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重构博大深厚,洋洋意象

 油画     |      2019-12-17

在当今世界多元一体化的画坛里,意象画以它既平凡又艰辛,既伟大又崇高而成为世界艺苑中的奇葩。在20世纪世界各国艺术的相互激荡、迂迥和变幻中,意象画形成了万千景象给人以美和力的审美感受,也给人们以无比丰富的想象和启示。西欧的康定斯基、毕加索、马尔克、康德的绘画自律性、心灵体验论和绘画转译观和心意能力概念。在我国的历代画家中,王维、苏轼、梁楷、牧溪可谓用“心象”去把握造型规律、去解决气韵生动和记录主观色彩。追溯艺术前行的历史,特别是20世纪意象画的发展、嬗变和迁徙,无疑都是在多元统一格局中寻求个性、精神和气意交织的时空。英国当代艺术史家贡布里希认为;20世纪西方现代艺术的最主要特征就在于它的实验性,就绘画而言,则是全方位、深层次和宽领域地试验各种新观念、新技法和新材料的可能性。当然20世纪的中德艺术,尤其是近年来的艺术,由于受世界各国思想、经济、文化发展及状况的不同其艺术上也出现了风格繁复、流派纷呈的局面。“意象武夷---中德两国艺术家首次面对面互动创作国际巡回展北京首展”无非就是事例。以下是笔者就意象画作的一些探讨,以窥其艺术风格、艺术理念和审美价值。意象画作为绘画,它属于一种反映。但这种反映并不是像镜子似的忠实反映,而它是一种主观化和情绪化的反映。它没有具体的形象,它只是点、线、面、色彩的一种有意味的组合甚至“它包含创作过程中某些偶然性的因素”。从绘画的本体而言,绘画是二度空间的视觉艺术,它有其自身独特的艺术语言,其主要构成是线条、色彩、构图等以及对线条、色彩等的不同处理,造成的丰富多彩的内涵。从此次艺术展的整体艺术风格而言,这些作品大多以意象为主要形式,但又在这意象之下又呈现出个性迥异、多元统一的丰富格局。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此次艺术展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对艺术语汇的分解、重构与组合,以进一步从主客体关系的角度去解释艺术,但艺术语汇的存在和表现方式无疑与艺术家的思想、才情、学识和修养乃至艺术家整个人生精神和内涵是紧密相联系在一起的,并贯穿于艺术家创作活动的始终。可以说,此次“意象武夷”艺术家画得既精妙又潇洒。既有历史的痕迹又有现代意味,确切的说,这是此次“意象武夷”的一大特色。以下是笔者就意象画作的一些探讨,以窥其艺术风格、艺术理念和审美价值。线条是绘画中人们认识和反映自然形态时最概括、最简明的表现形式。从此次展展览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艺术家在用线条画形状和态势,标志形态在空间中的位置和长度的时候积淀了他们丰富的观念和情感内容。就绘画线条的本质而论,绘画线条的本质在于它与生命的某种异质同构的关系,通过系统的种种变化来交流人的不同思想、表达人的不同情感意绪和传递某种信息。中德艺术家都很注重线条的作用。米开朗基罗曾指出,只要凭借画出来的一根直线就能够区分出画家的技艺。事实上西方绘画史中也曾出现许多线描大师,如荷尔拜因、安格尔、马蒂斯等等。中国历代画家对线条的运用更是极为重视,并以线条作为主要表现形式的作品如,苏天赐的《山庄临窗》、伊门多夫的《长途》和《来自blinky的信》那线条的弯曲与起伏似儿童般的天真稚趣。同时,画面还传达出某种欢快的情感,给人以视觉的享受。色彩是绘画的重要因素,通常情况下它依附于造型显现其艺术表现力。“意象武夷”的色彩美是十分丰富的。这里既有固有本色,也有人工色彩。不同的色彩及色彩的搭配,可以引发人们不同的心理反应和感受,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会影响人们的情感和情绪的变化。从俞晓夫的《老街印象》、《人物怀想》中,我们可以清晰的体会到绘画中最具情感特征的色彩已提升到了相当的高度,加之艺术家装饰美和和谐美理想在创作的运用,以及艺术家把主观融汇客观、把感情融汇理性,并将这种融汇借助于瞬间的意象表现,其艺术视觉效果真可谓“妙超自然”。“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李青萍的《风景》、《无题》、曹力的《传说一》、《传说二》、德特罗夫.冯勃伊士伯爵的《九曲江上之死亡的秘密》等系列作品,给我们的感觉似老子的“道”。这种道是源于自然,源于性灵、源于精神。那种意境的迷离、境界的深远和气象的博大,诚为是色彩的抒情和与光的交响。马蒂斯在谈色彩时曾这样说到“我把色彩用作感情的表达,而不是对自然的抄袭,我使用最单纯的色彩。”从拉斯特的《来自城村的孩子》、《无题》、陈淑霞的《孤舟》、《满江》和司拉图的《碧水丹山之二》等作品中的那种马蒂斯作画式的平涂法以及绘画是平面的装饰理论的实践化被艺术家表现的淋漓尽致,而艺术家有意减弱画面的深度感和物象的体积感。同时,艺术家根据感情的需要,将高纯度的平面色块在画中组合,使其形成冲突对比或平衡和谐的关系,以产生音乐般的节奏和韵律。构图“画之总要”,“意象武夷”艺术家在对比、均衡、同一、节奏韵律、数比等等构图的规律下,更是大胆借用视觉经验,以凸出和表现意象画不同的审美意向性和气氛氛围。“路漫漫其修远兮……”因为艺术探索之道是艰辛的、孤独的,而艺术的创新之路更是曲折而漫长的。

