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展出获盛赞,太行浩气

 拍卖     |      2019-12-15

画坛难得一大家 《霍春阳个人画展》于10月31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当日名人荟萃,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为开幕式剪彩,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主任、原文化部副部长刘忠德,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以及身在北京的许多美术理论家、画家莅临盛会。首都许多新闻单位出席了开幕式,央视“全球资讯榜”在“今日看点”中报道了开幕式盛况,“人民网”专题报道此次画展,北青报等首都报纸也非常关注这一文化新闻,中国文化报则以整版的篇幅介绍霍春阳的艺术成就。开幕当天盛况空前,展厅里人头攒动。连美术馆的负责人都说,像这样受欢迎的展览为数不多。展览开幕几天来,观众不断,人们被画展清新典雅、质朴安详的画风所感染。有的人说:参观的人虽然像赶庙会一样,但一进展馆却让人立刻心静下来,有走进老街,享受清风明月的感觉。这样的作品能涤荡浮躁、净化人的心灵。 画坛难得一大家开幕式后有60多人参加了霍春阳绘画艺术研讨会。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北京画院、中央美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以及从石家庄等地赶来的专家们盛赞霍教授的艺术成就。中国美协副主席刘大为说,传统花鸟画已经发展得很成熟,而霍教授能画出如此水平实在难能可贵,像这样水平的花鸟画家为数不多。中国画坛没有霍春阳就少一大家。中国艺术研究院陈绶祥教授说,霍春阳追古人,得高趣,在当代画坛独成一家。 画风虚静真性灵中央美院资深教授邵大箴认为,当年第六届全国美展霍春阳就以他的《林间》,叫响大江南北,如今画风一变为虚静,没有功利之心才能静得下来,这正是当前画坛所缺少的;他认为这些作品霍春阳投入了真挚的感情,是画家的心灵之作。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从传统的视角分析了霍春阳画作的成功脉络,指出这些画既有传统高度重视的物像,又有艺术趣味、人文气息,这与画家深入传统、虚静清新的心态有关。邵大箴还说,这些花鸟画,取材平凡,贵在格调纯正,没有霸气、习气、浮躁气。画面很疏朗,但内涵丰富,既有古意,又具有现代感。书画家余明海说,霍春阳的画疏朗简约,这是从纷繁复杂中提炼、概括、升华的独特效果,看似简单,实则精到。中国美术馆评论家刘曦林说,凡花小草成了审美对象,不在修养上下硬功夫是达不到如此境界的。霍春阳的画不刻意经营,自然而然,一挥而就,给人轻松随意的感觉。 哲学精神画外味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程大利说,艺术无古今,关键是看水平的高低。霍春阳的画,追求精神,追求画外的东西,非文人不可为。陈绶祥说霍春阳的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突破,是体现民族本性的高格调的作品。中国艺术研究院理论家王镛说,霍春阳的画作有民族大气,体现的是传统哲学精神。这些画作能达到清逸高雅与画家哲学修养有关。 远离时弊得逸品与会者在研讨中一致抨击了当前画坛的种种时弊。但又一致赞扬霍春阳远离时弊,静心从艺的精神。中国美术馆评论家刘曦林感慨颇多:看霍教授的展览是难得的艺术享受。现在有些画家急于求成,但笔底无法,实在不敢恭维。像霍春阳的画能这么虚静、这么清雅、这么不张扬,真正是回归了传统。这是态度的回归,灵魂的回归。 笔精墨妙丝竹韵与会者深深为画家精湛的笔墨功夫所感动。他们认为这样的笔墨可以静心,有丝竹之韵。青年美术理论家尚辉博士说霍春阳的画是实写之后的意写,画家把规范笔墨和自然生命意识融和在一起,达到清气韵味兼备的境界。主持研讨会的中央美院薛永年教授最后说:霍春阳的个人画展圆满成功,说明传统还是有吸引力的,说明霍春阳的艺术成就有吸引力。本次展览和这个研讨会对我们有极大的启示,因为这里涉及到传统与现代、共性与个性、学术与市场等诸多问题,所以它的影响是深远的。

