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400皇家珍品今秋登陆英国,中国宫廷鼎盛

 拍卖     |      2019-12-16

为庆祝重修开张5周年,以收藏亚洲艺术品著称的法国巴黎吉梅博物馆正举办“中国宫廷鼎盛”展览。展览展出了明代和清朝100多件艺术品,包括单色卷轴和唱片、扇画、雕塑、瓷器,其中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年间的长卷、帝王委任书、扇面、木版画和瓷器等珍品最夺人眼球。展览将于9月4日结束。 康熙、雍正、乾隆这3位皇帝在位期间可谓太平盛世,经济繁荣达到清朝的顶峰。这是巴黎首次举办这一主题的展览,吉梅博物馆以绘画和瓷器为主,让参观者领略中国的文化。其中,9幅皇家长卷珍贵无比,有些长度达到16米。长卷上华丽的色彩、富有诗意的山水画、活灵活现的生活画面让参观者体会到,17和18世纪中国盛世。 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吸引了西方艺术家,其中最有名的是郎世宁。在乾隆时期,他成为宫廷画师。此次展览展出了这位意大利传道士的不少画作。郎世宁在清宫廷内为皇帝画了很多作品,既有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也有众多的皇帝和后妃们的肖像画以及走兽、花鸟等。根据清内务府造办处档案的记载,郎世宁在宫中曾经向中国的宫廷画家传授欧洲的绘画技法,其中包括油画技法,他把这一欧洲的艺术门类介绍到了中国。

清代是中国瓷器发展史上集大成的时期,尤以清三代瓷器最佳,在品种、工艺、质量、装饰等方面都达到了一定高度。乾隆朝瓷器在康熙、雍正的基础上一度达到鼎盛,这时期瓷器不仅保留了前世精华,还大量吸收西方艺术养分。“清乾隆青花松石寿鹿图大橄榄瓶”便是这样一件乾隆圣器,它不仅见证了清代中外艺术交流的事实,也为研究清代宫廷艺术风格的发展变化提供了范例,更启发我们对清三代宫廷绘画与御窑厂瓷器生产之间互动关系的思考。

英国当地时间11月7日,正值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访问英国之际,由于过于珍贵而难得走出深宫的400多件故宫精品艺术文物在英国皇家美术学院以“超豪华阵容”向媒体亮相,这个受到中、英两国高度重视的展览以“1662-1795:中国清朝三代皇帝展———盛世华章”(China:TheThreeEmperors1662—1795)为名,这是迄今为止英国举办的规模最大的宫廷艺术展,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故宫博物院出借国外展出的规模最大、最为全面的一次。 展览由故宫和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共同主办,7日与8日为对媒体的预展时间,9日~11日对皇家美术学院美术馆会员展出,12日正式对公众开放,并将持续到明年4月。 宫廷绘画成亮点 展览通过中国清朝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代皇帝统治时期的400件作品,展示康乾盛世的丰富艺术与文化珍品。展览的亮点之一是由皇帝颁旨绘制的宫廷绘画,大多描述皇家重要事件。这些画是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包括皇帝宫殿,北方巡猎,生日庆典,康熙乾隆下江南,甚至皇帝的私生活,都栩栩如生的展现在这些精美的画卷中,其中还包括一幅从未在国内展出的长达64米的画卷。 全部展品中有95%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130多件为绘画、书画作品,此外还有玉器、青铜器、瓷器、漆器、皇袍、皇宫家具、西洋仪器、武器和大典盔甲等。 展览共分10个展厅。以三朝皇帝身着龙袍、端坐龙椅的大典圣像轴开始,展示皇帝穿过的朝服、红漆云龙纹宝座和围屏以及碧玉香筒、精雕细刻的御座、屏风、与之相配的香炉和珐琅仙鹤等皇宫布置不可缺少的物品。意大利传教士、宫廷画师郎世宁的作品也和中国宫廷画师的作品一并呈现在观众面前。此外还有细致的盔甲、刺绣的马鞍甚至皇帝乘坐的轿子和皇家军队“八旗军”的彩色盔甲等物品都在展示之列。 一半为“珍品”级别 本次展览还专设了艺术和宗教陈列室,展示一座两米高的宝塔,另一座祭坛还陈列一些精美宗教祭器。为展示3位皇帝的学术和艺术专长,展览还为3位皇帝设立单独展区,并专门陈列了和3位皇帝同时代的艺术家的山水、花鸟等传统中国绘画作品。为了帮助西方观众更好地了解中国绘画等艺术作品,展览在最后一个展区着重介绍中国吉祥图案和寓意。 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院长尼古拉斯·格里姆肖说,此次展出的一半展品属于“珍品”级别:“学院很高兴能和故宫博物院合作举办这一重要展览,希望此次展览同学院在1970年代举办的‘中国考古发现展’一样受到广泛欢迎。” 皇家艺术学院历来有举办世界杰出文明展的传统。据报道,1973年至1974年举办的“中国考古发现展”曾吸引了77万多参观者。(东方早报)

