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馆长被告剽窃丑闻,黄以明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等人剽窃其学术著作

 拍卖     |      2019-12-16

1月28日上午,备受关注的知识侵权案主角、自由撰稿人黄以明到法院办理立案手续;11时,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正式发出受理案件通知书,决定立案审查。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范迪安成为被告。同时被起诉的还有当代艺术家、木石雕刻创作者萧长正以及中华特产网的归属机构浙江金华奥托康特种生物开发中心。

中国摄影金像奖剽窃门没过多久,国内知识界再曝剽窃丑闻,而这次受牵连的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中国美术馆馆长、艺术评论家范迪安。一个叫黄以明的诗人于近日委托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中国台湾雕塑家萧长正等剽窃其学术著作,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

12月9日上午,体制外学人黄以明经过证据保全公证,委托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葛小鹰、朱淮兵律师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台湾雕塑家萧长正等剽窃其学术著作,侵犯了著作人身权与著作财产权。

图片 1

黄以明表示,他独立创作的评论萧长正雕塑艺术的文章《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经他人删减发表在面向全球华人公开发行的台湾《艺术新闻》杂志2000年第10期。2006年3月15日,萧长正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雕塑展,其间,在黄以明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以作者:范迪安等侵犯署名权的方式在多家媒体传播。2008年6月,黄以明发现后做了证据保全公证。在公证材料中,中华特产网和全球特产网分别于2006年8月15日和2006年9月7日,登载了《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一文,署名皆为范迪安。经律师对照,该文共1626字,其中1518字完全剽窃自黄以明的《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一文。北京方圆公证处出示的公证书显示,截至目前还有世艺网、中国雕塑网、中国收藏交易网等几十家网站转载此文。

事件回放 两年前惹的祸

据黄以明介绍,他独立创作了萧长正雕塑艺术评论文章《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后经作者删减发表在面向全球华人公开发行的台湾《艺术新闻》杂志2000年第10期。该文发表后在国内外引起巨大的影响,并且极大的提升了萧长正雕塑作品的艺术价值。2006年3月15日,萧长正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雕塑展。这一期间,在黄以明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一文遭到任意的剽窃,以范迪安等侵犯署名权的方式在多家媒体大规模传播。时隔两年之后,在2008年6月黄以明才发现,遂做了证据保全公证。就此事黄以明多次向对方提出,至今无任何回馈。截止到起诉,侵权文章仍在传播。

说明:因原网文较长,正文中间部分有剪裁

律师认为,上述行为严重侵犯了作者的著作署名权等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

黄以明表示,他独立创作的评论萧长正雕塑艺术的文章《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经他人删减发表在面向全球华人公开发行的中国台湾《艺术新闻》杂志2000年第10期。2006年3月15日,萧长正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雕塑展,其间,在黄以明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以作者:范迪安等侵犯署名权的方式在多家媒体传播。2008年6月,黄以明发现后做了证据保全公证。在公证材料中,中华特产网和全球特产网分别于2006年8月15日和2006年9月7日,登载了《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一文,署名皆为范迪安。经律师对照,该文共1626字,其中1518字完全剽窃自黄以明的《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一文。

在公证材料中,记者发现:中华特产网于2006年8月15日,全球特产网于2006年9月7日,分别登载了《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一文,署名皆为文章作者:范迪安。经律师对照,该文1518字完全剽窃于黄以明的《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一文。而央视国际网站则在萧长正个展同日,更换署名,未经作者同意,全文登载了黄以明未发表过的《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一文的底稿。此外,公证材料中还包括在世艺网、中国雕塑网、中国收藏交易网登载的该侵权文章。律师认为,上述行为严重侵犯了作者的著作署名权等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

4日上午,一直为剽窃门所困扰的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向本报发来独家声明:我也是受害者,所谓剽窃,是被署名的。

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向我道歉,而他总是放不下架子,给我的也只是张冠李戴的说法,所以我只能诉诸法律。黄以明说。此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黄以明介绍说,此次立案对他意义重大,而且这次也只是一个开始,其他网站的侵权行为以后会继续起诉。