  传统花鸟画已经发展得很成熟,而霍教授能画出如此水平难能可贵,像这样水平的花鸟画家当代为数不多。中国画坛没有霍春阳就少一大家。像霍春阳这样的大画家,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2015年7月31日下午3时,大写者--老甲作品展于中国美术馆开幕,今年是老甲从艺六十周年,举办此次展览旨在传递中国大写意绘画的精神。展览学术主持为中央美院博导邵大箴教授,策展人为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子康先生。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田黎明、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马书林和协办展览的韩国衣恋集团代表、麦粒美术馆馆长洪正吉牧师等出席开幕式。此展筹备近三年,从千余幅作品中遴选出100余幅,其中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新作。既有恢弘巨制《众志成城》《巴特尔》《草原八月》和大幅作品《苍生》《摩登时代》等,还有80年代之代表作《铁流》,90年代的彩色人马系列,2000年以来的《方笔之驹》《莽夫系列》《茫茫草原系列》《新生系列》,以及力量感十足的《公牛系列》,丰富多样的小品及大众喜爱的《人之初》系列等,其玄妙的山水画《浑然天地系列》,亦是在老甲艺术馆之外首次与公众见面。开幕式由北京画院副院长袁武主持。在开幕式中,他讲到:老甲与北京画院有着长达数十年联系。在贾浩义先生耄耋之年,经过27年的积累,再一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作品展,这不仅是贾浩义先生个人艺术创造的总结,也应该是中国画领域的盛事。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发言说:老甲这条路是非常艰难的,而且前面没有参照物。他吸收了很多东西方艺术元素,是个非常有思想的、有自己目标的画家。画家只有充满激情才能创造这样的艺术,今天的展览证明一个有追求的艺术家一定能够成功,而且这是一位有大思想大气象的艺术家,贾浩义先生创造了中国画前进的新样本。来自韩国的洪正吉先生则说:老甲是就是中国的太阳,在冉冉升起。他的热情是艺术,他的呼吸也在艺术里,甚至他的休息,也在艺术里。他为了一个目标,不断奔跑,不断前行。中国国家画院杨晓阳院长罕见地称:贾浩义先生画展的开幕,是中国写意精神的胜利。在中国最有个性最有特点的画家当中,不能没有老甲先生。他的画以排山倒海、横扫千军的气势,为一个个画展提气。老甲的画振奋着国人的精神,我认为他是最有成就的当代中国画家。贾浩义先生的发言一如其绘画,言简意赅:我最大的特点,就是体现在学习上。艺术家老甲认为,心无界,画亦无界。先生从艺几十年,不断修正步履,使之归于一即以我法写我心。其作品饱含彪悍、雄浑与博大气场,且极富现代意蕴,世人称之为非常大写意。诸多学者称赞其壮阔非凡的大写意作品,亦是其独立思考后,熠熠发光的艺术思想之延伸。策展人张子康在谈到老甲的作品时表示:在探索中,老甲找到了自己的意象性表现之路,既不囿于传统的樊笼,也不迷信于外来的他者。顺应时代,追求和此时、当下的对话,是老甲的作品在历经数十年的大浪淘沙后,依然能引起今天的观者审美共鸣的关键所在。在学术支持邵大箴看来:老甲艺术的价值,一是创造了一种供人欣赏和品评的新的绘画体格,猛烈地冲击了水墨画界陈陈相因的风气;二是用自己的艺术主张与实践响亮地昭示了一种符合艺术原理的观念:包括水墨在内的一切艺术创造要大胆走创新之路,艺术创作有规范,但规范只是人们学艺的起步,不应是追求的终点;笔墨也好,章法也好,要因时代变化而变,也要因人而异,要闪耀时代和个性的光彩!在展览开幕的同时,还举行了贾浩义先生画展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著名美术史论家邵大箴先生及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资深美术评论家王鲁湘共同主持,李小可、陈传席、李一、张晴、林木、夏硕奇、王志纯、邓平祥等理论家和艺术家相继发言。陈传席教授在谈到老甲的作品时表示:老甲的画不是画,而是力的宣泄,是势的冲发;像大风暴在呼啸,似狂海涛在奔腾;如闪电惊破宇宙,似雷鸣撼动群山。这正是我们的时代所需要的精神,我们国家所需要的气魄,倘能广而生焉,则时代幸也,国家幸也。 在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划部主任张晴研究员看来:我们参加和组织的绘画学术研讨会已经无数次,但是像今天理论家们如此不吝地使用了一些非常严重的词,像伟大的、革命的,这还是第一次。我想,这个绝对不是对老甲艺术的当面所谓的奉承,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艺术史进行了上下纵横比较以后,得出的一个中肯的结论。贾浩义先生用中国笔墨这一大写意精神营造出中国绘画独具一格的艺术形式,在愈演愈烈的大写意风潮中,体现崇尚博大、阳刚之美之画风,注重情感和气度的意象表达观念,是贾浩义先生对中国画探索的成果。他以传统笔墨为基础,以意象造型和现代构成相结合,创作出既无愧于祖先又无愧于时代的当代水墨大写意。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7日。关于艺术家老甲,1936年生于河北遵化,毕业于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师从卫天霖、张安治、吴冠中诸前辈。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特约创作顾问、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198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1997年在北京回龙观创办了老甲艺术馆,作品先后在韩国、美国、日本、比利时、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香港地区举办画展及学术交流,出版过多种个人画集,众多作品被国家机关,国内外艺术机构收藏。