今年秋季至明年春天,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将在伦敦举办它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中国皇家艺术精品展,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的400多件清朝皇家珍品将向西方社会重现康熙、雍正和乾隆三朝的强盛和丰富艺术内涵。据悉,这次展览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珍品在中国境外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亮相。 展出珍品大曝光 根据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提供给早报记者的资料,这个名为“中国:1662~1795年的三位皇帝”的大型展览将从今年的11月12日正式开始,至2006年4月17日结束。展品中的90%以上由故宫博物院提供,其中包括了宫廷绘画、书画、玉器、青铜器、瓷器、漆器、皇袍、皇宫家俱、西洋仪器、武器以及大典盔甲等等,不少珍品都是首次在中国境外展出。 主办方皇家艺术学院透露,整个展览按照不同的主题分为主陈列室、宗教、军事成就、西方交往、学术与艺术、同时代画家、绘画艺术等多个陈列室,此外还为康熙、雍正和乾隆三位皇帝每人都单独设立了一个专门的陈列室,展示他们在位期间所取得的成就。 进入主陈列室,首先见到的是三位皇帝身着龙袍、端坐龙椅的大典圣像轴。一同陈列的是同一时期的稀世珍品:他们曾穿过的朝袍、一把红漆云龙纹宝座和围风、璧玉香筒以及珐琅仙鹤等等,这些都是当时皇宫中不可缺少的物品。 本次展览的亮点之一,是由皇帝颁旨绘制的宫廷绘画,这些绘画用来描述皇家的重要事件,是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大多数画轴、手卷和画册都展示了清帝的皇宫、北方狩猎场以及康熙和乾隆数次下江南的壮观景象。其余的画卷,其中一幅描绘了康熙和乾隆的生日庆典,另外的一套六幅则向人们揭示了宫廷的私生活。 当时清朝统治下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民族众多、宗教信仰复杂多样的国家。萨满教是满族人的原始信仰,在这时和佛教、孔教一样受到了官方的尊重。这次展览专门提供了一个艺术和宗教陈列室,陈列了一座两米高的宝塔。此外,在这个展览室还设立了一座祭坛,陈列了一些精美宗教祭器。康熙、雍正和乾隆的军事成就是他们政绩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展览上会专辟一个陈列室展示锃亮的盔甲、绣花的马鞍以及皇帝们的黑漆描金肩舆,此外还会有油画来将身着戎装的皇帝们描绘成勇敢的骑士。 这三位皇帝的一个共同特点还在于,他们对于西方文明和科技有着不同寻常的兴趣和包容精神。一个专设的陈列室陈列了绘画、西洋钟表、装潢艺术品以及耶稣会传教士与清廷的关系。这些人十六和十七世纪到中国宣传基督教,其中一些人留在清宫并成为宫廷的重要成员,在技术方面,就如何使用西洋仪器给皇室提供建议,同时他们还提供画师来引导清宫廷画师采用西方绘画风格。这次的展览就将包括一幅由著名的基督教士兼宫廷画师郎世宁所作的画及清朝宫廷画家的一些作品。 在康熙陈列室中,专设了一个书房陈列文房四宝及其他文具,还有一幅康熙帝戴着学者便帽、伏案写作的肖像画。雍正皇帝的陈列室中则展出代表一年四季的十二宫妃画轴、装饰艺术品,以及这一时期制作精美的瓷器。 乾隆皇帝是一位痴迷的收藏家。在他的陈列室中,与他所收集的珍稀古玩古画一起展出的,则是被世人称道的乾隆书法珍品。 在古代和现代中国,象征繁荣昌盛的作品随处可见。意寓长寿的汉字、菊花、仙桃,盛开的梅花以及葫芦等等,都象征着美好的生活和未来。这种主题也是宫廷珍品中必不可少的。此次展览的最后一个陈列室集中了这一主题的绘画、刺绣及其他珍品。例如,双葫芦象征了昌盛的后代延续,而桃子则意寓长寿。 此外,还有不少双关语的象征作品,例如,“鹤”是“合”的同音词。稀有及珍贵材料制作的如意权杖在清朝是献给皇帝的贡品,也将会在伦敦展出。所有这些都是在北京紫禁城以外很难以见到的。 中国政府积极配合 皇家艺术学院的凯瑟琳·梅森女士透露,这次大型展览是该院与中国政府以及故宫博物院长期文化合作与交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了争取这些稀世珍品来伦敦展出,皇家艺术学院与中国政府进行了认真地协商。在中国方面最终批准的展品中,被列为“一级品”的珍宝占到了所有展品中的一半左右,而此前中国政府所批准出境展览的“一级品”上限是15%。 中国驻英国大使查培新表示,这次展览使得世界有了一个非常独到的视角来审视中国故宫博物院中所珍藏的宝藏。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全力支持皇家艺术学院举办这次里程碑式的展览。” 中国使馆的文化参赞则表示,在英国有不少人都拥有中国艺术品,但其中的大多数都是为了出口的工艺品。他强调说,这些收藏品在艺术价值和质量上与受到国家保护的珍品不可同日而语。 多方协办赞助 皇家艺术学院的这次大型展览除了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外,还得到了来自著名企业高盛的赞助。该公司表示:“我们非常高兴地赞助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无价珍品展览这件盛事。这些珍品许多以前从没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展出过。这个令人惊叹的,清朝三皇统治时期珍品的展览,将展示中国过去文化的辉煌,它将使我们对它对后世所产生的影响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理解。” 此外,这次展览还请到了特殊的主持:牛津大学默顿学院的院长杰西卡·罗森教授、北京大学历史系的特约教授阿尔弗雷德·默克、独立的艺术历史学家里格纳·卡拉尔、牛津大学萨默维尔学院的基诺什塔以及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馆长特里维斯。 牛津大学默顿学院院长杰西卡·罗森表示,这将是皇家艺术学院在1935年举办的中国展以来最为伟大的展览。她强调指出:“展出的珍品中包括了150多幅绘画作品,这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研究中国那一时期技术的罕见机会。因为这些绘画非常脆弱,其他地方还没有类似的永久性收藏。” 特殊保险 由于本次展览是故宫博物院珍品在中国境外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也是范围最广的展览,其中还有不少艺术珍品属于“一级品”,因此将全部以额外保险艺术品的名义运送到伦敦。 皇家艺术学院的凯瑟琳·梅森女士向早报记者表示,他们将与故宫博物院、中国政府以及英国政府密切磋商,确保珍品在运输和展览过程中的绝对安全。 据悉,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收藏品将占这次展览的艺术品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除了这些主展品外,皇家艺术学院还将仔细地选择一些英国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大部分来自英国公众和私人收藏,包括大英博物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以及大英图书馆。除了展览外,主办方还组织了一个教育和展览的配合项目。其中包括,小组讨论、现场座谈、晚间助教、教育指南、公众陈列室会谈等。