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将于当地11月14日举行,呈献一系列抽象表现主义杰作,当中包括杰克森·波拉克 、马克·布拉福德 与白发一雄等巨匠手笔。

郭志光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科,现任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山东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他在长期的绘画创作中,不断推陈出新,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又不拘泥于古人和师长的绘画之道,从而为创造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和画风奠定了基础。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取众家之长,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功底。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在艺术创作中充分挖掘丰厚的绘画传统,对中国绘画的笔墨进行新的探索和形式重构,形成了融南北画风于一体的写意花鸟画风格。读郭志光的画,的确能体会到人们所说的江南画风之苍茫之润,北派画风之粗犷奔放,在齐鲁文化的滋润下,形成了厚重的文化品格和艺术风范。

编辑:admin

图片 1威廉·德库宁 《无题XXII》,1977年作估价: 25,000,000 – 35,000,000 美元

花鸟之画科,自五代宋初独立开始,就有黄筌富贵,徐熙野逸之画风的差异与追求。郭志光的画作形神兼备、风骨劲健、雄浑旷达。他主攻写意花鸟,尤擅鹰、鹫、猫头鹰、山猫、鱼、水禽等。其泼墨大写意虽然受青藤、八大、吴昌硕一派文人画的影响,但究其绘画功底,主要来自业师的传授和启示,如潘天寿作品之博大,吴茀之之豪放,诸乐三之浑厚,陆抑非之灵动,陆维钊之严谨,在他笔下都有体现和发展。同时对宋人工笔,南田、华岩、任颐一派兼工带写的画法兼有吸取。气韵生动乃六法之首,郭志光深悟其理,并在艺术创作中加以运用和体现。郭志光画中之气韵乃画家主观情感对画语的阐释。他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所作长达八米的横幅作品《夏荷图》,和二十一世纪初创作的竖幅丈二《鹫峰飞来》等,表现了画家在注重构图的同时,强调画风的气韵贯通,淋漓痛快,气势磅礴,知白守黑,实乃形神兼备之风格。自唐代王维开始的文人写意画,借助梅、兰、竹、菊四君子之类表达画家自己的主观感受,直抒胸意,使绘画艺术由娱他性的社会功能,转向自娱性的文人逸气,郭志光的作品中充分体现出其中的精髓。