图片 1

编辑:admin

  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 刘大为

编辑:董鹏程

主办单位:中国美协、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术馆、天津美术学院。

  我很佩服霍春阳教授,他真正在做中国画的潜心研究,他一个人把大旗扛起来了。

协办单位:天津文联、天津美协、天津画院。

  中央美院国画系主任 刘勃舒

吕云所,又名吕云,1940年生于河北涉县,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美协会员、天津美协顾问、中国美协高研班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高研班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研班导师、清华大学吕云所山水画创作工作室导师、天津美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太行中国画学会总顾问,师从秦仲文,刘君礼,孙其峰教授等。

  霍春阳是当代中国画坛最具代表性的写意花鸟画家。他倾慕文人画的美学境界,始终坚持传统的进取路线和艺事作风,对中国绘画艺术精神有深刻的领悟。他的写意花鸟,格局简约精巧,气象淡远雅逸,一派简淡冲和、虚静空灵之美。霍春阳贴近文脉,讲究法度,在笔墨语汇方面用功执着、沉潜深入,以至手法纯朴、笔精墨妙,堪称当代有大得者。

吕云所生于太行深山沟,是道地的太行之子,其作品多表现太行风情,画风朴实浑厚,笔法老辣苍劲,气势博大雄浑,意境深邃,具有浓烈的北方乡土气息。他从学生时代起便立志开拓太行画派,1962年在天津美院的毕业创作《漳河畔》组画的问世,1963年《老来红》的问世,分别获得全国美展大奖,一时成为美术界关注的新秀,使之年届弱冠便以太行人、太行情、写太行风著称。成为当代画坛最早以传统技巧表现太行风情的人,并被誉为当代太行画风的创始人,北派重振等。文革之后,八十年代后,又推出一批表现太行深厚特质的积墨巨抅黑色太行系列成为其艺术旅途中一批代表性力作,其作品追求浑厚、博大、凝重、深沉、雄壮的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实践着在纯水墨的氛围中既厚又透的积墨艺术语汇,他从传统笔墨入手,将太行的体悟与人生感受,通过笔墨与抅成语言的整合,将心中太行的内在张力及生命力,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成为当代水墨太行的又一典型。九十年代之后至新世纪以来,艺术家仍脚不停步,努力在艺术追求的艰辛道路上奋力跋涉,他又经过十多年的人生与艺术的积淀。砺炼,生聚与陶冶,完成了由太行的笔墨向笔墨的太行的升华。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研究员 吕品田

(山月106x100cm 1988年)

  霍先生追古人,得高趣,在当代画坛独成一家。

作品曾获四、五、六、八届全国美展大奖。八十年代以来分别应邀赴美国、日本、澳洲、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国家与地区举办个展并多次应邀出国讲学。1994年于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中央电视台等50多家各大媒体均作专题报道,众多专家,学者对其艺术给以高度评价,后又于天津、河北、湖北、广东、福建等地举行各类个展,作品广为国内外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及个人收藏。在国内外出版有个人画集多部,著有《怎样学习山水画笔墨》《怎样学习山水画构图》《荣宝斋画谱山水部分吕云所卷》,《吕云所山水画教学课徒画稿》等多部。

  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 陈绶祥

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山水卷》、《百年中国画集》、《19791999中国当代美术》、《19492009新中国美术大记》、《中国当代山水画研究》、《中国美术备忘录》、《丹青本色当代百名最具艺术原创力的国画家》、《画坛巨匠》、《巨匠之门》等。辞条被收入英国剑桥世界界名人录及国内外多部名人录。

  我看了展览,感到是听了一场无标题音乐会。霍先生的画很优雅,很娴静,画幅虽然小,可容量,含金量很大。看来艺术品不像住房,不是面积越大越好。

2007年被评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和市场潜力的山水画。2008年被评为辉煌2008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当代最具学术价值和收藏升值潜力的中国画金鼎12家。2009年被评为中国画坛最具影响力与市场升值潜力的12大名家。2010年-2011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学术价值及升值潜力的20位山水画家之一。2012年被评为最具影响力及升值潜力金鼎十家。2013年3月在合肥参加《论古证今》首届中国地域美术发展略论论坛暨当代中国名家学术邀请展。2013年8月随外交部部长李肇星赴泰国曼谷参加东盟战略合作十周年中国名家精品展。2013年9月与孙克、范扬、霍春阳等参加在沈阳举行的中国梦民族魂全运情第十二届全运会并获杰出贡献奖。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陈醉

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遗作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春阳的画好。绘画常论南宗、北宗,你是正宗。

2015年7月11日下午15:00,由中国美协、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术馆、天津美术学院共同主办,天津文联、天津美协、天津画院协办,中央文史馆、首都博物馆为支持单位的太行浩气一一吕云所中国画遗作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

