人觉得靓丽大方,当她坐在我们面前谈起自己的沙画世界,那目光中就多了份坚持、执着与自信,透过她的目光,我们仿佛能看到一位以沙寻乐、装点人生的艺术家如何坚持着自己的梦想,一步步在不懈地努力着。

高赞民用沙子作画,电视台工作人员在一旁拍摄。

记者手记

涂艳芳从小喜欢画画,但从没有经过专业的美术训练。她有许多爱好:用纸折花、小人,用木头、吸管、布等做成娃娃屋。因为喜欢手工,经常上网搜索资料,不经意间,她与沙画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2008年,她无意中在视频上看到匈牙利著名沙画师弗兰克·库克(Ferenc Cako)的沙画视频。瞬间,她便迷上了这门新兴的表演艺术。

几把细沙,一段音乐,手指在玻璃上随意游走,几秒钟后,一幅关于奥运主题的画面便跃入眼帘。这就是高赞民的动态沙画。目前,他创作的奥运主题沙画视频,在网络上的点击率居高不下。

如果你喜欢沙画,那你一定不会不知道高赞民。第一次看沙画表演,恰巧就是他作为《快乐大本营》嘉宾,现场作画。干净的细沙堆积在透光的毛玻璃上,撒沙、涂抹,瞬息之间变化无穷,一幅幅画面竟在眼前流动起来。而此刻的高赞民就站在台前,气定神闲,手起沙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一如他北京人爽直干脆的性子。

于是,她买来灯箱,用废弃的玻璃自制了一个0.5平米大小的沙盘,开始撒沙作画。没有教程,没有名师当面请教,她通过研究高赞民、李嘉航、李韬、刘圣彩、张明聪等国内知名沙画师的视频资料琢磨沙画创作技巧,如醉如痴,每天都要雷打不动地画上十几个小时。为了自学沙画,她甚至关闭了经营多年的服装店,在家一门心思潜心钻研。仅一年时间,她就练习了上万幅沙画习作。没有教程,涂艳芳就自己琢磨。一开始只是玩,边看视频边模仿,如何控制沙子的流量,动作的力度要多大都要慢慢揣摩。时间长了,对沙子有了感觉了,她便开始创作。

火炬传递激发灵感

作为中国沙画的发起者和引领者,高赞民在沙画界有很高的知名度。一谈到沙画,隔着电话听筒仿佛都能感受到他眼神里的光芒,本就不慢的语速,京腔更浓了。人在聊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情绪是最放松、最自然的,看来这话一点儿不假。

“沙画不是单纯用手指在沙子上画出图来,而是要用人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用手掌推、拨,不到最后一笔不知道在画什么。为了追求这样的效果,有时候一朵花就得重复画上几十遍。最伤脑筋的还不是画法,是如何做到两幅画之间自然过渡,如何在原图的基础上延伸、变换。”涂艳芳微笑着向记者介绍。

点击率较高的是高赞民的《奥运圣火永不止熄,华夏儿女重筑长城》。这是他今年4月21日上传的视频,目前点击率已超百万次。

高赞民说,沙画的工具可以说是所有绘画形式里最便宜的了,一个台子再加一把普通的细沙,仅此而已。但就是这最普通的沙子,却变出了如此出神入化的魔术。

沙画自然离不开沙子,可涂艳芳三明老家没有海,更没有沙滩。一开始她只能找河沙,为了能得到细的河沙,她就用丝袜过滤,可是这样的河沙还是太粗了。她就到东山、福州、厦门等地找细沙,还托朋友从海南带沙。涂艳芳说,东山的沙最漂亮,因为白,灯一照显现的黄色很浪漫。而福州的沙黑,厦门的沙粗。于是,她的每个朋友旅行回来都带一大包沙子,经过厚丝袜筛选后,就只剩下一小份可以用于制作沙画。有时,涂艳芳还专程跑到鼓浪屿找沙。

高赞民说,那时,关于奥运火炬在国外传递受阻的新闻让他很不是滋味,特别是火炬手金晶在巴黎被人抢夺火炬一事。“能不能尝试用沙子勾画我心?”这个想法击中了他。

在高赞民看来,沙画创作并不是简单的以沙代笔,不断重复。优秀的沙画师需要强大的创造力和瞬间的灵感迸发,每一次表演都是一次崭新的创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它将变成什么,这就是沙画的魅力所在。

涂艳芳擅长木工,做沙画的沙盘也是她自己做的,这已经是改进后的第三代了。玻璃面板下装着五颜六色的灯,可以根据需要变换。沙画是动态的创作过程,为了把过程拍下来,她在沙盘上搭了个2米高的架子,将摄像机固定住。一次表演约五六分钟,有时候为了拍下最佳的效果,涂艳芳要重复做上许多遍。