《无题XXII》将威廉·德库宁的抽象语汇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作于其艺术生涯中的一个关键时期,见证他从曼哈顿搬到长岛斯普林斯的自然地区,环境转变令德库宁对于绘画有一种崭新启发。就形式而言,《无题XXII》是代表这一时期的巅峰之作,迸发出一种澎湃的创造力,而凭借这种力量,德库宁创作了一系列色彩缤纷的巨幅绘画杰作,成为其数十年艺术生涯的经典代表作。

文人画经过宋、元、明、清各代的发展,已登上极高的艺术高峰,其变革一直是艺术家们不断求索和思考的问题。在当代艺术发展的大潮中,郭志光在创作中坚信变则通,通则灵的艺术箴言。变者乃艺术之创新,艺术之变要有本元的语汇,集众家之长,超越摹古人遗迹,否则无所谓求变。艺术之变还与多元艺术的相互交流有直接关系,自明、清开始的西方艺术观念对中国绘画的影响,以及中国绘画和日本浮世绘对西方现代绘画的渗透,互相作用,也表明多元艺术交流带来的艺术之变革。郭志光在新世纪之初又创作了一些泼彩力作,彩墨表现突破了自己原有的笔墨定势,形成了沉稳、苍劲、博大、灵动为一体的画风,研读起来总有回味之处。读郭志光的画,能感悟到他在前人绘画基础上不断突破变革的艺术追求和探索,在深厚的传统艺术学养中寻找一种新的艺术语境。从立意构思到严谨的构图,从笔墨的力度到意向的表现,画面充满着独特的精神意气。他对潘天寿作品的研究颇为深透,从品位到格调,从构思到意境,从笔墨到构图,悟其画理而不生硬照搬,悟其画道而不失自己的创意和个性,可谓独具匠心。他对前辈的绘画深刻领悟,所涉及的绘画对象广泛,体会生活的感受深切,为探寻自己的艺术风格,确实下了一番苦功。他注重绘画构图与笔墨的吻合,强调物象与气势的统一,注重超现实的笔墨写照,作品《风翮九霄鹏》《无畏》等,姿态大度夸张而不张扬,重点对鹰、鹫的眼睛、双翅、利爪和喙进行刻画。墨色大块不平板,点厾见笔不琐碎,笔触之间的微妙空白,体现了浓墨与空灵的变化统一。鹰、鹫与山石的勾画组合,黑与白的对立,画与题款的协调,体现出绘画构图的节奏和韵律。着名画家孙其峰对他的作品曾这样评价:有吴潘遗意而不为所囿,能独辟蹊径,难能可贵。并赞赏:在传统的基础上出新也非易事,因为传统在人们出新时,则又会成为一种很难脱去的躯壳。我看你是出新能手,肯于探索,也勇于探索。这与郭志光博大深厚,中西合璧,源于传统,追求创新的艺术追求是相吻合的。

德库宁于1950年代在自己的画作上无间断地创作和重复创作,因而着称;他在《无题XXII》的构图上同样展现出一种自信张力,至今依然扣人心弦,与1978年首度展出时一样。

郭志光对花鸟画构图的研究有较高的追求和造诣,谢赫之六法是中国画品评准则,他的花鸟画之构图如同其绘画理念追求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一样,注重绘画构图的协调与反叛,拙中见巧,不因袭古人和师长之绘画构图模式,不流于一般的笔墨构成。仍以画鹰、鹫为例,其图示构架严谨,或顶天立地,下方留出大面积的空白,形成疏密对比;或写展翅中穿插,物象冲破画面。打破传统绘画构图要诀,以饱满求空灵,以空灵求突破。作品画面的构成严谨,求行笔的内紧外展,姿态的外拙内巧,利用局部空白的对比寻求线条的神韵,不囿于传统的构图规律,打破常规S形的圆体形式。绘画构图的拙巧,最能够体现出艺术家的心胸和气魄、学识和才气、笔墨功底和构思深度。研读中国绘画史可以悟出一个道理,古代画家中,自成一体者,必在绘画构图上有独到之处。可以少为足,高远空阔;或以险破险,出奇制胜;或纵横交错,大开大合;或以小见大,别出心裁。有胆识制造错综复杂的矛盾,并寻求一种合理的平衡。气势、布白、疏密、虚实、主次、呼应、穿插,可谓千变万化,营造出画面结构的形式美感,又通过形式美感表达迁想妙得的审美意境,以实现绘画语言的对应与协调为最高理想。