  著名画家 周韶华

原外交部部长、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会长李肇星先生及夫人秦小梅女士,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冯远先生,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中国美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徐里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田黎明先生,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先生、副院长张晓凌先生,天津市文联党组书记寇世凯先生,天津美院院长邓国源先生,中国美协理事、北京画院副院长袁武先生,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邵大箴先生,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郎绍君先生,原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张道兴先生,中国美协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执行主编尚辉先生,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观察杂志社社长李一先生,中国美协理事、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邹立颖先生等众多名家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由杨晓阳、徐里、卢禹舜、田黎明、邓国源等讲话。邯郸市委副书记崔永斌代表家乡讲话,画家吕大江致答谢词。

  霍春阳是当代中国花鸟画坛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他传统功力深厚,并由传统而出新,形成了有时代特征的画风,这是非常难得的。

此次展览精选了吕云所一生不同阶段的经典作品近160余幅。分为《漳河畔》及《老来红》、《黑色太行系列》、《太行风情系列》、《写意太行系列》四个部分。吕云所先生早期的写生人物、素描、速写、连环画等教学作品也将在展览上展出。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吴山明

同时召开了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社执行总编尚辉,为学术主持的吕云所作品展学术研讨会。

  霍教授的花鸟画比陈白阳的雅,比徐渭的文。

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美术理论家有郎绍君、邵大箴、薛永年、刘曦林、陈传席、王镛、李一、郑工、赵力忠、刘龙庭、孙克、夏硕琦、陈醉、张晓凌、顾森、徐虹、何廷喆、毛冬华、吕大江等以及吕云所先生的学生及画家李孝萱、孙飞等。

  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理论家 王镛

大家一致共同认为吕云所先生是当代杰出的美术家,是当代太行画风的开创者,是当代山水画大师。

  霍教授的画胜在格调、境界上,堪称当代逸品。他作品展出的不仅是表面功夫,而且激活了传统,在表现画家对自然微妙感动的同时,将人的思绪引向大荒,引向恒久这些画是通过精神的超越,把个体的畅神与净化升华群体的精神境界结合起来。他的逸品画的深源,是基于兼济众生的儒家思想,与某些古代画家的高蹈远引的出世志趣不同,他是以貌似出世的超越,做着前贤主张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入世事业,是在物欲膨胀、生态危机的异化危机中重建着充满信心的精神家园。

郎绍君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中央美院教授 薛永年

郎绍君: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展览。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吕云所这个人,我们是同学,我比他高一届,他比我小一岁。同学4年,17年同事,都在天津美院,所以是同事,好朋友,这个好朋友不是虚的,我们一直感情很好。

  我是搞古代书画的,看到这样的画感触很多,霍先生画的虽然是写意,但通过形来写神,既有物体的特征,又有写意的趣味,真正做到了有意蕴,这才有文人意趣,像那些秋叶残破的味道,淡淡的,特别生动。

吕云所是一个非常有绘画天赋,一个非常敏感、好冲动、有激情、没城府、不拘于小节、率真还有点泼辣的人,他作画的特点跟他做人的特点是一样的,他的真诚有时候表现在爱憎分明,不喜欢、厌恶的他甚至可以当面破口大骂,喜欢的就欢喜得不得了。生活上有一些散淡,家里的事情一概交给夫人,自己去画画,有非常强烈的乡土情谊,他是涉县人,他的哥哥也是一个地方领导,上学的时候就夸耀家乡怎么好,所以《漳河畔》那个毕业创作,第一个写评论的是我,那时候就感觉那套画在当时在学校里就特别好,在那种教育环境下画出那种,表现出他很高的天赋。他的师承现在说起来就是秦仲文、刘君礼等先生,比较重要的是刘君礼先生,他是张大千的入室弟子,是张大千在四川的管家,后来到了天津美院教书。60、61年的时候,他拜青年教师拜师拜的是刘君礼,刘君礼先生是画积墨山水的,他跟刘先生可能多一点。70年代,他主要画人物,因为那时候山水花鸟画学生们不喜欢,领导也不重视,他和当时的另外几个留校的同学画人物。那时候他画了很多连环画,连环画对国画家来说不是很好处理的,他能处理各种各样的场面和各种各样的人群,各种各样的环境。

  著名书画鉴定家 单国强

80年代他集中画山水画,他在太行取材于涉县的太行山景色,从太笔墨到笔墨太行,他从写实风格,写实性的写生,到一种表现风格,想象性创作这样一种变化。有一阶段是非常凝重的风格,最后一阶段是非常活泼的风格,有静的阶段到动的阶段的转化。我最喜欢的还是灵动的东西,这批动态的东西是最晚岁的代表作,他是一种非常自由的书写,直抒胸臆的表现,但是他并不理性,吕云所的画一直突出笔法,始终特别感性,突出用笔、突出感性,所谓突出感性就是突出一种情感态度,有一种想象力和幻想。

