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展区A区方音画廊,像我自己

 艺术家     |      2019-12-04

图片 1

按:艺术和艺术家很难被定义也不该被定义,但不得不说,白明是少见的真正的纯粹的艺术家。他坚持艺术本体,却不局限于具体的艺术门类;明明有着千锤百炼、高超娴熟的陶艺技巧,但又超越了技巧;虽然传统文化教养深厚、有着如今少见的文士之风,却绝不固守传统;他是当代陶艺发展变革的亲历者,但不会刻意讨巧、迎合当代。他对市场、声名、地位不甚关心,只是沉迷于与泥土的对话,以及陶瓷的自由表达,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只关心我的作品是否‘像我自己’”。

白明:双重超越

图片 2

白磊《幽居图》陶瓷 31.534cm 2008

《画廊》:除了陶艺创作之外,你还有着深厚的绘画功力,你觉得在瓷上作画和在纸上、布上作画有什么区别?

撰文:范迪安

白明陶瓷:穿行于传统与当代之间

白明《青韵从容》陶瓷 3536.2cm 2007

白明:这个问题许多记者都问过,可能是由于中国对各个艺术门类设置范畴和界限造成的。对我来说绘画、陶瓷、雕塑、水墨、油彩都是艺术家可以采取的艺术形式,只不过不同艺术形式拥有不同的表现空间和相对独有的表现技巧,我没有觉得这之间有重要和难易的区别。我的专业是陶瓷,但我最早被大家关注的是综合材料绘画,我是借助一种材料去理解另一种材料的。在艺术本体表达上 , 不同的材料之间没有区别,但在技巧和某些方式上它们又拥有巨大的不同,正是由于这种多门类的相同和相异,让我更清晰地了解陶瓷艺术的本质和独特的魅力。

当一种艺术的名字与一个国家的名字叠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意味着它具有悠久的历史,并成为文明进程代表性的标志,中国的陶瓷就是这样一种艺术。陶瓷在中国的诞生以及向世界传播的过程中,构筑起一条文化交流的长河,与此同时,这份丰厚的历史也带来一份文化上的沉重,向当代艺术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而正是从这一意义层面上看待白明的艺术,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当代中国艺术家如何将传统的资源转化为今天的创造,并形成具有启发性的艺术影响力。

2014年夏季的白明巴黎个展得到很多法国媒体的关注,更让人感动的是,很多媒体记者与艺术家并无联系,自发观看展览并撰写文章。最近,我们获悉法国文化频道的展览部主任Valrie Oddos亲自为本次展览撰写了《白明陶瓷:穿行于传统与当代之间》一文,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内容:

白明《水影唐宋》瓷版 2850cm 2007

《天虫系列之阅屏风之四》200cm×280cm 油画2013

“白 €€ 蓝€€白明 €€ 里斯本”展览现场,葡萄牙里斯本艺术、建筑与科技博物馆,2017

远离了剧烈的色彩和中国式波普艺术的简单主题,有些中国艺术家在千年传统和当代形式之间寻找他们自己的道路。白明无疑是属于上述艺术家中的一员,他重新塑造了陶瓷的器型和图案,是一名伟大陶艺家。

白明《迎雪探园》瓷版 8080cm 2008

《画廊》:相比于绘画,陶艺受到材料和工艺的限制会更多一些,那么你为何会选择将陶艺作为自己主要的创作方向?

中国的改革开放向世界打开了文化交流之门,白明作为成长于这一文化环境中的中国艺术家,几十年来,他一方面沉浸于陶瓷艺术的研究与探索,在深入中国陶瓷艺术传统的基础上,用自己的作品书写了陶瓷艺术新的篇章,表现出充沛的创造才华。与此同时,他更在陶瓷艺术世界中不断探索新的方向,使陶瓷艺术成为他文化表达的语言,建构起一个当代艺术家的创造世界。可以说,时代孕育了新的艺术,而白明的艺术也象征着一个新的艺术时代的到来。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凭借掺杂着毛形象和波普艺术的风格,闯入了国际艺术市场的视野。而白明,却与这股趋势逆向而行,尝试着在中国传统和当代艺术之间做一个综合:他一方面重塑了火的艺术,另一方面把西方的绘画技巧融入到作品中,形成果断的中国创作!。

