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奇肖像画,窃走戈雅名画

 拍卖     |      2019-12-08

新华社今日上午专电 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迈克尔·德雷夫尼亚克25日说,涉嫌盗窃西班牙著名绘画大师弗朗西斯科·戈雅油画《孩子和手推车》的卡车司机史蒂文·李·奥尔松面临盗窃文物罪指控。 如果盗窃文物罪名成立,奥尔松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和25万美元罚款。 现年49岁的奥尔松是一名个体卡车司机。去年11月,他在画作从俄亥俄州托莱多美术馆运往纽约市古根海姆美术馆参展途中,趁运送司机不备偷走这幅油画。画作后来被警方追回,送还托莱多美术馆。 美国联邦调查局官员认为奥尔松涉嫌盗窃名画,23日正式将他逮捕。奥尔松一直声称自己在家中地下室发现了画作。 《孩子和手推车》是戈雅1778年作品,失窃时的保价约为100万美元。

图片 1

图片 2 ■丁托列托知名油画作品《所罗门王的审判》遭抢。图文来自雅昌 图片 3 ■鲁本斯知名油画作品《淑女肖像》遭抢。图文来自雅昌 图片 4    ■金曼扎,它是藏传佛教的寺庙摆设品,金罐通体如意花纹闪闪发光,并镶有珍珠、绿松石等多种宝石,非常奢华。也是原属圆明园的精品。图文来自界面

图片 5

编辑:admin

经弗朗西斯里德海姆修复的《伊莎贝拉德美第奇肖像画》 十九世纪

  意大利发生最严重艺术品盗窃事件,而国内文物同样面临安保压力——

位于北侧的比萨戈拉门是托莱多城的正门。

赝品,遗忘与重新发现:五幅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作品调查展于当地时间6月28日到9月15日在位于美国匹兹堡的卡内基美术馆展出。本次展览展出了五幅经过卡内基美术馆科学分析和检验的文艺复兴时期画作,展示出了美术馆在一幅十九世纪的油画下发现文艺复兴时期《伊莎贝拉德美第奇肖像画》以及从众多的赝品中分辨出《圣母子》真迹的过程,有助于观众深入了解美术馆的日常工作。

  三名蒙面歹徒蒙面而至,用枪指吓收银员和保安员,破坏了美术馆的安保系统,进而掠走了17幅陈列该馆的著名油画,随后开着保安的车辆逃逸……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依然能够看到保存完好的哥特式、摩尔式、巴洛克式和新古典式的各类教堂、寺院、王宫以及城墙。没有一栋现代建筑,所经之处尽是古朴的遗迹,触手可及便是穿越千年的时光与气息。托莱多是西班牙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将整座城市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样一座小城,正是在古老与宁静中,透过千年的风霜、历史的尘埃,散发出独有的光彩,并且无愧于所获得的所有荣耀与赞誉。

本次展览的五幅作品之一最抢眼的当属《伊莎贝拉德美第奇肖像画》。这幅作品在作为现代赝品被移出美术馆的前一刻,经技术验证被重新确认为一幅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画派大师级的作品,只是在十九世纪的时候做过明显的美化处理。据该美术馆负责人之一露露立宾科特回忆道:这幅作品在入馆时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样式主义大师布隆奇诺所画的肖像画《埃利诺拉迪托莱多》。而在看到这幅作品的第一眼时,我几乎已经确认这是一幅现代赝品了。我当时想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是布隆奇诺的作品。因此立宾科特将这幅画送去了美术馆相关部门的艾伦巴克斯特处进行检验。

  这样的离谱情节并非电影桥段,而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现实之中。11月19日,意大利发生国内美术馆史上最严重的艺术品盗窃事件,维罗纳市的卡斯特尔维奇奥美 术馆被盗的17幅名家名作,据该馆馆长粗略估算,总价值约15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亿元)。而纵观世界美术馆与博物馆的发展史,被盗事件屡次发生,文 物安全问题的真正解决迫在眉睫。■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西班牙之荣

而巴克斯特的检验结果却让立宾科特大吃一惊。巴克斯特谈到:一开始我也不是很确定这幅画是不是赝品,因为这幅画上人物很有维多利亚时期的风格,而这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格格不入,这幅画上的龟裂痕迹则不像是布上油画能产生的。之后她在画框上发现了十九世纪著名英国油画修复师弗朗西斯里德海姆的金属标记,他很擅长将木板油画以布上油画的形式修复。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画上的龟裂痕迹像是木板油画才有的,巴克斯特认为这幅文艺复兴木板油画的原作可能产生了无法修复的裂痕,因此里德海姆才用布上油画的形式对其进行了修复。

