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大火烧掉了什么,信香日记

 油画     |      2019-12-04

图片 1

搜房网讯 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位于北京商务中心区,内含央视总部大楼、电视文化中心、服务楼、庆典广场。由荷兰人雷姆·库哈斯和德国人奥雷·舍人带领大都会建筑事务所设计。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建筑外形前卫,被美国《时代》评选为2007年世界十大建筑奇迹,并列的有北京当代万国城和国家体育场。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从最初的50亿工程预算,一路攀升至近200亿。并且支付给设计方大都会建筑事务所高达3.5亿的设计费用,平均达630元每平方米。

摘要: 北京CBD地区燃起的熊熊大火显然并没有给造价8亿美元的中央电视台主楼造成严重损害。然而,这座地标性建筑及其拥护者却仍遭受了损失。洛杉矶时报说,央视大楼在正式报告起火原因之前已经成了了互联网上的炮轰对象。网友对于央视花大笔公款盖豪华大楼和僵硬的报道的感到气央视大火烧掉了什么北京CBD地区燃起的熊熊大火显然并没有给造价8亿美元的中央电视台主楼造成严重损害。然而,这座地标性建筑及其拥护者却仍遭受了损失。洛杉矶时报说,央视大楼在正式报告起火原因之前已经成了了互联网上的炮轰对象。网友对于央视花大笔公款盖豪华大楼和僵硬的报道的感到气愤。搜狐网上有人说,央视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多大楼,他们太奢侈了。 大火过后,央视大楼变形。(洛杉矶时报图)华尔街日报说,在这场火灾中,44层高的央视电视文化中心大楼被烧成了黑色的空壳。中央电视台承认,是其一位员工安排的燃放焰火活动引发了这次火灾。荷兰知名建筑师库哈斯 (Rem Koolhaas)的获奖设计作品央视新台址就矗立在北京CBD地区的核心地带,而起火的靴子形状大楼是新台址建筑群里的重要一部分。凭藉着两座大楼的设计方案,库哈斯和他的同事最终赢得了中国垄断性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设计招标。这场招标吸引了全球一些最为知名的建筑师参加,竞争非常激烈。当时的评委之一严迅奇(Rocco Yim)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两座大楼之间的互补关系打动了他。严迅奇2007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靴子和圈状的两座大楼非常有意思。这(电视文化中心大楼)不是一座孤立的大楼,而是与主楼存在着小弟弟一样的互动关系。另外一位支持者、博客作者亚历克斯•帕斯特纳克(Alex Pasternack)当年在一个贴子中写道,电视文化中心大楼一直要比对面的笨重兄弟更加令人心情愉快。他形容央视主楼有着惊世骇俗的扭曲形状。帕斯特纳克曾为当地时尚杂志《Urbane》撰文。他写道,电视文化中心大楼被库哈斯所在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的人戏称为“游乐场”。帕斯特纳克写道,这座大楼有着独特的钛锌合金外层,设计师认为这种材料可以让大楼显得更加威严,比其他金属建筑更能抵御时间的侵蚀。该大楼计划入驻一个五星级的文华东方酒店,一个剧院兼演播大厅。(不过,许多普通路人看来,这种闪亮的外部材料倒像是更适合棚户区使用的波纹铝板。)批评央视新台址建筑群整体设计的人认为,这个项目庞大的外形、电视文化中心大楼的靴子造型以及主楼的悬臂是意在引发恐惧,象征着国家权力和媒体的控制。似乎是为了支持这种观点,网民们抱怨中国媒体有意淡化了周一的火灾。媒体网站Danwei指出,新华网主页周二早上刊登了一个火灾报导,但却不是北京大火。这篇报导写的是韩国举行正月十五传统“烧蒲苇”活动,结果发生火灾踩踏事件,导致至少4人死亡。下页:洛杉矶时报:China's CCTV network gets little sympathy after hotel fireFire engulfed this building in CCTV’s new headquarters complex in Beijing. It was to house the Mandarin Oriental hotel.Public anger had been simmering over the TV network's spending and government-slanted news coverage. The fire at the Mandarin Oriental site in Beijing offers an outlet for the rage.By Peter SpiegelFebruary 11, 2009Reporting from Beijing -- Even before it was revealed Tuesday that an unauthorized fireworks display organized by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caused the spectacular fire that destroyed one of Beijing's new glass-and-steel landmarks, the state-run broadcaster was already the subject of its own firestorm on the Internet.The inferno at CCTV's new, still-unoccupied headquarters complex laid bare simmering anger and resentment toward the network both for spending public money on grand construction projects and for continuing to broadcast government propaganda."As long as there aren't any injuries, let it burn. They don't need so many buildings [in]the first place," wrote one typical anonymous poster at the popular news portal Sohu.com. "CCTV enjoys too much luxury already. They will always have enough buildings, even though this building is down."Jeremy Goldkorn, editor of a website that tracks Chinese media, said that among China's young, educated and urban, the stodgy network has