艺术北京2012

白明:陶艺成为我的主要方向,是我的喜好和专业所定。泥土与火的魅力是许多不使用这种材料作为创作主体的人很难熟知和体会的。从最初向传统、向技艺精湛的老师和匠人学习,到自己也能熟练掌握和娴熟表达,我慢慢发现陶瓷的魅力越来越远离自己所掌握的技巧,指向于材料的纯粹、永恒、脆弱及自然泥土的湿润、干燥与火的能量的关系,这魅力常常让我震撼和感动,好似从中获得了某种深层次的人性启迪。这也导致我最近的陶艺创作更加用心关注与泥土的对话,以及与之安静相处的空间。过去,我将更多精力放在判断作品是否完成,并想象和预设泥土在干燥烧成中的可能性,虽然没有一次结果与我的判断和想象一致,但我愿意投入巨大精力和时间享受安静下来与泥土对话的美好。我也常用传统审美的一些标准衡量作品的好坏,将陶瓷艺的“好”视为艰辛劳作、技巧完美,并从烧成中挑剔作品的精致。近几年,我的创作方式开始趋于我所需要和期待的状态,我更喜欢陶瓷材料所带来的限制,使我可以倾注一切。

《黄太湖》 瓷14cm 2016

他的陶瓷作品具有异常的美感:主题简洁,色泽温润,呼应着自然的大美!

200家参展机构合力打造艺术北京2012春之盛会

《熵裂》 尺寸可变 瓷2017

在我看来,白明的作品总是在给人提供新颖的视觉审美的同时提示着一种具有开拓性的创造方式。在中国艺术界,他独特的创造方式通常被视为“白明现象”,陶瓷艺术的传统在他那里透露出最本质的文化属性,从而让人惊叹于他的思维穿越历史的时空,使中国悠久的陶瓷传统精髓在窑火的催孕中灵魂出窍,古色穆然。另一方面,他的艺术又展现出一个精神探险者的锋芒,让人看到传统文化如凤凰涅€€般的浴火重生,生成当代艺术的结晶。他在世界各地博物馆举办的展览和参加各种国际艺术大展的呈现,向世界讲述了陶瓷的中国故事,也讲述了中国艺术跨越文化界限的故事,而这一切正是他在艺术人生中的双重超越。

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在短短的三周内展出了白明的作品。艺术家1965年出生于江西余干,距离景德镇100余公里的小城,这里千年窑火不断,曾经是中国瓷器的官窑所在地。

2012艺术北京继续与慈善同行

《画廊》:中国当代陶艺其实是 20 世纪 80 年代西方现代艺术介入后才开始产生的,你也是其中的亲历者,从那时到现在,你觉得中国当代陶艺发生了什么比较显著的变化?

《叠加的关系》 瓷 60cm×8cm×25cm 2018

《苇风吟》瓷、青花

编辑:张长收

白明 :这种变化是多方面、多层次、多角度的,几乎所有人甚至是外行都能明显感受得到。这些年,陶瓷艺术已经获得了相对自由和宽容的环境,这种自由甚至在极为传统和古板的产区也出现了松动,我认为这一变化的意义远远大于中国现当代陶艺在国际上偶尔出现的群展和个展。艺术氛围的相对宽容才是艺术发展的最重要因素。

第一层超越是从传统陶瓷到当代创新。白明拥有深厚的陶瓷艺术素养,在许多年的陶瓷制作中也已形成了极为精湛的技术语言,最可贵的是,他始终关注如何深入发掘陶瓷艺术的文化内涵。中国古代一向注重“道”与“器”的关系,《易经》中说到:“形而上者谓之道 , 形而下者谓之器”,在做“器”的时候,要赋予器物更高的精神价值,甚至要通过做“器”来实对“道”也即精神的把握,所谓“器以载道”。白明在他的创作中,始终将每一件器物的塑造作为一种精神的表征,赋予器物以文化的容量,从而使他人在面对他的作品的时候能感受到作品后面深厚的文化能量。

