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行与画廊一级市场之争,山雨欲来风满楼

 油画     |      2019-12-04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市场从无到有已经走过了一个艰难的历程。中国当代艺术更是在历经磨难之后终成正果,成为国际艺术市场的焦点,这一切与画商和艺术经纪人在整个艺术市场的运作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密不可分。如果说,艺术经营者们套用西方标准和趣味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经营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取得了空前成功的话;那么面对现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正在从过去的欧美、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市场转向中国大陆本土,并逐渐进入中国中产阶级家庭这样一个新的市场动向,中国的艺术经营者们又将如何应对呢?

苏富比拍卖场上,赵无极的《无题》以194万港元卖出,张大千的《老树腾猿》成交价为626万港元。中国当代艺术部分,王沂东的《闹房No.2吉祥烟》拍出1298万港元。 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品这两个板块,不仅藏家群体不同,行情走势也已呈现出两条不同的曲线。当代艺术与金融市场的曲线更为接近 中国当代艺术的滑铁卢似乎已经到来。如果说今年春拍,香港的两大拍卖行还能凭借雄厚实力维持局部繁荣,同样的方法用在今秋,恐怕已无力回天。 上周六,香港苏富比的首场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首先应验了那句盛行了一年多的预言。 当晚全场47件拍品,仅成交28件,总成交额1.17亿港元,不到拍前最低估价2.45亿港元的一半。张晓刚、岳敏君、廖继春和曾梵志等人的作品都有流拍。 今年春拍,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1号》曾在香港苏富比拍出4736.45万港元的高价,而在这次秋拍中,同样级别的《血缘:大家庭1号》却仅以2306万港元成交,即便如此,它依然是当晚中国当代艺术品部分的少数几个亮点之一。 与此同时,正在为秋拍备战的北京几大拍卖行,也悄然作出战略调整。中国嘉德和华辰拍卖此次秋拍都将精简其拍品数量。而素以中国当代艺术为强项的北京保利,此次秋拍计划较大幅度地缩减现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品数量,其中夜场数量将控制在40件以内,日场也将控制在80件以内。同时,北京保利还将力推新锐艺术及国际当代两个新兴板块。 显然,今年秋拍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将是一场严峻考验。然而,在国际经济持续走低、买家信心受挫的情况下,其他艺术品板块能否自保?艺术品市场又能否成为投资者的避风港?这些问题很值得探讨。 当代艺术的支撑力减弱 本周二公布的2008年胡润百富榜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去年首富杨惠妍的财富大幅度缩水。从去年的1300亿元,到今年的330亿元,短短一年里,杨惠妍个人财富缩水近75%。 虽然杨惠妍并不一定收藏当代艺术,但她的财务状况却可以反映一大批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者目前所处的困境。 其实中国当代艺术行情走低,在今年北京的春拍当中就已初露端倪。此一颓势会在今秋蔓延到香港,也在苏富比专家的预料当中。但有一点,他们没有算到,或者说,没有坦诚。 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曾在拍前表示,她并不担心夜场,反而担心日场的拍卖。她认为:一线艺术家好的作品会继续打破纪录,而今年对二、三线艺术家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这几年来他们的价位很高,而量很多、作品的重复性又比较高,所以,倒是二、三线艺术家的价格会在今年受到些许影响。这种说法,无非迎合了买家追涨杀跌的心态。 然而结果与林家如预测的却恰恰相反。上周六的晚间拍卖,成交率仅59.6%,而第二天的现当代艺术日场拍卖成交率却高达80.1%。这两个数据代表什么呢? 华氏画廊的华雨舟在拍后一语道出其中玄机:相比日场,还是夜场更能看出市场整体的状况,因为它的作品单价比较高,从幕后操纵起来要花费的代价也就比较大了。 言下之意,此次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日场和夜场之间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差距,正是由于前两年支撑这个市场猛涨的力量正在减弱。