long been a subject of ridicule, both for its low production values and its propagandistic news coverage.But the fire -- which engulfed what was to be the Mandarin Oriental hotel, a dramatic, angular tower that stands next to the now-iconic CCTV building -- provided a new touchstone for critics, prompting the government to move quickly to mute the outrage.By Tuesday morning, Beijing's propaganda ministry had ordered all Chinese news media to stop reporting their own versions of the fire story and to use only the account provided by the official New China News Agency.Newspapers were told not to use photos of the fire, or to do any in-depth reporting.A similar notice went out to news websites, which were told to shut down blogs and discussion groups on the subject."Many people were very happy and rejoiced at the fire. Some said it's good that it burned," said Li Datong, a former editor at the Communist Party newspaper China Youth Daily, who was fired three years ago for criticizing government censorship. "The government isn't happy with these kinds of emotions, so they strictly controlled all reports."Many websites quickly deleted critical postings, but the government's blunt tools were unable to completely stem the deluge.One independent blogger named Zola posted an online poll in which 30% supported the statement "I hate CCTV, not just for this day. It has been fooling us for many years. It's definitely good for it to be self-immolated."Forty-three percent supported a more subdued view, expressing sadness for the loss of state property.In the afternoon, CCTV took the rare step of issuing a public apology for the fire, saying it was "deeply distressed" by the damage to state property and the disruptions caused to those living and working near the complex."CCTV expresses its sincere apology," the network said in a letter read on air by an anchor.Beijing authorities said an investigation was underway, including a review of CCTV's own videotapes of the incident. The network said it would cooperate.According to city fire officials, the blaze erupted after CCTV's large-scale fireworks display, for which government permission had not been obtained, erupted into a fireball, sending flames down the face of the asymmetrical building.State-run news media on Tuesday also release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lone person to die, 30-year-old firefighter Zhang Jianyong. He was among the first on the scene and died of smoke and gas inhalation, the media reported. Five other firefighters and one CCTV employee were injured, but hospital officials told the state-run media that none of the injuries were life-threatening.Witnesses said firefighters arrived long after the blaze began and did little to battle it until it reached the lower floors because they lacked equipment to reach the upper stories.In its apology, CCTV appeared to lay the blame on a mid-level official responsible for the site's management, who hired the fireworks company for Monday night's show.The display was timed for the close of the Lunar New Year.Fireworks are normally banned in the capital, but they are allowed for the New Year festival, and the skies of Beijing were aglow Monday night.