2011 / H.45cm D.36cm

《坯粉之书》700cm×300cm 综合材料装置2017

《瓷石流觞》 瓷 51cm×9cm 2016

白明曾经在中央工艺美院就读,但是他的陶瓷工作室却设在景德镇,中国传统陶瓷给予他器型的灵感,他的有些作品,甚至是比较大件的作品,既保持着功用性,又明显地彰显出装饰艺术的特征。

《画廊》:瓷在烧制的过程中,有很多难以控制的因素,是一种充满着变数的艺术,可能会出现瑕疵和缺憾,也有可能出现超预期的惊喜,你如何看待这种不确定性?

在“器”的塑造上,白明总是将塑形的过程作为自己心灵接通宇宙天地的过程。他塑造的器形基本上完全超越了具体的实用功能,更多朝向独立的生命形态。所做的器形大度方正,圆浑饱满,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文化大国的基因在发挥着作用,使他制造的“器”如同一个怀抱天地的容器,具有博大雄浑的气象。在为这样的器形催生的时候,他的心灵与宇宙的气息浑然贯通。与此同时,白明不仅是一名陶瓷家,更是一位有着深厚绘画功力的艺术家。他最初的理想就是将中国传统的水墨绘画与陶瓷相结合,从而使陶瓷成为独立的艺术,拥有绘画的意境。他在绘画上的修养来源于中国传统的文人画,在器物的表面描绘花鸟植物和山水图像的时候,他充分发挥了中国绘画用线条造型的特性。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如同游丝般精细的线条弥漫于器形通体,无始无终,连绵不断,构筑成一个生机盎然的生命世界,体现出中国写意绘画的精神属性。与此同时,他还将绘画的表达发展为更加具有抽象意味的描绘,将点、线、面的语言发挥到极致,这就完全突破了传统陶瓷的主题和语言。

诗意的浮想

白明 :以前我对这种不确定性总是希望通过自己技术的提高,对材料的了解、掌握,对烧造技术的熟知来减少这种不确定因素,但 20 年以后我越来越迷恋这种不确定性,正是这种不确定性给我带来无限的探究的欲望和对陌生感的期待,而这样的陌生感并非人力所为,它将我带向对泥土在塑造、干燥、烧造过程中呈现的表层肌理、裂纹、断层等等因素的神奇呈现的期待。应该说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改变了我的创作方式,甚至改变了我对自己的认识。

《青花简史》€€瓷泥55cm 2016

白明的卷缸或箭筒,总是在洁白的底色上交错分布着纹饰。作品的名字似诗,似大自然的造物!如线释水,布满蓝色细致的线条,那是具有想象力的水面。

《坯粉之书》700cm×300cm 综合材料装置2017

青花,滥觞于唐宋,成熟于元,臻于康熙年间。中国陶瓷中的“青花”既展现了一种高雅精致的形式之美,瓷器之白与青花之青两种单纯的色泽交相呼应,更流露出朴素与自然的精神,而白明正是把这种精神化的追求贯注在笔端,将对青花的当代表达推到极致。他的作品充满了向传统致敬的古意,更表达出当代的文化意识,既质玉之质,复白雪之白,每一件作品都如文化厚土中萌发的生命,带着远古深邃而神秘的气息,又如生命的精灵,展现出个性的光彩。

《线释水》瓷、青花

《画廊》:在景德镇,能做出唐朝、宋朝器物的大有人在,他们的技术炉火纯青,他们的作品在形式上几乎能够以假乱真,但他们是匠人、工艺师,不是艺术家,你觉得二者的最本质区别是什么?