编辑:admin

图片 1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清乾隆青花松鹿献瑞图橄榄瓶

观瓷书院藏品

这件“清乾隆青花松鹿献瑞图橄榄瓶”是乾隆时期宫廷瓷器艺术佳品。本品器身修长,流线型的轮廓构成橄榄状的外形,故称橄榄瓶。橄榄瓶可算是雍乾御瓷中的高端器型,存世的橄榄瓶尺寸皆在30至40厘米之间,本品高67.2厘米,在橄榄瓶中算是少见的高度。这件橄榄瓶,青花发色靓丽纯净,是乾隆时期典型的青花发色,其青花浓淡变幻,渲染有度,犹如墨分五色,以青花呈现出中国画的独特墨韵。器身以青花描绘“松鹿祥瑞图”,图中苍松巍立,生机盎然,虬枝蜿蜒于瓶颈之际,四周拳石苍坚错立,苔草葱茏蓊郁,瑞鹿鬃毛丝丝毕肖,臻乎自然之化境。画面呈现出明显的宫廷西洋画师郎世宁西画中用的绘画风格。根据这种绘画风格推测,本品的绘画稿本很可能出自受郎世宁影响的宫廷画师,甚至就是出自郎世宁之手也未可知。

图片 2

郎世宁《百骏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7.19—1766.7.16),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意大利米兰,清康熙帝五十四年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到中国,后以绘事技艺进入清宫如意馆成为宫廷画家。