学习来源:CNTV《为中国而设计》➕网资

摘要:“你是第一个要求跟我专门谈谈那座‘小楼’的记者。”德国人奥雷闪着他的蓝眼睛说。在中国,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明星张曼玉的现任男友,几乎所有记者结束完对他的采访后,都要附加一句:“麻烦向张曼玉带个好。”在建筑界,现年37岁的他是业界新星,库哈斯的合伙人,“央视”新台址园区的设计者。

图片 2

学习时段:大三上学年

“城市由大量的有机组织构成,电视台也是其中一块,承担很重要的公共空间的作用。”

“中国当代十大建筑”评选入围项目之北京•中央电视台大楼

被网友调侃成的大裤衩-央视大楼,它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今天一起走进“大裤衩”,品味它的独味。

比CCTV更加复杂的TVCC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

图片 3

“你是第一个要求跟我专门谈谈那座‘小楼’的记者。”德国人奥雷闪着他的蓝眼睛说。在中国,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明星张曼玉的现任男友,几乎所有记者结束完对他的采访后,都要附加一句:“麻烦向张曼玉带个好。”在建筑界,现年37岁的他是业界新星,库哈斯的合伙人,“央视”新台址园区的设计者。

   :55万平方米

它出现在北京这样一个古都中,和以往的建筑形象有着极大的不调和性。多少使我们对北京未来的城市形象多了一层疑惑----我们的北京是否会变得如库哈斯所说的“拼接城市”呢?从技术上讲,这座建筑存在很大难度。建筑外形就像是一只被扭曲的正方形油炸圈;两座竖立的塔楼向内倾斜,倾角很大;塔楼之间被横向的结构连接起来,总体形成一个闭合的环。这样一种回旋式结构在建筑界还没有现成的。

“小楼”指央视新台址园区中的央视电视文化中心。一般说,提到那座抓住了所有人眼球的奇异的主楼,奥雷会称之为“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而这座“小楼”,简称为“TVCC”(电视文化中心)。

   :火后竣工2012年

设计

比起CCTV,TVCC相对矮,正常,不张扬。但在奥雷看来,CCTV大楼只是外观奇异,内部却再正常不过:“在内部设计上,它就是一幢最正常的塔楼。内部的楼层设计是非常合理的,所有功能都被安排在最合适的角度上。”而说起TVCC,奥雷却用了“好玩”这个词。在他眼中,TVCC是一个“堆盒子”的游戏,无数漂浮的盒子堆在一起,然后他给了它们一层皮肤,把松散的盒子组合在了一起,“这样,我们就把CCTV做成一个大的钢建筑,把TVCC做成了一个复杂的建筑,两者有了区别。有趣的是,它也是一个可实现的建筑,因为所有的钢铁工人做一个建筑,所有的混凝土工人做另一个建筑,两者并不互相竞争”。

   :大都会建筑事务所

基于对建筑形式和建筑高度的人识,荷兰建筑设计师雷姆•库哈斯和德国建筑设计师奥雷•舍人(大都会建筑事物所OMA)创造了一个环状的形式、一个在竖直方向呈6度斜角的方状环形.这种造型既从形式上化解了传统的三段式模式,设计出一种新的上下贯穿一气的形体。倾斜的玻璃幕墙、现代建筑的体块感及不大的高宽比例。

的确,比起单纯满足的制作和技术要求的CCTV大楼,TVCC更加复杂,它不再仅仅是媒体办公的地方,在那些“漂浮的盒子”里,还包括两家电影院和一家剧场。这使它的身份带有公共性质,正如奥雷在事先规划时所设想的那样:“我们决定把它定位成两种不同的功能:一个是技术楼,负责制作;一个是公共建筑。两种完全不同的身份。”

  :

央视大楼的结构是由许多个不规则的菱形渔网状金属脚手架构成的。这些脚手架构成的菱形看似大小不一,没有规律,但实际上却经过精密计算。从动画上来看,建筑在竖直方向上确有一种进深感,从地下1层直达37层的电梯,游客可以直接进入到央视新址的内部游览参观。除了通过电视感受央视新台址带来的变化,游客还将亲临大楼高层,零距离体验一把“在云端”的刺激。这里有3块专门为游客体验而设的透明玻璃底板,坚硬和承压能力可安全容纳十来个成年人。塔楼连接部分的结构借鉴了桥梁建筑技术,这个桥的某些部分有整整11层楼高,桥上还包括一段伸出75米的悬臂,前端没有任何支撑。这种进深感大大区别于以往摩天楼“高耸入云”的形象。旧建筑的搭建形式来看,比之德方斯拱门和原广司的东京大楼,这幢建筑更具水平方向的立体感;比起艾森曼的环形大厦,则更显出纯净感和现代感。

“变形金刚”剧场

  雷姆·库哈斯,荷兰建筑师。早年曾做过记者和电影剧本撰稿人,1968至1972年间,库哈斯在伦敦的建筑协会学院学习建筑,之后又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1975年,库哈斯与艾利娅·曾格荷里斯、扎哈·哈迪德一道,在伦敦创立了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后来OMA的总部迁往鹿特丹。目前,库哈斯是OMA的首席设计师,也是哈佛大学设计研究所的建筑与城市规划学教授。库哈斯于2000年获得第二十二届普利兹克奖。中央电视台的新大楼便是由他所设计。

如果这样,这座建筑也许将会成为拼接层次中最为新奇的一个片断。应该说,这幢建筑不仅是库哈斯的一项建筑实践,更是其城市理论在北京的实验

人物

雷姆·库哈斯 荷兰建筑师。

图片 4

早年曾做过记者和电影剧本撰稿人,1968至1972年间,库哈斯在伦敦的建筑协会学院(AASchoolofArchitecture)学习建筑,之后又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1975年,库哈斯与艾利娅·曾格荷里斯、扎哈·哈迪德一道,在伦敦创立了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