《延展与断裂》 瓷2017

2011 / H.60cm D.42cm

白明 :这两者本不应该在一个话题中出现,无论技术多好,仿造永远是仿造,从来不提出审美上的新问题,也与这个时代毫无关系。艺术家与复制传统作品的产区艺人思考的问题、面对的观众和作出的努力完全是不一样的两个“世界”。

在已经成为一个娴熟的陶瓷艺术家的同时,白明向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追求,那就是他的第二重超越 €€€€ 从陶瓷走向当代艺术。作为一个有着深沉历史感的艺术家,白明知道陶瓷的当代价值不止发挥传统的光辉,更应作为当代人的精神载体,展现当代的文化内涵。许多年来,他几乎是在两条路上展开艺术探索,一方面在传统的青花和彩绘中谋求蜕变;另一方面,追求作为当代文化载体的陶瓷语言。

苇风吟的蓝色则更加深沉,更加密致。白明用釉里红描绘的红苇颂中的芦苇,如羽毛般绽放;白明也善用氧化铁,如秋荷风暖,他在釉上挥上金色的笔触,如阳光秋山,暖阳犹如浮在空中。

《瓷石流觞》 瓷 2016

《瓷石流觞》 瓷2016

《阳光秋山》瓷、氧化铁、金

《画廊》:中国历史上的陶瓷虽然形制精美,但在整体上还是偏于实用性,你认为应当如何对传统陶瓷的主题和语言进行突破,从而赋予其更多的观念性和更高的美学性?

至少有两个系列成为他在这方面探索的代表:一个是“瓷石流觞”系列。在这个系列中,他将瓷的材料塑造成如同自然的山石,完全摆脱了实用的功能。作为一种生命的存在,这些作品上的“孔洞”如同自然生成,百洞千壑,尽在其中。这种做法在陶瓷的历史上前所未见,表现出对自然生命形态的追寻,让瓷的材料回到更加原生的状态。中国自古有文人“赏石”的传统,也就是知识分子总是对自然界中独特的石材有一种独特的发现,正所谓“静中见动青山来”, 在会心的观赏中感受时间的漫长和生命的特异。白明对瓷的物质属性作了新的开掘,用瓷的材料创造出一种类似生于自然的石的形态,通过创造一种新的生命来实现与自然的对话,这是一种向内心走去的创造道路。

2012 / H.38cm D.21cm

白明 :陶瓷的发明并进入生活核心是因为它的实用性,在器物的美学上,中国的传统陶瓷已经走上了那个时代所能企及的巅峰。今天的艺术家,面对的是今天的问题,这些问题所有的指向其实是人的内心和人的观念,正因为今天的人与过去相比,生活方式、道德与哲学思想都发生了改变,促成今天的艺术家对器物的理解产生巨大的改变。其实,单纯地为陶瓷赋予观念性,并不能解决陶瓷器物美学上的革新问题。一个小小的容器就受诸技术、审美和实用功能的约束,所以今天的陶艺家有一部分将眼光和关注的重点放在了“无用”的方面,正是因为有“无用”二字的进入,陶艺的样子就变得焕然一新。

《管锥篇》 瓷65cm 2011

白明的植物主题是片段化的,是精炼的,也几乎是抽象的。在大的画面中,茎叶交织,在微风中起伏、舞动。

《谢阁兰的碑》系列 73cm×76cm 纸本水墨2018

在另外一个“管锥”系列中,他将瓷的材料做成如同笔杆般的造型,在每一个单件作品中留下手指把捏的痕迹,有耐人寻味的细节,还让人看到精妙的涂绘痕迹,而汇在一起时在整体上则具有统一感,如同古老的书卷。他试图用这样的系列作品作为一种文化的诉说,为陶瓷艺术家族增加了具有文化生命的成员,为陶瓷注入了新的文化“身份”。

他也会将已经完美的作品变形,如不规则的瓶子,又如边缘完全被撕裂的大瓷盘,他是通过这样的形式对传统发问,从而挑战陶瓷传统意义上的完美,如大成若缺。

《画廊》:你的陶瓷作品中常常可见抽象的线条和色块及其不规则的组合,这会给见惯了传统陶瓷的观众带来极大的困惑,那么你是受到西方抽象艺术的影响吗?还是更接近中国书法和文人画的写意和纯粹?