而其原因,不言自明。 当然艺术和金融的关系还不是很大,艺术品市场对金融市场的反应也是有一个延迟的。华雨舟说,但就整体来讲,现在大家还是都比较缺现金。有很多大收藏家在资金分配上都出现了问题。 几个月前苏富比征集拍品时,委托方的心理预期还很乐观。于是估价过高成了上至拍卖行下至藏家对此次苏富比夜场遇冷众口一词的解释。然而,这只是一种避重就轻的说辞。显然,几个月来金融市场连连重挫,已经直接影响到中国当代艺术藏家的购买力。估价过高影响的可能只是一场拍卖,而购买力下降,却能影响整个秋拍,乃至当代艺术市场的前景。 华雨舟说: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究竟如何,那就要看北京了,因为这个时候量比较大,我们就能看出这个市场承受力到底怎么样了。而这决定了艺术市场是否会马上形成一个新的格局。因为这两年很多新机构以及海外的画廊出现,大家都是一个目的,就是盈利。一旦大形势转变,它们看不到很好的盈利前景,可能有些会撤退或转行。 今明两年宜买 古代、近现代绘画 那么,今年传统艺术板块是否也会受到金融市场的影响呢? 北京华辰拍卖公司董事长、国内拍卖行业元老甘学军并不这么认为。在2004年之前,当代艺术本身是不好推介的部分。甘学军说,是它进入资本运作领域,成为金融资本运作的媒介以后,才一下子蹿上去的。但是这样一来,它就真正成了挂在墙上的股票了。这样一来,它的价格起伏就与金融市场的起伏直接挂钩了。 因此在甘学军眼里,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品这两个板块,不仅藏家群体不同,行情走势也已呈现出两条不同的曲线。当代艺术与金融市场的曲线更为接近,而传统艺术品的走势则受长远的宏观经济前途判断影响,它对金融市场的反映并不明显。 这一趋势在上个月的纽约秋拍中已经显露。当时恰逢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后的第二日,纽约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拍卖行在同一天举行了各自的亚洲艺术品拍卖。苏富比着重亚洲,尤其是中国当代艺术品,而佳士得则力推中国传统工艺品。结果两家拍卖行的成交结果有天壤之别。 纽约苏富比的这场亚洲当代艺术拍卖只取得了851.3万美元的成交总额,还不及前两年一幅画的价格。这是苏富比从2006年春季举行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同时也是成交率最低的一次。211件作品上拍,只成交137件,成交率仅64.9%。 而佳士得的拍卖,虽然没有出现疯狂的价位,但成交率仍旧很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件清乾隆黄地绿彩云龙纹贯耳穿带瓶。去年,同样一件品相完整的贯耳穿带瓶曾在香港拍出1000多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这次在纽约拍卖的这件拍品,品相并不完整,成交价却仍旧达到1216万元人民币,并不低于那件完整的贯耳穿带瓶。可见传统艺术品的价格并没有受到金融市场的直接冲击,仍然在稳步攀升。 不过,这并不表示今秋的内地拍卖市场能够安然度过金融危机。甘学军坦言:大的国际经济环境的低迷,特别是当代艺术板块起落,应该说还是影响了很多收藏者和经营者的信心。但是现在市场上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市场上局部出现一种交易的真空。也就是说,一方面,因为现在市场不是那么火爆了,很多人觉得现在应该是买东西的时候了;另一方面,因为经济还没有糟糕到抛售藏品的地步,对长远的宏观经济的前途还有信心,握有艺术品的藏家不舍得出手。 所以,甘学军用一句不一定不好来概括他对今秋艺术品市场的判断。只要有像样的东西、合适的价位,就一定会有人争购。 然而对于买家个人来说,现在进入艺术市场仍旧存在巨大风险。中国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字画鉴定委员宣家鑫指出:艺术品市场快速增长的阶段已经结束,前两年艺术市场当中不合理的因素,都将在接下来的盘整中被逐一清理。而这其中,不仅仅包括炒作严重的当代艺术品,还有近几年来备受追捧但赝品百出的明清官窑以及玉器。 在宣家鑫看来,现在国内外机构对于当代艺术品的炒作方法大同小异,无非低价囤积、快速拉高、高价出货。而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存世量稀少,已经决定了它们难以运作。而且即便是后朝仿制的赝品,仍然具有历史、文物价值。因此,这一部分的市场始终比较健康。 而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就更适合买入这一部分的艺术品了。宣家鑫预计:今年和明年,都是买入古代、近现代书画的好时机。但今年流入市场的精品已经比往年少多了,因此今年秋拍可能会是比较难过的一关,能否安然渡过,就要看中国明年的经济发展情况了。