主要建筑作品

图片 5

西雅图图书馆

图片 6

广东美术馆时代分馆

图片 7

波尔多住宅

图片 8

波多音乐厅

TVCC是流动的,延伸的。在奥雷的设想中,尽管这部分建筑承担公共空间的职能,但这些职能并非简单独立出来。“你可以看到曲线是流动的,从精巧结构过的塔楼流动延伸到城市地带,参与到城市的活动中去。盒子衍生出剧场、影院、大厅,而大厅连接戏院、电影院和工作间。这个建筑是延续的,它的空间是开放的,从外到内,连接的空间,方便市民来到这里看电影,看戏。”奥雷说。

  :

著作

《癫狂的纽约》

《小、中、大、特大》

《SMLXL》被称为建筑界的“圣经”

已经被定名为“华汇时代剧场”的这个剧场,在奥雷看来,是体现“享受建筑”理念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央视新大楼外面由大面积玻璃窗与菱形钢网格结合而成,大楼外面采用特种玻璃,其表面被烧制成灰色瓷釉,能更有效遮蔽日晒,适应北京的空气质量环境。实际上,在空气污染很严重的日子里,这种玻璃就像融化在空气中似的,人们只能看到大楼的网状结构,彷佛闪电被凝固在空中。

今日暂结!

「写读书笔记初衷」学习--记录--积累--分享--交流心知!

「声明」小编现大三学生,前100篇看客打赏的全部稿费用于:我和校青志策划的春节“百幅对联送温暖”爱心活动的经费。

设置“华汇时代剧场”,最原始的目的,只是一个供中央电视台内部录制节目用的大型演播厅。正如剧场经理郝丽娟介绍的那样:中央电视台之前有自己的演播厅,但是座位太少,只有两三百人,而租用外面的剧场,又会遇到专业的电视设备与剧场本身的传统样式的矛盾。因此,如何建造一个既可以满足电视录制转播需要,又有足够空间的剧场,就成了央视新大楼在设计之初的一个考虑。

文本由搜房网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看来,奥雷的这个设计,已经突破了所有人的想象。

剧场设置在TVCC的延伸出来的翅膀上,内部完全打破常规:舞台不是固定的,座位不是固定的。座椅固定在特制的车台上,可以任意推动,任意组合。因此舞台可以相应幻化出传统舞台、双面舞台、T形舞台等形式,甚至从剧院正门到舞台区域的后台出口,可以完全打通,构成一个完整的长条形舞台,使舞台空间与室外空间融为一体。

“这不是个剧院,是‘变形金刚’。”郝丽娟说。

“这是一次特殊的挑战。”连奥雷自己都这样说。他说,他曾经设计过很多剧场,但这样完全打破常规的设计,还是第一次。

灵感的来源,是对常规剧场形式的厌倦。“观众都是平等的。”他说。在奥雷看来,传统的常规剧场,根本无法体现这样的理念,反而人为地把观众划分出了等级。“传统的典型的剧场里,观众和剧场的关系是固定的,这样造成有些地方视野好,有些地方视野不好,于是有些区域卖得贵,有些地方卖得便宜,把观众划分出了等级。”

“观众都一样,这样的想法让我更兴奋。让观众聚拢来,成为一体,是多么令人激动的想法。现在,所有的观众都可以在前面了。”奥雷满意地说,“嘿,想象一下吧。舞台空间和室外空间融合在一起,汽车从前门开入,可以直接从后门出去,花车川流不息!”在讲解到这个剧场甚至可以被用来为市民举办嘉年华会的场景时,奥雷激动起来。

奥雷去看过新盖成的国家大剧院,但是他觉得那个设计过于传统。“挨着天安门,封闭空间,从外面看可能造型奇异,但内部是非常正常的剧场。所以在这个项目上,我想的是,如何能让这个剧场更加充满想象力,比北京已经具有的那些剧场更浪漫,这是我们设计的出发点。我相信我的舞台甚至会改变演员和舞台的关系,带来一种全新的演剧方式。”