  意被盗油画中有11幅是世界级名画

位于北侧的比萨戈拉门(Puerta de Bisagra)是托莱多城的正门,门上刻有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的帝徽:帝国皇鹰,城墙上则刻有西班牙文学大师塞万提斯给托莱多的题词西班牙之荣,西班牙城市之光。这里有为游客修建的长达千米的扶手电梯,免去了攀爬之苦,同时在电梯上还可以俯瞰城市北部的全景,视野极佳。托莱多城的另一侧是横跨塔霍河上的阿尔坎塔拉桥(Alcantara Bridge),这座桥是外界通往托莱多的必经之路,却鲜有游客停下驻足,大多只能隔着车窗看那屹立的城堡门以及桥下湍急的河流。

立宾科特因此不得不接受这幅作品比她预判的时间要往前推进至少100到400年。根据X射线实验结果显示,这幅十九世纪画作下的原作中的人物远没有那么迷人,这个女人比表面画作上的形象显得更成熟一些,下巴略宽,眼神无精打采,手部浑厚,拿着一只雪白的骨灰罐,画得都很像抹大拿的玛利亚。显然这个人物的脸部和手部在十九世纪为了更好卖而作为布上油画修复的时候改动过。立宾科特发现在十九世纪的时候这幅作品由当时的铁路巨头及艺术收藏家科里斯波特亨廷顿纳入收藏,在随后与他的大批藏品一同捐献给了纽约的大都会美术馆,这幅作品于1978年收藏于卡内基美术馆。

  意大利的文化瑰宝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博物馆、教堂以及私人住宅之中,几乎遍布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这为盗贼提供了足够多的偷窃目标。其中,卡斯特尔维奇奥美术馆是维罗纳也是意大利及欧洲艺术界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

不过,经过这里便不难理解西班牙的国王们为何会选此作为都城实在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这幅作品中唯一没有怎么改变的是人物的服饰,因此立宾科特从这一点入手来确定画中人物的身份。通过对大量美第奇家族肖像的研究和比对,她发现这幅作品中的人物为伊莎贝拉德美第奇(1542-76年),她是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与西班牙贵族埃利诺拉迪托莱多的女儿,她的丈夫在发现她与自己的表兄有染后,他们的婚姻就陷入了死寂。立宾科特将这幅作品的创作年代定位在1574年左右,在作品完成后不久伊丽莎白又让艺术家在画中加入了光圈和骨灰罐。将形象画得接近抹大拿的玛利亚可以看做是她忏悔的标志。伊莎贝拉的哥哥弗朗切斯科在1574年的时候成为了托斯卡纳大公二世,他对于伊莎贝拉生活不检点的行为颇有微词,因此这幅画也可以说是伊莎贝拉为自己开脱和洗白的尝试。最后伊莎贝拉因不贞而被丈夫杀死。

  据媒体报道,11月19日发生在该馆的偷盗事件中,失窃名画包括:贝利尼的《圣哲罗姆的苦修》、卡洛托的《年轻男子与儿童的肖像》、德约迪的《风景》和 《海港》以及贝尼尼的《哲罗姆庞贝的肖像》。其中,有一幅丁托列托绘制的《所罗门王的审判》,他是公认的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中最杰出的画家之一。

对于托莱多的游览,感受其间比有目的的旅行本身更为重要。虽然古城通车,但是向城市中心去,绝大部分只能依靠双脚,徒步穿行在或起伏或蜿蜒的街巷之中,不过,比双脚走得更远、更深的还是我们的心。脚下细小石子砌成的小路将我们一路引入幽深,老城沉静、厚重,朴实、内敛,平淡之中,有着悠远而又绵长的韵味,置身其中,既可以想象它昔日的繁华,又可以感受到繁华褪尽后的一丝萧索。阳光照耀下,老城仿佛浅吟低诉着一曲直抵人心的挽歌。用心去体悟来自遥远时空的那份沉厚之美,穿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让自己沉浸在这场横亘千年的梦境中,才是托莱多带给我们的意义所在。

之后,卡内基美术馆还将针对赝品,遗忘与重新发现:五幅文艺复兴时期绘画作品调查展的《伊莎贝拉德美第奇肖像画》展开一系列研究和调查工作。

  美术馆馆长保拉·马里尼说:“这是一群职业盗贼,他们熟悉美术馆的布局,知道该去哪儿盗取油画。”市长弗拉维奥·托西说:“被盗油画中有11幅是世界级名 画。”他指出,这次行窃显然是受人指使,因为劫匪将馆内陈列的有关曼特尼亚、鲁本斯和皮萨奈罗的油画——可以说是美术馆中所有最珍贵油画一扫而空。