图片 1

拍卖行正将画廊逼入“绝境”吗? ——佳士得苏富比调升佣金的真实意图

华雨舟作为中国最早经营现当代油画并培养国内买家至今的专业艺术机构——上海华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及华氏画廊的创始人,在十年如一日地坚守着他的艺术经营理念的今天,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需要中国艺术经营者们建立自己的话语权。

编辑:admin

曾经有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陈逸飞最初在国内的走红,实际上就是英国一家拍卖行几位工作人员运作的结果。后来这几位工作人员因为越权而被拍卖行辞退。陈逸飞《提笼仕女》

两大国际艺术品拍卖机构佳士得和苏富比最近相继宣布调升买家佣金。有专家认为,这个信息显示了国际艺术品拍卖行业务模式的潜在转型可能,并从而可能带来艺术行业业态的转变。

国内拍卖公司失去了主权

在成熟规范的艺术市场当中,画廊和拍卖行分属于一、二级市场。前者负责发现、培育、推介艺术家,后者则专注于艺术品的市场交易。而在当下的国内艺术品市场中,很多拍卖行选择直接从艺术家处征集作品进行拍卖,也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没有经过画廊推广、代理的情况下直接进入拍卖市场,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提升佣金 赶羊入圈

今年春拍,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以及中国大陆众多拍卖行都“不约而同”地推出了日韩当代艺术,华雨舟指出这种动向主要来源于国际拍卖公司的全球战略部署。苏富比和佳士得这两家影响亚洲艺术的重要拍卖行,他们的一切举措都带有引导性。今年对亚洲艺术家的着重推介也是他们的一个推广策略,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越来越高,随着全球艺术市场对亚洲的关注,这也是一种战略转变。如果说,国内的拍卖公司以前还有那么一条主线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慢慢地在把这条主线的主动权全部转让给了这些大牌拍卖公司。可以看出,苏富比和佳士得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国内的拍卖公司就会以这条线为主导进行推广。

是谁为画廊套上了隐身衣,使得艺术家和拍卖行都对其视而不见?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其为代表的一级市场可有可无?艺术家的作品没有经过一级市场的酝酿就直接进入拍卖场,又会存在哪些隐患?今天,我们请来各个领域的专家,就这个问题谈谈他们各自的看法。

这两家拍卖行佣金计算采取分段递减累加的计算方法。苏富比从3月15日起,落槌价在10万美元以内(佳士得为7.5万美元),买方佣金为25%;落槌价从10万美元到200万美元(佳士得为7.5万-150万美元),买方佣金为20%;落槌价在200万美元以上的(佳士得为150万美元),买家佣金为12%。

然而08春拍国内市场的不尽如人意,不得不让我们的艺术经营者自省。华雨舟认为,作为中国的拍卖公司应该推出中国自己的概念,应该有一条自己的主线和特点,而不应该根据别人的预测来决定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在他看来,这两年中国的拍卖会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个变化就是什么样的公司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去寻找到自己的话语权和主题。这无疑非常困难:或许佳士得和苏富比推出的艺术家是受到他们的客户的追捧,但国内买家在不成熟、不专业的情况下,就会被牵引并跟着这个大潮流走,从而把眼光投放在指标性的画家身上,,这样对于国内买家和市场的正确走向是不利的。因此经营中国的艺术品必须要有自己的体系,每个拍卖行必须要有自己的推广风格,这样可能会做的更加成熟。

上海龙门雅集董事长 李亚俐:

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执行院长孔达达分析道,经过计算,本次佣金调整影响较大的是6.6万美元至11万美元区间的艺术品,佣金增幅在5%至7%之间;而影响最大的其实是120万美元至420万美元区间的艺术品,佣金增长都超过7%,最高增长幅度达15.7%。如果佣金调整的目的是增加收入,可以从此判断出佳士得预期的主要盈利区间是120万美元至420万美元(即748万至2,617万元人民币)的中高价位艺术品。

