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北非战役事纠纷起诉后法院不予立案怎么办,陈逸飞生前油画买卖案再掀风波

 拍卖     |      2019-12-04

近日,涉及已故画家陈逸飞的油画买卖案,因当事人向南汇区法院提起诉讼而再掀风波。8月12日,记者从南汇法院获悉,法院对当事人要求返还14幅油画或者赔偿油画款195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在民事诉讼中,原告告错被告的现象时有发生。所谓原告告错被告,是指原告所状告的被告与本案并无法律上的关系,而与本案有法律关系的则另有其人。

麻老太是易华的大姨,年幼时为上学方便,易华将户口迁至麻老太家,与之共同居住,身份为“养女”。之后,麻老太患上老年痴呆症,其亲生子女便将其接走。等到再次返回家中时,麻老太发现门锁被换,于是,养女“易华”被告上法庭,要求腾房。一审法院判决驳回麻老太诉讼请求后,麻老太提起上诉。昨日,记者从兰州中院获悉,该案二审后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原审判决,返还争议房屋。

民事案件可以由当事人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此时法院可以选择立案或不立案,那如果法院不立案的话该怎么办呢?是否自己的纠纷就无法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呢?小编在下文中为您做详细解答。民事

陈逸飞生前油画买卖纠纷案一波三折

对这种情形,法院曾经有一种较为普遍的做法,就是裁定不予受理,或者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这种处理方法,其思维路径,源于原告主体资格论。

老太太和养女发生纠纷

民事案件可以由当事人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此时法院可以选择立案或不立案,那如果法院不立案的话该怎么办呢?是否自己的纠纷就无法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呢?小编在下文中为您做详细解答。

记者从南汇法院了解到,当事人吴先生称,2004年8月5日其与已故画家陈逸飞于签订协议书:由吴先生向陈逸飞提供俄罗斯油画14幅,总价人民币195万元。事后,吴先生曾根据陈逸飞的指令,将这批油画送到了上海刚泰文化有限公司周先生处。吴先生向法院称,陈逸飞在2005年去世前未完全付清画款,因此要求返还这些油画。

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原告要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即原告的主体资格必须适格;对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的,法院会裁定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循着这样的裁判路径,既然原告有主体资格不适格的问题,那么被告也有主体资格不适格问题。因而,对原告告错被告的,也按主体资格失格处理,即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

叶大爷、麻老太系夫妻,生有叶东和叶虹两子女。易华的户口登记在叶大爷、麻老太夫妇的户口簿内,关系一栏记载为“养女”。2004年5月,叶大爷所在单位给其分配了位于兰州市城关区东岗西路建筑面积为136.96平方米住房一套。2006年1月叶大爷去世,2007年春节期间,麻老太及易华一家搬进装修好的涉案房屋入住。

民事案件,可以通过口头或书面方式提起诉讼,如果因为不符合起诉条件被法院裁定不予受理,应该怎么办呢?《中华人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2007年4月23日,吴先生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陈逸飞的继承人支付油画余款。一审认为,吴先生未能证明协议中就交付方式存在明确约定,也未能证明交付系受陈逸飞的指令,因此判决对吴先生的诉请不予支持。后吴先生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其上诉。

但是,后来人们逐渐发现: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并未涉及对被告主体资格的要求。因而认为,原告告错被告的情形,实为被告在本案中不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属于实体问题,根据法院不得拒绝裁判的原则,应当依法作出实体判决,即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011年2月,经医院确诊,麻老太患老年痴呆症,同年2月21日,叶东将母亲接回自己家居住。后麻老太返回东岗西路住房时,发现门锁被换,这可是麻老太唯一的住房,至此,麻老太与养女之间发生纠纷闹上法庭,麻老太要求易华立即腾还侵占的涉案房屋。

1、原告不适格原告适格是指原告应当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

法院再次被驳回出卖人诉求

后一种处理方法,无疑是正错的,其在逻辑上精细而完美。但是,精细完美的逻辑,有时未必就一定能反映实质正义。

2013年11月25日,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作出城民拱特字第2号民事判决,宣告麻老太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并指定叶东、叶虹共同担任麻老太的监护人,该判决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所谓“明确的被和平使命2007告”,是指原告在起诉中必须指出侵害其民事权益的人或与其发生争议的人,即原告必须指明被告是谁,其有正确的名称和住址,如果在案件受理后发现被告名称错误、或住址不详或错误,原告又不能更改、补充的,应驳回原告的起诉,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法定的起诉条件中对被告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求原告明确指出对其侵权的人或与其发生争议的人是谁即可,并不要求其所指的人确系真正对其侵权或与其发生争议的人,即不要求所指的人为适格的被告,