涉嫌侵权 黄以明索赔100万

据葛小鹰律师介绍,本案发生在作为我国官方与民间有国际影响的两位代表性学者之间,因而对著作权的维权工作有着典型的意义。黄以明所创涉案作品历时两年,投入大量的心血,属倾心之作,其文章总结了原告多年来对人生、艺术以及自然完美境界探索的心路历程,反映出他对人类艺术的理解、追求和美学价值观。2006年6月,黄以明在韩国世界生命文化论坛上,曾以该文为蓝本向世界各国学者演讲,演讲稿被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明杂志转载。黄以明在书法展等艺术活动中,也一直以该文章摘要为前言我的自白。 黄以明仰范诗人陶渊明,淡泊名利,在艺术和学术生涯中潜心磨砺。事发后心情非常矛盾,既愤怒于尊严的被践踏,又不愿与时下文坛官司的恶俗为伍,两年来对官司一压再压。但是,被告上述侵权行为严重颠倒事实,混淆视听,使黄以明的作者身份频遭质疑,甚至有人认为是黄以明抄袭了范迪安的文章。面对被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这样的身份,黄以明有口难辨,精神受到深度刺激。为洗清小偷的恶名,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只好诉诸法律,以澄清事实,讨回公道。

去年年底,自由撰稿人黄以明公开指责范迪安等人及相关网站侵权他的文章。今年1月28日,黄以明向法院起诉,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随后正式立案。

范迪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目前,他还没有正式得到法院的通知。我并没有抄袭,在整个过程中我也是受害者。今年1月,当他得知黄以明要将此事诉诸法律时,曾致电对方,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意见:第一,自己从来没有写过此文,该网站擅自发表此文并没有得到自己的同意,文章也不是他交给该网站的;第二,如果黄以明起诉网站,他愿意出来作证,共同维权,提供证据,整个事件都是由于网站不负责任造成的。

黄以明的律师认为,上述行为严重侵犯了作者的著作署名权等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黄以明在接受北京媒体访问时称,他只是希望范迪安能够向他道歉,而对方总是放不下架子,所以自己只能诉诸法律。黄以明介绍说,此次立案对他意义重大,而且这次也只是一个开始。黄以明在诉讼中要求范迪安、萧长正公开道歉,并赔偿损失费100万元。

WTO版权专家、中国知名作者维权律师朱淮兵强调指出:知识产权中维权的对象,最主要是作者,他们和农民的生产一样,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在市场经济中是最弱势的群体;尤其是体制外的作者,他们得不到社会的保障,连农民工也不如,农民还有土地,农民的权益现在也开始受到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和保护,而体制外的作者,常常都没有固定收入,常常受到社会各种不公平的待遇,甚至社会强势的欺负,他们的合法权益最容易受到侵犯,本案原告黄以明就属于这种情况;因此,我和葛小鹰律师基本上是义务来受理这一案件,希望藉此引起社会各界对体制外作者群体生存困境的关注。

都是旧文惹的祸

范迪安说,在网络时代维权,应该看清楚维权的对象。我写了一辈子评论文章,需要抄袭吗?千万不要把所谓的维权变成一种炒作!他说。

馆长喊冤 那是网站张冠李戴

据悉,黄以明在诉讼中要求范迪安、萧长正等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消除影响,公开道歉,并赔偿损失费100万元。

范迪安发表声明反驳剽窃说

相关阅读:

昨日晚,记者电话采访范迪安,他说:一个月前,我一个美术界的朋友告诉我,一个诗人准备要到法院去告我,当时我很吃惊,这个叫黄以明的人我根本不认识啊,而且当时萧长正的展览我也没有写过他说的那篇文章。我找到萧长正问他,有没有找人写过此文,他说没有,因为他是台湾艺术家,内地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范迪安几经辗转,终于要到了黄以明的电话,他打过去阐明了自己的三个观点:第一,自己也是文化人,很理解文章被抄袭时的愤怒;第二,我根本没有写过《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很有可能是网站张冠李戴了;第三,本人也是受害者,自己的名字变成在别人文章的署名,同是被侵权。范迪安说:现在不光是自己的名誉受到影响,也牵连到中国美术馆,我是国家的公职人员,所以一定要对美术馆的名誉负责。我现在很急切地想找到转载《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的全球特产网。不过让范迪安郁闷的是,全球特产网上提供的电话显示停机,找过去也已人去楼空了。现在那个网成了死网,而另一个转载的中华特产网我根本查不到网址。

作为一桩知识产权纠纷,本案涉及中国美术馆馆长与国际知名雕塑家,而美术界一直被视为商业社会仅剩的一片精神净土,美术馆馆长一直被视为一个国家最高文化荣誉的职称,这不能不让人大跌眼镜。可见,国内知识界知识产权的尊重与维权工作是一项十分严峻而艰巨的任务。

2月3日,范迪安接到法院通知,案由为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与著作人身权纠纷。同时被起诉的还有当代艺术家、木石雕刻创作者萧长正,以及中华特产网的所属机构浙江金华奥托康特种生物开发中心。

张紫阳:范迪安剽窃是对国家法律的公然蔑视

网友热议这是一场幕后炒作?