“醍昂 €€€€ 白明的国度”展览现场,北京民生美术馆,2017

白明的绘画,也是在向中国的传统和历史提问,这种方式更加文人气:在油画和综合材料作品中出现汉服、围棋子,而在水墨中出现文化虫洞。他把西方的丰塔纳、塔皮埃斯、杜尚的观念和技巧融入绘画,并介入拼贴物和织物。

白明 :这几个问题都带有鲜明的固有对待陶瓷认知的角度。其实我的线条和色块并不抽象,是你们将这种线条与真实的客观真实连结在一起,使它对比成为了抽象。线条和色块作为装饰语言的主体,从来都是与文明的记忆、经验、情绪有关,它只是唤醒人们许多既真实又模糊的多种的形状的记忆。视觉的东西并不传递哲学般清晰的、文字约束下的非此即彼的准确概念,它传递的是与人们共性的想象和对情感有折射效果的看似模糊却感受确切的一种转移了的“真实形态”。

实际上,白明的每一次展览都是一个当代艺术空间,他将陶瓷的造型与各种材料的绘画以及作品的装置、摆设形成一个整体,让人进入他创造的国度,从而形成人们新的观赏感知和新的文化体验。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杰出代表,白明的双重超越实现了陶瓷的重生,也实现了跨越文化边界的对话。

《雪霭》 瓷板、釉上彩

《锦禅虚像》200cm×280cm布面油画 萨拉贡博物馆展览现场 2017

江西余干人、艺术家、作家

2014 / H.30cm L.80cm

《画廊》:中国艺术不愿将人困于眼前之景,而是在一花一木中体现宇宙精神,力图将人的目光引向无限和永恒。你的作品中常常流露出一种混沌感和宇宙感,这与中国艺术精神相通,这是你有意为之,还是巧合?

清华大学长聘教授

而白明的瓷板画则是绘画和陶瓷的综合,让人产生翩翩诗情。如作品春游人醉水中天中,棕色、绿色和黄色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白明:是我个人的审美偏好和情感表达暗合了你提问中所涉及到的这些方面。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系主任

文: Valrie Oddos

《瓷石流觞》 瓷2016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执行副馆长

翻译:陈梦雯 郭宇冈

《画廊》:中国的陶瓷艺术历史悠久,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传统固定的表达形式和审美价值,这一方面使得中国陶瓷具有辨识度,另一方面也形成了一种“历史包袱”,使之难于进行当代转化,作为一名当代艺术家,你如何看待这种悖论?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白明:你的问题太大。其实艺术家个人只能在自我的艺术领域做一些微小的、缓慢的推进,能让别人记住你的作品已经非常不容易。

中国国家画院陶瓷艺术研究所副所长

白明主编的《世界著名陶艺家工作室》 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2005 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协IAC会员

《画廊》:陶艺市场常常受到利益驱动而出现名目繁多的大师评选以及随之而来泛滥成灾的头衔,这对艺术创作会有一定的伤害,你本人如何看待市场与创作的关系?

中国油画学会会员

白明 :我只关心我在作品创作时自己的心情,我只关心我的作品是否“像我自己”,我只关心我的思考、心手、材料与作品创作中的交流,这让我获得安慰,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生命有意义,通过信任我的双手,进而信任我手中的作品确实能携带我的“基因”。它与市场有没有关系丝毫不影响我创作过程中的乐趣。

《中国陶艺家》杂志常务副主编

2001年白明美国费城陶艺中心讲学及展览现场作品

“上虞青”现代国际陶艺中心主任

《画廊》:现在不少陶艺作品好像更接近雕塑或是装置作品,界限比较模糊,对于这种现象,你有什么看法?

