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有多想要,不看别处

 艺术家     |      2019-12-0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即将上拍蒙克《尖叫》其中一版本

下周将在纽约苏富比拍卖的爱德华·蒙克旷世经典《尖叫》的其中一个版本,可能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拍卖盛事之一。“我关注拍卖市场有二十五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么重要的拍卖,”来自哥本哈根的交易商、蒙克专家延斯·法奥施寇对 ARTINFO 伦敦站说,他的画廊参与过画家的作品全集画册编定工作。上周苏富比在伦敦做了该画的公开展览,吸引到了公众的注意,而层层的安保设防也让《卫报》记者发了不少牢骚。

爱德华-蒙克作品《尖叫》即将上拍,目标直指8千万美元

成交额1.199亿美元!

你究竟有多想要尖叫

媒体报道的密度也丝毫不输于安保工作。上周末《金融时报》用一篇长文事无巨细地介绍了《尖叫》及其文化上的重要性。其中最让人惊讶的恐怕是那些用来形容该作品的天文数字——它被成为“史上”最令人不适的、最家喻户晓的、最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之一。真的是这样吗?苏富比通常的确是很擅长把不起眼的东西给吹到天上去,不过这次恐怕真是配的上万众瞩目四个字了。ARTINFO 从《金融时报》文章中这些“最”当中挑选出最可信的几条与读者分享。

春总是暧昧又含羞的,似乎来了,看那阳光多明媚动人,可冬它还在冻人。管不管时节,伦敦的拍场送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培根裸女画破纪录、亨利-摩尔雕塑破纪录,无所谓满足,他们继续筹谋着要送拍举世闻名的杰作《尖叫》。若不是这次送拍,很多时候我们似乎不曾意识到这件蒙克的杰作有四个版本,那这一件唯一留存于私人藏家手中的《尖叫》是否能突破8千万美元呢?这笔数目不小,要知道苏富比最近的一次当代艺术拍卖总销售额为8千万美元时,适用的词汇是狂揽。

纽约当地时间5月2日,全球瞩目的爱德华-蒙克传世名作《呐喊》上拍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现场竞争激烈,最终由一位神秘的电话买家以119,922,500美元的价格成交,刷新毕加索保持的全球最高拍卖价格1.065亿美元。

下周,国际艺术市场将迎来可能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拍卖盛事,纽约苏富比将拍卖爱德华蒙克旷世经典名作《尖叫》的其中一个版本。针对这场盛事,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评论,最终的结论是,《尖叫》是最令人不适的、最家喻户晓的、最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之一。有许多蒙克藏家有意争夺此画,同时也有一些非蒙克藏家对这件标志性作品有兴趣。时下,《尖叫》可谓是万众瞩目,藏家大有乘着当下追逐大牌之风,将其收入囊中之势。

所有的言论中最具主观色彩的莫过于说此画是“现代艺术史上最令人不适的作品”。这个人觉得恐怖的东西,另一个人可能没什么反应(看过辛迪·舍曼的“小丑”系列以后,“尖叫”这样的可以随便来好了),画作的主题无疑是阴暗而不安的,虽然背景是五彩缤纷的柔和色调。在一本专为此次拍卖制作的图录中,苏富比专家菲利普·胡克的话略显夸张,他说:“‘尖叫’是一幅引发无数人去看心理医生的画。”

狂热过后我们来点冷思考。上周五在希腊又发生了一起博物馆盗窃案,将近77件奥运古文物被掠夺,这次的窃贼他们很不专业,可还是轻而易举地犯案成功了,因为唯一阻碍他们的只是一名48岁的女保安。而上一起蒙德里安及毕加索画作遭窃案才是1月份的事,罪恶之手就又一次伸向希腊。经费削减,博物馆的门禁系统还抵不上自家门锁,被裁员的保安化身为盗,无心忽略掉的珍宝总有人有心惦记。

苏富比,向公众展示《呐喊》

另一边,佳士得也于本周宣布,即将拍卖毕加索的多幅灵感女神画像,一共6幅作品,覆盖了毕加索1932年到1968年的40年创作生涯,作品的主题从玛丽德蕾莎沃尔特到杰奎琳洛克,都是毕加索生命中的女人,总估价高达3千万美元,凑巧的是,上拍日期正是《尖叫》拍卖的前一天,大有避其锋芒之势。

在艺术史摆脱印象派继续前进的过城中,这件作品无疑是发挥了作用的。“我想‘尖叫’可能是早期表现主义最强悍的作品,这时候的艺术品和印象派不一样,你是真的会跟把个人情感投入到作品里去的,”法奥施寇对 ARTINFO 说。今天他有补充了一点,此画至今仍是“最强的一幅画作,不只是相对于蒙克的作品,对于整个艺术史都是这样。”