形势再变我个性不变

拍卖行直接和艺术家联系是越俎代庖

这堆数字,圈外人看着可能觉得乏味,而业内人士则可能心惊肉跳。一些靠拍卖行买低卖高而盈利的画廊、古董商或行家对此次佣金调整反应剧烈。

作为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进入中国画廊业的先行者,从1997年正式成立华氏画廊至今,华雨舟的经营理念始终未变。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从一开始选择的就是学院派艺术家,既然非常清楚自己选择的艺术家走的是什么路,那么买家自然也是顺着这条线路去培养的,从而也注定了目前华氏画廊的客户群。”的确,华氏画廊诞生的十多年里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最迅猛的一个时期,更是中国艺术市场最千变万化的时期。然而无论市场在做什么,华氏始终坚持着他们的学院路线,时间和历史会说明一切。华雨舟认为,一个有个性的画廊是不会随着形势的改变而变化的,品质更不会变,但是工作方法是可以变的。所以华氏在这一方面始终保持一贯的风格,并贯穿于他的整个经营理念之中。

画廊在中国大陆兴起的基础薄弱,历史也短。最早时候,画家自己挂单卖画;新中国成立后,文物商店直接跟艺术家要画;上世纪90年代,一些酒店附带经营一些小画店,跟艺术家拿点作品;再后来,画家村开始自营自销。直到2004年,当代艺术品价格飞升,香港拍卖行开始拍卖当代艺术,一些有识之士才开始在北京的798等地开办画廊,为艺术家办展。或许可以说,中国大陆的画廊产业是因拍卖市场火爆被带起来的,画廊业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自开自垦的地盘。

孔达达进一步解释道,本次佣金调整更多针对中高价位艺术品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希望将这部分业务逐渐向私洽业务转移。

华雨舟坦言:“不管中国的艺术发展到了一个怎样的状况,他们的主轴还是学院派,哪怕是现在活跃在市场上的当代艺术家,他们也毕业于这些专业院校,因此这块不能放弃。”近两年,华氏画廊不仅加大了与当今各大院校实力派艺术家的合作,同时也以基金、奖学金的模式来赞助学院教育,发掘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进行培养、支持从而推动他们的创作。未来是一个无限的空间,所以华氏也开始选择年轻艺术家,因为他们的未来也是一种冒险和挑战,最后他们能走多远,要靠双方的努力。华雨舟说:“我要努力推出新学院派画家,在中国画廊业独树一帜。如今,有一批“新学院派”画家,在接受和运用学院式美术理论和基本技巧的同时,也不断尝试自我的个性表达。我就是要向大家推介这些画家。我一直努力去发现他们,为他们寻找知音,开拓市场。在向国际性的画廊和收藏家推介一些中国中青年画家时,成绩出乎意料的好,这给了华氏更远的视野和更大的信心。”因此,华氏明年会做一个“寻找上海”的主题:要知道,上海作为远东地区的文化中心,拥有众多优秀的艺术家。只是这些艺术家都没有被包装过,所以华氏画廊把这些优秀的艺术家推到一个比较重要的平台上去,让大家重新审视。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近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遭遇寒流,我们还是有一点高兴的。因为它可能会使画廊的发展得到一个新生的契机。画廊和拍卖行不一样,画廊的经营需要时间的孕育和大量心力的投入。画廊对艺术家的推广和包装,一谈就是三年、五年。画廊需要在资金上给予大量投入,还应懂得如何在市场不认识艺术家之前,对其提供学术上的支持,与评论家讨论,挖掘展览背后的学术论点,为文作序;并且运用自身社会资源、人脉等邀请媒体和收藏界参与活动。一般而言,一个展览如果能得到媒体界、学术界、收藏界的三方认可,那几乎就可说是成功了。然而,这也只是成功的一小步。接下来还有许多日积月累的推广与后续展览,要有计划、有步骤地为艺术家逐年铺陈,为艺术家寻找到艺术追求和市场接受度最好的契合点。在漫长的努力之后,画家最终形成成熟的艺术风格,拥有不断提升的知名度、学术地位、市场价格、忠实的收藏人群。