图片 2马克·布拉福德 《旋转人》,2007年作估价: 5,000,000 – 7,000,000 美元

中国画用线是其灵魂,其运用在中国绘画中占有重要位置,甚至是一种独立的绘画语境。顾恺之的人物画,吴道子的白描都能体现出线在中国绘画中的魅力。这一点是西方绘画艺术所无法比拟的,直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一些现代派绘画才开始找出线的表现性。线是中国绘画的构架基础,因而线的运用也是体现中国艺术家风格和创造性的重要因素。郭志光对中国画史及书法有着较深的造诣,其绘画用线非常讲究,自成一体,奇石枝干多以侧锋逆写,短线相接,气韵贯通而不求一笔就绪。他主张勾线就是写意的过程、书写的造型过程、塑造物象形态的过程、意象表现的过程。他的作品笔墨焦润相间,表现枯笔行线的力度,与皴擦、笔墨、泼彩贯通一致,更见线的老辣苍劲之功力。他主张线的造型是写出来的筋骨,融入彩墨之中,并以写其意而造其形,自成画体。

《旋转人》是展示布拉福德独特画风的极致典范,将实体触感与抽象手法巧妙地融合为一。在不断反复加减的粉饰之下,布拉福德所采用的媒材──从洛杉矶雷麦特公园社区的废物堆搜集得来──在他系统性的构图手法下变得抽象。布拉福德灵活地运用抽象艺术语汇的重要影响,延伸至社会政治题材,其作品重现艺术的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为社会带来具意义的改变。

新世纪之初,郭志光的画风由重水墨开始关注彩墨的探索,从一系列的作品可以看出勾线泼彩的神韵,《鱼之系列》《荷之系列》《鹤之系列》等打破他以往的创作风格,构图满中求空,静中求动,厚色与重墨相间,线与水相融,笔墨施彩之间一下子鲜活起来,可以说,这是郭志光近年来在画室静思的创造。泼墨、泼彩、泼水的融合创新,虽是传统的技法元素,但又不是简单的延续,可贵的是在创作与表现上的观念整合。笔墨是中国写意花鸟画托物寄情的艺术表现形式。所谓托物乃取其形;寄情,就是写神,以形写神,形神兼备是画家通过笔墨传达内心感受,陶冶情操的理想境界。笔墨乃以形写神的工具,形神兼备乃画家借助有灵性的笔墨表达主观意趣的结果。因而,笔墨之运用,最能体现画家的内心世界,也成了艺术家个性特征的集中体现。郭志光擅长大章法的写意表现,将物象用泼彩的方式轻松挥洒,笔墨间见彩迹,泼彩中见水痕,表现中见气势,他主张采用单纯的无意识破、冲表现,在不经意中见精神,在寻常的彩墨笔韵中点、线重构,充分表露胸中意气,并在彩墨的表达意境中,表现画__面的张力。他一直强调以墨写意,以彩写神,反对简单地通过墨色变化追求形式意味,玩弄墨彩。他的作品《荷之系列》就深刻体现了他对墨色的独特认知。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水墨大写意的畅快淋漓,到九十年代的气韵贯通、天然成趣的彩墨表现,再到现在散笔补救,点、线相间的构图,意象表现的风格显现,他的绘画主题已超越了题材本身的形上,阐释了一种笔、墨、彩、水的物化语言与意象天成的创作语境。