没有足够的钱雇保安来看住这无价的珍宝?多苍白又无奈的理由。兴许,这样的态势是必须的,中东和亚洲地区的艺博会都在谋求着更多的关注度,香港艺博会筹备中,才公布了细节;迪拜艺博会欲打造当代艺术第四极,东京艺博会带着东京在亚洲的主题蓄势待发中。这一年早先预告过的重要展览也都逐一开幕了,达明-赫斯特圆点画,河原温日期画,新美术馆三年展,接着是这个周末将亮相的辛迪-舍曼大型回顾展。

纽约当地时间5月2日,全球瞩目的爱德华-蒙克传世名作《呐喊》将上拍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估价高达8000万美元。此举备受关注,被认为是2012年最为重要的拍卖大事记之一。据报道,这幅画有望创造全球艺术品拍卖价格之最,打破两年前毕加索的《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创造的1.065亿美元的拍卖成交纪录。

编辑:admin

《金融时报》引用胡克的话说,在所有最为大众熟知的画作中,“尖叫”排名第二。法奥施寇则认为它在大众文化中的重要性超过了达芬奇的那件经典。报道中说到这件作品充满着某种所有人都能领会情感,然后又因此很方便地成为挪用和戏仿的目标。法奥施寇对此表示同意。“它让我们产生共鸣,因为我们多少都会有这种站在一座桥上的感觉。”

编辑:admin

蒙克带来的《呐喊》风远不止这些。《呐喊》被称为现代艺术史上最令人感到不安的画。画面上极度恐惧焦虑的形象仿佛是一场精神灾难。1893年,蒙克开始着手创作该画,试图记录“灵魂的现代生活”,苦闷与孤独,不安与极端的悲观情绪充斥着内心。

《金融时报》甚至说此画在当下的意义甚至要超过当初。“在一个更加快速、多样、迷失的社会里,‘尖叫’是我们心中各种不同焦虑的代言人……”文中提到的流行文化指涉包括安迪·沃霍尔制作的该画的丝网印刷品(该作本身最近在伦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拍出了30万英镑),《小鬼当家》的电影海报,Wes Craven 的《惊声尖叫》系列恐怖片,一则 M&M 的广告,当然还有至少两幅《纽约客》的漫画投稿。ARTINFO 还想加上电视动画《辛普森一家》的影射,还有互联网上可以看到的各种来自民间的致敬。

不仅如此,《呐喊》被全世界的收藏大亨们疯狂追捧,甚至被认为是“迄今为止史上最有艺术价值的图像”。时至今日,这幅闹鬼的黄昏终于令蒙克成为主流,而作为观者的我们也终于足够成熟到可以接受这种“呐喊”。从前,人们似乎对于这种表现人性崩溃的艺术作品刻意回避,而睡莲和向日葵的时代已经过去,蒙克作品中这种令人眩晕的杂乱与夸张的空虚表现已然成为人类面对艰难时刻的内心试金石。

所有这些溢美之词最终都要归结到一个非常高的——甚至有可能创纪录的——售价。出了称之为“史上价值最高的艺术性画作”,《金融时报》还指出苏富比给出的“超过 8,000万美元”的估价已经是拍卖行的最高记录。这其实已经算保守了。值得注意的是,跟艺术品的拍卖记录相比,8,000万似乎是相对比较低的,前者的保持者是去年纽约佳士得拍出的毕加索《裸女、绿叶和半身像》,成交价104,327,006美元。蒙克在市场号召力上也许无法和毕加索相比,但“尖叫”显然更为人所知。在法奥施寇看来,那件创纪录的作品“是一幅很美的毕加索,但不是最重要的毕加索。”虽然像这种级别的重要作品缺乏先例可以借鉴——拍卖行很有可能是打算突破8,000万这条线的。去年11月,苏富比上拍被纳粹劫掠的克里姆特名画《阿特湖畔的利茨尔贝格》,拍卖行给的估价是“超过2,500万美元”,结果最后大大超出这个数字——以4,040万美元成交。

如今要卖画的挪威商人彼得-奥尔森从小在《呐喊》的陪伴下长大。“这幅画一直挂在我们家的墙上,在那个角落里,父母一直向我解释,这幅画有多么的重要。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以为画中的人是一个有着金黄色秀发的女子,身后是美丽的日落时分。在蒙克其他的画作中我看出了一点端倪。二十几岁的时候,我读了一些关于蒙克的书籍,也走访了他在Aasgaardstrand的家。那时,我才终于理解蒙克的艺术传达出来的含义。”