私洽兴起 画廊心惊

中国要打的是太极而不是拳击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各有自己的使命和价值,如果有哪一部分越俎代庖,必然会对艺术市场的生态造成破坏。如果拍卖行形成惯性,直接和艺术家征集拍品,参照画廊出版品撰写拍卖图录等,必将直接掠夺画廊苦心经营多年的市场价格基础。一些年轻的艺术家,过于看重眼前利益,直接进入到二级市场,可能短期内就会名利双收我只能为他祝福,希望在他的艺术生涯里,充足的运作资金能够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否则,一个没有建立扎实的市场基础,没有赢得媒体公断和学术界认可的艺术品,它的最终价值肯定是不稳定的。

所谓“私洽”,即预示了拍卖行在承担公开拍卖中介的角色同时,还将扮演艺术品市场的“画商”“古董商”“经纪人”等角色。

拳击是西方的,而太极是东方的。华雨舟指出,现在中国的经营者需要开始打中国的太极,而不是西方的拳击。面对风云变幻的市场,华雨舟认为,一位专业并成熟的艺术经营者需要做的只有两点:一是培育稳定的藏家体系;二是要有一个有序的推动。他说:“在中国我们需要去培养一批终极藏家,就是纯粹喜好,且不以艺术品价格的变化而变化财产的人。价格只是一种片面的问题,因为价格的产生已经把艺术家的作品当作了一种商品,所以要先确定艺术家在整个发展中的定位后进行正确的推广。”

艺术经济学家 马健:

近年来传统拍卖业务占佳士得的总销售额比重逐年降低,2012年上半年私洽业务已经占据佳士得总销售额的18%,比2011年同期增长53%。通过多年积累,拍卖公司掌握了大量的高端客户以及机构客户,与其继续花费大量的公关、广告、宣传费用炒作市场,还不如有针对性地邀请重要客户参与私下交易。另一方面,私下交易也可以避免因拍品过度曝光而带来的负面作用。一些艺术基金也更倾向于不公开艺术品购买价格。

除此之外,华雨舟表示资本的运作对于艺术也非常重要。任何人都不可能剥离艺术品在整个市场中的存在,全球整个文化的发展都是跟艺术品相关的。单就中国而言,如果没有大资金的注入,整个艺术市场的运作就很困难,到时候还会萎缩。资金就如同新鲜血液的注入,它会使一个正常的运作更加合理化,不过关键在于能否建立自己的主要脉络。在访谈最后,华雨舟提出了他的理想:所谓美国文化影响世界,那么未来中国文化是否能影响世界呢?或许这就是后面我们艺术家和经营者应该要考虑的问题。

画家私下卖画是传统 画廊地位尴尬前景悲观

“私洽”风潮也刮到了国内的拍卖行。从嘉德、保利、匡时到上海的朵云轩、崇源拍卖行等,纷纷以开办画廊、艺术中心、美术馆、艺术会所、艺术巡展等诸多形式,活跃地涉足于超出传统拍卖业务的领域,毫不客气地“侵犯”着传统画廊和经纪人的领地。

[编辑:亢章虎]

艺术家跳过画廊,直接将作品拿到拍卖行送拍,在我看来,这是很正常的市场现象。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从画廊这方面来看,在中国,做得很好的画廊寥寥无几,能长期赚钱的也是十里挑一,艺术家人数则是数以万计。巨大的供给要和市场有效对接的话,不可能在画廊这一棵树上活活吊死。

利弊得失 众说纷纭

编辑:admin

如果说,国外的一些大画廊以其深厚的专业性和影响力,而充当了所谓一级市场的把关人角色的话,国内画廊目前的专业度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而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看,拍卖行是现代企业,画廊是古典商家,无论是理念还是管理,二者的差距都不是一星半点儿,画廊传统的开门候客式经营往往因为信息成本太高而显得经营效率偏低。这种种原因导致当下拍卖行无论对于藏家还是艺术家而言,其吸引力和认可度都高过画廊。

这些年来,拍卖行已经让本来就势单力薄的中国画廊业边缘化了,如今这样是否会令画廊业进一步陷入困境?