画家城

编辑:文凌佳

  据英国《艺术新闻》报道,意大利的艺术品盗窃案在2012至2013年下降了25%,尽管针对教堂的艺术品盗窃问题一直持续。而据权威媒体披露,专家称,卡斯特尔维奇奥美术馆世界名画被盗,是意大利美术馆史上最严重的艺术品盗窃案。

厄尔格列柯,虽然出生在16世纪的希腊克里特岛,成年以后又扬名于威尼斯和罗马,却最终来到托莱多,并选择在此终老。这位提香的高徒,带着成为西班牙宫廷画家的憧憬却在马德里受到排挤,不过他在托莱多找到了发展的机会。

  某些博物馆安全系数甚至比民居还低

在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他踏过托莱多石桥的那一刻,泰加斯河与山城的光与色,如画中仙境般的一切,瞬间打动了这位半生颠沛的艺术家,使他决心留在这座山城,在他余生的37年从未离去。

  卡斯特尔维奇奥美术馆名画被盗绝不是世界美术馆与博物馆系统失窃的孤案。就在今年3月1日,法国枫丹白露博物馆遭遇“惊天大盗”的洗劫。盗贼早晨6点前溜 进,7分钟内即逃离现场,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枫丹白露博物馆中国馆15件珍贵展品失窃,其中包括“无价之宝”——圆明园核心文物铜胎掐丝珐琅麒麟和金曼 扎,这二者堪称中国馆的镇馆之宝。

37年间,他创作了很多传世之作,最著名的要数《奥尔加兹伯爵的葬礼》。他被认为是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个伟大的画家,在他之后的许多年中,才有了土生土长的委拉斯凯支和戈雅,这三位以及20世纪的西班牙三杰毕加索、米罗、达利已成为世界艺术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如今,稍具规模的西方美术馆几乎都收藏有他的作品。画家格雷科的遗体存放在城西的圣多明各修道院,那是任何日子都不免票的私立单位。修道院的木质部分经历400年依然完好无损,另一头是石头砌的,同样布置得富丽堂皇,正厅悬挂着格雷科的多幅油画,包括《基督的再生》。

  据了解,中国馆是枫丹白露宫安全措施最严密的馆,配备了警报系统和监控录像镜头。而窃贼在不到7分钟的时间可以偷走15件宝贝,作案手段匪夷所思。

看过托莱多古老的建筑,不如再一次穿越回纵横交错的狭窄街巷,从中世纪的沉厚中回归到尘世的欢愉与喧嚣。托莱多城中有很多纪念品商店,也许是因为《堂吉诃德》以此为创作背景的缘故吧,很多店铺都摆放着骑士模样的雕塑。

  需要指出的,这是法国美术馆与博物馆系统五年内发生的第二个失窃大案。2010年5月的一个深夜,法国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窗户被打碎,五幅价值连城的名 画——毕加索作于1911年的《鸽子与豌豆》、马蒂斯作于1960年的《田园曲》、莫迪利亚尼的《持扇女子》、乔治·布拉克的《埃斯塔克旁的橄榄树》以及 莱热的《静物与吊灯》消失在夜色之中。

同时,这里还盛产金属制品,制作精美的盔甲、刀剑和盾牌也是一大特色。

  据媒体报道,巴黎市政府称,失窃名画总价值约为1.24亿美元,但一些专家给出的估价却要高出一倍。这笔大案给艺术界造成了天价损失,但犯案的人却没使出 什么“世纪手段”,仅仅只是打碎窗户、撬掉锁。而博物馆里的报警系统当时已坏了两个月,事故发生时,三名保安都在打瞌睡,安全系数连民居都比不上。

如果觉得军事纪念品不便携带,那么托莱多所特有的一种名为达马斯奇纳多的金银箔丝镶嵌饰品则不容错过,它是西班牙最著名的工艺品之一,一直以来都是西班牙王公贵族的最爱,现在在许多西班牙博物馆里保存的文物中都可以看到这种手工艺。沿袭古老技艺,如今西班牙的能工巧匠将这种金银丝镶嵌在首饰和画作中,既可以佩戴,又可以作为摆设,具有很高的实用性和收藏价值。城中很多小店都值得一逛,不过所售物品良莠不齐,需要仔细甄别,并且少不了一番讨价还价,不过倒是很有乐趣。无论收获丰富还是空手而归都没有关系,放慢脚步,在路边的小咖啡馆坐上片刻,点一杯咖啡,配一块儿当地特有的面包,让托莱多的气息萦绕和沉静下来,细细品味,让一切在品味之中变成回味,这样的旅行才更为完整。