对市场最顶端的竞买人来说,胜出顶多意味着又添了一件可以挂在墙上的东西。它有着财富和权力的含义,说明主人是有资格角逐顶级夜拍的头号拍品的人物。“尖叫”的高知名度能让那些想要拥有此画的人显得格外渴望,和其他那些500万甚至5,000万的画不可同日而语。拥有这样一幅旷世杰作将会成为一个人的公众形象的一部分,就好比史蒂夫·韦恩的那一肘让他永远和毕加索联系到了一起,而卡塔尔的阿勒萨尼家族则总是和塞尚的《玩牌的人》同时出现。

如今,在苏富比伦敦的会议室中,布满了达明-赫斯特的那些浮躁的画作,而蒙克的作品就在楼下向公众展示。显然,前者那肿光鲜靓丽的装饰感与蒙克对于精神人性的探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次上拍的版本非常珍贵,可以追溯到1895年,且是目前唯一一个由私人珍藏的版本,因此拍卖行对于悬挂《呐喊》的展厅布控了顶级的安保措施。蒙克一共创作了4个版本的《呐喊》;其中两幅在奥斯陆的博物馆被盗,后被追回。

据法奥施寇说,有许多蒙克藏家有意争夺此画,同时也有一些非蒙克藏家对这件标志性作品有兴趣。《金融时报》说“尖叫”是“少有的几件可以主宰艺术市场风向的作品之一”,无论全球经济状况如何都会拍出高价,同时价格走高也符合当下追逐大牌的风气。“市场目前是极端地追逐顶级拍品的状况,而这件可是顶级中的顶级。”

对于靠卖画为生的拍卖行来说,以向公众展示《呐喊》的做法的确比公共画廊等机构更加有优势,叫好又叫座。苏富比高级专家Philip Hook用“半教堂半夜店的气氛”描述《呐喊》的展厅,足见蒙克的作品有多么的震撼人心。即将上拍的版本从未在英国或美国公开露脸,几十年前,也只是在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短暂逗留过。

有没有博物馆想要把这幅画纳入收藏中呢?除非背后有实力人物出手相助,否则不大可能。“有些博物馆的资助人绝对是有能力帮助博物馆拿下它的,”法奥施寇说,他认为一旦能拥有此画,观众肯定会在门口排起长龙,大家都想亲眼见识一下名画,另外在租借其他重要藏品的时候这也是一个不小的筹码。不过归根结底还是要看有没有资助人愿意出这么大一笔钱。对博物馆、藏家和投资人来说就一个问题:你究竟是有多想要“尖叫”?

另外,这个版本的《呐喊》最富争议的一点是:这是唯一一个配有画家诗作的一幅,是蒙克亲手写上的,与整个画面的观感一致。

“我与两个伙伴行走在路上,太阳在下沉,天空变得血红,我有一点点的悲伤,驻足,静止,死一样的疲惫,海湾与城市,浸在血红的火舌里,我的朋友们还在行进,我落后了,恐惧带来的颤抖,我感受到了内心莫名的惊恐与呐喊。EM”。

奥尔森家族,“呐喊”的私人藏家

现年64岁的奥尔森称,小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这些话,“但就是最近,我突然理解了究竟什么是‘呐喊’,也就是从前父母向我解释过的那些‘焦虑’与‘发自内心的巨大恐惧与呐喊’。蒙克亲手写在画布上的这些诗句,好像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人类内心必然要承受的一些人性”。

其实,《呐喊》这幅画本身就预示了要遭受的动荡历史。早年,奥尔森的祖父创立了弗瑞德-奥尔森船运公司,1937年,奥尔森的父亲托马斯从一位斯堪的纳维亚商人那里购得了这幅《呐喊》。19世纪20年代开始,托马斯就成了蒙克的密友与赞助人。彼得-奥尔森回忆道:“我的父亲在Hvitsten学习航海,那时蒙克在当地小有名气,经常在海边画裸男裸女。在他画画的地方,总是会有一些年轻的船员经历翻船的事故,蒙克总会表达哀悼。”

“1932年,蒙克为我母亲Henriette画了一幅肖像。之后,他就和我们家走的很近了,他们经常会探讨艺术,政治,并始终保持联系。后来,蒙克的作品被纳粹党盯上,德国所有的博物馆都将蒙克的作品毁掉了。1937年,我父亲与德国政府协商,抢救了他的74幅作品。”