图片 3诺曼·刘易斯 《仪式》,1962年作估价 :700,000 – 1,000,000 美元

随类赋彩乃中国绘画的一大主题。郭志光近几年研究花鸟画用色亦有他独到的见解,并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理论,在教学过程中影响着学生。他早期的水墨花鸟作品,多通过水墨的韵味,表现对象而较少施彩,而现在则对色彩运用情有独钟,但又并非为追求画面的视觉表现效果,而是为充分表现特定情境下的意象之美。他用色讲究色彩隐于墨中而不滞,纯色浓设而不俗。善于将朱砂、胭脂、石青、石绿、藤黄与墨融合进行泼韵,弥补调和表现力度的不足。将花卉的枝叶、鸟兽的身躯,山水之树石用墨彩分离,使线的造型、墨的韵味,在色彩的点厾和融合中更具表现力。其作品《武夷春色》《排云亭夕照》《意在瀚海》《荷塘风雨》等,大胆采用浓色晕染,明确地表达了画家的色彩观念,但又与传统的青绿山水和文人花鸟画有本质区别。在近年的绘画创作中,郭志光注入新的创作理念,强调中西合璧,融会贯通,不断对西方现代艺术和中国民间艺术进行研究探索,并有意识地运用到自己的彩墨创作中,这也是他在寻找新的艺术表现语言,不断进行艺术创新的大胆尝试。近来,他的一系列彩墨作品都从意象的色彩入手,在泼彩的表现中去发现花鸟画的新语境、新方法和新意象。彩墨变化既要借助纸、笔、水、墨、彩的性能与特点,还要有相当的技巧把握、控制画面的湿度和彩墨浓度,无论是破墨、泼墨、渍墨、积墨,还是宿墨、焦墨,在他的笔下都能表现自如。郭志光近期的彩墨作品表现力丰富,恣意挥洒,既有痛快淋漓的气势,又墨彩相和,色彩丰富,层次微妙,深厚凝重当中又透出灵动和生气。无论是笔下常见的《荷之系列》,还是动物鱼虫等物象的描述,都可以看出水墨与色彩的结合恰到好处,表达了整体朴厚又生动求变的彩墨气韵。

诺曼·刘易斯是纽约抽象表现主义的重要成员,也是1950年在历史性的35号工作室研讨会上唯一的非裔美国艺术家,当时在场的一批顶尖艺术家在会议上奠定抽象表现主义之名。

凡读郭志光之画者,皆有共同感受,即画如其人。他所描绘物象无论是鹰、鹫、猫头鹰、猫等动物,还是花鸟鱼虫、山水奇石,无不风骨刚健、博大雄浑,这正是笔墨的力量与画家性格融合的体现。艺术风格的形成,与艺术家的性格、天资、禀赋、思维方式、生存环境和创作经历有直接关系。笔墨写照人生,通过具象和意象的有机结合,表现画家内心深处的精神空间。郭志光画作之所以能在传统基础上自成一体,并为艺术界所承认,这与其高尚的人格,孜孜不倦的艺术创新精神有直接关系。古人云:人品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此言极是。

1962年作品《仪式》展现刘易斯的抽象语汇,让观者沉浸于一片蓝色美景,上面点缀互补色黄、红、橙的笔触。《仪式》虽是抽象,但当中透露刘易斯于五十至六十年代的社会政治参与,以及他对种族及公民权利议题的深切关注。

潘鲁生/文

图片 4艾格妮斯·马丁 《无题》,1960年作估价: 1,800,000 – 2,500,000 美元

山东省文联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教授

《无题》是艾格妮斯·马丁作于1960年的限量系列小幅作品之一,可谓是画家第一个方格画系列的奠基之作,画中线条闪烁耀目,蔚蓝背景色泽饱和,犹如宝石。作于这一重要年份的近例,现藏于迪亚艺术基金会、古根海姆美术馆、耶鲁大学美术馆、德黑兰当代艺术博物馆等着名博物馆收藏,以及世界各地的知名私人收藏。本作尺幅小巧,展现了艺术家的独特技巧,透过精简的艺术语汇传递深刻情感。