他的沙画台是一个玻璃木台,一个堆满细沙的玻璃面木台,抓起一把沙子顺手一撒,指尖在玻璃板上游走。很快,他在脑海里搜索出无数图片元素,长城、太阳、祥云火炬、欢呼的人群……最终,一段流动的画面出现了。再选取一段音乐,高赞民将作画过程拍摄下来,于4月21日凌晨3点上传视频到网上。这就是后来被无数网民留言称赞的《奥运圣火永不止熄,华夏儿女重筑长城》沙画视频。

一沙一世界

为了达到更好的视觉效果,她将单色的灯光改为彩色灯光,还尝试使用彩色沙子,力求自己创作的沙画作品画面更加形象,意境更加高远。涂艳芳还自学视频编辑、音乐剪辑软件和后期制作技术,把沙画和现实物象有机糅合在一起,赋予沙画动漫般的意趣。创作时,涂艳芳会跟着音乐走,随着画面的展现水到渠成地出现流水声、鸟鸣声、雷声等各种响声,给观众身临其境之感,从而提升了沙画的表现力。涂艳芳说,这种声效结合的技法,是自己独创的,目前国内尚无第二人。近年她又创造性地学习掌握了双手作画、利用现场动漫创作双层沙画等表演创作技巧。

沙画表演曾遭冷遇

记者:你被称为中国最早从事沙画表演的艺术家,当初是怎样的机缘接触到沙画的?

去年9月,受法国埃罗省省长、议会主席安德雷·韦兹内的邀请,涂艳芳在法国皮埃尔文化中心落成开幕仪式上创作展示沙画,令国际友人叹为观止;在第五届海峡两岸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她的沙画视频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展厅滚动播放,吸引了众多海内外来宾的“眼球”;她的沙画《辉煌的60年》还获得中宣部宣教局、国务院新闻办网络局颁发的银奖。

高赞民今年38岁,从中央戏剧学院舞美设计专业毕业后,本职是媒体从业人员,以制作新闻漫画和肖像漫画为主。

高赞民:2004年我被邀请去央视少儿频道表演,主办方给我看了一个短片,希望我模仿一件类似的作品。短片十几分钟,就是一个人站在那,手里撒着类似沙子的东西,创作出各种生命的繁衍变化。我一下子被震撼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匈牙利艺术家Ferenc Cako的沙画作品《创世纪》。模仿学习之后,我做了第一件沙画作品《成长》,现在再回过头去看,其实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从一名普通的服装裁缝师到中国沙画表演艺术知名画师,国内现场动漫双层沙画创始人,国家三级美工师,涂艳芳有个梦想,那就是用自己沙画演绎更多的故事,帮人们留住那一幕幕值得回味的记忆。

最初接触沙画还是2004年12月初的事情。当时,他受邀参加电视台庆祝晚会,无意中看到沙画发明者——匈牙利沙画大师FerencCako的作品《创世纪》,“只能用震惊和意外来形容”。

记者:听说当时的表演很成功,可之后的发展并不顺利?

之后的15天里,他完成了第一幅沙画《成长》的创作。这幅沙画他曾在电视直播中现场表演过:随波舞动的水草,机灵的蝌蚪和小青蛙随音乐起伏。

高赞民:当时表演完确实很轰动,大家觉得特别新鲜,结束之后导演就跟我说,你以后能抱着这个台子去走穴了。但其实那时即便有人找我表演,我也演不了,因为对沙画的了解太少了,思维上还很局限。记得那时一个编导看完央视的表演,找到我,让我用沙子撒个长城出来,我想都没想就说,长城那么复杂的东西沙画哪做得了。所以一直到2008年之前,就没再做过沙画。后来2008年奥运的时候做了一个奥运沙画,愣逼着自己把长城做出来了,那个从长城变鸟巢的段落几乎所有人都在效仿,渐渐有人找上门来,创作的机会也多了,慢慢又激发出很多灵感。

高赞民原以为经过电视台播出后,沙画会受到大众追捧,但事与愿违,之后两三年间,他的沙画表演无人问津。

记者:沙画是不是对绘画功底的要求很高?

用沙子寄情奥运

高赞民:其实是,因为沙画都是一气呵成的,而且要求瞬间的表现力,你必须得画得像,还得简单,让人看一眼就知道你画的是什么。画漫画或是连环画的人最适合沙画,他们手法快,技术熟练。有些画画讲求精雕细琢的画家其实不适合沙画,但你不能说人家画得不好。

“奥运就是一个大party,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快乐的情绪。”关于奥运主题的沙画,高赞民共创作了两幅,一幅是关于火炬传递的,另一幅是关于青岛奥帆赛的。

记者:沙画跟传统的绘画相比有什么不同?