  卢浮宫名画《蒙娜丽莎》也曾被轻易窃走

托莱多距离马德里只有70公里,所以大部分人晨至夕归,只为托莱多留出一天的行程。这是最便捷体验托莱多的方式,但是难免太过匆匆。这样一座独具特色的古老小城,绝对值得驻足和停留,所以,如果时间充裕,不如住上一日,让自己沉浸于千年流转之中,感悟这份难得一遇的古朴与宁静。又或者放下地图,让自己随意穿梭和迷失在错综交织的街巷里,没有目的地行走,只为转角处不期而遇的赞叹与惊喜。

  博物馆、美术馆失窃已成为世界文化艺术界普遍现象,顶级场馆、顶级藏品亦难逃黑手。2004年10月29日,大英博物馆15件中国文物失窃。大英博物馆新 闻发言人三天后称,这15件文物可能是在当天傍晚大英博物馆对公众开放时失窃的。大英博物馆创立于1753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博物馆之一,收藏有来自 世界各国的大约700万件文物。被盗的15件中国文物以珠宝饰物居多,其中包括玉簪和耳环,均制作于公元700年至公元1400年间。

走过大大小小的城市,途经各种动人风景,终究难以忘怀的还是初见时的心动与绵延其后如丝如缕的怀念与追忆。托莱多就是这样一座小城,只要踏足,心就会被它来自中世纪的古朴宁静之风吹拂与撩拨,忘却现世的纷扰、烦忧与羁绊,完完全全沉浸在那份独有的古老与美好当中,可以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它所带来的那种环遍周身的感受便已涌上心头,并且无可替代地成为永恒。

  英国警方现场勘探之后,发现中国馆33号展柜的玻璃柜毫发未损、安全警报装置没有启动,展室也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手法非常干净、娴熟。

编辑:文凌佳

  而就在当年,在卢浮宫一场古董和珠宝展示会上,两颗共价值1150万欧元的钻石不翼而飞。再把时间推到110年前,卢浮宫名画《蒙娜丽莎》竟也曾被窃贼轻 易窃走,所幸被追回。“嘿,我要去卢浮宫,你要我带点什么吗?”这是当年巴黎街头巷尾流行的一句笑谈,用来讽刺卢浮宫管理的混乱和不中用的安保系统。

  2006年8月15日,俄罗斯联邦文化和大众传媒部对外宣布,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即冬宫)藏品的检查中,发现有221件艺术藏品下落不明,其中包括中世 纪和19世纪的一些稀世珍品,如圣画像、首饰、银器。据初步估算,这些稀世藏品价值1亿3千万卢布,约折合500万美元,但鉴定专家称其市场价值可达1亿 美元。最终,警方神速破案,但仍留疑点多多。

  一位农民曾闯入故宫盗走九件宝物

  国内博物馆美术馆系统文物被盗案件亦持续发生,且总能成为舆论热点。

  1992年9月18日凌晨,古城开封博物馆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文物偷盗大案,八个“明清宫廷用品”展柜中陈列的文物遭洗劫。失窃的69件文物中,国家一、二 级文物59件,总价值超过亿元。这是共和国建立后发生的最大的馆藏文物盗宝案。最终,被盗文物悉数被追回,给文博界敲响了安保隐患的警钟。

  2011年5月8日,一个身高不足1.6米、被马未都称为“土贼”的山东农民,闯入了“插翅难飞”的故宫,盗走了展馆内的9件宝物,一时间舆论哗然。在公 众的想象中,北京故宫一直是国家最高级别文保单位,安保措施应是“滴水不漏”,也的确形成了“人防、技防、物防和犬防”相结合的四道防线。然而,一个“土 贼”石柏魁却冲破了这道让故宫引以为傲的防线。

  根据国家文物局2008年的统计显示,全国重点博物馆的技防设备达标率仅有50%。而全国省市县各级超过2000家博物馆,存在不同程度的隐患。“馆藏文 物再度成为犯罪分子窥视的目标,安全形势不容乐观。”国家文物局时任局长单霁翔在“2011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议上如是说。

  迫于越来越大的安防压力,加上技术设备不达标,在许多国内的地方性博物馆里,很多重要文物就常年“躺”在了仓库里。著名作家吴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言,江 西九江博物馆因安防条件不到位,很多国家一、二级文物只能放在地下室里,没法向大众开放,在潮湿的环境下,铜器会生锈、画会生霉。“很多地市级博物馆甚至 不开放展出重要展品,如同仓库。”

上一篇:揭秘女排姑娘礼服情结,明星网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