拍卖行对画廊的冲击有目共睹,但我并不认为这是所谓的越俎代庖。事实上,我对所谓艺术品一、二级市场的划分方式就不能苟同。在艺术品市场上,人们通常将画廊和艺术博览会统称为艺术品一级市场,而将艺术品拍卖行称为艺术品二级市场。这种划分思路显然来自于股票市场,并非直面艺术品市场的经验总结,而是从概念到概念的生搬硬套,并未理解市场的真实运作状况。随着艺术品新商业模式的不断涌现,传统的艺术品一、二级市场之分早已不具有太大的意义。因此,对于当下的艺术品经营机构而言,打破一、二级市场的思维定式,可谓刻不容缓。

上海龙门雅集董事长李亚俐曾是国际著名拍卖机构的资深业者,她认为,拍卖行直接和艺术家联系非但直接掠夺画廊苦心经营多年的市场价格基础,也不利于年轻艺术家的长远发展。

在这方面,我们看到拍卖行的反应速度又一次远远快过了画廊。内地现在所谓直销式拍卖越来越多,一些中小型拍卖公司甚至将拍品是向艺术家本人征集而来作为最重要的宣传亮点。为什么?因为赝品泛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拍卖行的这种直销式拍卖其实正是勇于创新的成熟之举,比知假拍假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

油画家李磊认为,艺术家直接进入拍卖场是有益尝试。国内优秀的画廊数量极其有限,而且越是好的画廊,在选择艺术家方面就越苛刻。艺术家必然会去寻找另外一种进入市场的路径。

而对于画廊,坦白地说我是持比较悲观态度的。事实上,纵观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史,古代的画家都是自己挂单自己卖画。画廊在我们这里没有生长的土壤,基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尴尬状态。而且在中国,字画还承载了很多人际交往的功能,所以你想完全堵死画家私下卖画这条路,和传统也是相悖的。

某拍卖公司老总季涛认为,目前多数画廊根本不知道如何包装推广艺术家。而相较于画廊,拍卖行的优势却非常明显。它资金雄厚,掌握较多的话语权,更懂市场,比画廊更加知道如何运作一个画家。但就本质而言,拍卖行是无法取代画廊的。拍卖行对作品有一定的市场判断,但更侧重于市场偏好度和短期成交获益。而画廊则更加擅长于对艺术家绘画水准和未来市场的判断,擅长于对画家的全面分析、学术研究、宣传推广、展览参赛和销售渠道,并可以根据艺术市场不断地给画家以指导和建议。当越来越有品位的藏家开始需要一些更有独创性、有深度的艺术作品时,画廊的重要性会渐渐凸显。

北京天问国际拍卖公司总经理 季涛:

[1]

拍卖行比画廊更擅长推广和包装

许多青年艺术家在没有经过艺术品一级市场推广代理的情况下就直接进入了拍卖市场,一些代理人或者是艺术家本人,绕开画廊,直接把艺术作品送到拍卖行拍卖,通过拍卖场上知名度的传播和价格的影响来提升价位。拍卖场中许多的事实表明,这样的方式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尤其当这种运作是由专业操盘手按照拍卖市场规律有计划进行时,价格提升的效果很明显。如果再配合新闻媒体做些宣传,一段时间之后,社会知名度也能提高。

为何在艺术家和拍卖行之间,画廊会缺席?我们知道,在西方成熟的艺术品市场中,艺术家的被发现与成长,本应在画廊为主体的一级市场来完成,但目前国内画廊的总体实力不行。2012年底前,北京画廊协会的主席在某个我主持的论坛中就承认:目前多数画廊根本不知道如何包装推广艺术家。而且,这些年来画廊与艺术家之间的合同遵守情况一直不很好,画廊无法控制艺术家在合同外卖画,艺术家也无法了解画廊销售的真实情况,互相之间缺乏信任度。