  艺术无古今,关键是看水平的高低。霍先生的画,追求精神,追求画外的东西,非文人不可为。霍先生的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突破,是体现民族本性的高格调的作品。

这个展览当中有个别的非常具有想象性的东西,我说它是诗意壮美,主要是指抒情的特质,他能画大画也能画小画,但小画感觉并不小。总体来说他是用小笔画大作,他的积墨有两种,一种是笔线的积墨,一种是皴法的积墨,这两种有一个更活泼一点,一个更凝重一点,这两种笔墨都对线的笔墨精神进行了探索和创新。他的晚年近十多年很不幸,他的家乡是癌症发病率最高的县城之一,他有两个哥哥也相继去世,然后是他的夫人,吕云所曾经当着我的面掉泪。晚年夫人的去世,孩子的失踪,还有一个女儿身体也不太好,他自己也缺少生活能力,所以就不太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得过三次脑梗,但是都控制得很好,就是说医生现在还是有办法可以控制的,但是他不是,没有见过他吃药,吃饭也没有定准。所以他晚年有很痛苦的一面,所以晚年这批线条非常活跃、律动的部分就有一些表达着他的痛感的方面,已经离开了太行的形象,更多的不是画太行,而是借太行这个对象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很有表现性。所以晚年的线条就不是很雄大,但是有一种悲情,形象很松散,这也提供了我们思考的角度,追求那种自由的笔墨和山水形象的东西,他的作品提供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把到后来也没有太行写生,但是他是一个理性的想法和境界。

  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 程大利

总体来说,他是北派山水特别是画太行山,他是最好的画家之一。

  这些花鸟,取材平凡,没有霸气、习气、浮躁气。画面很疏朗、简练,但画面充实,内涵丰富,既有古意,又具现代感。现代画家追求古意,追求宁静的气息,这气息正是追求和谐的当代人所需要的。作画,越复杂越难,但越简洁就更难。

邵大箴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中央美院教授 邵大箴

邵大箴:吕云所先生的作品过去看过一些,也看过刘曦林先生他们写的文章,今天看了这个画我也写了一个很短的稿子。我简单说两句,刚才郎绍君介绍了他的体会,我喜欢他的画就是积墨山水和后面的笔墨太行。山水画要写胸中丘壑,这个写意怎么真正是胸中丘壑,真山真水和他自己意念中的山水或者他心中的山水两者之间的关系,我还是喜欢他没有完全摆脱太行的那些基本风貌在那个基础上的画法,发挥了他的主观创造性的画法。后来那种大写意,基本上摆脱了太行山的山体的画是可以理解的,感觉有点可视的味道,有点悲情,但是作为艺术来讲他是非常主观的,出于艺术情感来讲,情感的感染力比较强,对他的情况了解的,对这些画感受非常深。

  看霍教授的画是难得的艺术享受。现在有些画家急于求成,但笔底无法,越画越糊涂。像霍先生的画能这么虚静、这么清雅、这么灵动,这么不张扬,真正是回归了传统。这是心境的回归,这是态度的回归、灵魂的回归。回归的有平常心,以平常心看平常事,平平常常的闲花野草在霍先生的笔下才有了艺术魅力,才与中国传统哲学的精神相通,让观众受到一种文气的感染,得到一种沉稳的内力。

我感觉他确实是画太行山画的很深入的一位画家,我非常佩服他八十年代之后到二十一世纪、到他去世前几年他画的太行山,非常雄浑、博大的气派,又有非常微妙的感情体验,非常富有诗意。他的笔墨也非常了不起,在我看来他是画太行山的非常杰出的画家之一。

  中国美术馆评论家 刘曦林

薛永年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近年来霍春阳一反那种潇洒、恣肆的状态,创作了大量以折枝花卉这样一种传统的旧典新题之作。以此去想要寻找一种传统花鸟画中笔墨的古朴、典雅蕴藉的审美意趣。这种意趣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多的正是传统文人画所追求的恬静、闲适的品格。而他的又非传统文人画的逸笔草草,他往往会关注那些院派画师甚至一些职业画师所具备的细腻、工致的品味。这样一种对传统的回归与寻找,不仅仅体现在霍春阳的创作中,也影响了他作为一个美院的导师教学的观念。他正是用文人与士大夫的雅意的画风来针对当下一味追求豪放、超脱的写意花鸟,尤其是当代花鸟一味笼罩在吴昌硕、齐白石画风之下,一味求大、求简的流行画法。他的绘画所呈现的简洁,实际上是一种简洁之中求细腻、求逼真,这种种的做法都表现着他在向传统尤其是宋元以及明人,如陈道复、王忘庵的人的审美意趣的回归。而引起我们关注的是在徐青藤、八大山人之外还有一种娟秀、典雅的文化品位的写意花鸟的存在。