新形象,新地标

“北京已经有了这么多剧场,央视为什么还要涉足剧场领域?这个剧场的经营理念,会和其他剧场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问题很尖锐。”徐威说。他是央视电视文化中心公司总经理,这个公司,是央视专为管理央视电视文化中心产业而成立的,他也是CCTV新台址建设工程办公室主任。

徐威介绍说,这个剧场到底修不修,在工程开始的时候,同样是内部讨论的焦点,“最开始,我们叫它电视剧场,但在建造过程中,注意力和想法已经发生了改变”。

这个改变在于,大家开始意识到,这个剧场的作用,将不仅是功能性的,它有很大的潜力成为央视文化形象的一张新名片。

“中央电视台不仅是个媒体,这么多年来,它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而中央电视台在建设自身文化方面仍然有一定的欠缺。”徐威这样说。

尽管剧场要到年底才能完工并投入使用,管理者还没有一套明晰的操作政策和可以拿出来大段成文的理念阐述,但徐威对剧场的定位给出了几个形容词——国际化,时尚化,引导潮流的。

在确定剧场的经营方向之前,郝丽娟专门组织了一次对北京剧场的调查,调查结果发现,在北京,剧场消费观众的年龄段偏轻,40岁以下的观众占到81.1%,特别是20~30岁的年轻人,占总人数的53.3%。他们是自己购买演出票的观众主体,大多数有一个月观看一次演出的高频率特点。

离央视新台址往东不远,是位于红庙的以小剧场演出为主的“九个剧场”。往北不远,是又演杂技又放电影的朝阳剧场。正缺少一个时尚的,能够满足在CBD工作的年轻而又向往国际化的高端人群的剧场。因此,华汇时代剧场的这个定位,还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第一台开幕大戏已经在排演,导演找了赖声川。郝丽娟说,她不希望这个剧场仅仅是个为演出提供的场地,而是要组织创作力量结合剧场的特点做原创。除了戏剧演出,她还希望这里能成为北京城的顶级秀场——北京有很多剧场,很多做活动的空间,但很多大牌作秀,都没有固定的地方。郝丽娟说,她正在努力,与一些大的集团和品牌合作,和他们进行长期、固定的合作。

“央视在大家心目中一直是个严肃的媒体,但我们希望,除了严肃,观众还能意识到,它还有别的。”郝丽娟说。

某种程度上,这或许也是北京这座城市希望给外来人的印象。奥雷的办公室设在建外SOHO,库哈斯在亚洲的业务,就在这个办公室里进行。据说,北京新机场的设计师、诺尔曼·福斯特的办公室也离此不远。刚从大学毕业时,奥雷就带着行李从德国老家直奔鹿特丹,希望在库哈斯旗下求得一职,在鹿特丹的青年旅馆里,他丢失了行李和钱财,只剩一本护照。那时,他发誓,要把失去的一切,都在这座城市里夺回来。显然,现在他夺回来了,而且拿到的更多:库哈斯合伙人的身份,漂亮的明星女友,高级公寓和丰厚的年薪。只不过,让他拿到更多的那座城市,或许不是鹿特丹,而是北京。2000年前后,他来到北京。这个城市的规划者把CBD地区的蓝图拍到他面前,那蓝图上高楼林立,俨然未来之国。现在,他把那张图拍到记者面前,在那蓝图上,CCTV新大楼不过沧海一粟。

“情况就是你知道现在有什么,但是未来有什么你不知道,你只是知道这里未来会有很多高楼大厦。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想,我所能做出的最令人兴奋的事情是什么。”

最令他兴奋的也许还是这个国家和这座城市。20岁左右时,他曾在中国南方旅行过3个月,当时他看到的,是一片等待开发的处女地,“中国古代有很多令人惊异的建筑,但在‘文革’的时候有很多被毁掉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筑都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只有很少堪称建筑的作品。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开始加速发展,比如说在深圳,那时我感到将有东西萌芽,但还没有真正萌芽”。

“17年后,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奥雷说。这国家变化之快有时甚至连他都觉得有些“急躁”,“它忽视了很多东西”。在北京,他住在涉外高级公寓里,而不是像很多外国人一样租住四合院。他觉得那些人在“假装”:“他们假装是真实的,但其实不再真实了。尤其是现在四合院里住满了外国人,就更比不上方盒子大楼更真实。”

“我对历史很感兴趣,但我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我觉得做一个无名的属于未来的人,比做一个浪漫但是过于多愁善感的人要好。”奥雷说。

[编辑:亢章虎]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