1993年获“博雅油画大赛”金奖;

白明:你说得很对,界限模糊是当代艺术的一个特征。陶瓷作品无论是容器还是形态,以今天的角度来看其实都是雕塑,只不过容器是一种特殊的高雅的抽象雕塑。装置艺术进入陶艺,拓展了陶瓷艺术以往小件、小型体量的表达,从而让陶瓷材料进入到场域、空间、环境、组合里,为陶艺的自由表达增加了可能性。

1998年在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展览方以“法国瓦勒罗兹vs中国景德镇”为题举办毕加索陶艺与白明陶艺作品联展;

2014 年 白明在赛努齐博物馆 个展展览海报

2000年获中国青年陶艺家学术邀请展金奖;

《画廊》:作为一名杰出的当代陶艺家,艺术界有评论将你的创造方式称为“白明现象”,对于这种评价感到的更多是压力还是责任?

2004年在人民大会堂获“中国现代陶艺推广贡献奖”;

白明:你的问题好像是个选择题。也许是我近 8 年来在国外重要博物馆连续举办展览的本身被一些艺评家称为一种“现象”吧。没有多大压力,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样的责任,反而是因为展览,让我做了不少作品。

2004年《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获得中国图书奖,该著作被翻译成法语、英语,在欧洲出版;

白明在赛努齐博物馆讲座现场

2010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艺协会和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的“瓷语东方-白明陶艺作品展”,该展成为2010年巴黎市政府“外国文化周”唯一代表中国的文化活动;

《画廊》:近些年,中国不少高校纷纷开设陶艺专业,你本人也从事陶艺教育多年,你对高校的陶艺教育有什么建议?

2013年广东美术馆为配合首届亚洲策展人论坛而邀请白明举办“静€€夜€€思€€白明物语”个人大型展览;

白明:又是一个大问题。高校有不同的方向,有的高校培养艺术家,有的只是做素质教育,有的大学专业是倾向设计性,有的倾向非功能性,所以很难有一个具体的建议是适合于所有高校的。

2013年9月,欧洲文化遗产日,由法国巅峰建筑大师岚明策划在卢瓦河谷城堡举行的“文明的对话”白明作品展;

白明 2016 美国堪萨斯城个展现场

2014年7月,在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白明”个展同时被法国外交部、法国文化中心和中国文化部纳入中法建交50周年重点项目;

《画廊》:你经常在法国、美国、葡萄牙等国的重要博物馆举办展览,比如最近在法国普罗旺斯萨拉贡博物馆举行的个展。并且,你也曾进行过中外现代陶艺比较研究,在这种本土与世界对话的语境下,你有什么样的收获或者困惑?

2015年7月,于韩国首尔举办亚洲艺术大展暨白明艺术个展;

白明:交流是求异的,不是为了求同,他们选择我做展览,也是为了求异,中外陶艺的比较恰恰是要借助相互之间“他者”的眼光,西方人选择我是“他者”的眼光,我来看他们也是“他者”的眼光。如果说困惑,是困惑我们处在如此特殊的时代为什么没有出现一批属于时代的艺术家。

2016年3月,NCECA50周年暨KCAC 40周年双庆典,受NCECA和KCAC共同邀请,于美国堪萨斯城举办“白明€€Kansas City”个展;

“对话 €€€€ 白明与他的学生陶瓷作品展”展览海报

2016年9月,荣获景德镇市“荣誉市民”和上虞市“荣誉市民”;

2018 年 9 月在意大利威尼斯奎里尼基金会美术馆

2016年10月,在北京中国人保总部举办“白明€€生生不息”个展;

《画廊》:陶艺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是寂寞的,尽管有像你这样的艺术家自觉自发地对陶艺进行当代转化,但因为陶艺的材料,以及与传统不可割裂的关系,陶艺在中国当代艺术格局中还是处于边缘位置,前景暧昧、不明朗,那么你要如何继续陶艺之路?