推广不力,合作容易夭折,画廊对艺术家的吸引力自然就不大。而相较于画廊,拍卖行的优势却非常明显。它资金雄厚,掌握较多的话语权,更懂市场,比画廊更加知道如何运作一个画家。拍卖公开举办的特点更能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在画廊买画要讨价还价,很难侃出一个合适价位。拍卖行的竞买则是从起拍价往上争,买家事先能判断出卖家的底牌,不懂也可以参与,而且自己能够了解现场其他人对拍卖品的需求程度

尽管如此,我相信当下这种情形,只是国内艺术品市场正处于初级阶段的特定产物,最终还是得建立那种一、二级市场清晰分工、各司其职的艺术品市场。因为从本质而言,拍卖行是无法取代画廊的。拍卖行对作品有一定的市场判断,知道哪件好卖,但更侧重于市场偏好度和短期成交获益。而画廊则更加擅长于对艺术家绘画水准和未来市场的判断,擅长于对画家的全面分析、学术研究、宣传推广、展览参赛和销售渠道,并可以根据艺术市场不断地给画家以指导和建议。如今拍卖行如此强势,而画廊弱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家对艺术品的关注点,集中在了它的商品属性上。但总有一天,当画廊自身不断成熟和壮大,当收藏群体的趣味和水准不断进步,这种依靠纯市场化运作出来的画家及其作品将不再能够满足藏家的需要。当越来越有品位的藏家开始需要一些更有独创性、有深度的艺术作品时,画廊的重要性会渐渐凸显。

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 油画家 李磊:

艺术家直接进入拍卖场

是有益尝试

上海的国际化程度比较高,我周围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很多都是跟画廊合作的。相较于拍卖行的一锤子买卖,画廊和艺术家及收藏家的交往是长期而深入的。这不仅体现在艺术创作、宣传、推广方面,甚至是在日常生活方面,画廊都会给予许多支持。

但目前的现实是,国内的画廊业只是刚刚起步。特别是优秀的画廊,数量极其有限,而且越是好的画廊,在选择艺术家方面就越苛刻。所以很多艺术家并没有机会进入画廊的视野。这些艺术家必然会去为自己建立另外一种进入市场的路径。总的来说,我认为只要收藏家和销售者在利益上达到了平衡,各种探索都是合理的。

那些认为艺术家直接进入拍卖市场,会容易迷失、丧失艺术追求的担心,我认为也是大可不必的。这完全是个人选择的事情,市场是无所不在的。如果一个画家容易迷失,那他即便是靠画廊代理,也一样会丧失独立性。而被市场运作出来的艺术也不见得就充满铜臭味,没有艺术价值。

油画家 何健成:

改变艺术家直销格局

画廊自身要不断壮大

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运作模式和西方不太一样。从历史上来看,中国的画家一直都是自己跟买家直接联系的。这个习惯一直沿袭到现在,相当一部分艺术家还是更喜欢自己直接跟藏家和拍卖行取得联系,觉得没有必要通过第三方来进行沟通。包括我自己,也没有找画廊代理。一方面,我还没有碰到各方面都令自己满意的画廊,另一方面,我也没有那么急迫地想要挣钱,所以我宁愿自己经营艺术事业。

说到底,这应该是一个市场自我调节的结果。西方的画廊代理制度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发展得已经相当成熟。画廊的专业性非常强,在艺术圈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人脉又广。艺术家自己闷在家里画画,不可能像画廊那样了解市场,也不可能认识那么多人。如果艺术家认为,从画廊那里获得的帮助远远超过他可能将要付出的利润分成,他一定愿意和画廊合作。但是在国内,画廊的历史普遍不长,良莠不齐,专业性上比较欠缺,在对艺术家的包装和推广上也未见得有多么到位。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似乎没有必要和画廊签约。甚至还不如直接销售给藏家,或者是和拍卖行合作,钱和名都来得更快些。这个格局,只能靠画廊自身实力的壮大才能得到改变。

四川拍卖企业进军一级市场办画院、开画廊

中国一级艺术市场能否走出雾霾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