当时,《呐喊》不在被抢救的画作中,奥尔森家族的私人藏品中有35幅蒙克的作品,在战争期间被家人藏在挪威中心的一个干草棚里,战争结束后,这些作品才重见天日。

“王室和政府要员在躲避德国人期间,在我们家旁边的农场短暂逗留,这些作品才得以保留下来,直到1945年纳粹失败后,《呐喊》一直被藏在那里。为了表达对于英国的感谢,托马斯-奥尔森将蒙克最为着名的作品‘The Sick Child’赠给了泰特画廊。”

2001年,彼得-奥尔森与其兄弟弗雷德因其母亲的遗产问题对簿公堂,之后彼得依法继承了名作《呐喊》。(弗雷德-奥尔森继承的蒙克作品于2006年在伦敦苏富比被拍卖,共拍得1700万英镑)除了这些名画,彼得继承了其父亲的遗志:将蒙克的作品及艺术发扬光大。彼得还将蒙克位于Hvitsten的房产收购,并计划将其改造为一个博物馆以此纪念蒙克,而此次《呐喊》的拍卖所得将用于博物馆的建造。

一个“最常被消费被衍生”的画作

《呐喊》的出身极具戏剧性,在美学的感官上也充满了魅力,同时,也反映了当代艺术的某种气质。飞利浦-胡克在拍卖图录中曾给予了这幅作品超高的评价:继梦娜丽莎之后,世界上最为大众熟知的艺术品。“《呐喊》火了成千上万的心理医生,极端的具象恐惧感,焦虑与分裂,否定情绪反应的象征。”

今年3月末,苏富比拍卖行上拍了安迪-沃霍尔的一幅丝网版画《呐喊》,成交价格超过了30万英镑。沃霍尔,是一个没有买家会拒绝的艺术家,而这幅卖了30万英镑的版画也仅仅是蒙克原作的一个翻版而已。

如今,以《呐喊》为原型的马克杯、茶巾、T恤遍布了大街小巷。童星麦考利-库尔金长大嘴巴的“呐喊”形象也家喻户晓。恐怖教父韦斯-克雷文的《尖叫》系列电影也是根据蒙克的《呐喊》为创作初衷。

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的负责人西蒙-肖恩认为,在我们这个视觉影像混杂的时代,《呐喊》的形象已经自然而然的成为最常被消费被衍生的目标。“蒙克很智慧,因为他从不解释他要表达的内容有多恐怖。这个经典的形象能够给你很大的空间去思考,无论你是怎样认为的,都有它的道理。《呐喊》的形象是无法遗忘、充满力量的。如果你看过蒙娜丽莎,眼睛所看到的与心中所感受到的是一致的。但《呐喊》,人们永远觉得没有准备好,它的力量足以撼动人心,永不磨灭。”

如今的社会,与从前截然不同:节奏更快,更加多元化,更加容易令人失去方向感。《呐喊》完全涵盖了现代人类的各种焦虑与恐惧。肖恩说道:“蒙克可能在他所在的那个时代就感受到了这种多元的恐惧,但是我们聚焦到了蒙克身上,因为我们心中都有各自的‘呐喊’,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集中在了蒙克的这一幅画中。”

胡克称,《呐喊》带给人们内心的共鸣足以让它成为最珍贵的艺术品,也足以改变艺术市场的未来方向。苏富比拍卖行根据近年来顶级艺术品拍卖的成交纪录确定了《呐喊》的最高估价:毕加索和贾科梅蒂的“L’Homme qui Marche I”,保罗-塞尚的“玩纸牌的人”曾以2.5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波洛克的“No 5, 1948”据说也拍到了1.4亿美元。

2008年11月,蒙克的作品“Vampire”以382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而当时的艺术市场正处于雷曼兄弟垮台之后的低迷时期。尽管市场这个东西很难有人能准确预料,但事实证明,蒙克的市场行情足够强势。现在,很多主流画廊都争相举办爱德华-蒙克的作品展览:位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The Modern Eye画廊,富兰克福的席尔恩艺术馆,以及六月要在泰特画廊举办的展览。

同时,胡克也不否认,目前对于该作品成交价格的一些臆测对于《呐喊》的最终价格有一定影响。“很多非常有意向的买家不能正式通过这种途径竞拍该画,对于目前的艺术市场,这是一块谁都想得到的大蛋糕。”

奥尔森谈及即将“失去”这幅画的感受时说:“《呐喊》实在是太重要了,应该有更多的人看到它。当然,也存在它丢失的危险,但这也是私人藏家向重大展览借展作品的一个实际现象。”他希望通过拍卖会的宣传,能够让公众更加关注这幅伟大的作品。