图片 5杰克森·波拉克 《无题》,1944年作估价: 1,500,000 – 2,000,000 美元

杰克森·波拉克的1944年作品《无题》是一幅热情洋溢的重要纸本作品,作于艺术家开始发展创新技巧「滴画」之时。本作介于波拉克受超现实主义启发的创作风格,与像在壁画上泼溅颜料的绘画之间,后者不仅奠定其艺术生涯,甚至于整个抽象表现主义运动。《无题》是1944年作仅有三幅的巨幅纸本作品之一,为往后波拉克重要作品的风格及形式奠下基础;其中一幅姊妹作现属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永久收藏。

图片 6白发一雄《无题》,1964年作估价: 1,800,000 – 2,500,000 美元

白发一雄的抽象绘画系列影响深远,《无题》是其中一幅典范杰作,体现艺术家毕生作品独具的动感、力量与活力。白发一雄是日本战后艺术团体「具体美术协会」的重要成员,致力创作行动绘画,将他自己与作品之间的力量结合,实现具体派对前卫新艺术形式的追求。

图片 7琼·米切尔 《河III》,1967-68年作估价: 5,000,000 – 7,000,000 美元

尺幅恢宏的《河III》是展现琼·米切尔独特画风的代表作,画中密集成堆的浓艳色彩,与一道道杂乱无章的笔触交错并置。米切尔效法莫内,本作所画的并非写实的地方风景,而是对于乡村风光的一种印象,将个人情感寄托其中,呈现天、地、水合一的自然景象。在《河III》中,金黄色的短促笔触宛如穿过树荫洒落的阳光,闪闪发光,而蓝、绿、紫的色块则使人联想起塞纳河两岸的茂密树影。

图片 8李·克拉斯纳 《太阳女子I》,1957年作估价: 6,000,000 – 8,000,000 美元

《太阳女子I》是李·克拉斯纳《绿色大地》系列的典范作品,而这个系列被视为她功成名就的艺术生涯中最具代表性和重要性的作品。这幅杰作概念严谨,构图赏心悦目,是克拉斯纳向已故丈夫杰克森·波拉克的行动绘画致敬之作,但同时迸发一种热情活力,在同辈艺术家的作品中脱颖而出。《太阳女子I》中的女性形象体态丰腴,神情愉悦,展露性别特征但非性感,以强而有力的方式让女性胴体从男性视角得到解放。

图片 9格哈德·里希特 《抽象画》,1986年作估价: 3,500,000 – 5,000,000 美元

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画》呈现气势磅礴的视觉意象,巧妙地展现艺术家对绘画创作的美学与概念研究成果。里希特在艺术生涯的鼎盛期以大型刮刀或刮墨刀作为主要用具,创作手法愈趋完美,而本作正是来自这一时期,是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系列当中之典范。

《抽象画》虽与早期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有相似之处,如运用身体动作的作画方式,以及坚持不懈的创作精神,但亦表现出里希特与别不同的精湛技艺,以理性平衡的创作形式,调节作画时的澎湃热情,从而创造出激情奔放的画作,让观者沉醉于眼花撩乱的亮丽色彩。

图片 10汉斯·霍夫曼 《忒耳普西科瑞》,1958年作估价: 4,000,000 – 6,000,000 美元

汉斯·霍夫曼的《忒耳普西科瑞》色彩鲜艳,笔法精湛,眩目迷人,将艺术家的绘画天赋表露无遗,而他凭此天赋成为战后时期举足轻重的艺术家之一。本作尺幅宏大,构图上的缤纷色彩洋溢活力,由厚涂浓稠的色块排列组合,形成变化不定的画面,视觉和肌理细节层出不穷。霍夫曼涂上一抹又一抹的金黄色、翠绿色、洋红色及淡黄色,不仅营造出起伏有致的画像,并表现出他一直对颜料物质的研究热忱。

11月14日 下午7时

上一篇:福建省画家林容生,中法携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