薛永年:我不像郎先生和吕先生是同学,很了解,所以我讲得非常实在,我没有接触过吕先生,所以我是从看材料、看画有一点感想。有一个特点,我和吕先生属于同一代人,属于40后,他比我大一岁。我们这代人经历的社会变化比较多,受的教育大体一致。所以我想从这个角度容易理解。

  美术评论家 陈传席

上一次开会的时候我不在,我觉得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面临的艺术上不同的问题,都负担着历史给你的无法选择的不同使命。吕先生和我上大学学美术以来,当时要画画,当时为人民服务就是为政治服务,你看吕先生的作品,他上大学的时候就是紧跟时代脉搏的,是听党的话的,照要求办事,而且做得很好,不断创作,而且不断发表作品。这些作品就体现了为生产建设服务,为政治服务的特点,人物画比如《老来红》,参加连环画创作的都是这类作品。现在各地美院扩招以来专业分得很细,可是吕云所先生上大学的时候没有那么细,学得比较宽,基础比较广,而且学画是中也学习也学,又是时代需要,所以在创作上发挥了多种才能,他很全面,如果只把他当做一个画山水画的太行歌手当然也是对的,但是不全面。他也画人物,他能画工笔的也能画水墨的,连环画里有接近年画的,还有白描的,还画动物,牛画得很好。所以在他的青年和中年时代,他是每一方面都创作了有影响的作品。他的人物画从风格来说基本是水墨写实的,是五六十年代的主流风格,而且达到了丰富令人满意的水平,《老来红》画得非常朴实,而且入选了全国美展,年轻的时候画得很好,产生影响很早,所以就留校了。连环画也画得很好,也参加全国美展获奖了。他不仅是多面手,而且与时俱进,视野不为一个画种或者某一个题材局限,所以后来画太行,无论是太行风情还是太行雄风,都能画出他的阅历和修养、感情,画出人和自然的依存,画出历史文化的瑕疵。独立的没有任何阅历的,什么都不会的,只看到山水,什么也看不出来,所以对山水深厚的感情能够画出来,跟他全面的修养和能力有关系。所以他画的是山水,表现的是人,是民族的历史文化,是人格精神魅力。如果纯粹只画山水,未见得画得出来。

  古人的写意画,大多以草书入画,特别是近现代画家也多以草书入画,而春阳的国画艺术是以楷书入画,所以他的画呈现了近现代国画的新面貌。他的画在造型上很沉静,有碑的味道。

另外他的太行我觉得有三个系列的作品,一个是太行风情,或者叫做乡情的太行,这个作品不完全是山水,人物和山水结合,人物都不是点景人物,很具体,有情态动作,山水是当地人眼中的山水,后面画了很多,包括牧牛图,这是一个系列,比较轻松,多是小品,手段比较多,表现的是乡土情。《老来红》的人物画也是有乡土感情的。

  著名美术教育家 孙其峰

第二个系列我叫太行雄浑,是画精神太行的,最有代表性的是夜走太行、太行浩气等等,这些作品不是一般的画笔,注入了历史性的思索和精神性的追求,反映的是民族魂。夜走太行发表了一年,是把太行比喻成民族精神,表现太行的崇高,突出的是历史的沉重思考,是太行的悲壮,是一种积墨感。

  霍先生对笔墨有深刻的认识,把笔墨当成了精神的载体,多年对笔墨的磨练是经得起推敲,经得起考验的。他的画舒展自如,柔中有刚,他尊重笔墨,也赢得了笔墨的表现力。

第三个是写意太行,也叫笔墨太行,是新世纪以来,这个作品仍然表现的是太行的雄风,不仅是太行。前一阶段的太行雄浑系列,笔墨是提炼式的,和描绘太行的形体是结合的,具有雕塑感的,而且形状很奇特,有的像沙漠中的穹庐,有的像草垛,有的像农家里的纺轮。它有什么艺术我不知道,但是这种独特的形象就加强了我们历史性的思考。积墨的方法是面的积墨,是小斧劈的,是刮铁皴的。写意太行的作品更注重写意的个性,笔墨的意气贯穿,率性天然、野气奔放、充满激情,画的太行山都是动的,没有具有雕塑感的草垛、纺锤了,是正在运动、激荡的,变化生成的,野态的,苍茫的。笔墨的方式是面少了,线多了,有点受黄宾虹的影响,在编织里实现积墨,但是那个线还挺有力,但是整个感觉是比较燥的。这当然注入了他自己的感情,也不拘于太行。