图片 3

郎世宁《平安春信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自康熙五十四年入值内廷,直到乾隆三十一年病逝,历经康、雍、乾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五十多年,成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郎世宁融合中西绘画创造出新的绘画风格,并为清廷创作大量史诗性铜版画,还曾参与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与建造工作。

图片 4

郎世宁《聚瑞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来到中国后仔细研习了中国画的绘画技巧,并根据皇帝的喜好调整自己的绘画方式。他的绘画水平与当时欧洲绘画相比并无长处,但他把西方绘画与中国传统绘画表现方式结合,并融中国工笔绘法和西方油画技法于一体后呈现出新的画风,这种熔中西画法为一炉的新风貌开启了当时中国宫廷绘画的新局面,为中国画的发展探索了西画中用的新思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的汇通。他画的中国画具有深厚的写实功力,不仅注重明暗效果和无法效仿的颜色运用,还注重中国画笔墨意境的表达,使中国画的面貌焕然一新,从而确立了自己在官廷画师中的地位。这种新画法、新格体,被誉为郎世宁新体画。据文献记载,郎世宁的画法被称作“线画法”,是当时宫廷绘画的主流。

图片 5

郎世宁《画仙萼长春》册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的绘画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清代宫廷绘画的风格和整体审美趣味。雍正时期,郎世宁与皇族子弟就多有来往,如怡亲王允祥、果亲王允礼、慎郡王允禧等,并为他们作过画,如《果亲王允礼像》、《八骏图》、《马图》等。这不仅说明郎世宁在宫廷之外频繁的艺术活动,也说明了在当时的满洲贵族圈子里,玩赏欧洲风格的艺术品是一种流行的时尚。

图片 6

图片 7

郎世宁《十骏犬图》

郎世宁还将自己摸索成功的新体画,传授给传教士画家王臻诚、艾启蒙等人,同时将欧洲油画技巧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中国画师,为清朝宫廷培养了众多兼通中西画艺又各有专长的宫廷画家。郎世宁先后有十几位徒弟,在乾隆帝时形成了实力雄厚的郎世宁新体画集团,为清代中国与欧洲文化艺术融合作出了贡献。从一些皇室后裔的画作中,也可以看到郎世宁绘画的影响力,如溥伒马画,无论是造型还是笔墨,都注重形态的准确和皮毛质感的表达,一望便知是受到了郎世宁一派绘画风格的影响。

图片 8

郎世宁《孔雀开屏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郎世宁的绘画风格不仅影响宫廷绘画的样貌,甚至还影响到了当时工艺品的制作。

乾隆皇帝具有很高的艺术修养,爱好鉴赏收藏各门类艺术品,所谓的“乾隆工”就是对当时精美玉器的代名词,宫廷画家也会参与玉雕的创作,郎世宁的一些画稿会被拿来作为制作玉器的参考,甚至被直接依图制成玉器。

图片 9

郎世宁《午瑞图》

瓷器工艺在康雍乾三朝更是达到了一个高峰,很多瓷器上的装饰绘画更是体现了郎世宁中西结合的绘画的特点。据记载雍正时期,大名鼎鼎的督窑官年希尧曾出版中国最早介绍西方透视法的著作《视学》,在书的序言中提到该书是和“郎学士”多次交谈、探讨而写成的。可见年希尧与郎世宁在艺术创作上的交流,以及对郎世宁观点的认可。从这一事实来看,瓷器装饰绘画上出现郎世宁的绘画面貌也就更是不足为奇了。而雍乾两朝官窑瓷器的构图布局和绘画主题,也多得益于郎世宁的绘画。可见郎世宁画风对清中期整个宫廷艺术趣味的影响。

图片 10

清康熙铜胎画珐琅玉堂富贵瓶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11

图片 12

这件铜胎珐琅器物表面以红白双色牡丹花为主题,布局密而不乱,花卉姿态生动自然,花瓣层次鲜明,且富于浓淡变化。尤其是红色花朵的层层花瓣,其写实程度与郎世宁《画仙萼长春》册中的《牡丹》颇为神似。

图片 13

清雍正珐琅彩瓷玉堂富贵碗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郎世宁《画孔雀开屏》

图片 17

郎世宁《画四季花卉棋盘》

“雍正珐琅彩瓷玉堂富贵碗”中绘以多种花卉,表现富贵气象和一派生机,其中玉兰花的形象在郎世宁的多幅作品中均有出现,如郎世宁的《画孔雀开屏》和《画四季花卉棋盘》等,反映出由于雍正皇帝要求宫廷文物必须具备“内廷恭造”式样,影响所及让瓷器与绘画出现相同的装饰母题。