2017年4月,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醍昂€€€€白明的国度”大型个展;

白明:正因为如此,作为陶艺人,反而拥有了更多的自由,其实边缘化本身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希望现代陶艺一直处在边缘化,这样不至于让一些“大师”过于趋利,也不至于让一些“票友”过于趋同。如何继续?只能交给未来,未来既“永恒”,也“脆弱”,这一点像陶瓷的属性,人类也一样。

2017年7月,于葡萄牙建筑、艺术与科技博物馆举办“白€€蓝白明-里斯本”个展;

白明作品欣赏

2017年9月,在香港举办“新器象”白明作品展;

《文化虫洞€€新洛神赋》 70cm×138cm 纸本水墨 2016

2017年11月,在美国康科德露西画廊举办个展;

《天河峡江》 98cm×198cm 纸本水墨 2018

2018年6月29日-10月28日,法国普罗旺斯大区萨拉贡博物馆,“明:Lumière”个展。

《悬€€枯山暖阳》 200cmx280cm 布面油画 2016

在中国、法国、韩国、美国、葡萄牙举办个展共计20余次。

《茧相€€地图》 98cm×198cm 纸本水墨 2018

出版著作11种19卷,个人作品集20余种。

《红颜烁金》33cm,36cm 瓷 2010


《青花简史》 55cm 瓷 2016

《线释水》 57cm, 56cm 瓷2016

《瑞屿祥云€€冰裂纹》46cm, 38cm 瓷2016

《自游快乐》 55cm, 56cm 瓷 2016

《屏风€€万物生长》17.5cm×58cm×38cm瓷 2018

《秦砖灵石》17.5cm×58cm×38cm瓷 2018

《瓷石之间》15cm×11cm×9cm瓷2017

《瓷石之间》瓷2017

《叠加的关系》 60cm×8cm×25cm瓷2018

《延展与断裂》 瓷 2017

江西余干人、艺术家、作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长聘教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系主任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执行副馆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国家画院陶瓷艺术研究所副所长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协IAC会员

中国油画学会会员

《中国陶艺家》杂志常务副主编

“上虞青”现代国际陶艺中心主任

1993年获 “博雅油画大赛”金奖;

1998年在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上展览方以“法国瓦勒罗兹vs中国景德镇”为题举办毕加索陶艺与白明陶艺作品联展;

2000年获中国青年陶艺家学术邀请展金奖;

2004年在人民大会堂获“中国现代陶艺推广贡献奖”;

2004年《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获得中国图书奖,该著作被翻译成法语、英语,在欧洲出版;

2010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陶艺协会和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办的“瓷语东方-白明陶艺作品展”,该展成为2010年巴黎市政府“外国文化周”唯一代表中国的文化活动;

2013年广东美术馆为配合首届亚洲策展人论坛而邀请白明举办“静€€夜€€思€€白明物语”个人大型展览;

2013年9月, 欧洲文化遗产日,由法国巅峰建筑大师岚明策划在卢瓦河谷城堡举行的“文明的对话”白明作品展;

2014年7月,在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办的“白明”个展同时被法国外交部、法国文化中心和中国文化部纳入中法建交50周年重点项目;

2015年7月,于韩国首尔举办亚洲艺术大展暨白明艺术个展;

2016年3月,NCECA50周年暨KCAC 40周年双庆典,受NCECA和KCAC共同邀请,于美国堪萨斯城举办“白明€€Kansas City”个展;

2016年9月,荣获景德镇市“荣誉市民”和上虞市“荣誉市民”;

2016年10月,在北京中国人保总部举办“白明€€生生不息”个展;

2017年4月,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醍昂€€€€白明的国度”大型个展;

2017年7月,于葡萄牙建筑、艺术与科技博物馆举办“白€€蓝 白明-里斯本”个展;

2017年9月, 在香港举办“新器象”白明作品展;

2017年11月,在美国康科德露西画廊举办个展;

2018年6月29日-10月28日,法国普罗旺斯大区萨拉贡博物馆,“明:Lumière”个展;

2018年9月,在意大利威尼斯奎里尼艺术基金会现代美术馆举办“白明师生展”;

2018年11月,在法国巴黎举办“光明之碑”个展。

在中国、法国、韩国、美国、葡萄牙举办个展共计20余次。

出版著作11种19卷,个人作品集20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