  美术理论家 郎绍君

在这几个之外还有一个,在画太行雄浑系列之前,八五新潮之前还有一个叫律动系列,也称为节奏,主要是探讨形式美,从具像里提炼点线面里的抽象因素,同时注重点线面的组合表现生命的节奏和律动,这种尝试后来他放弃了,但是融入了部分太行风情小品,另外一部分到写意太行里去了,比较密点细线的律动了。

  霍先生的画疏朗简约,这是从纷繁复杂中提炼、概括、升华的独特效果,看似简单,实则精到。

吕先生的一专与多能与教学的关系问题,学画不分科有利于全面表现生活,山水画的精神问题,同样画太行,吕云所之外还有张仃。张平1961年毕业组画和吕云所不一样,也是画的组画叫做山河颂,新时期也是画的民族精神,似乎可以说明家国情怀和民族精神到了新时期是与时俱进的画家普遍重视的一个问题,从不同角度都有他们的建树。但是怎么处理家国情怀跟个人笔墨性情的关系,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吕云所在后期做了他的探索,但是大家评价并不是一样的。

  著名书画家 余明海

再比如山水画的先天性问题,我看材料,因为我不认识画家,也没看过什么作品,我看了尚辉先生的论文,谈得非常充分,从中国画的现代转型角度全面分析了吕云所先生各个时期各种类型的作品,既给了吕先生也充分的评价又思考了山水画的各种问题。但是他提出一些问题。既然以山水画为对象,现代山水画可以没有太具像的丘壑,却不能没有笔墨与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间隔,怎么样实现传统的笔墨图式的现代转化应该是现代山水画要思考的一个问题。吕先生对我们应该是有启示的。

  霍先生的画是实写之后的意写,画家把规范笔墨和自然生命意识融合在一起,达到清气韵味兼备的境界。吴昌硕、潘天寿、齐白石等大师以书法入画,是碑学传统,而霍春阳的画另辟蹊径,是继承了帖学传统,以行草入画。

吕先生的山水画表现了人的精神需要,人的精神需要是多方面的,是否在表现精神内容以外还可以有别的选项呢?也是我们可以考虑的。吕先生在太行风情画里那种春江怒放的自由惬意,乡村牧歌的情调,是不是也可以作为山水画的精神内容呢?也是多种需要之一呢?山水画表现现代的人文精神,要不要也表现现代人的感情经验呢?具像山水画肯定容易表现视觉经验,半抽象山水画在表现人的视觉经验和感情经验上有没有局限呢?吕先生作为北派卓有成就的画家是永远值得我们怀念的,在现代中国画上的思索和实践也积累了宝贵经验。就像尚辉先生提到的中国画的现代性或者说中国画的现代化问题,不仅美术理论家思考,其实画家思考更多,他们用大脑思考,你们用画笔思考,从吕先生的画来看就进行过积极的思考和创造性实践,所以在这方面他的经验和启示是我们的宝贵财富。谢谢!

  青年美术理论家 尚辉

刘曦林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我和霍先生在一起35年了,他对传统文化始终有一种感恩和敬畏之心,他的画延续了中国画的传统规律,所以才有扎实的传统笔墨气韵。

刘曦林:吕云所走了两年了,他是我的好朋友,可以说在天津的同代画家里,吕云所和北京画家的频繁交往,除了郎绍君之外,我应该是对他比较熟的,给我打电话也比较多,应该是好朋友之一。吕云所生前在美术馆办了一次展览,那次展览之后,我对他画的太行加深了一些认识,就极力向美术馆推荐列入收藏范围。但是刘曦林毕竟人微言轻,也没去过太行,讨论的时候我辩论不过别人,说你了解太行还是我了解太行的时候我哑口无言,没有去过太行。直到今天我听到吴为山馆长说把吕云所的画列入中国美术馆二十世纪画家的收藏范围之内我很欣喜。吕云所是个好画家,大画家,优秀的画家,是应该写在二十世纪山水画史上的。

  天津美院教授 王振德

吕云所爱憎分明,慷慨激昂,直来直去,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可爱。吕云所的艺术展在这个时候开会很有意思,我本来想在吕云所会议之前再去一下太行,原来计划要去太行和西藏,结果由于各种原因错开了。讨论这个题目是我们和造化之间的关系,吕云所的画给我们很大启发,关于中国画的焦点透视、气韵不够生动,这些问题看了吕云所的画以后,80年代以来的太行解决了这个问题,特别是云的应用和线条节奏的律动的发挥,使得这个气韵生动起来,使山活了起来,山的生命跃动起来。

另外一点就是味,独特的太行味。为了证实这一点,我今天又请教夏硕琦先生,他说去过两次,我说是太行的味吗?他说是太行的味。我说既能得太行的味又能得气韵的生动,就解决了当前山水的形的问题。