南汇法院在审理后认为,吴先生交付给刚泰公司的14幅油画,是受陈逸飞或者陈逸飞艺术公司的指令,吴先生对争议油画的所有权因交付而发生转移,因此吴先生要求周先生及刚泰公司返还原物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至于刚泰公司与陈逸飞或者陈逸飞艺术公司之间对争议油画究竟是何种法律关系,与吴先生与陈逸飞之间的买卖关系是另外一层法律关系。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例一:原告告错被告,一审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纠纷属于实体争议,因而裁定撤销原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原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再次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针对这起房屋诉争案,一审法院在审理后认为,易华以养女的身份居住在争议房屋内并无不当,且争议房屋系叶大爷生前所在单位分配所得,去世后财产未进行继承。故现对于麻老太要求易华立即腾还其侵占涉案房屋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据此,法院判决驳回麻老太的诉请。

3、没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诉讼请求,是指原告要求人民法院保护的民事权益的内容;事实和理由,是指原告提出请求的根据,这里的事实仅指诉称事实,不同于经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可以不问线、不属于人民法院管辖的范围,

[编辑:亢章虎]

例二:原告告错被告,经一审、二审均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申请再审,经上级法院经再审,裁定撤原一、二审裁定、指令原一审法院继续审理;一审法院审理后,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裁定维持。原告申请再审,上级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二审:法院判令养女腾房

5、 原告的诉讼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存在瑕疵的人民法院在立案审查时,应对原告的诉讼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进行审查,实践中常有不具备诉讼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的原告进入审理环节,如以已经死亡的公民的名义起诉、以被吊销营业执照的企业名义进行起诉等,这类情形经审理发现的,应裁定驳回起诉,

编辑:admin

此两案有着共同的特征:第一,上级法院的纠错行为,体现了精细完美的逻辑理念;第二,原告经历由喜及悲的跌宕起伏,被结结实实地忽悠了一回。

宣判后,麻老太不服提起上诉称,易华原系其胞妹婚生女,为了就近上学,幼时曾寄托于上诉人处,二人不存在母女的收养法律关系。另外,麻老太、叶大爷是同一单位人员,因此,在叶大爷去世后,单位已经将房屋购买人更名为麻老太,产权证正在办理过程中。她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

6、属于行政诉讼范围的,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告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

因而,小编的看法是:精细的逻辑,如果与实质正义无关,则很难说是正错的逻辑,更不用说是完美的逻辑了;甚至,我们还可以说,精细的逻辑,如若不与实质正义相结合,则跟纠缠与愚昧处于同一品位。

兰州中院二审认为,麻老太被确诊为老年痴呆症后,已由法院指定其子女叶东、叶虹共同担任监护人。易华虽在涉案房屋居住,但在没有进行遗产分割前或无证据证实该房屋为其所有的情况下,叶东、叶虹为保护其母的合法权益,从其母的身体状况和便于照顾其母日常生活的角度考虑,以麻老太的名义提起诉讼,要求腾交涉案房屋符合本案实际和法律规定,故法院予以支持。对于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易华是否是麻老太养女的问题,因本案属物的返还请求权,而确认养女的问题属身份确认权,二者之间不属同一法律关系,故对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此问题本案不予处理。

7、有仲裁前置程序的,当事人约定仲裁的,应告知原告先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否则应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起诉,但仲裁条款、协议无效、失效或内容不明确无法执行的除外,或当事人选择的仲裁机构不存在或选择裁决的事项超越仲裁机构权南海会开战吗限的除外;对未经劳动仲裁的劳动争议案件,人民法院亦不能直接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裁定驳回起诉;对虽经劳动仲裁但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如用人单位对职工进行劳动行政管理而与职工发生的争议、职工引发的争议等,系不是因履行劳动合同而发生的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范围,如当事人不服而向法院起诉的,应裁定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

8、对起诉有时间限定的如《婚姻法》第34条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1年内或中止妊娠后6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受理后发现此种情形的,即应裁定驳回起诉。判决不准离婚和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判决调解维持收养关系的案件,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原告在6个月内又起诉的,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裁定驳回起诉

9、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其按申诉处理后予以拒绝的,应裁定驳回起诉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法律规定可以在一定条件下或经一定期限后再起诉的案件isis割礼除外。

综上可知,如果法院对民事纠纷不予立案的话,则原告对不予立案的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换言之,也就是可以通过上诉的方式来救济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