2009年12月9日

这起剽窃门事件祸起一篇文章《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原告黄以明称,这篇评论萧长正雕塑艺术的文章由他独立创作,经他人删减后,发表在面向全球华人公开发行的台湾《艺术新闻》杂志2000年第10期。

张紫阳:炮轰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剽窃

国家级的美术馆馆长涉嫌剽窃,这在常人眼中无法想象。出身草根的黄以明瞬间被人捧为蔑视权威的英雄。有网友说:范迪安是中国美术馆馆长、是此次雕塑展的策展人和直接受理人,理应对整个事件负全责,为什么对转载侵权文章的网站长期传播不闻不问?支持范迪安的人则说:他文章成百上千,他的文笔和艺术思维都受人尊敬,并不是黄以明一个自然精神的概念所能相媲美的,在一个犄角旮旯的特产网发表对范迪安有什么好处呢?还有人直接质疑黄以明是炒作,而且是一个网络炒作集团的阴谋。

相关阅读:

然而,据黄以明在其博客中称,2006年3月,《空间想象萧长正的穿透雕塑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期间,《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被冠以作者:范迪安,在多家媒体传播。

问责馆长范迪安:中国美术馆展览是否构成大规模严重侵权事件

相关阅读:

张紫阳:范迪安剽窃是对国家法律的公然蔑视

2008年6月,黄以明发现文章被侵权,于是做了证据保全公证。公证材料显示:中华特产网和全球特产网分别于2006年8月15日和2006年9月7日,登载了署名为范迪安的文章《〈我的森林〉与自然精神》(网页截屏见右图);经律师对照,该文共1626字,其中1518字完全剽窃自黄以明的《自然精神的现代构成》。同时,还有几十家网站转载此文。之后,黄以明开始公开发表指责范迪安剽窃的言论。

拯救大领导范迪安

张紫阳:范迪安剽窃是对国家法律的公然蔑视

张紫阳:炮轰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剽窃

就这一过程,在发给本报的声明中,范迪安称,十分惊愕。据他回忆,萧长正2006年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时,自己是此次展会的策展人,并曾写过一篇短文作为展览前言,此外未曾写过有关公正的文章。

中国美术馆馆长被告剽窃丑闻 范迪安喊冤被黑

张紫阳:炮轰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剽窃

问责馆长范迪安:中国美术馆展览是否构成大规模严重侵权事件

范迪安称,自己曾告知黄以明,明确三点态度:一、对黄的著作权被侵害表示气愤;二、支持黄在维权上采取的合法行动,如需自己澄明事实,将予配合;三、自己也是受害者,网站冒用自己的名字发表文章。

贾谬:燕山毁林事件和范迪安陷剽窃案的启示

问责馆长范迪安:中国美术馆展览是否构成大规模严重侵权事件

拯救大领导范迪安

不过,黄以明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希望范迪安道歉,而对方总是放不下架子,所以只能诉诸法律。在诉讼中,他要求范迪安、萧长正公开道歉,并赔偿损失费100万元。

黄以明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等人剽窃其学术著作

拯救大领导范迪安

中国美术馆馆长被告剽窃丑闻 范迪安喊冤被黑

编辑:admin

三枪张艺谋的堕落与领导范迪安的剽窃

贾谬:燕山毁林事件和范迪安陷剽窃案的启示

贾谬:燕山毁林事件和范迪安陷剽窃案的启示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被起诉 涉嫌剽窃他人著作

黄以明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等人剽窃其学术著作

三枪张艺谋的堕落与领导范迪安的剽窃

编辑:admin

三枪张艺谋的堕落与领导范迪安的剽窃

自由撰稿人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知识侵权

自由撰稿人状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知识侵权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被起诉 涉嫌剽窃他人著作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被起诉 涉嫌剽窃他人著作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