图片 18

乾隆 粉彩开光镂空花卉纹灯罩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19

图片 20

这件“粉彩开光镂空花卉纹灯罩”其中一个开光中绘百合花,在形态、颜色和细节刻画等方面都对应了郎世宁《画仙萼长春》册中的《百合缠枝牡丹》一开。百合具有一定的美好寓意,看见它也是“内廷恭造”式样之一,在瓷器和绘画中都有体现。

图片 21

乾隆 粉彩九桃瓶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片 22

图片 23

郎世宁《画交趾果然》中画环尾狐猴攀踞于石隙间长出的桃树上,树枝上挂满桃花与成熟的硕大桃果,桃子色调浓淡变化,表现真实的明暗效果,这是油画技法的运用。再看这件北京故宫收藏的“乾隆粉彩九桃瓶”,瓶腹绘一繁茂桃枝,桃枝上绿叶桃花错落有致,其中嵌以几颗鲜艳硕大的仙桃,仙桃肉肥质厚,鲜汁欲滴,其透视感、体量感以及明暗关系的处理明显得益于油画技法,与《画交趾果然》中桃子的画法如出一辙。

图片 24

再看看这件“清乾隆青花松鹿献瑞图橄榄瓶”器身的这幅《松鹿献瑞图》也是清代中期盛行于宫廷、受郎世宁一派影响的典型中西结合的画风。画面中的松树、母子鹿、草地拳石这三个主要物象都能在郎世宁的画作中找到影子。

1. 松树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郎世宁《乾隆皇帝围猎聚餐图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松鹿献瑞图》中的两株松树的造型与郎世宁绘《乾隆皇帝围猎聚餐图轴》中的两株松树造型如出一辙,两树根部出于一处,向上依树干长势而分开,到了树顶枝叶舒展处,又使两树盘结一起,构成一个向上支撑画面的整体。在对苍松枝叶和树干明暗立体效果的处理上,两图亦有相似,这在清宫旧藏绢本《乾隆岁朝行乐图》和《松献英芝图》中表现的更加清楚。

图片 28

图片 29

《嵩献英芝图》局部

2. 母子鹿

在松树下绘有一对母子鹿,鹿因与“禄”谐音而被作为祥瑞的形象一直受到宫廷艺术品的青睐,如《鹿尊》等。鹿作为宫廷艺术的一个重要母题,也在郎世宁的绘画作品中出现过,如北京故宫博物馆收藏的郎世宁《采芝图》。

图片 30

《弘历采芝图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鹿皮毛质感的画法又与《十骏犬图》中的骏犬画法相同,鬃毛丝丝毕肖,且柔软似有体温。

图中母乳回首与小鹿对吻,小鹿仰首屈膝匍匐于地,画面温馨而祥和。像这种动物亲子互动的画面也在郎世宁的画作《开泰图》中出现过,图中三只羊中的两只设定成母子关系,母羊低首望着小羊,小羊屈膝匐地,仰面朝向妈妈,与青花《松鹿献瑞图》中的母子鹿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图片 31

图片 32

《开泰图》

3. 草地拳石

布满杂草的平坡和零散分布的拳石是中国绘画衬景的主要形式。郎世宁的画作中对这种衬景的处理,多采用皴擦点染和散点透视的中国画表现技法,在一些合作的作品中,也有很多是中国画师所作,不过这也是中西结合的郎世宁绘画样式的体现。这幅青花《松鹿献瑞图》的草地拳石衬景就是中国绘画的风格,当然也能在郎世宁的画作中找到影子。

图片 33

如《郎世宁等乾隆皇帝刺虎图轴》的近景拳石,如《四季花卉棋盘》中对平坡草地的处理,如《开泰图》中石头纹理的皴染点厾等,无不是中国绘画的用笔与表现形式。

图片 34

《开泰图》

《郎世宁等乾隆皇帝

刺虎图轴》

图片 35

图片 36

《四季花卉棋盘》

通过细节的比对分析,这件“青花松鹿献瑞图橄榄瓶”的《松鹿献瑞图》是比较明显的郎世宁中西结合的绘画风格。因此笔者认为这件青花大橄榄瓶为我们理解清中期宫廷艺术装饰风格的变化与发展提供了很好的范本,希望也能为我们进一步研究绘画艺术与瓷器装饰之间的互证关系提供一些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