他说,其实沙画学习起来很简单,他8岁的女儿都会信手“抓”出来几个形象,难点在于创作,怎样让画面更加鲜明易懂,包括最初的构图、细节处理、如何使情节连贯线条流畅并在短时间内全面呈现等。对他来说,虽然尝试将更多的元素添进沙画创作中,但很难从根本上突破,“想成为亚洲第一沙手,还需要努力”。

高赞民:沙画是更直观的东西,画得越到位、越形象越好。简单来说,沙画很像我们小时候在有水汽的玻璃上画脚丫子,先攥个拳头按个印,脚掌就出来了,然后再点五个点。所以你不能在沙画里表现现代艺术或是抽象艺术,那就没法看了。现在网上有很多描绘得很细致的沙画,外行人看到赞不绝口,其实在我看来已经失去沙画的特性了。

[编辑:亢章虎]

沙子魔术师

编辑:admin

记者:很多人都觉得沙画像魔术。

高赞民:沙画的变化越让人感到意外就越震撼。你在画一个东西时,先画哪儿后画哪儿很重要,比如你想画一个考拉,不是说先画头再把它的身子画出来,可能是倒序,最后才画头。再比如每个场景之间动态的衔接、切换,一个画面完了以后留下哪儿、抹掉哪儿,把这些地方设计好了,再经过一些手法的变换,沙画的魔术效果就会出来。

记者:这是不是最难的?

高赞民:对,最难的就是编创。你可以通过模仿和技巧,短时间之内把山画得很漂亮。但掌握了这些,不能说你就会沙画了,它难就难在独立创作和构思,一棵树怎么用沙子表现,一个水母又怎么处理?场景之间如何变化、衔接?有时候还要构思一个完整的故事,原创脚本,这比绘画技术上的要求难得多。

记者:听说你现场表演也会即兴发挥,有没有失误过?

高赞民:那样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记得两年前做一个品牌活动的现场,当时在画一个外星人,要求在头顶上写厂商的logo。结果现场画的时候,不小心把外星人的头切掉一半,没地方写字了。我就将错就错,把切掉一半的头设计成头被打开了,logo正好可以补在里面,反而达到了比之前的设想更神奇的效果。

记者:一些沙画作品的视频,从展示效果上看,其实跟动画短片很类似。这两者之间是不是也有共通的联系? 高赞民:经过处理的沙画视频,就类似动画或ppt。但做动画的人做不了沙画,因为沙画需要直接的衔接,不像电影蒙太奇可以切掉再剪接,沙画从你画第一笔到最后一笔,都是不能停的,不能说哪儿画错了,我去补一下或重新画。即便是后期的视频剪辑,也会让你感觉它是连贯的。

沙画是能静下心来学习的

记者:你创作了很多与时事新闻融合的沙画,这在市面上并不多见。

高赞民:我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做新闻漫画,做了十几年,于是就想把新闻热点和沙画结合起来,让沙画的故事更有立意。以前给报纸画新闻漫画专栏,看到的读者毕竟有限,现在是网络时代,超越了纸媒的限制,做成视频之后,看的人更多,保存时间也更长,传播量更大。

记者:沙画有没有表现的局限性?

高赞民:多复杂的东西都可以用沙画来做,关键看你能不能想得到。但沙画现场表演时对环境的要求比较高,表演之前,台子怎么放、放在哪儿,需要细致的调试,而且端上台之后是不能随便动的,因为我有可能第一个开篇画面是画好的,一动就没了。所以一些室外表演因为天气或是环境、时间限制,只能放录好的视频。如果现场的编导或工作人员对沙画有更多了解,积极配合的话,那么观众就能看到更多真实的现场表演,让沙画的表现效果发挥到极致。

记者:很多人喜欢沙画只为追求新鲜感,觉得它新奇有趣,但同时难免就会有人说它带着快餐式文化的浮躁、缺乏深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高赞民:其实沙画应该是一项高雅的艺术,但一些粗糙的跟风效仿,让沙画变得很廉价。尤其在头几年,很多人看中它的经济时效性,一旦上手,马上就去表演赚钱,导致沙画创作偏向低端发展。但实际上它完全是可以深入学习的一项艺术形式,比如在校园开办一些专业课程。我希望真正了解和喜欢沙画的人能够多搞一些正规的沙画比赛、在大学办一些讲座,去宣传高端的沙画艺术,让更多专业的人加入到这个团队。

编辑:李洪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