再就是法,他用墨法写生的时候叠线积墨,在游走和灵动之间得到了交汇,游走比较多的时候容易滑,没有北方山水的气势,他的画有一种韵律感和雕塑感。另外他还有墨韵写意的一点,把点线面、黑白的处理和空白的处理交织得很好,他的小品很雄放。

最后一点是魂,魂入了太行,他夫人故去以后他写的短文,他不能再写下去了,也借太行来写心、写意,借太行把自己的情感传达出去,这时候我就是太行,太行就是我。他的小名叫云所,云开的时候,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所以他借太行写心、写意的时候把自己的魂和太行的魂融合到一起。

云所走了,他的画在,是值得我们纪念的,我们只应该从这里得到一些经验和人生教义,发扬云所的精神,这就是这次会议的特殊意义。

孙克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孙克:我和吕云所先生认识有几个年头了,80年代以后一直在交往,他的名字我早就知道,因为他是天津美院的教员,很年轻就留在学校,而且60年代的时候,他的作品经常看到,而且画得很好。吕云所等好几位天津美院的年轻教师画连环画,确实有相当高的造诣。后来80年代以后,他的画太行山很有感受,我现在有一个什么想法呢?吕云所是接受过主要是现代美术教育,在那个年代,他是属于50年代末、60年代初去天津美院上学,尽管天津美院有这个好处,就是请了很多老师,所以他们对国画传统的精神还是接受比较多,比北京中央美院多得多,因为中央美院的素描受西画影响很大。所以国画方面吕云所继承得比较好。

老薛刚才也说了,那个时代画家自然是要为党画画,为政治服务,但是他画得很生动,因为他是农村生活体验比较深刻,所以画得很好。80年代以后开始画山水画,他是真正的太行山人,太行山对他来说更加亲切,认识得更深刻,理解得更深刻,所以他对太行山有一种很自然的感情,很深的感情。同时80年代山水画也受一些影响,可染先生的艺术、黄宾虹的艺术都是很浓重的风格画的笔墨,但是他用他的笔墨来画太行山,太行山是联绵不断的,从河北到河南,是很重大的一个山脉,你说它像黄山,黄山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山,但是太行山变化很大,也有很多险峻的地方,也有平原的地方,狼牙山也属于太行山系列的,很雄峻,很有气势,不是说高到山顶常年雪山,但是代表了我们华北地区人们的朴厚、宽厚、朴实、忠诚的精神。抗日战争一直在太行山作为主战场跟人民的支持也是分不开的,太行山也成为中国的抗日战争的地方。

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展捐赠仪式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2015年7月15日下午,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展捐赠仪式在中国美术馆4号展厅举行,此次捐赠仪式由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安远远主持,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术》杂志执行总编尚辉,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王学辉,吕云所之子吕大江出席仪式。

仪式现场,吕大江代表家属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吕云所先生不同时期的三件作品:《老来红》1962年、 《元气》1989年 、《板山云岭》2008年,吴为山馆长向吕大江颁发了捐赠收藏证书.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接受吕云所作品后,表示首先感谢吕先生大公无私的精神,对中国美术馆事业的支持。吕云所先生的在天之灵会得到最大的安慰。他的作品进入中国美术馆是20世纪美术保护的需求,他的作品将永远流传下去,让大家学习,继承,也就是他的精神融入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发展。第二,他的后人秉承了他的这种作风,他的这种情怀。将作品捐赠给国家美术馆,也是吕先生精神的凝聚和无私精神的发扬。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都是得力于艺术家辛勤的劳动,他们如此的奉献,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艺术家本人的支持。今天美术馆收藏了吕云所先生的三件作品,而且是家属捐赠,所以意义特别重要。

美术杂志编辑尚辉对吕云所先生的作品进行专业的评价。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离不开对北方、西北山水的表现,而太行山是很少的。在太行山山水画作品创作上,吕云所毫无疑问是代表画家之一。所以这次展览的举办,一直到今天举行收藏仪式,都是对吕云所先生个人艺术的成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所以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能够唤起美术界更多的人对山水画的学习和研究,对太行山作品的学习和研究。

(老来红 1962年)

最后,吕云所之子吕大江发表感言,《老来红》是父亲1962年的,可以说是人物画的处女作,也是他20-21岁的时候画的经典作品和《漳河畔》是同时期并列,在1962年毕业作品展中同时展出,当时这个作品在《河北美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许多报刊杂志刊载并作为中学课本的教材。当时就是潘洁滋先生,郎绍君先生,还有很多评论家给他极高的评价。《元气》的学术评语写的非常好,做为20世纪经典美术作品收藏,还有晚期的《板山云岭》,是他在山西太行山写生的作品。今天父亲的这三幅代表作品能归属到中国最高的美术殿堂,也是父亲的遗愿。他在天之灵会很高兴的。吕大江先生含着热泪表达真挚的谢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